一定要看這篇後記!!

一定要看這篇後記!!

當你看到這段文字的時候,《追兇神探》這本書已經寫完了。

在此要聲明一下,本書發表於火星小說網,後來上的渠道,包括QQ閱讀、掌閱等等,一些讀者在評論區說作者為什麼不回復,其實在火星小說網以外的網站,我連帳號都沒有。

本書讀者群為1020706030,我的微博是「碼字的辛白」,有讀者曾經找錯了,還被騙財,找到我之後那個聲淚俱下,為作者帶來了一些閑暇之中的樂趣。

小白大學念的是中文系,自考過心理諮詢師證書,考過C語言,大學時拍過小視頻,當過一段時間教師,是個興趣異常廣泛的人。

我那個C語言證書是畢業之後才發下來,當時我已經從一所私立中學辭職,我一個朋友替我領的,問我地址說要寄過來,我說我現在寫小說呀,用不上了,替我扔了吧!

寫小說是我從小就喜歡的事情,一開始只是寫寫同人文自娛自樂,但並沒有指望過這個愛好能掙錢,當教師的時候從學生手上沒收一些小書,閑著沒事看,覺得寫得很差,如果我寫的話,這個情節可以這樣這樣設計……

帶著滿腦子胡思亂想,於是自己寫著試試看,投過去,當時我家還沒網,跑到網吧搓一會DNF順便看郵件,幾天後編輯在QQ上狂呼:「NB啊,一篇就過!」

一篇小短文換幾百塊錢,我想還有這等好事,我上一堂課才不到二十塊,累死累活,在家寫小說豈不美上天?

於是乎辭職,當全職寫手。

我一開始寫的雜誌是《怖客》,之後一兩年發稿量跟瘋了一樣,開了專欄,主要是因為生活壓力,小白是養家之人,不寫就得餓死,所以一直不能停。

小白是個思維敏捷的人,短板是看書不多,沒接受過正規寫作教育(中文系只能學到理論知識),許多劇情都是一個人胡思亂想出來的,就像陳實最喜歡幹警察一樣,除了寫小說我找不到第二個更適合我的職業。

《怖客》是一本靈異恐怖雜誌,在那呆的幾年基本上奠定了我後來的基調,雖然繞了一大圈,結果還是寫了懸疑。

我寫《追兇神探》每一章都要由媳婦校讀一遍,某一章節把林秋浦寫得很窩囊,這一章後來廢棄了,媳婦問我是不是看不起不聰明的人,當時我愣了,在她的悉心教導下改了一遍。

媳婦對我的幫助是巨大的,寫陳實和林冬雪婚後恩愛的生活,根本就是信手拈來,因為我們家平時就是這種狀態,兩人之間既是朋友又是情侶也是親人。

我玩DNF的時候,她也玩DNF,我們一開始就這麼認識的,在網吧一起坐著組隊刷悲鳴,配合無間。

去PK的時候,我帶著她這個手殘,打贏了之後對手還要罵人,我就用飛快的手速打字回罵,她在旁邊笑著吃瓜。

搓爐石的時候,她也搓,經常我下去取快遞,把搓一半的爐石扔給她,回來之後她輕描淡寫地跟我說贏了。

我是絕對不會寫那種肉慾十足的傻白甜女主的,因為在媳婦潛移默化的影響下,我也開始擁有女性思維。

以前曾有位大佬教導我,這個女主絕對不能推倒,我問為啥,他說推倒了就沒價值了,就得換另一個女人,我在《追兇神探》中試著寫寫更加有愛的婚後生活,效果拔群,這都是媳婦的功勞。

一開始寫《追兇神探》的時候我想,破案而已,隨便搞搞就行了,然而寫著寫著發現,現實的魅力是無窮的,在上面傾注的想象力和創造力已經遠遠超過我以前寫的非現實類作品,真正荒誕的東西是現實啊!現實太尼瑪棒了!

原本和編輯定好是100萬字,寫到100萬字我感覺像一身大汗地跑完馬拉松,編輯和我說馬上要上渠道,你得寫到200萬,我心中一聲卧槽。

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干,其實從本書中期開始,後面的劇情我已經全部打好腹稿,我寫東西很少弄大綱,基本都是腹稿,據說有種大綱遁,如果是我的話,只能貼一張肚子的照片。

我很喜歡這本書,從頭到尾基本上都把握得非常好,寫到最後一個字,也和我當初的預想是一致的,但是累也是真的,其實到了後期,我每天寫兩章都嬌喘連連了,哪有什麼存稿了,寫一章發一章,真的累啊!

就算今天鼓起幹勁寫了四章,明天必定懶癌發作,一天不想幹活。

每一天都在超越我寫長篇的極限,感覺自己快要堅持不動了,無論從劇情的飽和度、人物的發展、作者的承受力來說,200萬字是它最適合完結的時刻,現在完結,是順應天道!

新書的話,不出意外還會在這裡發吧,應該還是相同的類型,目前還在商談之中。

今年網文真的挺不景氣的,龍空上有人在說,直播和短視頻在衝擊網文市場,這種擔憂,當年電影出現的時候也有人為文學發過,但是我肯定是會繼續寫的,不在這裡就在那裡,畢竟我要養家,不寫的話兩人三貓就得餓斃。

作者雖然以前寫過不少東西,可是這本書也算是新人新作,稿費真的不咋高,但是傾注的心血又非常多,根本抽不出身去掙外快,作者一家目前過著貧窮的生活,記得有一天我去買飯,多花了二十塊,回來妻子埋怨我,我說別說了,我一路上都在自責。

我老是在書里寫各種美食,就和單身漢作者搞黃色一樣,因為我真的想吃啊,其實我已經一年沒吃過烤魚了,吃不起!

有意思的是,我讀者裡面有一位開烤魚店的人,盛邀我去杭州吃烤魚,我雖然答應考慮考慮,可是能否去得起還是存疑的,希望明年不這麼窮吧!

當然啦,我是不會乞討的啦,像我這麼鐵骨錚錚的人怎麼會向讀者乞討呢!

不過,希望看盜版的朋友,在看完這本書覺得意猶未盡,又看到這篇作者哭訴貧窮的後記時,可以還我點錢,哪怕是十塊二十塊也是可以的。

將心比心,我也曾有過這種煩惱,當我看完一本好書,卻看了盜版,覺得想報答一下作者,可是又報答無門。

為此,我特意在微博「碼字的辛白」上面放出一條盜版還錢通道,希望看盜版的朋友用十塊二十塊來彌補心中那絲小小的愧疚,同時讓作者明天能吃頓肉,寫出更好的作品。

看正版的朋友不必理會,千萬別同情我,你們本來就是我的衣食父母,我不想當不孝子!

請大家密切關注我的群、微博,留意新書信息,我們新書再見。

最後,放個笑話吧,能騙點稿費是點稿費,一毛錢也是好的——

三名囚犯被送上斷頭台執行死刑,三名囚犯的身份分別是屠夫,小偷,工程師。

他們都表示願意仰面被斬首,第一個是屠夫,懸挂著的刀片在落到三分之二時就停了,執法人員覺得這是神的旨意。

就放了屠夫,小偷也因為同樣的原因被放了。

直到工程師時,工程師興奮地喊道:我知道它哪裡出故障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追兇神探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追兇神探目錄 追兇神探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一定要看這篇後記!!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