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鬼子嬰

第39章 鬼子嬰

在場所有人被這巨嬰的哭叫聲弄得盡皆愕然,最為之震撼的當然是玉小魚……他一時間竟一動不動地,絞盡腦汁思索著自己的曾經……這時,那巨嬰掙脫鬼婦羅的擁抱,拍碎擋在他身前的成堆鬼娃,跑到小魚跟前。

玉小魚已經呆傻的不知該怎麼辦了,一旁的黑白無常也是看傻了眼,但還不忘了留神剛才那三個異裝的惡鬼,以防他們偷襲。

巨嬰張開雙臂就要擁抱小魚,只聽得啪地一聲,玉小魚背後琴匣中飛出倀鬼虎童,揮起廣闕劍,砰地把那巨嬰拍飛了出去,鬼婦羅趕緊揚鞭捲住巨嬰,把他拉回身邊。

「玉大哥……那個……真是你兒子?」

虎童拖著廣闕劍,愣愣地盯著那個巨嬰,這麼一說,玉小魚立即緩過神來。

「不可能!小生只摸過那個雪鬼的胸,哪能那麼快就有了這麼大的娃子!絕對不是小生的!」

黑無常范無赦聽得他此言,看了謝必安一眼,二鬼也不管敵人還在身邊,相視大笑了起來。

遠處的鬼婦羅卻很是惱火地纏緊巨嬰,沖著他們吼道:

「你們放屁!!!這是老身的寶貝兒子!!!你們誰敢來搶老身就讓誰碎屍萬段!!!」

「不搶不搶!老鬼婆子你快把他抱走吧!」

玉小魚連忙說道。

鬼婦羅不再理睬他們,滿面慈祥地哄著那個巨嬰,任由巨嬰狂亂扇著她的耳光,啃咬她的手臂,雙袖一擺,化成一道濃煙黑霧,飛出牆外,三個異裝之鬼橫眼瞄了瞄黑白無常和玉小魚,也化成黑煙飛去,只留下一地的鬼娃繼續作惡。

謝必安不耐煩地看著這些鬼娃,喉嚨處咕嘟一聲,嘴一張,吐出一條血紅長舌,舌尖系著一把寒光四射的古劍,滿院穿梭飛舞,頃刻間,所有鬼娃盡數誅滅。

「白大爺你咋不早點用這招?」

「你怎不早點放出身後匣中的惡鬼?」

范無赦吩咐鬼差打掃戰場,安排緝鬼院的人收了樊嚴靜的屍首,將岳老闆交給官府處置。

「玉大哥,為啥這裡這多死孩子?」

「我不想抽煙了解這個……看官府審了那個姓岳的之後再說吧。」

「玉小伙兒,咱們找個地方聊聊。」

謝必安對玉小魚說道,小魚也有些不解的地方想問他,便讓虎童叫著毛阿叔和其他人一起回了鄧州府的緝鬼院。

大家入了緝鬼院的正廳,讓所有院吏退下,只留了毛阿叔、張圓圓和田寶琪。謝必安輕咳了聲說道:

「玉小伙兒,把你琴匣里的鬼都請出來唄~」

「額……為啥?白大爺你是要抓他們怎的?」

「是啊哥哥,剛才我就發現你怎麼對這小子的琴匣很感興趣。」

「你這煙鬼只顧著他懷中的煙葉味道,難道就沒留意到琴匣中有咱們的故人嗎?」

「嗯?誰啊?」

「他們出來你就知道了。」

「誰啊?快出來讓我瞧瞧~」

雲皮琴匣晃了幾晃,傳出兩個聲音道:

「不出~」

「對!打死也不出去!不認識你們!趕緊走!」

「呀呵~好熟悉的聲音啊,正找你倆呢,感情一直在這兒躲著~」

范無赦很是驚訝的往那琴匣上一拍,騰騰蹦出四個鬼來,其中那殷家兄弟掩著臉面不停地擺手說道:

「快點走~我倆跟你們沒話說~」

「玉少!趕走那倆黑白貨!陽間的地界怎能讓他們待著!」

玉小魚好是納悶,左右看著這四位,沒吭聲,范無赦一把拽過殷不驕殷不躁喝道:

「身為陰差,卻突然沒了行跡,陰司吏冊里也沒了你們的記錄,咋個回事?」

「還好意思說!還不是殷不驕那混蛋把吃飯的傢伙事兒都輸給你們了!我們哪還有臉在地府混!」

「額……就這事兒啊~來,傘還你們,不過被那幾個妖道弄壞了,要不哥哥,你把那幡給了他們好不?」

「不要!地府的官配我們才不這麼計較!把雙九裂魂爪給我們就行!」

「額……給不了……」

謝必安有些為難的說道。

「為何~你還要收藏那些爪子不成~」

「不是……前些日,我把它們輸給牛阿傍了……」

「啥!那完了!沒法要了!」

范無赦嘿嘿笑道:

「兩位兄弟別上火,跟我們回了陰司報個道,咱們一起再去找他們賭個十天半拉月的,沒準就贏回來呢,我們身上還有些寶貝,一起陪你們~」

殷氏兄弟一起搖了搖頭。

「你倆別勸了~我們兄弟二人已經決意不回地府~」

「為啥?就因為那些個鬼爪子?」

「非也~我們哥倆和這個玉少一起~很是自在~」

「是啊!逍遙快活!」

「而且我兄弟二人這段時間遇見很多從未見過之鬼~想把這冊《陰間全鬼錄》再完善些~」

「是啊!你倆也別勸了!趕緊回吧!」

謝必安看了看范無赦,點頭道:

「行吧,我倆先把位置給你們留著,啥時候回來再說。」

「多謝白大哥~小弟要提醒你回去通知陰司小心些~我兄弟二人曾追查過那個鬼婦羅~她如今已入了萬鬼道~此次尋得鬼子~必是要做什麼大動靜~」

「什麼?連她也進了萬鬼道!怪不得……還有那三個異裝的傢伙,絕不是中原鬼士,看來萬鬼道還收了些厲害的異域惡鬼……」

這時玉小魚忍不住插話道:

「打擾你們下哈,那個大胖娃娃是咋回事兒,小生真就碰過一個雪鬼,沒惹什麼風流債,他怎叫小生做爹……」

「哈哈哈哈哈哈,玉小伙兒別怕,我們知你還是個童子身,以後莫再說什麼碰了人家的胸就能生孩子這般幼童的話啦~」

「額……不能么……」

「玉大哥,你們沒結婚,怎能生出孩子,這個連我都懂~」

虎童在一旁嘟呶道,逗得大家又是一陣歡笑。

「玉少~那個巨娃娃喚作鬼子嬰~乃是千百嬰孩冤魂所化~鬼婦羅定是探得此地詭異~所以來此施法生事~」

「可那娃娃為啥要叫我爹?!」

「哈哈!那鬼子嬰出生後向來只認最強者為親!玉少實非尋常公子!連鬼娃都能舍了強悍的鬼婆認你為父!」

殷不躁笑著說道,范無赦拍著玉小魚的肩膀哈哈笑道:

「連煙王都老爺子都寵著的小夥子,差不到哪去~」

謝必安也微笑道:

「我見玉小伙兒雖然武技不錯,可貌似真氣不是那麼充足,若以後有人能為你開竅提點,必然大有作為,好了,我兄弟二人還有要事去辦,就此別過吧。」

說罷,黑白無常沒再多說,沖著各位拱了拱手,化作青煙離開了。

「你倆還是地府的鬼差啊?」

蓬頭鬼朱三彩這時問道。

「是啊~我二人在這兩位鬼爺下面做個實施官~以後你們幾個莫要單獨見他們~」

「為啥啊?」

「因為他倆可是很厲害的主!他們這次是因為有凡人在場!所以沒有使出全部鬼氣!不然就那些鬼娃子!剛一露面就都會被他們的鬼氣炸散!」

殷不躁煞有其事的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曌皇鬼聞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曌皇鬼聞錄 曌皇鬼聞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鬼子嬰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