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婚姻的重量

第466章 婚姻的重量

吃過飯後,陸行厲帶著盛安安到處逛逛。

日本是女人的購物天堂,琳琅滿目的名牌,充滿資本和金錢的魅力,陸行厲想為盛安安花錢,他對她總是很大方。

盛安安沒什麼想要的。

陸行厲要送她的,家裡都有,光是衣帽間的一面牆全是她的衣服和包包,首飾也是一套套的,都快要比上她在盛家的收藏室了。

盛安安十五、六歲的時候,也有收藏高奢名牌的習慣,後來就慢慢丟開了。

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擁有過後就索然無味,也就那樣子。

很多女人追求的往往不是這件物品,而是追求這件物品的身價,越貴越好,最好是全球限量,這樣才能彰顯出自身的高貴,擠進上流的名媛圈。

盛安安從來不需要額外的物品加成。

她生來就是名媛。

她更喜歡古老的物品。

陸行厲非要送盛安安禮物,這是他們倆第一次一起旅行,怎麼也要留下紀念的。

盛安安拗不過他,被他帶進一家珠寶行,依照她手指的尺寸,給她買了一枚戒指。還好不是那種超大克拉鑽戒的,很低調的日常款。咋眼一看,和陸行厲無名指上的婚戒很相似,不仔細看是看不出區別的。

陸行厲給她戴在無名指上,霸道說:「不準摘下來,暫時先戴著,等我把我們的婚戒設計出來,我們再一起換上。」

盛安安沒有動,手指任由他擺布。

她看著他認真的俊臉,輕嗯了聲。

算是鬆口答應他了,之前盛安安是不打算戴上婚戒的,她想和陸行厲一直隱婚下去,這樣分開的時候就不會有不必要的麻煩。

但是現在她既然決定和他在一起,公開是遲早的事情。

陸行厲笑:「真乖。」

他在她臉頰親了口。

盛安安一愣一愣的,回到酒店的時候也沒回過神。

她有些飄忽,說:「突然戴上戒指,有點不習慣。」

原來一枚婚戒的分量是這麼重的,盛安安摸摸自己的手,又摸摸陸行厲的手,難以相信他竟然戴了這麼久。

他可清楚這代表什麼?

他要承擔丈夫的責任,要經營他們的婚姻,包括日後他們的孩子。

這麼沉重的責任,他為什麼要主動攬上身?

盛安安有時候也真的看不透陸行厲這個人。

他明明不是那種負責任的好男人,可對她的承諾,又幾乎全都能做到。好的時候是真的好,壞的時候又是真的很壞。

「沒事,慢慢習慣,我們有的是時間。」陸行厲不逼她太緊,摸了下她的臉,摟著她的腰問:「先去洗澡?」

盛安安點點頭:「好。」

他們的套房外面有一個露天的溫泉,獨立配套的。陸行厲給盛安安仔細洗完澡后,又給她換上乾淨的浴袍,帶她去泡一下溫泉。

他自個兒只圍了一條毛巾,大咧咧的。

盛安安就說他暴露狂。

陸行厲眉毛一挑:「我只露給你,還不行?」

他長臂一伸將她摟入懷裡。

盛安安軟軟的依著他胸膛,問他:「你還想露給誰看?」

「沒了,就你了。」陸行厲低頭啄了下她的小嘴,笑著和她吻在一起。

吻完后,盛安安又問他:「你聽得懂日語,對吧?」

「嗯。」陸行厲頷首。

「那剛剛為什麼說聽不懂?」盛安安嬌顏裝怒。

「麻煩。」陸行厲懶懶道,修長手指卷著她濕潤的髮絲,「我沒有閑情在不必要的人身上浪費時間。」

哪怕這個人沒有惡意。

陸行厲的心就是這麼冷硬和薄涼。

唯獨對她,他才是熱情的,一顆心炙熱瘋狂。

「我就知道。」盛安安嘆氣。

她的手摸上陸行厲的臉,他長得真好看,這時候的他慵懶又俊美,沒有一絲絲煞氣,漂亮的五官少了幾分凌厲,有種溫文爾雅的錯覺。

其實就是一個斯文敗類。

擋不住盛安安越看越喜歡。

她眸子里的亮光,著實讓陸行厲喜歡得緊。

他挑起她的下巴,笑道:「是不是覺得你的男人越看越好看,都看痴了?」

盛安安一愣,臉紅嘀咕:「自戀狂。」

「你明明就是很喜歡我,你的眼睛騙不了人。」陸行厲很自信篤定。

盛安安就想闔上眼睛藏起自己的小秘密,卻又不甘示弱,看著陸行厲說:「那又怎麼樣,你也喜歡我啊?」

「嗯,我喜歡你。」陸行厲倒是坦誠,緊緊抱住盛安安,親吻她:「很愛很愛你。」

他的吻一下一下的,輕輕落在盛安安臉上,又彷彿重重吻在她的心頭。

她微微顫慄。

盛安安喜歡陸行厲的坦誠,又羞於他的直白。

她忍不住捂住臉,讓陸行厲閉嘴:「我知道你的心意了,你不準再說了!」

陸行厲低頭輕笑,他的唇離她很近,彷彿一抬頭,他們就能親吻上。盛安安勉強別開臉,想要爬出溫泉。

陸行厲則撈住她的腰,不准她走:「再陪我泡一下。」

「泡太久會頭暈的。」盛安安嘟噥,卻還是乖乖聽話坐回去陪他。

「沒事,不會頭暈的。」陸行厲濕漉的大手,輕輕撫過她白裡透紅的臉,笑了下:「臉紅了。」

盛安安重重打開他的手。

陸行厲一點也不生氣,還給她揉揉小手,反正他皮糙。

安靜的泡了一會溫泉,盛安安問陸行厲:「我們什麼時候回國啊?」

這話,似乎刺激到陸行厲的某根神經。他沉下眼瞼,不悅的盯著她問:「急什麼,就這麼想見肖北?」

盛安安仔細觀察他的臉色,微微點了下頭。

陸行厲眼睛一眯,揉著她小手的大手用力攥緊,手背青筋都凹凸出來。

「陸行厲,疼!」盛安安輕呼,拍打他的胸膛:「你這個人,怎麼一生氣就那麼粗魯!」

「那你就乖一點,不要惹我生氣!」陸行厲神色兇狠,卻還是減輕了手勁,沒再弄疼她。

「你太霸道了,我不喜歡你這樣。」盛安安直視他,道:「我想見肖北,是因為想快一點跟他說清楚,好讓他早日走出來。而且,我還要跟他單獨聊,你不準出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目錄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6章 婚姻的重量

9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