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都是摔倒的

第三十七章 都是摔倒的

胖子被打得奄奄一息,到現在還不明白怎麼回事,不過他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不是他可以得罪的。

林勇對他的態度充滿了恭敬,這說明他的地位,比林勇還要高。

只可惜以胖子的地位,根本就無法想像韓三千到底是什麼人。

當然,他也不會想到眼前這個人就是雲城出了名的蘇家廢物女婿。

另一個包廂里,見韓三千遲遲沒有出現,蔣嵐急得直跳腳。

「迎夏,我就給你說了韓三千靠不住,就算是打車也該到了,他可能躲在家裡根本就不敢出門,你怎麼能相信他呢?」蔣嵐說道。

「你就因為相信一個廢物,把我們全部連累了。」蔣生不知羞恥的說道,明明這件事情是因他而起,但是他現在卻把責任推到了蘇迎夏和韓三千的身上。

「蔣嵐,你快想想其他辦法,我兒子受傷這麼重,再不去醫院怎麼行。」蔣風光厲聲道。

劉花要不是還想在蔣嵐手裡借錢,早就已經開始撒潑了,語氣還算是和善的說道:「蔣嵐,我們不能把希望放在韓三千身上啊,你怎麼說也是蘇家的媳婦,出了事蘇家也顏面無光,你還是找蘇家出面吧。」

蔣嵐瞪了一眼蘇國耀,冷聲道:「蘇國耀,你還不給你媽打電話?」

蘇國耀嘆了口氣,他也不相信韓三千能靠得住,不管怎麼樣,只能試試了。

「我試試吧。」

正當蘇國耀拿出手機的時候,包廂門被推開。

他們還以為是胖子回來了,一個個嚇得臉色慘白,蔣生更是直接躲在了劉花的身後。

不過進來的人不是胖子,而是韓三千。

蘇迎夏看到韓三千的那一刻,眼泛淚光,來了,他終於來了,他是不會讓人失望的。

「回家。」韓三千柔聲道。

蘇迎夏點著頭,走到韓三千身邊。

「回什麼家,那胖子的人還在外面守著,你能進來,以為自己能出去嗎?」蔣生不屑的看著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看都沒看蔣生一眼,對蔣嵐和蘇國耀說道:「爸,媽,我們走吧。」

蔣嵐和蘇國耀有些發懵,說走就走,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嗎?

正當他們還在考慮的時候,韓三千和蘇迎夏已經走出了包廂,好像沒人攔著,這才將信將疑的探出頭。

包廂外,胖子和一眾小弟埋頭跪在地上,把幾人給看傻眼了。

剛才氣焰囂張,還不把蘇家放在眼裡的胖子,怎麼這會兒就下跪了!

蘇迎夏也是一臉不解,他難道把這些人打了一頓嗎?

「三千,怎麼回事?」蘇迎夏問道。

韓三千茫然的看著蘇迎夏說道:「什麼怎麼回事?」

「他……他們,怎麼跪下了?」

「呃……這個,可能是不小心摔倒了吧,我們還是趕緊回家吧。」韓三千打著馬虎眼說道。

摔倒?

摔倒怎麼可能會鼻青臉腫,這明顯是被人打了啊。

蘇迎夏正想繼續追問的時候,胖子噤若寒蟬的說道:「這裡的地板太滑了,是我不小心摔倒的。」

「看吧,他自己都說是摔倒了,走了,回家。」韓三千催促道。

蘇迎夏知道這不可能,可是韓三千不願意說,她也就懶得追問了,說不準,又是花錢找林勇幫忙,怕她罵敗家男人,才不敢實話實說。

酒店門口,兩撥人分道揚鑣,劉花臨走前說道:「蔣嵐,我先帶蔣生去醫院看看,那錢的事情,我們明天再來找你。」

不給蔣嵐說話的機會,一家三口轉身就走了。

「兒子,你沒什麼事情吧?傷得重不重,要是不重的話,咱們就不去醫院了,浪費那錢幹啥啊。」走遠之後,劉花對蔣生問道。

蔣生雖然被打得很慘,但都是一些皮外傷,算不得重,去不去醫院都無所謂,倒是有件事情他很擔心。

「爸,你還是讓嵐姨明天準備錢吧,咱們拿了錢就趕緊走。」蔣生說道。

「你嵐姨不是說了嗎,取錢也要時間,不急這一天兩天的。」蔣風光說道。

「爸,你是不是腦子糊塗了,剛才那胖子,能是摔倒的嗎?肯定是韓三千叫了幾個流氓出手,這胖子今晚吃虧在人手不夠,你覺得他這樣的人,可能會放過韓三千,放過蘇家嗎?」蔣生解釋道。

