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反咬一口

第四十八章 反咬一口

小男生對楊興的行為引以為傲,一臉自豪的說到:「爸,我以後也要跟你一樣威風。」

楊興得意的拍了拍兒子的頭,說道:「你肯定比老子有出息,以後帶上幾個小弟,走出城中村,也好讓老子享享福。」

父子兩正謀划著未來的美景,韓三千買菜歸來,當他看到那小屁孩竟然帶著幾個大人回來尋仇,而且還在毆打張天心的時候,一股無法遏止的殺意在心裡騰升而起。

「爸,就是他,剛才是他打我。」小男孩指著韓三千對楊興說道。

楊興猙獰一笑,看向韓三千:「草泥馬的,就是你這個狗東西打我兒子?跪下來給他道歉,不然老子今天廢了你的腿。」

韓三千扔掉手裡的菜,徑直朝楊興走去。

此時的韓三千,史無前例的殺意濃烈。

幾個手下見狀,擋在楊興面前,一副完全不把韓三千放在眼裡的神情。

「連楊哥的兒子都敢打,你膽子不小啊。」

「看你的樣子,不是城中村的人吧,你知不知道,外面的人,不管是誰都不敢到城中村來鬧事。」

「還不跪下……」

韓三千雙腿突然發力,如餓虎撲食一般近身,拳風呼嘯,幾個目中無人的手下,倒在一片哀嚎聲當中。

楊興也是靠拳頭才有今天這樣的地位,整個城中村,找不出第二個比他能打的人。

但是韓三千凌厲的手段,直接就讓楊興看傻了眼,這太他媽生猛了吧!

當楊興回過神來的時候,韓三千一腳踹在他小腹,一連退了數十步才倒在地上。

面色慘白的楊興感覺自己肚子都快被踢穿了一樣,疼痛難忍。

韓三千腳步不停,繼續朝著楊興走去。

楊興看到韓三千眼裡的殺意,第一次感覺到害怕和驚恐,說道:「兄弟,你想幹什麼,有話好好說。」

韓三千一腳踹在楊興面門,頓時間血水四濺,楊興連鼻子都塌了。

「兄弟,有什麼話說清楚,你先別打了,我求求你。」

楊興話音剛落,韓三千又是一拳打在楊興太陽穴,耳鳴嗡嗡,眼前一陣黑光,差點讓楊興暈了過去。

小男孩見楊興被打,不知死活的跑到韓三千身邊,剛準備踹出一腳,被韓三千一個后踢踹出,滾了好幾米遠才停下來。

「你想怎麼死。」韓三千冷聲對楊興問道。

楊興這一瞬間膽子都差點嚇破了,雖然他在城中村耀武揚威,但也從來沒有敢鬧出人命,可眼前這個年輕人卻要他死,而且楊興還沒有半點懷疑的念頭。

他的眼神,他的表情,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楊興嚇得跪在了韓三千面前,慌張的說到:「兄弟,我錯了,我該死,你放過我吧,只要肯放了我,你想怎麼樣都行。」

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雖然他可以很輕易的殺了楊興,但殺人終究是犯法的事情,而且很多人都在自家門口張望,他們可都是目擊證人,韓三千沒必要因為這件事情深陷泥沼。

走到張天心身邊,韓三千心疼的說道:「都怪我,要不是我把你一個人留在家裡,你就不會挨打了。」

張天心拉著韓三千的衣角,眼神驚恐的搖著頭,沒有責怪韓三千的意思。

「餓了吧?我們先吃飯好不好。」韓三千接著說道。

張天心雖然害怕,倒也知道自己肚子餓,忙不迭的點著頭。

韓三千把小方桌搬到了門口和張天心一起吃飯,楊興和幾個手下,包括他兒子在內,齊齊的跪在韓三千面前,這一幕也是讓城中村其他受過楊興欺負的人解了氣,在暗中拍手叫好。

而這時候,逛了街的蘇迎夏疲憊的回到家裡。

蔣嵐面沉如水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還沒等蘇迎夏放下東西,就冷聲說道:「從今天開始,這個家只能容下我和韓三千其中一個人,迎夏,你自己看著辦吧。」

蘇迎夏眉頭一皺,好好的又發什麼神經病了。

「媽,你又怎麼了?」蘇迎夏問道。

「什麼叫我又怎麼了?」蔣嵐瞬間炸毛,理直氣壯的樣子說道:「韓三千現在已經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我看他現在是翅膀硬了,竟然連我都敢罵,你說這樣的人我還容得下他嗎?」

罵?

