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有問題的衣服

第六百六十一章 有問題的衣服

陸盛聽后一愣,沒有反應,那日陸鴻豐拒婚之後,因為要面子,就沒對陸盛說歐陽時瑄想要嫁的是陸鴻軒,陸盛也不知道居然還有這一出,這時他乍然聽見,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但是很快他的臉色就冷了下來,皺起了眉宇,鐵青著一張臉,所有的表情都在歐陽時瑄的意料之外,她也不是十分有把握陸盛會同意這門親事,但也沒想過他會如此抗拒,既然他能同意自己和陸鴻豐結親,為何到了陸鴻軒這裡就不可以。

陸盛態度強硬道:「歐陽姑娘可能不了解,鴻軒我早已為他尋覓好一番親事,本來想著等到鴻豐娶親之後,就為他操辦,只是現在耽擱下來了而已。」

歐陽時瑄了解陸鴻軒,他既然敢在歐陽驊面前說認真考慮,自然就沒有婚約,否則直接拿這個借口拒掉便好,不會腳踩兩隻船的想要過河。

可若是陸盛撒謊,這背後又有什麼隱情?

歐陽時瑄剛想說話,書房的門就猛的一下被推開,歐陽時瑄見著陸鴻軒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可眼神里似有波動,好像確定了什麼,緩緩的,堅定的走到歐陽時瑄的面前道:「之前姑娘想讓我求娶之意,不知今日變否?」

歐陽時瑄只是楞楞的,搖了搖頭,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見著陸鴻軒拿出了今日在那婆子手上奪過的金雀釵珍重的遞給了她。

「這是我娘留給我的遺物,對我來說珍貴無比,現在贈予姑娘,表明陸鴻軒的求娶之心。」

陸盛眼睛一瞪,指著陸鴻軒道:「放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怎可私下結親?」

歐陽時瑄聽著陸盛的話,立即回過神來,搶著拿過陸鴻軒手上的信物,對著陸盛道:「這哪裡是私下,公子給信物可是當著陸大人的面給的,陸大人可就是我們的見證人,今日在陸府叨擾了許久,祖父應該擔心了,容我先行告辭。」

陸盛目瞪口呆的看著歐陽時瑄快步走了出去,他活了幾十年,真沒見過如此不知禮的女子。那信物換做其他女子,誰敢就這樣接過來,傳出去豈不是笑掉別人的大牙,可是歐陽時瑄不僅接了,還生怕陸鴻軒反悔、陸盛強力反對的急忙離開。

陸盛是氣的不能言語,心中悶氣,陸鴻軒這萬年冰山倒是不自覺的低了頭,勾起了笑意。

陸盛見著二人如此,揮袖怒道:「這門親事我絕對不會同意。」

陸鴻軒聽聞此語,斂了笑意道:「陸鴻豐的親事就是上趕著去提親,到了我這爹確是截然不同的態度,為什麼?」

他帶著一雙漆黑的瞳孔看著陸盛,陸盛卻如同秘密要被看穿一般的別過了眼,不作回答。

陸鴻軒一聲冷笑,走了出去。

今日沈曦和歐陽沐嬰是陪著歐陽時瑄一起來賞寶貝的,不想一到了這裡就鬧了起來,歐陽時瑄又被請走了。歐陽沐嬰有心看熱鬧,就打著關心的旗號帶著沈曦一起來找歐陽時瑄,卻不想看到了這一幕,待陸鴻軒出來后對上的就是李兮若冷漠淡然的目光。

陸鴻軒剛才還有幾分得意的心情在看到沈曦時徹底消失了,他愣愣的站在那裡盯著李兮若看。沈曦的樣貌算不上特別出眾,至少比不上歐陽時瑄這個女主明艷,但她性子綿軟,人也長的柔美,是那種一眼看過去就可以激起男子保護欲的女子。

這時候的李兮若臉上的表情冷若冰霜,明明柔美的小臉上卻給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陸鴻軒的心沉了下去,他為了自己的目的放棄了自己堅守的愛人,還被愛人看到了全程,他感覺自己心裡唯一陽光明媚的那一片世界塌了。

歐陽時瑄本來挺高興的,雖然她也不清楚怎麼回事,但是陸鴻軒主動提出求娶自己,這就讓她知足了。只要陸鴻軒願意娶她,她就有自信讓陸鴻軒慢慢愛上她。

她前世曾親眼見證過陸鴻軒是怎麼為了沈曦一點微不足道的幫助就惦念多年,娶了沈曦,又看著陸鴻軒從不納妾,數十年如一日的寵著沈曦。所以她堅信陸鴻軒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一個知道感恩的人,日後還前途無量,絕對是她歐陽時瑄的良配。

可惜她的好心情在看到外面的沈曦和歐陽沐嬰后徹底沒了,尤其是看到陸鴻軒看沈曦的眼神后。她看著沈曦,恨不得生吞了沈曦。

她前世活的不容易,今生好不容易給自己找到了一個良配,好不容易看到了未來的曙光,卻不想自己未來的丈夫心裡卻念念不忘這個女人。她有什麼好的?無論是相貌,家世,都不如自己,就算是比起在陸鴻軒落魄時能帶給陸鴻軒的幫助,沈曦也是遠不如她的。

