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驚駭萬分

第985章 驚駭萬分

此時蝰蛇睜大了眼睛,神情又驚又詫,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本以為自己的刀法會如暴風驟雨一般讓林羽無從招架!

但是這幾個回合之後,他才發現,他竟然沒有一招一式是出的完整的!

因為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被林羽給限制住了,也就是說,他的每一刀還沒等揮舞除去,便已經被林羽的刀法給堵住了退路,所以他根本無法將刀法施展出來!

這種感覺讓他異常的難受,就好似你醞釀好一個噴嚏要一氣呵成的打出來,卻硬生生被人一巴掌給拍了回去!

蝰蛇又嘗試了幾次,這次幾乎已經吃出了吃奶的勁兒,想要不顧一切的朝著林羽身上砍去,但是他發現仍舊跟剛才一樣,如果他不顧一切的用刀刺砍林羽,那他可能還沒等傷到林羽,反倒就已經被林羽給刺傷!

所以他的刀法始終束手手腳,宛如無形中被纏上了一道道細絲一般,而且很快他便再也沒有攻擊的餘力,被迫接起了林羽的刀法,雖然林羽的刀法不快,但是偏偏不知為何,他每次架刀想去格擋的時候都格擋不到,反倒恰好被林羽的小刀給割到,要麼割傷腰部,要麼割傷腿部!

起初他還對這些細小的傷口不以為意,但是隨著傷口數量越來越多,他臉上也不由浮起了一絲驚恐的神色!

而且更令他震驚的是,方才他手套上塗有劇毒的芒刺明明扎到了林羽的手上,可是這都已經過了半天了,林羽竟然還沒有絲毫毒發的跡象!

一旁的步承和百人屠等人也是驚訝萬分,就連一向面無表情的步承和百人屠也不由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似乎實在沒想到落葉殘花這種綿軟的刀法碰上這種剛猛的刀法竟然會具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他們兩人同時心頭也不由振奮不已,打算回去之後將林羽教授給他們的刀法好好的鑽研鑽研,說不定會有什麼意外的收穫!

隨著身上細小的刀口越來越多,蝰蛇的額頭上汗水已經越來越多,身子也有些搖搖欲墜,顯然有些撐不住了!

他雙腕一抖,立馬換了一種刀法朝著林羽攻了過來,速度不快,但是每一刀的劈砍彷彿夾雜有千鈞之力,擊砍在林羽手中的短刀上時,都會迸發出刺眼的火光!

百人屠和步承看到蝰蛇新使用出的這套刀法,雙眼陡然間睜大,瞬間來了精神,頗有些振奮,因為他們都是懂刀的人,所以都知道蝰蛇的這套刀法可能比剛才那套還要實用幹練的多!

這也就是林羽手中的小刀材質奇佳,所以才能頂得住這鋒利彎刀的劈砍,否則換成任何一種材質的刀刃,早已被蝰蛇一刀斬斷!

林羽見這蝰蛇換了刀法,察覺自己這套落葉殘花對蝰蛇再無任何威脅,便一邊躲閃著蝰蛇的刀法,一邊凝著眉頭再次想了想,接著眼前一亮,突然發現他所學的另一套「憑風御劍」,可以對付蝰蛇現在所使出的這套刀法!

所謂的「憑風御劍」其實是一套劍法,雖然林羽手中此時沒有純鈞劍,但是仍舊把手裡的這兩把小刀當成了袖珍版的短劍,只見他手中的兩把小刀宛如游蛇一般在手腕和手上遊走不停,每次蝰蛇奮力砍來的刀刃,都會精準無比的砍到林羽手腕上的小刀上,根本傷不到林羽分毫!

而且林羽手中的小刀每次被擊砍中之後,遊走速度會陡然間加快,就在他又一次擊砍在林羽手腕上的小刀之後,林羽手腕突然猛地一轉一抬,嗤啦一聲,纏繞在林羽手上的小刀瞬間一旋,刀光一閃,直接割傷了蝰蛇的手腕!

