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大肆封賞

第1045章 大肆封賞

紫氣恢弘,渲染天地,天地間雷音如道,從鳳凰城始,朝著四面八方傳遞而出,越來越多的族人,感受到了源自身體的顫動,沉寂的血氣似乎在蘇醒。

族殿外,大夏族庭的司職武者最能感受這種道韻波動,他們身上籠罩著大夏的氣運,氣運波動的感知最為深邃。

紫氣浮盈,引動了全身的血肉的顫動,感受到了更加渾厚純凈的氣運之力。

天爐山,夏拓身子有些踉蹌,好在有紫氣遮蔽,外人看不到他們族主實際上此刻已經到了很虛弱的狀態。

裝逼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何況是橫跨億萬里滅了一座無上傳承,這是單著很大風險的事情。

若不是裝逼是為了更好的從心,他也犯不著這麼狠辣,拉著自己部落的族運,去拚命幹掉一座無上傳承。

殺雞儆猴!

這就是沒劍和有劍不用的區別,沒劍,人家誰都敢來撲上來啃你一口,你有劍了,別人在想要上來啃一口就要掂量掂量自己的牙口了。

大夏踩著在一座古老傳承上位,在這種威懾下,誰還敢想要欺上門來,就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沒有這個實力。

保證自身有無上的威懾力,自己才能安穩的窩在家裡,積蓄養精蓄銳、休養生息,這樣可以打掉很多宵小。

不然的話,誰知道會有多少垃圾玩意來試探,這些東西實力不行,但可以噁心你。

今日是大夏最重要的時刻,夏拓自然不能掉鏈子,紫氣環繞,讓他看起了身影朦朧,多了一分神秘感。

漫天的紫氣璀璨如火,調動了大夏的氣運,這一次對於大夏族庭來說也是一個打擊,這麼多的氣運消耗,長時間持續下去大夏怕是難以支撐下去。

深吸一口氣,夏拓身上紫光大勝,漫天紫氣沖霄,直入天穹,照破了晦暗的星空,他自己也好像燃燒了一樣,紫色火焰一下子橫貫了長空。

轟隆隆!

這一刻,天地也受到了引動,有銀雷閃爍著九天之上,如同一道道天瀑在傾瀉,卻沒有落到城中,直接在紫氣雲海中相融。

夏拓眸光微凜,俯瞰著整個鳳凰城。

「今大夏立王部,首當賞功。」

夏拓的聲音將鳳凰城中呼嘯聲壓下,所有人都看向了城池中央上空的紫色身影,宛若一輪紫日橫空,照耀了四方。

「夏乾元,代為父賞功賜爵。」

屹立於虛空高處的夏拓,讓人看不出來神色變化。

「是。」

立在族庭大殿外的夏乾元,事先早有準備,先是朝著夏拓行禮,接著飛身之上高空,一朵紫色慶雲顯化而出將其托再高空之上。

「尊族主令,大夏詔,賞功第一等天侯山老神侯,為神武侯,西北天侯山為神武侯封土。」

「大夏詔,賞功第一等陶朱鳧,為逍遙侯,封土南荒荒焰山。」

「大夏詔,賞功第一等昊海神將,為戰武侯,封土南荒旮林山。」

……

「大夏詔,賞功第二等巫繼宗,為烏山侯,封土南荒巫山。」

「大夏詔,賞功第二等韁南山,為咸寧侯,封土南荒咸山。」

「大夏詔,賞功第二等風木然,為火靈侯,封土南荒火靈山。」

「大夏詔,賞功第二等鹿,為鹿山侯,封土南荒鹿靈山。」

「大夏詔,賞功第二等洪焰,為洪山侯,封土南荒青洪山。」

「大夏詔,賞功第二等骨昉,為乾山侯,封土南荒乾山。」

……

「大夏詔,賞功第三等渾空院正,

「大夏詔,賞功第三等紇戈,為萬戈侯,封土南荒三硯山。」

「大夏詔,賞功第三等火凌雲,為凌雲侯……」

……

「大夏詔……」

大夏建立以來,所吸納的武者太多了,夏乾元的話洋洋洒洒,從白晝一直宣到了晚上。

夜幕下,紫光灼灼宛若白晝,整個鳳凰城中的族人,一個個依舊精神抖擻,在聽著族庭頒布的賞功令。

從最高等的一等侯到第三等下卿,一共六個階位,得到敕封的人太多了,封土、食邑,讓很多人羨慕不已。

天爐山上,夏拓靜靜的聽著夏乾元在頒布賞功令,這一次要賞賜的人太多,加上準備匆忙,所以人選斟酌的並不太精細。

既然自立了王部,先前的定立的最高等的君爵,就被改成了侯位,侯位分為一二三三等,最高等的侯便是以前的上君,擁有最大的封土和食邑臣民。

一等侯就胖哥、老神侯、昊海神將幾人,其他人並沒有在敕封,至於二等侯位,大都是以前的族中老人的後裔。

巫老頭、韁老頭、風老頭、白老頭,他們雖說沒了直系後裔,都是繼子後代,給他們二等侯的爵位,為得就是他們可以歲歲祭祀幾位老去的老頭,這種拔高這些繼子後代的爵位,也是眼下夏拓所能做的唯一的事情。

