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全真派陳昶

第四十六章 全真派陳昶

陳昶點頭,神色凜然,「全真派的叛徒!這是我全真派的事情,不好與你細說。」

「那你怎麼追殭屍追到這裡來了?我是知道這裡有殭屍,所以特地在蹲守。那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好奇的問道。

陳昶推了推眼鏡,禮貌的回答,「全真派出事以後,我就一直在這附近。這裡出了這麼大的事,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那這個殭屍到底是用來幹什麼的?我從火車上就看到白己趕屍……我覺得……」後面的話我不知道怎麼說,而且這畢竟是全真派內部的事情,我多問了確實不好。

奈何我太過於好奇,而且白己臨走前那句話,一定是威脅我的。他竟然知道我是臨水派的人,那我如果對他一無所知,豈不是太不公平。

「他很久之前就走上了旁門左道,替一些不法分子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這次的屍體,裡面肯定也藏了見不得人的東西。總之趙兄你與他少來往就好了。」陳昶一臉真誠的勸說。

可惜說晚了……那個白己很明顯已經對我記恨上了……

不過今天的意外之喜是我遇上了陳昶,他是全真派的人,一定知道全真派到底出了什麼事情,這樣我回去的時候也能跟馬道長有個交代。說不定……陳昶還知道陰芝的下落呢!

我留下了陳昶的聯繫方式,約好第二天中午在外面一個茶館見面。

李如雪第二日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問我昨晚殭屍的事情,我將昨晚的事情告訴了她,唯獨沒有說白己和我的事情。一來我是怕連累李如雪,二來當初李如雪再三提醒我少跟白己有牽連,只是我自己不聽勸罷了。

李如雪聽完驚訝的看著我,半晌笑出聲來,「你運氣還不錯,這都能碰上全真派的人啊。」

「巧合而已,我們一起去見那個陳昶吧。」我笑了笑,心說我運氣哪裡好,平白無故的惹上了白己那個難纏的傢伙。

陳昶早就在茶館等我們了,他一個人的時候也正襟危坐,見到我們來了十分禮貌的招了招手。

他要是放在古代,再穿上那種老時候的道服,那就是個一本正經不苟言笑的道士。

不過他現在穿的理工男的格子衫也好不到哪去,再配上他那副黑框眼鏡,絕了。

「我介紹一下,這位是李家李如雪。」我拉開凳子讓李如雪坐下,「這就是我跟你說的全真派陳昶。」

陳昶起身,一臉恭敬的看著李如雪,「李家的人!不知師承何人?」

「我師傅是李繼然。」李如雪被陳昶的樣子嚇了一跳,隨口回答道。

「那按照輩分來說,我應當稱呼你一句……師妹?」陳昶竟然做了個揖,舉手投足之間還真有點古人的味道。

我訕笑道:「今天就是隨便聊聊,陳昶你別這麼正經。你們在全真派的時候都這樣嗎?」那馬道長可能是個假的全鎮派人,他那副老不正經的樣子跟陳昶截然不同。

陳昶認真的回答我,「既是門派間的交流,那我就代表著全真派。且不說繁複的禮數問題,我也應當禮貌待人。」

「好好好。」我一屁股坐下,有些受不了陳昶,「我們今天確實有些事情要請教你。」

「但說無妨。」陳昶仍然綳著脊背,一副隨時論道的樣子。

李如雪抬手把她手上的那個紫蘇手串脫了下來,拿在手裡放在陳昶面前,「你看看,見過這個嗎?」

陳昶雙手接過去,拿在手裡看了一眼,眼睛里頓時充滿驚訝和激動,「你們……你們哪裡來的!這可是我馬師叔的手串,之前見他帶著從不離身。你們見過馬師叔?他身體可還好?」

我點點頭,「馬道長好得很。我們跟馬道長交情還算不錯,出發前他將這個手串交給我們,讓我們帶回來,順便看看全真派現在是否安好。」

「可惜了……馬師叔不知道全真派的事情,往年去探望馬師叔的人也都不在了……」陳昶一臉遺憾,神情黯然,「不過他為什麼把手串給了你們?」

「我們曾幫了馬道長一個忙。」李如雪解釋道,「馬道長知道我們也有難處,便將這個手串給了我們,說是找到全真派,全真派會看在他的面子上幫我們。」

陳昶垂下眼帘,整個人氣勢蔫了一截,「可是……如今我全真派不復當年,弟子也散落各處。不知你們有什麼困難,如果我可以幫忙的話,我一定儘力而為!」

「我們……要找陰芝。」我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喝了一口茶,「是百年的陰芝,普通的還不行。」

眼下全真派就剩了陳昶一個人,我覺得跟他說了也沒用。但都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說不定他真的知道什麼呢。

陳昶的神色有些為難,似乎在想些什麼,「陰芝……這東西我只是聽說過,既然是百年的陰芝,須得進百年的墓穴尋找……」

他的手摩挲著紫蘇手串,「既然是馬師叔以全真派的名義幫助你們,那我也不應該坐視不管。我們全真派說過的話,就一定會做到!」

我見他一臉堅定的神色,忙說道:「不不不,要是你不知道的話,就算了,我們還可以想別的辦法,不用勉強的。」

「不!這是馬師叔託付給我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到!我代表的是全真派!」陳昶就差整個人散發上帝的光輝了。

李如雪扶額道:「真的沒有關係,這不會損害到你們全真派的形象的。」

「不!」陳昶十分頑固,「如果沒有做到承諾,即使你們不追究,我的良心也會不安的。我曾跟著師傅走南闖北,百年的墓穴也曾見過,只是不知道裡面還有沒有陰芝。」

「那……」我和李如雪尷尬的對視一眼,見陳昶十分堅決,而且他也說了他知道百年的墓穴,便答應了他,「就麻煩你了。」

陳昶終於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看著我們的眼神就像是看著鬧騰了半天終於安靜下來的孩子一樣,「而且趙兄因為我惹上了白己,我得負責保護你才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接死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接死婆目錄 接死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全真派陳昶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