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救人要緊,不管了

第一章 救人要緊,不管了

一趟通往中海的列車上,卧鋪車廂。

一位年紀看上去有六十歲的老人,上完廁所,顫顫巍巍走回自己的鋪位,腳不小心碰到對面青年放在床上的古樸式背包。

「不好意思哈小夥子。」老人帶著歉意,伸手去要將包扶正。

「沒事。」正在看書的青年抬起頭,露出笑容,笑容很乾凈,他伸出手,自己將包扶好:「大爺,讓我自己來吧。」

青年看上去二十歲出頭,手中捧著一本有些泛黃,但明顯保存很好的古籍,上面全是蠅頭小字。

老人淳樸的笑了笑,在老人的兒子扶著下,然後顫顫巍巍坐在自己的床位,老人的兒子是一位年紀有三十歲的光頭胖子,脖子上帶著明顯劣質的大粗金鏈子,看著平添幾分匪氣。

青年放下書,目光注視著老人看了半晌。「大爺,您是不是經常頭疼?而且常常在凌晨兩三點,最近明顯頭疼頻率明顯加重?」

「小夥子,你怎麼知道?年紀大了,老是頭疼,山子帶我去醫院檢查過,說是有心腦血管病,還開了好些葯吃,原先是緩了點,這幾天坐火車老奔波,又犯了。」老人表情很驚訝,又問:「學過醫?」

「跟爺爺學過一點。」青年點了頭。

「學醫好,醫生找工作多吃香啊,你瞧,大城市裡面的醫生待遇多好。小夥子叫什麼?學的西醫還是中醫?」老人似乎對醫生很有親近感,打開了話匣子。

「我叫姜離,小時候起跟爺爺學過一點中醫。」姜離很耐心的一一回答。

「中醫好,中醫好,在老家我就老找我們隊上的崔大夫開中藥吃,比吃西藥管用多了。」老人非常高興:「要不,小夥子,給我把把脈?」

「成啊。」姜離欣然應予,伸出手搭在老人伸出的手。

「中醫?迷信。」姜離上鋪躺著一個正在看醫學雜誌的馬尾辮少女,看到這一幕,撇了撇嘴,翻過一頁醫學雜誌。少女是中海醫科大大二的高材生,中海醫科大學是華夏最頂尖醫科大學,這所大學畢業的學生每年在全國各大醫院都是供不應求,要知道,在醫院這種競爭力如此強烈的行業產生這種效應,可想這座大學在醫學界的地位。

而且少女的家人都是西醫,這種環境下成長,本身對中醫帶著天然偏見,認為中醫不科學,很多都是心理作用的迷信等等,對姜離這種鄉下跟哪個赤腳醫生學過兩年就敢出來看病的人,更是當做鬧劇。

姜離手搭在老人的動脈上,隨著脈搏的起伏,很快就在他腦海形成一張人體描圖,血液的流動將老人的身體狀況清晰到他這裡,在描圖裡,老頭頭部有一團陰影,正阻礙著大腦供血,形成堵塞。

「糟了,是腦中積血堵塞。」姜離有點吃驚,先前見老人氣色,判斷是頭部氣血有問題,但一把脈,卻發現是腦中積血形成血栓堵塞了腦補供血,而且照著這個態勢,老人的病情很危急,隨時都可能爆發。

這病,就是俗稱的「腦血栓」。

「這該怎麼辦?」姜離有些頭疼,這病他倒不是治不好,可是要用針術,用真氣衝破腦中血液形成的血栓。

但是,現在這火車上有很多女人啊!

姜離記得自己下山前師父給自己的警告,盡量少接觸女人,特別是禁止在女人面前顯露和使用自己身上傳承的上古醫道。

這道禁令可是關乎到他的生命安全。

可是,老人腦中積血堵塞這麼嚴重,不治的話,老人就有生命危險,隨時都可能爆發。但要救的話,自己就可能有生命危險。

姜離抬頭瞟了一眼他上床位上的馬尾辮少女,陷入深深的糾結。

察覺的姜離目光的馬尾辮少女有點莫名其妙,看到姜離在給老人把脈,嘴又撇了一下,不當回事。

「怎麼了?小夥子,難道老漢這病很嚴重?放心,小夥子就直說,老漢我經的住。」老人看到姜離表情變幻,以為是姜離看出什麼,但又不敢直說。

「大爺,您病的確有點複雜,但是我能治,只是現在不太方便。您看,這樣行不行,等下了火車,大爺,我們找一個乾淨的地方,我給你治病?您就忍幾個小時成不成?」姜離想火車上有這麼多女人,的確不敢施展醫術治病,仔細揣摩老人的病情能撐到中海,所以提出了這麼一個方案。

