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動手

第六百六十七章 動手

六皇子的母親曾經是皇帝的一個寵妃,兩個人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當初皇帝並不是太子,他沒有想過自己會有登上皇位的一天,就許諾日後一定會娶自己的青梅為王妃,兩個人一生一世一雙人。

六皇子的母親抱著這樣美好的承諾等到了自己及笄,她以為自己就要嫁給自己的竹馬哥哥了,卻不想太子出了事情,先皇屬意現在的皇帝為下一任繼承人。

可皇帝那時候又沒有什麼勢力,哪裡有本事鎮住滿朝文武?不得已之下,他聯姻了當時丞相的女兒,也就是現在的皇后。六皇子的母親聽說這個消息時整個人差點就崩潰了,她狠狠哭了一頓,就振作起來,打算讓父親給她重新說一門親事。

六皇子的母親當年也是艷冠京城的美人,世交也不止皇帝一個,當時安樂侯家的小公子就對六皇子的母親十分鐘情,聽說六皇子的母親說親,央求了祖父親自去求親,並在定親後日日哄著六皇子的母親,生生將人哄的忘了情傷,真心喜歡上了安樂侯的小公子。

這一切被皇帝知道后,氣的半死,當時的他還實力不足,不能得罪六皇子的母家和安樂侯兩大世家,可他沒有著急,他把手裡的權力都握穩之後就開始下手,安樂侯府毀了,六皇子的母家也毀了,六皇子的母親被他強搶到了宮裡,封為妃子。

六皇子的母親恨極了皇帝,當日就要自盡,卻被皇帝以家人的性命相要挾,這才不得以從了皇帝。只是她恨極了皇帝,跟皇帝在一起的每一日都是煎熬,最終在生下六皇子后終是憂思過度導致難產,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六皇子自小就沒有母親,皇帝對他愧疚不已,又對死去的青梅心有愧疚,悔恨難過,對六皇子就十分的寵愛,在所有皇子里都是獨一份的,這是他心愛之人,這一輩子唯一真心對待過的人留下的唯一念想了,他幾乎把所有最好的東西都拿出來給這個兒子。

可他的這份寵愛卻礙了別的妃子的眼,尤其是皇后。皇后膝下有嫡子,皇帝看都不看一眼,滿心滿眼就只有六皇子那個寵妃生下的兒子,皇后怎麼可能容得下他?六皇子小時候受到的暗殺不知道有多少,能活下來都是他命大。

長大后的六皇子知道在這個宮裡想活下去就要懂得藏拙,他一沒有母族的支持,二沒有自己的勢力,想成事實在是太難了,想要保全自己唯有藏拙,讓所有人都以為他是喜好顏色的紈絝,對太子的地位沒有任何威脅,這才能安全的活下去。

好在他的法子還算好用,自從傳出他紈絝的名聲后,不說想嫁給他的貴女幾乎沒有了,就是皇后和太子那邊對他的敵意都小了不少。太子偶爾還會在他身上表現一下兄長的慈愛,以表示他是個兄友弟恭的。

所以,李兮若很清楚,六皇子根本不是傳言中那樣的,什麼喜好顏色,他的宮裡連個通房都沒有。這樣好的一個人,不該落的那樣的下場。

她看向六皇子的眼光帶了幾分憐憫,殊不知六皇子對她的眼光里也都是憐憫,在六皇子看來,這女子可憐的很,明明父母都很好,雖然是五品小官的女兒,可找個門當戶對的人家嫁了這輩子過的也很好。母親做好事救了歐陽夫人,去不想害了自己的女兒。

歐陽家說的好聽,是接了沈曦過去教養,可沈曦從小寄人籬下,看人臉色,過的實在算不上好。如今還被歐陽時瑄害的說不定都為人妾室,關鍵歐陽時瑄還沒有得到任何懲罰,這就讓人覺得很不爽了。

他看著臉上沒有任何陰霾的李兮若,心裡忽然就軟了一下,這個姑娘真的很溫婉美好,受了這樣的打擊,卻也沒有怨天尤人,依舊乾淨澄澈的如同一汪泉水,讓人忍不住的心生親近,這一刻,他是真的對這個相貌平平的姑娘起了好感。

李兮若見六皇子回來就一直盯著自己,她疑惑的抬頭看向六皇子。六皇子的相貌是真的好,當年他娘艷冠京城,他的相貌遺傳了母親,自然也是俊美的讓人看一眼就能心動,不然也不會讓薄情狠辣的皇帝寵愛了這麼多年。

她想了想,猶豫著開口道:「殿下是有什麼話想跟臣女說嗎?」不然一直盯著我幹嘛?

