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唐元思破碎星空

第一千零五章 唐元思破碎星空

場下議論紛紛,場上打鬥的兩人卻完全沒有理會。

事實上兩人也都不敢輕易的分心,他們的所有注意力,都用在了比試上,哪敢有絲毫的大意!

兩種劍法之所以精妙,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每一招都蘊含著無數種的變化,看似輕描淡寫,實則都是暗藏玄機,兇險重重。

唐元思一直尋找機會施展天絕碎星劍法的絕招,可是,他卻又總是被逢不識帶動節奏,不敢輕易分心,所以未能如願。

太極劍法本來是擅長放手,然後在防守中進行反擊,但是逢不識現在的境界已經劍招大成,攻守之間的轉化自然流暢,總是令人防不勝防,而且戰鬥中幾乎沒有一招是重複的。

唐元思幾次想要改變戰鬥的節奏,都沒能成功,而他的天絕碎星劍法招式有限,打著打著,一會兒就開始出現重複的招式了,只不過在不同的形勢下,施展出來的效果也各不相同,倒也還能從容應付。

只不過,被動局面終究是被動的,逢不識佔據先機之後,就一直掌控著戰鬥的節奏,不給唐元思改變的機會。

戰鬥時間越久,逢不識打得就越是得心應手,因為他可以無限不重複的施展招式,無招勝有招,而每一式都是那麼的渾然天成,令人有種無懈可擊的無奈感和無力感。

而且,隨著戰鬥的時間越長,唐元思重複施展招式的次數就越多,也就變得越加的被動。

唐元思知道,在這樣繼續下去,他早晚要被逢不識活活拖死,他不能再一直順著逢不識的節奏打下去了,為了擺脫這個被動局面,他猛的強行變招,施展出一招風捲殘雲,逼退逢不識,然後自己急速的飛身後退,先拉開了十丈的距離。

距離一拉開,唐元思毫不猶豫的緊接著又施展出一招雪中漫步。

他凌空而行,虛步慢走,彷彿踏雪尋梅,顯得悠然自得,手中的長劍釋放出冰冷的氣息,一步一蓄勢,氣勢節節攀升。

像是雪中漫步,可是看似很慢,實則很快,修為提升之後,他蓄勢的時間已經變得很短,雖然還不至於瞬間即可施展,但是幾個呼吸之間,他就踏出了五六步,只要走完九步,便能將此招發揮到極致,同境界的修為,將無人能擋。

逢不識一看就明白了她對意圖,自然不給他繼續蓄勢的時間,當即施展出最快的身法,瞬息即至,同時運功抵擋著那份寒冷的劍意,手中長劍由左及右,剎那間便畫出了一個圓。

一個圓首尾相連的時候,唐元思的身前就彷彿有了一道無形的牆,在他走到第七步邁出第八步的時候,就被迫提前將雪中漫步的劍招施展出來了。

一劍刺出,令人有種勢不可擋冰冷寒意,還有濃濃的殺意,似乎那一劍,要將面前所有的障礙都要刺穿一般。

逢不識不敢大意,危機感令他心生警惕,隨即也將靈力提升到最大程度,身體快速後退,手中的長劍彷彿風火輪一般,快速的畫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圓圈,由於動作太快,在人們的視線中,那長劍的殘影彷彿已經畫出了一個三十六個圓圈連在一起一般,中間就

形成了一個漩渦。

唐元思的一劍刺入那個漩渦,強大的劍意立刻攻破了一個又一個有影無形的圓環,讓那圓環一道接著一道的被擊碎。

一路勢如破竹,看著既炫目,有令人不由的為逢不識擔憂起來。

強大的危機感令逢不識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手中的長劍舞動得更快,身影快速後退中,面前幾息之間又畫出了三十六道圓環,繼續抵擋著唐元思前進的速度。

當唐元思一氣擊碎了三十六道圓環時,他的速度終於慢了下來,但是手中的長劍依然一路向前,直指逢不識所在的位置,繼續將面前的圓環一個接一個擊碎,一直到第六十四換得時候,才終於停了下來。

一招之間,兩人的消耗都極大,這一次正面廝殺,讓兩人都不由現出了疲憊之態。

太極本是生生不息的招式,但是在面對這樣的殺招時,也終究超出了平時的境界,逢不識的節奏被打破了。

也幸虧逢不識沒有讓唐元思蓄勢成功就擋住了他,不然若是等他蓄勢完畢之後再施展出來的雪中漫步威力就會更強,那麼,他就擋不住這一招的進攻了。

眼看逢不識的節奏終於被自己打破,唐元思暗自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為自己現在的狀態感到擔憂起來。