「成,什麼成啊?不說你還沒完了是吧?」老人還沒說話,老人的兒子光頭胖子不耐煩起來,站起身,用手指著姜離鼻子:「你知道老子混哪的么?你去中海火車站附近打聽打聽有人不知道我山老虎的名字的人嗎?你這種醫院的托我見多了!怎麼?下了火車,帶我爹找個小醫院隨便說個什麼病,讓我爹去住一個月,好幾萬是吧?我告訴你,我前段時間才帶了我爹去醫院做過CT,根本沒什麼病!」

「什麼?」姜離愕然。

隨即反應過來,原來他被當成騙子了。

「吵什麼吵?不知道列車上不準的大聲喧嘩啊。」一個帶著帽子中年乘務員聽到吵鬧聲,走了過來。

「車上有騙子?這事你們不管?」光頭胖子眼睛瞪了回去。

「什麼騙子?」乘務員聽到「騙子」這詞,聲音都高了幾度。

光頭胖子氣勢洶洶給乘務員把事情經過描述起來。

「喲?過年都不消停是吧?看樣子不像啊,年紀輕輕也出來騙人,來,你跟我過來。」中年乘務掃了一眼姜離,又叫來了兩個乘務員過來。

姜離無奈的起身,擰著包跟著三個乘務員向著後面車廂走過去。

等待姜離跟著乘務員離開之後。

「山子,你幹什麼啊?這小夥子看著哪像騙子?指不定人家真的看出個啥,你這樣一鬧,不害人嗎?」老人吹鬍子瞪眼。

「爹,這種拙劣手段的騙子我在火車站見多了,放心吧,要他真有本事,吹牛皮吹的那麼厲害,他現在為嘛不給你治?」胖子一邊給老人捶背,一邊為揭穿一個騙子洋洋得意。

「你,你,怎麼不讓人省心啦?先不說,那小夥子是不是騙子,人家什麼都沒騙到,你就這樣,冤枉好人怎麼辦,你這不是惹事嗎?」老人是安分守己的農村老人,只希望平平安安,見不得這些事端。

光頭胖子連忙安撫老人。

老人越想越覺得心堵的慌,越想自己這兒子莽撞的行事作風,還有被帶著的年輕人,就覺得頭沉的慌,使勁的疼,好像血液都衝到了大腦里,然後兩眼一抹黑,眼皮越來越沉重,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

「爹,爹,你怎麼了?爹。」光頭胖子正說著話,突然老人就倒在他的懷裡,順著就滑到地板上,兩眼泛白,渾身顫抖。

「救命啊,快來人,救命啊。」

胖子的尖叫聲打破了車廂的平靜,一下子就鬧哄哄起來。

姜離上鋪床位馬尾鞭少女對發生的鬧劇一點都不關心,不管那穿著很奇怪的青年到底是不是騙子,對她來說無所謂,她就一直聚精會神的看著自己的醫學雜誌。突然聽到胖子尖叫聲,嚇了一跳,一看老人已經倒在地板上,連忙從床上爬了下來,爬的太急,不小心扭到腳踝,咔嚓一聲差點被直接從床上摔下來。

「我是醫生,我是醫生,讓我看看!」馬尾少女心急病人,忍住痛苦,蹲下身體,推開正在瞎嚷嚷胖子。

聽到馬尾鞭少女的話,胖子連忙讓開,然後一邊大聲呼救。

「難道是腦血栓?」馬尾辮少女雖然還不是正式醫生,但出色的經驗通過老人的針狀很快得出初步的結論。

這一結論,讓馬尾辮少女心更緊張。

腦血栓,致死率極高,不即使搶救,就會導致腦梗死!

這種情況,必須要準備手術。

可是,這是列車上,哪裡有足夠的醫療器材,以及環境進行手術搶救老人?