這一次敕封中,最開始族中的老人的後代受封人數佔據了很大一部分。

大夏是一個披著部落皮的集權制度,按照部落制度,大家都是一個族的,雖說有私產,但還算是公有制。

但如今隨著大夏的發展,部落制度已經在大夏內部徹底的打碎,成了徹徹底底的家天下,整個大夏都是老夏家的。

別人跟著你老夏家,自然要給追隨著一些封賞,這樣追隨著才能繼續跟著老夏家干。

所以這種封賞是無法避免的,這些人得到了封賞,就成了大夏族庭的勛貴,和老夏家休戚與共。

等到夏乾元將手中的捲軸收起來的時候,前前後後算起來一共敕封了四百多位侯,有族庭在任的司職武者,有繼承先輩恩澤的後代。

明眼可見,一個龐大的勛貴集團已經形成了雛形。

這些人還不算侯爵以下的封賞,卿位以及以下的封賞者更多,這些人的封土都在南荒廣袤的大地。

作為大夏敕封的勛族,他們將前往南荒發展,將檮杌族幾萬年來在南部邊荒立下的規矩給徹底攪碎,換成大夏的規矩。

頒布完詔令之後,接下來夏拓宣布祭祖,一頭頭體型龐大的凶獸被抬到了祖殿外。

大夏族王室先祖,皋陶帝。

這麼多年來的認祖宗,到了如今,再也沒有人懷疑夏拓是皋陶帝後裔了。

有心人發現,在皋陶祖廟中,除卻皋陶神像外,在神像的兩側各多了一排神龕,神龕中有神位,只不過裡面的名字繚繞著氤氳,讓人看不清楚。

大夏少主代族主帶領全族,以九牲之禮祭祀了王室先祖,昭告了如今大夏的盛況。

認得假祖宗到了如今,已經變成了真的。

祭祖之後,是舉族大慶,整個城池中喧嘩聲足足持續了九日,一頭頭烹制好的凶獸掛上了獸架,一壇壇埋在地下的好酒被挖了出來。

族殿外的廣場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篝火晚會,夏拓也從天爐山上下來,爆發后的沉寂,讓他感到身心有些疲倦。

他的眸光掃過,看到了一些陌生的面孔,這些人在他面前神色怯怯,抓著酒杯顯得很拘束。

巫繼宗…韁南山……白華……洪焰……千年時間,老去了太多的人,洪那個壯碩的漢子,老巫祭那個第一面就要將他火刑的老頭,都已經不在了。

千年時間,當年熟悉的感覺終於還是消失,眾人看向他的眸光中,出現了一種敬畏。

「咳~~咳~」抓起一壇酒灌下,辛辣味刺激著觸覺,一股源自身體的刺痛傳來。

「阿爹,你的傷勢。」雨欞偎依在夏拓身前,關切的問道。

輕輕拍了拍雨欞,夏拓搖了搖頭,說道:「沒事,大夏的人越來越多了,有些人卻再也回不來了,心生感慨而已。」

「你去吧,族慶之時,不要掃了興。」

……

數天之後,邊荒大夏立王部,相隔億萬里覆滅大殷王庭麾下古老傳承豢龍氏,將豢龍舉族夷滅只剩下一堆灰燼。

消息一出,八方震動,震驚諸族。

先天句芒!

氣運所歸!

邊荒之地,大夏王部!

無上傳承破滅,王者隕落,要知道已經有萬年時間沒有王者隕落了,沒想到一個新生的王部,踏著一個古老的傳承而立族,昭告了整個大荒。

這還是邊荒嗎?

邊荒大夏。

舉族大慶之後,鳳凰城的煙火還在喧囂,夏拓已經回到了天爐山,開始了閉關,與之一起的還有劍欞,族庭全部交託於乾元之手。

夏拓的悄然閉關,並沒有影響族庭的運轉,慶典之後,乾元代替夏拓下了第一道詔令。

大夏有功者甚,族庭立勛人府,統一管理敕封勛族事宜,凡遺漏的有功之臣,隨後將一一補錄,封土、食邑犒之。

此詔令一出,安穩了族庭的一些心中不滿者。

功勛的評判對於很多人來說,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想要做的真正的諸方滿意,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故此設立勛人府,統籌此事。

得到敕封的人,則開始在族庭的要求下,朝著南部邊荒接管各自的封土。

如在族庭任職的武者,可以將侯位轉給各自的後人,當然侯位轉給後人,就需要經過勛人府的裁定,實行推恩令,亦或者讓自己的後人前往封土。

ps昨天晚上喝了點酒,今天一起來就頭疼,一直到現在碼出來三千字先發了,休息休息下午接著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古最強部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古最強部落目錄 萬古最強部落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45章 大肆封賞

9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