她深吸一口氣,強撐著掛上微笑,當做沒有看到陸鴻軒和沈曦的眉眼官司,道:「曦妹妹,二妹,時辰不早了,咱們回去吧。」

歐陽沐嬰看歐陽時瑄臉上有些扭曲,知道歐陽時瑄現在的心情大約不太好。她知道這個姐姐表面看著和善,實際上出手狠毒,她不想把歐陽時瑄得罪死了,現在的歐陽時瑄並不是她惹的起的。她沒敢廢話一句,應了一聲就拽了拽身旁的李兮若,兩個人一起走了。

其實自從歐陽時瑄挑撥以後歐陽沐嬰對沈曦的觀感就不太好了,不過她這個人善於偽裝。恨毒了歐陽時瑄她都能偽裝出姐妹相親的模樣,更別提沈曦只是反利用了一下罷了,以後有的是機會找回場子。

歐陽時瑄回去以後就砸了一屋子的東西,直到第二日陸家讓人送來了聘禮和陸鴻軒的八字她的心情才緩和過來,她聽說陸盛和歐陽驊在書房裡商談許久,最後歐陽驊帶著笑意出來,看得出,他也很滿意陸鴻軒,她的心情徹底平穩了下來。

只是聽聞陸鴻軒帶來的聘禮較薄,歐陽驊又偷偷在她的嫁妝里添了幾許,不想讓陸府的人慢待了她。對此,歐陽時瑄倒是不在意,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她從沒缺過好東西,她的嫁妝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就是陸鴻軒落魄一輩子她也養得起。

更何況,歐陽時瑄嫁給陸鴻軒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嫁給陸鴻軒后借著他以後的權勢,保住歐陽府,對前世害過她的人報仇,所以對這些身外之物是真的無所謂。

幾日之後,太后壽誕,她邀了許多長安的官家女子前去,而一同去的還有當今皇上的幾個未成親的兄弟。

太后畢竟年歲大了,也經不起熱鬧,唯有想著幫剩餘的子弟做做媒,才有了幾分氣力,讓人忙著辦一個壽辰,其實也就是給那幾個郡王選選意中人。

這幾日歐陽時瑄想了很多,她那日看陸鴻軒看沈曦的眼神就知道在陸鴻軒的眼裡沈曦是白月光,哪怕他答應了娶自己,哪怕未來沈曦嫁了人,在陸鴻軒的心裡也永遠是不一樣的存在。唯一可以改變陸鴻軒看法的辦法就是徹底毀了沈曦在陸鴻軒心裡的地位,讓陸鴻軒知道沈曦不過是一個不堪的人。

這回歐陽時瑄是真的發了狠,她對陸鴻軒勢在必得,她是個佔有慾極強的人,絕對不能接受自己的枕邊人心裡始終想著別的女人,所以她要做的就是在成親之前把沈曦從陸鴻軒的心裡徹底擠出去。

下定決心的當然,歐陽沐嬰和沈曦的院子里就各自送上了一套蜀錦做的衣服,這也是歐陽時瑄壓箱底的好東西。蜀錦本就難得,平常人能有蜀錦做的手帕已經是難得,歐陽時瑄可以用蜀錦做衣服,可見其闊綽。

歐陽時瑄派來的人對二人道她們家姑娘說了,歐陽沐嬰和沈曦兩位姑娘都到了說親的日子,明日里是個好機會,讓她們好好打扮,明日給自己找個好的親事,別丟了歐陽家的臉面。

歐陽沐嬰看著蜀錦做的衣服,整個人都激動壞了,對著來人真心的道了謝,雖然還是覺得不甘心,可心裡對歐陽時瑄的印象卻上升了一些。至少歐陽時瑄對她這個妹妹也算大方了一回。

李兮若那邊的印象就不大好了,她很清楚的知道這蜀錦的衣服是有問題的。原故事裡沈曦就是穿著這一身衣服出了事情。

她穿著這一身衣服去參加太后的壽誕,對於歐陽時瑄這個大方的表姐很是感激,在壽誕上,歐陽時瑄的婢女過來請她去亭子里說話時,她沒有絲毫懷疑,就跟著過去了。

卻不想去了亭子里發現周圍空無一人,正要離開,卻見六皇子走進了亭子。那六皇子是眾皇子里出了名的紈絝好色,她正要迴避,恰恰在此時不知從哪裡潑出來一股水噴到了沈曦身上,沈曦的蜀錦衣裙竟然瞬間變成了透明的,身上只剩下內里的肚兜。

而這時,歐陽時瑄也帶著許多貴女公子烏泱泱走了過來,所有人都看到沈曦在亭子里脫光了衣服勾引六皇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才少女相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天才少女相師目錄 天才少女相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一章 有問題的衣服

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