就算列車已經到了中海,送到醫院,也來不及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一個乘務員聽到光頭胖子喊聲從一群圍觀的人中擠了進來,看到躺了一個老人,正在抽搐,也嚇了一跳。

「很可能是腦血栓,引發血氧不足,老人必須要送往醫院搶救。」馬尾辮少女大聲把自己判斷宣布出來。

「列車還有二十幾分鐘就到中海了,這哪裡找醫院?我去播廣播,看列車上有沒有醫生。」乘務員一驚,連忙朝著廣播處跑去,雖然對腦血栓了解不多,但關係到腦的疾病往往跟死亡掛在一起,這要是在車上死了一個乘客,乘務員也多少受到影響。

與此同時,姜離被中年乘務員來到最後一層車廂休息室接受盤查,中年乘務員把帽子放在桌上。

「身份證拿出來,說說,怎麼回事啊,年紀輕輕的,怎麼出來騙人啊?」

姜離將身份證遞過去,正準備解釋,中年乘務員看了一眼身份證戶口所在地的地址:「咦?這地方不是濟世堂老店的那處老宅嘛!小夥子,你真學醫的?」

中年乘務員所說的濟世堂是中海三大中醫百年老字號的藥房,這三家藥店是中海最頂尖的藥房,每一家藥店都有中醫大國手坐鎮,老中海人誰人不知?而老百姓對「濟世堂」最熟,因為「濟世堂」常常施藥,義診。老中海人沒幾個沒受到「濟世堂」的恩惠,因此,在老中海人心目中有著特別的感情,雖然這些年「濟世堂」比起其他兩家,已經不行了,但中年乘務員都記得小時候生病,家人帶去那處老宅子免費看病,施藥的場景。

「是的。」姜離點頭,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中年乘務員態度發生大轉變,但想到自己的戶口地址,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點。

中年乘務員拿出一個身份證掃描器,一掃描,確認身份無疑。

戶口都在濟世堂,是騙子才鬼了。

「小姜大夫,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都怪那胖子瞎嚷嚷,錯怪了,這我得賠罪,這樣,下車,我請你吃頓飯吧,小姜大夫賞個臉。」中年乘務員熱情了起來,連連道歉。

姜離還沒說話。

突然,列車上廣播響了起來。

「緊急情況,緊急情況,19號車廂有位病人倒下,請問列車上有沒有醫生的乘客,請到19號車廂幫助搶救,重複一次。」

「什麼?」中年乘務員戴起帽子,看著姜離,19號車廂就是剛才小姜大夫的車廂,明顯很可能是那位被小姜大夫診斷出有病的那位老人犯病了。

「糟了,應該是情緒過激導致提前發病了。」姜離的心道「不好」:「我跟你一起去。」

「好,小姜大夫,我們趕快。」

中年乘務員和姜離快速趕到19號車廂,這時候19號車廂已經空了不少,為了方便搶救老人,很多乘客都被疏散到其他車廂。

「讓我來。」姜離一看到老人抽搐,氣息變弱,就知道再不施針,今天老人必死無疑,連忙擠過去。

「你來幹什麼,你個騙子,都怪你詛咒我爹,我爹才被你氣出來的。」光頭胖子一看,這個「騙子」回來了,指著姜離鼻子。

「滾一邊去。」中年乘務員一腳踹翻胖子:「小姜大夫是濟世堂的!能出來騙你,瞎嚷嚷什麼,還不讓小姜大夫救人?你想害死你爹?」

胖子被踹到床上,一聽這話也懵了,在中海混的誰不知道濟世堂?百年老店,濟世堂?

姜離已經蹲在老人面前,探了一下老人的鼻息,然後從隨身攜帶的麻布包里取出一個針灸包,橫著展開,一排各式銀針。

施針前,姜離抬起頭,心情複雜的看了一眼馬尾辮少女。

「濟世堂?」馬尾辮少女看到姜離又回來了,一聽到還是濟世堂的,也很驚訝,雖然她對中醫有偏見,但濟世堂這三大的百年藥店在中海名聲太大,正想著「看不出來,這青年竟然是濟世堂的大夫」,結果正好對視到姜離心情複雜的眼神。

「我也是醫生,中海醫科大大二在讀生!我可以幫忙。」馬尾辮少女以為青年的眼神是認為自己再添亂,挺起胸。

「救人要緊,不管了。」

姜離咬緊牙,伸出拇指和食指從針灸包里捏出一根銀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絕世醫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絕世醫聖目錄 絕世醫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救人要緊,不管了

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