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真的是窩囊廢嗎?

第二十七章 真的是窩囊廢嗎?

以前林勇的確不敢動程剛,沒有韓三千的命令,再加上程剛的確有些背景,牽一而動全身,在沒有韓三千保障的情況下,林勇即便是能夠殺了程剛,他也難逃罪名。

但是現在不一樣,韓三千要動蕩雲城,林勇把所有的顧及都拋在了腦後,他相信韓三千的能耐,雖然被雲城萬人唾棄入贅廢物,但是林勇卻清楚,這位贅婿來頭可不小。

林勇不再說話,因為這裡沒他說話的資格。

程剛見林勇不說話,以為他怕了,得意的說道:「林勇,既然知道老子有背景,還不帶上你這些人滾蛋,非要我把你轟出去嗎?」

韓三千在這時候突然站起身,朝著程剛走去。

見識過韓三千的身手,程剛不自覺的退了兩步,警惕的問道:「你想幹什麼?」

幾個手下擋在程剛面前,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韓三千腳步不停,程剛手下率先出手,可是沒有一個人能當下韓三千的步伐,哪怕一秒。

看著勢不可擋的韓三千,程剛心裡痛罵是他媽哪個混蛋說的韓三千是廢物,他這身手要是廢物,全雲城豈不是都是廢物!

幾個手下被干翻在地,哀嚎不斷,程剛臉色發白的對韓三千說道:「韓三千,蘇家的勢力和我的後台相比,就是個三歲小孩,我勸你……」

話還沒說完,韓三千一拳轟在程剛面門。

鼻血噴涌,程剛雙手捂著臉,痛得發出了豬叫。

這一幕要是被蘇家人看見,可能會個個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畢竟在他們的認知里,韓三千是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窩囊廢,怎麼可能會這麼厲害呢?

這時候程剛甚至懷疑自己眼前這個韓三千,和外界所說的那個韓三千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

整整三年了,蘇家贅婿韓三千買菜做飯洗衣服,被人當面罵窩囊廢也不敢反駁,怎麼可能會這麼強悍呢。

「這件事情,是不是有人幕後指使你乾的!」韓三千問道。

程剛搖著頭,支支吾吾的說道:「韓三千,你有本事殺了我,不然的話,明天就是你橫屍街頭!」

「給我打,打到說為止。」韓三千坐回自己的位置,對林勇說道。

林勇揚起手,便有幾人走到程剛身邊,拳打腳踢。

程剛的手下早就已經嚇傻了,看了看挨打的程剛,再看一臉淡然的韓三千,他真的是窩囊廢嗎?都是誰謠傳出來的消息啊,窩囊廢哪有這麼厲害的手段。

「林勇,你給老子記著,我的後台不是你能惹的。」

「林勇,難道你就一點不怕我報復嗎,你讓他們住手,我可以不追究。」

「我……我說,我說了,別再打了。」

程剛強硬的態度還是招架不住拳拳到肉的痛苦,不到兩分鐘就妥協了。

林勇冷冷一笑,說道:「早說就不用吃苦了,何必呢。」

程剛眼神陰毒的看著林勇,說道:「林勇,你就真不怕我秋後算賬?」

林勇無所謂的擺了擺手,說道:「你要是有機會,大可以來找我,就怕你沒機會了。」

「說吧,究竟是誰在幕後策劃這件事情,一個字不留的交代,有半點隱瞞,讓你的後台幫你收屍。」韓三千冷聲道。

程剛不懼林勇,但他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害怕韓三千,就好像韓三千比林勇更加可怕一般。

哆嗦了一下,程剛這才說道:「針對蘇家,是蘇海超的主意,也是他來找的我。」

蘇海超。

果然是他!

韓三千之前就猜測這件事情和蘇海超有關,否者他怎麼會好心幫助蘇迎夏呢?

「還有呢。」韓三千繼續問道。

程剛不自覺的低下頭,因為他不敢直視韓三千,針對蘇迎夏的計劃,要是被韓三千知道,會是什麼下場,他不敢想!

