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手足與摯愛

第991章 手足與摯愛

江顏望著林羽的雙眼赤紅無比,淚水更盛,用力的沖林羽嗚嗚的喊著什麼。

「你說沒事就沒事了?!」

曉艾眼神譏諷的望著林羽冷聲笑道,「別忘了,她們兩人的性命現在握在誰的手裡!」

「你讓我來換她們,我這不是來了嗎?!」

林羽倒是莞爾一笑,背著手,氣定神閑的沖曉艾說道,「那你們現在可以把船往岸邊開開了吧,我上去把她們換下來,奧,對了,還有步大哥,二換二,你們不虧!」

「一大一小換兩個大男人,應該說是賺了!」

一旁的步承也聲音冰冷的跟著林羽附和道。

「你們兩人當我傻,還是你們傻?!」

曉艾頓時譏諷的冷笑一聲,說道,「對於你們倆的身手我很清楚,你覺得我會蠢到讓你們倆上船嗎?!」

她知道,別說是讓林羽他們上船了,就是她把船往岸邊再開數米,都是極度危險的!

她早就預料到了這種危險,所以特地準備了這艘漁船,就是為了跟林羽和步承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

林羽蹙了蹙眉頭,沉聲問道,「你不是讓我們過來換她們倆的嗎,那不讓我們上船,你怎麼放她們?!莫非你要食言?!」

「你放心,我說話算話,只要你們按照我說的做,我肯定會放了江顏妹妹的!」

曉艾說話間伸出手摸了摸江顏烏黑的長發。

林羽沒應聲,望了眼岸邊與漁船的距離,發現兩者的距離比他們想象中的長,可能能夠達到二十米。

因為先前他沒有練過這個所謂的踏波而行,所以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夠以極快的速度衝過去,這要是過不去的話,那到時候賠上的可就是江顏和心潔的性命!

所以他深思熟慮的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貿然行動。

「何家榮,我跟你說話呢!」

曉艾見林羽沒有說話,面色一沉,冷聲沖林羽呵斥一聲,同時她手裡突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直接壓到了江顏的臉上。

「曉艾姐,你不要那麼大的火氣,這個還用問嗎,我怎麼敢不配合你!」

林羽眯眼望著曉艾,心裡卻在盤算著該怎麼克服這個距離,以最快的速度衝到甲板上,同時他的也開始默默的念起了用於踏波而行的口訣,希望臨陣磨槍,不快也光。

「哼,你知道就好!」

曉艾冷笑一聲,接著將目光挪到了步承身上,沖林羽冷聲問道,「他呢?他會按照我說的做嗎?!」

「會!」

未等林羽說話,步承面色冷寒的答應了一聲,定聲說道,「只要你放了江顏,你就是要了我的命都可以!」

「好!」

曉艾的嘴上頓時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她要的就是步承這句話,接著笑眯眯的沖步承問道,「你身上帶了匕首嗎?」

「帶了!」

步承眉頭微皺,如實答應道,心頭有些狐疑,不知道這個曉艾問這個幹嘛。

「帶了幾把?!」

曉艾繼續冷聲問道。

林羽一時間也不由有些納悶,不知道曉艾問這個幹嘛,莫非是害怕步承投擲出匕首傷害她?!

但是以漁船與岸邊的距離,再加上風力的作用,就是步承用出再大的力道,她也完全有時間和餘地躲閃的。

步承聽到這話頓時遲疑了下來,沒急著回答,畢竟對於他這種人而言,問他身上帶了幾把刀,已經涉及到他個人最重要的隱私了!

「我再問一遍,你身上,大大小小的,總共帶了多少把匕首?!」

曉艾的聲音突然間冷峻了幾分,手中的刀也作勢用力的往江顏的脖頸上壓了壓。

「五把!」

步承見狀再也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說出了實情,他不敢拿江顏的性命做賭,所以他只能說實話。

曉艾癟著嘴冷笑一聲,說道,「那就把這五把全都給我拿出來!插在地上!」

步承眼神陰寒的掃了曉艾一眼,顯然想不通這個瘋女人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他倒也沒有忤逆曉艾的意思,直接將身上的五把匕首盡數掏了出來,只見這五把匕首三長兩短,分別藏在步承的腰間大腿和小腿幾個地方,緊接著他將這幾把匕首往地上一扔,五把匕首並排而列,齊齊的斜插到了地上,整齊劃一。

曉艾冷笑一聲,接著咬了咬牙,冷聲道,「你好記得當初你是怎麼打的我吧?!」

她說的就是當初林羽帶著步承去抓她和張佑偲的時候,步承對她的凌虐。

說話間,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被步承割傷過的臉龐,雖然此時這些傷都已經長好了,而且她也做過手術了,但是如果用力的按一按的話,仍舊能夠隱隱約約的感受到宛如疤痕般的凹陷,而且,這也讓她的面貌發生了些許的變化,雖然很多人都說她現在更好看,但是她始終覺得自己明明是比以前丑了許多!