由於靈力消耗過大的緣故他已經無法施展出更強大的劍招。

而要戰勝逢不識,以普通劍招出手作用不大,他施展起太極劍法的時候,總是能以極小的靈力就能化解所有的攻擊。

若是那樣,此戰他就將毫無勝算,而他的這一戰,無比重要,關係到魔界的命運。

贏了,曲雲揚還有全力一搏的機會,輸了,就完全沒有機會了。

三戰兩勝,他們已經輸過一場,再輸一場就等於失敗了,第三場就不用再比了。

這些念頭如閃電般在他大腦中一閃而過,眼中露出一絲的猶豫,但是立刻又變得堅定起來。

他突然伸手從袖中拿出一支鋼針,快如閃電的在自己氣海穴、關元穴和中極穴各刺了一下,然後又快速的將鋼針藏入了袖中。

無論是場上的逢不識,還是場下觀看的人,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直到他已經刺完之後,大家才反應過來,這樣的舉動,常常都是在關鍵時候要激發身體潛能,才會有的動作。

逢不識自然也明白了他的意圖,隨即手持長劍,快速的欺身而上,想要在他激發出來之前擊敗他,不給他反應的時間。

可是,在逢不識開始動的時候,唐元思也立即動了,他不是迎上去,而是飛身而起,快速的向後急退,給自己一點點激發潛能的時間。

在此之前,他從未嘗試過這樣做,自己對這樣的舉動能產生什麼樣的後果並不知曉。

但是,身為修士,也都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得到越多,付出也就越多,這種強行激發身體潛能的方式,必然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隨著唐元思身體后躍的時候,他的氣機在快速的變強,靈力在快速的增長,修為也在

快速的提升,三個呼吸之後,他已經達到了戰前的水平,沒有任何猶豫,唐元思再次施展風捲殘雲,一劍將逢不識逼退。

又過三個呼吸之後,他的修為竟然突破了大乘期,達到了渡劫期,而且還在繼續提升著。

此刻,他的氣勢完全壓制住了逢不識,逢不識的進攻他竟然能夠在舉手投足間便輕鬆化解。

他的修為一直提升到渡劫期中期,才停下來,時間有限他感覺到此刻的自己,強大到了平時從未達到過的一種高度,於是他毫不猶豫的施展出了一招從未施展過的劍招——破碎星空。

一劍刺出,身邊二十丈之內似乎都成為了一個獨立的空間,變成了他的領域,在這個空間內,他就是主宰者,他的劍似乎無處不在,哪怕是一隻蚊子在裡面,她他都能能瞬間精準的將其擊殺。

逢不識心中不由生出了一種無力感和危機感,太極劍與天地之間的那種無形的聯繫似乎已經被切斷,無法藉助天地之力施展那生生不息的太極劍法,相反,自己已經完全被對方的劍意鎖定。

唐元思毫不猶豫的一劍刺向了逢不識,而且帶著濃濃的殺意。

這招天絕碎星劍法的終極殺招第一次出現在了人們的視野中,令人驚嘆,因此此刻的劍招已經超出了正常的劍術範疇,達到了劍道的意境,自成一個空間,形成了一個劍域,在這個劍域中,那柄劍就是無所不破的,哪怕其中有日月星辰,也會被擊碎,更何況是一個普通的人。

逢不識強行施展出最強的太極劍法來防禦,雖然不能藉助天地之力,但他也強行將靈力提升到最強狀態,以自身的靈力在後退中畫出了九九八十一道圓圈,一環接著一環,想要以此來抵禦這一招破碎星空。

可是,終究已經不在一個境界,這一次,唐元思的長劍穿過那一層層圓環的時候,幾乎沒有任何停滯,真正的做到了勢如破竹,快速的向逢不識的身體刺去。

八十一道圓環,一環接一環的都在瞬間被擊碎,逢不識危在旦夕。

為了畫出這八十一道環,他幾乎已經耗盡了自己的靈力,眼看長劍刺來,他只能下意識的舉劍相迎,再次施展熟悉的太極劍法來試圖化解。

四兩撥千斤,確實是以巧破力的劍法,可是,當刺來的劍招超過了千斤,達到萬斤的時候,還能化解嗎?

差距太大,已經無能為力,而唐元思劍招中的殺意卻完全沒有一絲消散。

「住手!」

危急時刻,宋景元一聲大喝,然後飛身而起,強行闖進了劍域之中,伸手一拉,便將逢不識帶出了這個獨立的空間,回到了穆千媚的身旁。

這個時候,也只有宋景元這種遠遠超出這個境界的人,才能出手相救了。

還有些驚魂未定的逢不識,當即恭敬的說道:

「多謝前輩相救!」

宋景元的眼睛卻依然看著場上的唐元思,帶著幾分厭惡的語氣說道:

「那小子真是瘋了,怎麼能這樣強行提升修為呢?」

fpzw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媚尊天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媚尊天下 媚尊天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五章 唐元思破碎星空

9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