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提線木偶

第十一章 提線木偶

蔣嵐最大的願望就是找機會一腳把韓三千踹出蘇家,現在看到蘇迎夏幫韓三千說話,而且還接受了和韓三千結婚這件事情,氣不打一處來。

「蘇迎夏,我警告你,你別對她動真感情,你要是跟了這種窩囊廢,以後不會有好日子過,我就是你的前車之鑒。」蔣嵐氣憤的說道。

蘇迎夏在與韓三千相處這三年當中,感情潛移默化,哪怕是沒有弱水房產這件事情,她也不會和韓三千離婚,更何況,能夠促成這次合作,完全是韓三千在幫忙。

蔣嵐對韓三千的態度之所以會這麼惡劣,完全是因為她認為韓三千沒有出息,只要把弱水房產的事情告訴她,相信她肯定能夠對韓三千改觀。

可是……

蘇迎夏嘆了口氣,你為什麼不讓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他們呢?

「媽不是跟你發脾氣,媽只是不想你步上我的後塵。」蔣嵐察覺到自己的態度有點過激,稍微放軟了一些語氣。

「媽,給他一年時間,他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蘇迎夏知道,韓三千在為她改變,雖然具體是哪方面的改變她並不清楚,可她相信,韓三千終有一日能讓看不起他的那些人刮目相看。

「哼。」蔣嵐一聲冷哼,說道:「跟你爸一樣是個窩囊廢,就算給他十年又怎麼樣,你看看你爸,現在有出息嗎?」

「媽,這麼多年,爸雖然沒有大出息,可他對你難道不好嗎?他也從來沒有去找過小三吧,你看看大伯那些人,誰在外面沒有女人,幸福不是用金錢來衡量的。」蘇迎夏說道。

蔣嵐雖然生氣,可她也知道蘇迎夏說的是實話,蘇國耀的確窮,沒有出息,但他從來不在外面沾花惹草,跟很多男人比起來,算是很好了。

「行,我就給他一年時間,看他能有多大的出息,但是我警告你,你不能讓他碰你。」蔣嵐說道。

蘇迎夏點著頭,雖然她正視了自己對韓三千的感情,可要說到那件事情,她心裡還沒有做好準備。

當蔣嵐從蘇迎夏房間走到客廳的時候,只看到了蘇國耀和韓三千兩人。

「蘇海超父子兩呢?不是要求我們嗎,怎麼走了。」蔣嵐問道。

蘇國耀看了一眼韓三千,眼神裡帶著一絲忌憚。

剛才在門口,韓三千態度強勢的讓蘇海超滾蛋,蘇國耀從來沒有看過韓三千挺直腰板的兇相,導致他根本就沒有勇氣攔著韓三千。

這個入贅女婿,可是窩囊了整整三年啊,今天怎麼突然就變了呢,而且連蘇海超都敢打!

「我讓他們走的,這件事情既然是奶奶改變了負責人,就應該她親自來解決。」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這句話就像是一道驚雷,把蘇國耀和蔣嵐兩人炸得魂不附體。

讓老太太親自出面,這簡直是癩蛤蟆打哈欠啊。

「韓三千,你是不是瘋了。」蘇國耀噌的一下站起身。

蔣嵐也是一臉驚嚇的樣子,說道:「韓三千,這個家有你說話的份嗎?你知不知道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

老太太那可是慈禧太后一樣的人,蔣嵐雖然是個潑婦,但是在老太太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喘。

「她會來的。」韓三千淡定得不像話,走向廚房。

蔣嵐突然間有種感覺,自己似乎看不透這個窩囊廢了,他今天是吃錯藥,還是突然發神經?

「國耀,這……這是怎麼回事,吃錯藥了?」蔣嵐低聲說道。

蘇國耀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不過他今天,不太一樣。」

蔣嵐心裡疑惑,想到之前蘇迎夏說的話,難不成他還真有什麼真本事?