韓三千怎麼可能會罵蔣嵐呢,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誤會。

「媽,你不會是聽別人胡說八道了吧?」蘇迎夏問道。

「他當著面罵我,還用得著聽別人說嗎?」蔣嵐說道。

「怎麼可能。」蘇迎夏第一反應就是絕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情,韓三千是個什麼樣的人她最清楚,在家裡忍氣吞聲三年,哪怕是被誤會了,他都不介意。

就拿撞車那件事情來說,明明就是蔣生的責任,可蔣嵐怪罪到韓三千頭上,韓三千有半句不滿嗎?

「到底是怎麼回事?」蘇迎夏問道。

蔣嵐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蘇迎夏,避重就輕,沒有提起想讓韓三千承擔責任的事情,只是添油加醋的說韓三千怎麼罵他,還說和蘇迎夏搬進新家,不讓他們兩口子去。

蘇迎夏聽了之後壓根不信,因為這根本就不可能是韓三千會說的話。

而且韓三千也沒有提起要去新家住的事情,不過就是說買了一套二手房而已。

見蘇國耀不說話,蘇迎夏知道蔣嵐肯定沒有把實情說出來,問道:「爸,你說說是怎麼回事。」

蘇國耀看了一眼蔣嵐,蔣嵐眼神兇狠的樣子,他哪裡敢說半個字。

「蘇迎夏,你現在連我的話都不信了,要相信一個外人是不是?我辛辛苦苦把你養大,你現在出息了,就變白眼狼了?」蔣嵐怒道。

「再說了,他那個破房子,我也沒說過要去住,他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我警告你,這個家,有他沒我,你自己看著辦吧。」

蘇迎夏頭大如斗,蔣嵐要撒潑,誰都攔不住,但這件事情肯定不是這麼簡單,只有等韓三千回來之後再說了。

「媽,如果真是他的錯,我會讓他給你賠禮道歉的。」蘇迎夏說道。

「蘇迎夏,你難倒還不懂嗎?他現在買了個破房子,翅膀硬了,覺得不用在我們屋檐下低聲下氣,所以才敢罵我,賠禮道歉有什麼用?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跟他搬出去住,這輩子我也不會認你。」蔣嵐威脅道。

蘇迎夏嘆了口氣,好端端的,怎麼會發生這麼大的矛盾呢。

「萬一他的房子比我們的好,你也不去嗎?」蘇國耀這時候弱弱的說了一句,他們現在只是知道韓三千買了房,房子是什麼樣的,一概不知,把話說得這麼絕,在蘇國耀看來可不是什麼好事。

蔣嵐冷冷一笑,輕蔑的說道:「蘇國耀,你難倒還以為這個窩囊廢能買得起豪宅嗎?那可是個二手房,你還指望比我們家能好到哪去,你是不是失心瘋了?」

蘇國耀嘆了口氣,雖然他沒有抱太大的希望,但也有機會不是。

不過蔣嵐這麼說也是有道理的,以韓三千的實力,怎麼可能買得起豪宅呢?

「不管怎麼樣,等他回來再說,我要知道發生了什麼。」

見蘇迎夏態度這麼堅決,蔣嵐反倒是有些心虛了,畢竟今天的事情,都是她的責任。

不過以蔣嵐撒潑的程度,她不信蘇迎夏可以不照顧她的感受,要是真偏袒韓三千,到時候一哭二鬧三上吊,蘇迎夏只有妥協的份。

這個家裡,是蔣嵐說了算的,她不信沒有法子把韓三千趕出家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豪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豪婿 豪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反咬一口

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