六皇子蕭念輕輕咳嗽一聲,收回自己的目光,道:「父皇還是不同意這門親事,你安心住下來,我再去說,他總會同意的。」

李兮若聞言展顏一笑,道:「我知道了,多謝殿下。」

其實李兮若根本不在意自己能不能嫁給六皇子,更不在意做正妻還是妾室,她現在為的就是脫離歐陽家,想借用六皇子的手尋找顧銘涵的下落,只要能找到顧銘涵,把人帶出這小世界,就算完成任務了。

李兮若的笑容真的不帶任何陰霾,陽光明媚,絲毫不像一個被人害的沒了名節的女子,六皇子的心裡微微一動,看向李兮若的目光再次便的複雜起來。

其實他母親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當年他的母族雖然都被下了獄,但因為母親的付出母族的人好歹是活了下來,在母親死後,父親出於愧疚,好歹又給了母族一個沒有什麼實權的養老職位。也讓他有機會再見到母族的人,讓他有機會知道母親的死因。

他是恨自己的生父的,若不是他自己不守承諾拋棄母親,母親怎麼會放棄他跟被人定親?他已經先放棄了母親,大家就各自安好,不好嗎?母親也是出自大族,怎能為人妾室?哪怕是入宮做皇妃,那也是妾啊!或許別人願意,但她不願意。

可父親是真狠啊,竟然害了安樂侯一家,害了母親一家,把母親強搶入宮。以致於最終害的母親鬱結難解,難產而亡。他從小沒有母親,都是父親害的,他甚至不願意承認自己有一個這麼惡毒狠毒的父親。

可是他不承認能有什麼辦法呢?那就是他的父親,現在唯一的依靠。為了能讓母族繼續靠著他這個皇子繼續存活下去,不被皇后一族徹底除掉,他還得裝傻充愣的哄著惡毒父親護著他,讓所有人知道他的得寵,每日里違心的活著。

他現在算是明白那個陸鴻軒為什麼喜歡沈曦這麼一個平平無奇的女子了,這樣的女子長相不出眾,卻有一顆善良平和,乾淨澄澈的心,這樣的人總是能讓他們這些身處黑暗泥潭中的人在不知不覺間感受到陽光的溫暖,讓自己覺得人生中還有一塊地方是純潔的。

他放柔了聲音,道:「你若嫌殿里待的悶了,我就帶你出去走走。」

李兮若聞言眼前一亮,對六皇子道:「可以嗎?」

蕭念笑道:「當然可以,走吧,我帶你在宮裡走走。」

李兮若忙跟著蕭念走了出去,她要的是自由,是可以探查顧銘涵的下落,而不是被困在這裡當金絲鳥。

蕭念現在是真的對這個相貌平平的姑娘起了好感,帶她出門的時候也很是高興,身上的氣息都柔和了不少,他帶著李兮若朝著御花園的方向走去,只是沒想到走了沒一會兒就發現前面有人,蕭念皺了皺眉,本想帶著李兮若避開,卻不想前面的人出聲道:「可是阿念在那裡?」

蕭念眉頭皺的更緊了幾分,這聲音他聽的出來,是皇后,當年父皇把母親強搶回來的時候,一直得不到父皇真心的皇后恨毒了母親,若不是後來母親死了,她估計都能親手殺了母親。

他輕輕拍了拍身旁的李兮若,當先走過去,恭敬道:「兒臣參加母后。」皇后是嫡母,哪怕不是親生母親,這母后也是要叫的。

皇后淡淡掃了蕭念一眼,就把目光放在李兮若身上,饒有興緻道:「這就是那位讓你忤逆你父皇的沈姑娘?你跟你父皇倒真是親生父子,都是痴情種子。」

蕭念皺了皺眉,卻沒有說什麼。皇後身邊走過來一個男子,對眾人道:「母后,六弟。」

蕭念抬頭看了來人一眼,道:「見過大哥。」

來人點了點頭,道:「六弟怎麼會在這裡?」又掃了一眼他身旁的李兮若,皺了皺眉道:「這位是?」

李兮若這才回過神來,福了福身道:「臣女參加皇後娘娘,太子殿下。」

太子蕭寒看著李兮若似乎在思索什麼,那目光讓蕭念很是不喜,他挪了挪身子,擋在李兮若身前,道:「若母后和大哥沒有吩咐,兒臣便先回去了。」

皇后顯然並不喜歡蕭念,可她的寶貝兒子來了,也沒心情跟蕭念掰扯,正要揮手讓他離開,就見蕭寒手一揮,拔出腰間的長劍,朝著蕭念刺了過去,皇后臉色大變,心道兒子怎麼這麼沉不住氣,且不說蕭念現在對他們已經沒有什麼威脅了,就算有威脅,他也不能這麼明晃晃的動手啊。.

你是天才,一秒記住:三千五中文網,網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才少女相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天才少女相師目錄 天才少女相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七章 動手

9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