而對於一個女人而言,容顏就是她的命,步承毀了她的容顏,也就相當於要了她的命!

所以她對步承的痛恨可想而知!

「當然記得,當時我差點把你打死!」

步承聲音無比冷淡的說道。

「哼!」

曉艾冷笑一聲,接著眯著眼,冷聲說道,「你記得就好,現在,是時候讓你把這一切還給我了!」

步承昂了昂頭,滿臉的坦然,不知道這個女人要玩什麼把戲,莫非要在自己的胸口上開上一槍?!

「何家榮!」

曉艾這時話鋒一轉,突然沖林羽問道,「你想不想救江顏?!」

林羽眯著眼冷聲說道,「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好,你想救江顏的話,那你就聽我的指揮,從地上撿一把匕首!」

曉艾語氣有些戲謔的沖林羽說道。

林羽似乎已經意識到了什麼,臉色陰沉,一邊望著曉艾,一邊緩緩的俯身將地上的匕首撿了起來,整個過程他的雙眼始終宛如鐵鉤一般冷冷的望著曉艾,眨也沒眨。

看到林羽撿起了匕首,曉艾的眼中驀地迸發出一股莫大的興奮之情,舔了舔嘴唇,「咯咯」的笑道,「那天他怎麼對的我,你也知道吧,我要你用手裡的刀狠狠的在他臉上劃上兩道,哈哈哈哈哈……」

說著曉艾難以自制的仰著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她知道這個何家榮最重兄弟義氣,也知道跟著他的這幫人同樣也願意為他兩肋插刀,所以此時能夠親眼看到林羽殘害自己的兄弟,她感覺內心無比的解氣,甚至比殺了林羽還要解氣!

因為一個人,只有逼他去毀掉他最重視最珍貴的東西,才算是真正的痛苦!

林羽聽到她這話頓時遲疑了下來,臉色陰冷的望了曉艾一眼,眼神中迸發出了一股莫大的怒意與寒意。

「怎麼,你沒聽清楚嗎?還是你下不了手?!」

曉艾見林羽沒有動手,頓時冷笑一聲,接著手中的匕首一轉,刀尖立馬戳到了江顏的臉上,只見江顏吹彈可破的白嫩肌膚上頓時沁出了一個血點,在潔白刀身的映襯下,是那麼的顯眼。

江顏驚恐的睜大了眼睛,溢出了大顆大顆的淚水,身子動也不敢動,也害怕曉艾一激動,將她的臉刮花。

「住手!」

林羽神情一獰,怒聲沖曉艾呵斥道。

「你要是不動手劃了步承的臉,那我就把仇報到江顏妹妹的身上!」

曉艾陰森森的笑了笑,說話間在江顏白皙的臉上吹了口氣,嘆息道,「這麼漂亮的臉蛋,要是刮花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先生!」

步承這時突然冷聲沖林羽喊了一聲,說道,「她讓你動手你就動手吧,反正我是個男人,這副容貌對我而言也沒有任何的用處和意義,沒什麼可猶豫的!」

林羽緊緊的握著手裡的匕首,緊緊的抿著嘴,手臂微微顫抖,似乎內心正在做著巨大的掙扎。

一邊是自己的愛人,一邊是自己的手足兄弟,他一時間實在是難以取捨。

曉艾看著林羽這副痛苦的表情,臉上洋溢起了得意的笑容,也沒急著催促林羽,因為她太喜歡看別人做這種選擇了,尤其是她無比憎恨的人!

「先生!」

步承再次沉聲沖林羽喊了一聲,但是林羽站在原地仍舊沒有動。

「何家榮,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我再給你五秒鐘,五,四,三……」

曉艾咯咯的一笑,接著開始數起了倒計時。

步承聽到她的話之後眼睛寒光一閃,接著身子猛地一彎,抬手拽出了一把地上的匕首,狠狠的朝著自己的臉上扎來,但是就在他刀尖快要觸及到他臉龐的剎那,一隻有力的手突然朝著他抓了過來,制止住了他,任由他再怎麼用力,也無法將自己手裡的刀子再往前移送分毫。

他神色猛地一變,抬頭一看,果然,攔住他的人是林羽。

「何家榮,這可是你自找的!」

曉艾見狀頓時勃然大怒,手中的匕首一轉,作勢狠狠的朝著江顏的臉上割去。

「慢著!」

林羽突然聲音高亢的喊了一聲,因為加了內息,震的她身子不由一顫,扎出去的刀也猛地收住。

「他欠你的,我替他還!」

林羽面色凜然的說道,接著手腕一轉,手裡的匕首對準自己的右肩,狠狠的扎了下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1章 手足與摯愛

4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