劉花一聽這話也有些道理,萬一他們被尋仇,這到手的錢豈不是飛了,說道:「對,讓他們明天拿錢,免得出現什麼變故,要是他們被胖子尋仇,我們拿不到錢怎麼辦?」

「也是。」蔣生點著頭,一家三口絲毫不關心胖子尋仇會給蘇家帶來什麼後果,眼裡只有錢。

「行,等會兒找到住的地方,我就給她打電話。」蔣生說道。

韓三千和蘇迎夏同坐一輛車,剛才劉花臨走的時候說起錢的事情,讓韓三千覺得有些奇怪。

「舅媽剛才說錢,什麼錢?」韓三千疑惑問道。

說到這件事情蘇迎夏就來氣,她不知道蔣嵐為什麼要答應借錢給他們,二十萬,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而且錢借給他們,幾乎不可能有還的可能性。

「都怪我媽,舅舅提起要借錢,二十萬,我媽竟然答應了,整整二十萬啊,我看她去哪找二十萬。」蘇迎夏一臉無語的樣子。

蔣嵐有多好面子,韓三千很清楚,而且每年回娘家蔣嵐都會被人冷嘲熱諷,現在家裡買了兩輛車,蔣嵐可能錯覺的以為蘇迎夏在公司撈錢很容易,所以才會為了爭口氣,答應借二十萬給他們。

「既然都答應了,只能想辦法了,媽是個好面子的人,明天舅舅他們到了,拿不出錢怎麼辦。」韓三千說道。

「不管。」蘇迎夏氣憤的說道:「反正跟我沒關係,讓他們自己想辦法去。」

蘇迎夏想要獨善其身,但蔣嵐肯定不會給她這個機會,這二十萬蔣嵐掏不出來,只有在蘇迎夏身上想辦法。

回到家裡,蔣嵐就把蘇迎夏拉回了自己的房間,韓三千一桶泡麵還沒吃完,加了點熱水,端回自己房間去吃了。

「迎夏,這次你一定要幫媽媽,這錢要是拿不出來,我這張臉以後還往哪放。」蔣嵐對蘇迎夏說道。

「媽,你覺得我能拿出二十萬嗎?我全身家當也不到五萬塊。」蘇迎夏說道。

「買車你都能在公司拿錢,這二十萬算什麼,小心點不就行了。」蔣嵐說道。

蘇國耀欲言又止,為了面子,她竟然連蘇迎夏的安危都不顧了,這要是被老太太發現,能有好果子吃嗎?

「不行,你自己答應的事情,自己想辦法,我幫不了你。」蘇迎夏說道。

蔣嵐表情一變,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誰讓你非得答應,二十萬,可不是隨隨便便的兩塊錢,你為什麼要答應他們。」蘇國耀實在是忍不住了,開口說道。

蔣嵐憤怒的看著蘇國耀,說道:「要不是你這個窩囊廢,我在娘家能這麼丟臉嗎?我還不是為了你們老蘇家爭一口氣。」

「爭一口氣,二十萬,值得嗎?」蘇國耀難得的反駁道。

「值得嗎?蘇國耀,你有臉問我值得嗎?嫁給你這麼多年,哪一次回娘家不是被人戳脊梁骨,二十萬爭一口氣,我心甘情願。」蔣嵐說道。

蘇迎夏知道蔣嵐在娘家受了不少委屈,不只是在蘇家地位低,就連回了娘家也受人白眼,而且再讓她這麼胡鬧下去,蘇迎夏怕影響了父母的感情,只能說道:「媽,你別哭了,先起來,我幫你想想辦法。」

蔣嵐聽到這句話,瞬間收起了哭聲,說道:「還是女兒對我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豪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豪婿 豪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都是摔倒的

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