「你說,媽會來嗎?」蔣嵐問道。

蘇國耀無奈一笑,說道:「媽怎麼可能來這種地方,她老人家除了在自己家別墅待著,什麼時候去過其他地方,誰想邀請她去家裡,除非是住在雲頂山別墅區。」

蔣嵐點了點頭,老太太一直想讓蘇家在雲頂山別墅區有一席之地,這麼多年了,任何親戚,膝下的幾個兒女,她可都沒有去過。

第二天。

蘇迎夏有晨跑習慣,每天都是6點鐘準時起床。

換好衣服之後,蘇迎夏走到韓三千的地鋪前,說道:「還裝睡?」

韓三千尷尬的坐起身,沒想到每天去看蘇迎夏下班的事情她知道,就連跟著晨跑她也知道。

兩人一起出門,蘇迎夏三年以來,每天晨跑的路線都是一樣的,必定會路過雲頂山別墅區。

到了雲頂山別墅區那條路之後,韓三千對蘇迎夏問道:「你每天都會在這裡看看,為什麼?」

「要是能在這條山路上晨跑,空氣肯定更好吧。」蘇迎夏一臉嚮往的說道,山下那道門,除了別墅區的住戶之外,沒人能夠隨便進去,蘇迎夏知道這是自己觸不可及的地方,所以每天看看也就心滿意足了。

「我奶奶一直想住進這裡,因為只有住進這裡,才算是真正的踏進上流社會,這一次和弱水房產的合作,很有可能給蘇家帶來這樣的機會,所以她才會態度這麼強硬,讓蘇海超來找我。」

韓三千看了看山腰那棟別墅,說道:「聽說山腰別墅要拍賣了,前主人很多年前去了國外,應該是不打算回國了。」

「你想什麼呢。」蘇迎夏無奈的看著韓三千,說道:「整個雲頂山別墅區,山腰那棟別墅是最貴的,也最能體現身份地位,這一次拍賣,肯定會有很多有錢人出手,我聽說成交價預估在六千萬,知道這是多少錢嗎?」

六千萬,的確不少,可是……也真不算多。

「走吧。」韓三千笑著道。

回家之前,兩人一起在外面吃了早餐,三年來的第一次,回家后不久,韓三千找借口出了家門。

弱水房產。

頂樓老闆辦公室。

韓三千負手而立,站在落地窗前。

鍾良態度恭敬的站在韓三千身後。

「雲頂山別墅區的拍賣,你找個人,幫我拍下來。」韓三千說道。

鍾良面有難色,說道:「小少爺,韓家的錢,只能讓你用來發展公司,這……」

韓三千冷冷一笑,扔了一張銀行卡在辦公桌上,說道:「從十二歲開始,我就知道韓家是他的,所以我利用韓家的關係人脈幫自己斂財,十六歲我就有了自己的公司,你在韓家,負責和豐千公司的合作?」

聽到這句話,鍾良突然間呼吸急促了起來。

「豐千公司的董事長秦林,跟我深交多年。」鍾良說道。

「董事長?」韓三千嘴角揚起一抹邪異的笑容:「提線木偶罷了。」

鍾良心裡一震,不可思議的看著韓三千的背影。

秦林,竟然是韓家小少爺的提線木偶,這麼多年,是韓三千控制著秦林,他才是豐千公司的真正老闆嗎?

「知道為什麼叫豐千嗎?」韓三千問道。

鍾良嚇得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一豎,是懸在韓家頭上的一柄劍。」

鍾良額頭冷汗直流,他不敢相信韓三千十二歲的時候,就在為自己鋪路,那不該是個年少無憂的年紀嗎?這份心機城府,絕不是韓家大少爺能夠相比的。

誰能夠想到,韓家大少爺花天酒地的時候,眼前這個年輕人,已經懸了一柄劍在韓家人的頭上。

背脊涼風陣陣,鍾良說道:「小少爺,你放心,這件事情我絕不會告訴任何人。」

「這棟別墅,不惜一切代價幫我拍下來,她想在山路晨跑。」

你想要的,就算是這個世界,我韓三千也會想盡辦法給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豪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豪婿 豪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提線木偶

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