「不說就接著打。」

「我說,我說。」程剛語氣慌張的說道:「蘇海超還想讓我和蘇迎夏發生關係,然後在雲城曝光這件事情,他要利用這件事情把蘇迎夏趕出蘇家。」

韓三千猛然間握緊了拳頭!

僅僅是針對城西項目的事情,韓三千可以放過蘇海超,但是他把念頭動用在蘇迎夏身上,這就是死罪。

逆鱗不可觸!

韓三千不允許任何傷害蘇迎夏的事情發生。

「關起來。」留下這三個字,韓三千離開了餐廳。

程剛叫囂著得罪他的下場如何如何,但是吃了幾個拳頭之後就安靜了下來。

回到停車場,蘇迎夏坐在車裡忐忑不安,看到韓三千之後,才迫不及待的走下車。

「三千,你怎麼樣,沒事吧?」蘇迎夏緊張的看著韓三千,上下打量,確認韓三千沒有地方受傷才鬆了一口氣。

「沒事。」韓三千笑著說道:「沒想到你還是挺關心我的。」

蘇迎夏聽到這句話瞬間紅了臉,趕緊退了兩步,說道:「我……我只是怕浪費醫藥費而已。」

韓三千點著頭,沒有深究這件事情,說道:「走吧,回家了。」

「回家?」蘇迎夏疑惑道:「可是麻煩都還沒有解決,現在回家,明天怎麼跟奶奶交代。」

「已經解決了,走吧。」韓三千說道。

解決了!

蘇迎夏眼神怪異的看著韓三千,程剛可不是什麼好人,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解決了呢,而且剛才突然出現的那麼多人,又是誰。

上了車之後,蘇迎夏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想問問到底怎麼回事。

韓三千看出了她的疑惑,說道:「過程怎麼樣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你明天給奶奶說已經解決了就行了,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

蘇海超這個人,韓三千不會放過,但他會找一個適當的時機,揭穿蘇海超所做的一切。

蘇迎夏點了點頭。

當晚,蘇海超在家裡拿著手機,在房間里走來走去,顯得有些忐忑和激動。

手機頁面是程剛的號碼,只要撥出去,就可以知道現在的情況,可他內心裡又有些擔心,萬一這事沒成怎麼辦?

猶豫到十點鐘,蘇海超終於忍不了了,摁下了撥號鍵。

電話一直沒人接聽,難道是程剛正忙著?

蘇海超臉上浮現出了不可抑制的笑容,這時候,蘇亦涵給他打來了電話。

「海超,情況怎麼樣了?」蘇亦涵迫不及待的問道。

「剛才我給程剛打了電話,沒人接,應該正忙著呢。」蘇海超說道。

電話那頭的蘇亦涵大笑不止,想到此刻蘇迎夏正在被程剛蹂躪,大快人心。

「這一次她完了,真是個騷貨,有男人居然還去外面偷人,明天一定要讓奶奶知道。」蘇亦涵笑著說道,即便知道這件事情的事實,還是給蘇迎夏按上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明天早上有家族會議,到時候我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奶奶,她就等著被掃地出門吧。」蘇海超掛了電話,心情舒爽的躺在床上。

這一天終於來了,從此以後,再也不用在蘇家看到蘇迎夏,而且城西項目的負責人,也會落在他手裡。

「蘇迎夏啊蘇迎夏,我還是得謝謝你,沒有你的幫忙,弱水房產的合作可不好拿啊。可是誰讓你得罪我蘇海超呢,這就是下場。」

第二天一早,蘇海超很早就到了公司,坐在會議室里等著其他親戚到來,他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把蘇迎夏的醜事告訴其他人,讓老太太把蘇迎夏趕出蘇家。

蘇家親戚陸續到場,就連老太太都來了,但是蘇迎夏卻遲遲沒有出現。

「迎夏呢,怎麼還沒來。」老太太問道。

蘇亦涵擺弄著剛做的指甲,說道:「說不定在哪個野男人床上,還沒起來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豪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豪婿 豪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真的是窩囊廢嗎?

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