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奇怪的一夜

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奇怪的一夜

一幫人不明所以。

三永當機立斷:「都不要問了,既然他要,我們就給,二師弟,你讓虛無宗的人集體集合,然後馬上根據眾人的見識,給繪出一本詳細的地圖來,我去取虛無志。對了,迎夏,三千他什麼時候要?」

「我不知道,他出去了,臨走前他就讓你準備。」蘇迎夏搖頭道。

三永眉頭一皺,這麼晚了,韓三千這是去哪了呢?不過,這並不是他要考慮的,看了眼幾位師弟,道:「都愣著幹什麼?趕緊去準備吧。」

「一定要儘快完成,萬一呆會他就會來等著要用。」

「是!」

二長老等人領命以後,趕緊退去各殿,然後親自到各峰將弟子叫醒,並於主殿的修養堂集合。

二長老等人先描繪了周圍一切的大致地圖輪廓,然後由各弟子根據自己的了解,往上添加詳情,一幫人忙的熱火朝天。

而此時的韓三千,身影飛速在虛無宗的周圍環繞。

午夜過半,已是凌晨。

經過幾個時辰的努力,一張巨大的足有幾個大桌之長的地圖被眾弟子給聯合描繪了出來。

上面山水盡詳,每一處都被生動形象的標記了出來,這些都是根據各人的見識而總結出來的。

韓三千是直到凌晨三點鐘的樣子才風塵僕僕的趕回來的。

當看到巨大的地圖時,韓三千笑了。

「你們做事倒還領利索的啊。」韓三千一邊笑著,一邊來到了地圖旁。

眾人勉強的笑了笑,韓三千那可是他們的救世主,他的話能不用心去做嗎?所有人可都指望他來平安度過明天的劫難。

「三千,你看看,有什麼疑問的話,你可以隨時問我們。」二長老唯唯諾諾的道。

韓三千點點頭,接著便仔細的研究起了地圖。

三永也將虛無志給拿了過來,放在了韓三千的身邊。

本來想說什麼,但看到韓三千聚精會神的看地圖,他輕輕的招招手,示意眾弟子趕緊都下去,不要打擾韓三千。

片刻后,一幫弟子和幾位長老,包括三永全部都離開了屋子,只留下韓三千一個人默默的研究著地圖。

研究完地圖,韓三千又研究起了虛無志,整整一夜,修養堂內都是燈火通明,據守在外圍的弟子說,整夜裡,韓三千都在地圖上指指畫畫,時兒又配合虛無志上做些標記。

天色微明的時候,修養堂那個忙碌的身形才將燈熄掉,急匆匆的從屋裡走了出來,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話,便朝著虛無宗外飛走了。

初陽升起。

虛無宗的外面,鼓聲和喊殺聲震天,葯神閣新一輪的攻擊,已經展開了。

這可急壞了虛無宗的所有人。

因為此時的韓三千已經出去有一兩個時辰了,但依然沒有歸來。

「掌門,韓三千不會是跑了吧?問咱們要地圖,實際上是想看看這附近哪裡可以悄悄的逃出去。」

「是啊,雖然他很本事,不過,面對葯神閣這種死局,如果是正常人都會跑路。」

此時,幾個虛無宗弟子不滿的懷疑道。

此話一出,頓時引來其他弟子的不滿,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韓三千簡直太可恨了,讓他們一夜幾乎未眠,結果搞的是給他逃跑的東西,這是人乾的事嗎?

「不許胡說八道,韓三千為了咱們虛無宗,昨天可是拼了整整一天,你們現在這樣說他,你們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

「說的對,別人拿出性命保護咱們,咱們還去懷疑他的話,那咱們和畜生有什麼區別?」

也有其他的弟子相信韓三千並未逃跑,頓時反擊道。

「哼,就是因為昨天他差點被人弄死,所以他才怕了,才會翻地圖連夜找路跑。否則的話,他看地圖幹什麼?」

「是啊,還要精細到每一個樹,每一寸草,行軍打仗的話,用這麼細嗎?」

「別忘記了,韓三千以前可是和我們有仇的。」

立場不同的弟子們你一言我一語,彼此爭的不可開交。

「好了,都給我閉嘴。」三永煩不勝煩:「都在那吵什麼?」

三永一吼,所有人頓時閉上了嘴巴。

「掌門師兄,要不,集結所有弟子,咱們先自行應付吧。」二長老此時微聲道。

「怎麼?連你也相信韓三千是跑路了?」三永皺眉道。

「那些弟子的話,又並非沒有道理。地圖之事,這一點確實沒法解釋啊。況且,葯神閣已經吹響進攻號角了,我們不能白等韓三千吧。」二長老道。

三永心中擔憂,接著,將目光移到了林夢夕的身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豪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豪婿 豪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奇怪的一夜

9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