蝰蛇悶哼一聲,手臂一抖,手中的彎刀頓時也衰落到了地上,發出了叮鈴一聲。

他身子不由一怔,眼中再次閃過一絲莫大的驚恐之情!

然而就在此時,林羽手中的另一個把小刀閃電般刺向了他的胸口!

蝰蛇神色一變,接著眼中閃過一絲狠戾,胸口不只沒有往回收,反而卯足力氣用力的往上一挺!

「叮!」

一聲脆響,林羽刺出的這一刀,結結實實的刺到了他的胸口,但是他胸口的衣服中似乎藏著一層厚厚的鐵甲,任由這鋒利的小刀也刺不透!

不過就在他挺胸接住林羽這一刀的同時,他手中的彎刀也狠狠的朝著林羽的胸口切去!

但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時候,他手中的彎刀在切到林羽胸口的剎那,同樣猛地頓住,宛如切在了一塊厚重的鋼板上,再也無法刺進分毫!

蝰蛇看到這一幕眼睛瞪得溜圓,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林羽的胸口,神情間說不出的驚駭!

因為林羽跟他截然不同,他是因為特製作戰服胸口的鐵甲幫他扛下了這一刀,但是林羽卻是用血肉之軀扛下了他這一刀!

他這一刀割出的力道極大,生生的將林羽胸口的衣服割碎,生生的割到了林羽胸膛的皮肉!

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手中的刀刃正狠狠的貼在林羽的胸口,但是他手上的感覺同樣也清晰的告訴他,這不是血肉之軀,是一塊鋼板!

他從沒見過這種情況,所以自然驚駭萬分!

不過也就是因為他的頭髮短見識短害了他,就在他震驚愣神的功夫,林羽怒不可遏的一拳頭狠狠的朝著蝰蛇的左眼眶砸了過來!

任任何人被人這麼盯著胸膛看,恐怕也會暴怒吧,雖然林羽是個男的,但是這個蝰蛇也同樣是個男的啊!

所以林羽這一拳的力道奇大無比,宛如轟然竄出炮膛的炮彈,直接砸嵌進了蝰蛇的左臉,甚至蝰蛇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他眼珠爆裂的顫動感!

與此同時,他的身子也陡然間被巨大的力道掀飛了出去,重重的摔砸在了遠處的地上,後背貼著地面擦出了好遠才緩緩的停下來!

厲振生和韓冰等人看到蝰蛇深陷進去的左臉和滿是鮮血的眼窩,頓時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只感覺後背汗毛直豎!

蝰蛇身子顫了顫,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哀嚎,好在林羽一拳雖然直接將他的半個左臉砸凹了進去,但是沒有傷害到他的大腦,所以他此時意識還算清晰!

「我說過,你殺不了我!」

林羽甩了甩手上的鮮血,淡淡的沖蝰蛇說道,「現在看來,是你輸了,所以也該是你履行自己承諾的時候了!」

如果換做常人,遭受了損耗性如此之大的重擊,左眼珠直接爆掉,肯定會驚慌萬分,痛苦絕望,但是蝰蛇不只沒有感覺到驚慌,反而昂著頭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笑聲分外的尖銳張狂!

「你笑什麼?!」

厲振生看著蝰蛇晃動著那個血糊糊,凹陷變形的腦袋,也不由心頭髮毛,尤其是配上這個笑聲,在深夜中讓人感覺脊背發寒!

蝰蛇沒有搭理厲振生,轉過頭,用僅剩的一隻左眼,沉聲沖林羽問道,「你告訴我,你的胸膛為什麼割不透?!你到底是什麼人?!」

「至剛純體聽過嗎?!」

林羽淡淡的沖他說道,說話間抬起手,看了眼自己被扎傷的手掌邊緣,心裡不由有些遺憾,看來他的至剛純體仍需要加緊修鍊啊,雖然現在軀幹等主要部位已經刀槍不入,但是手腳這些肢體末端還是無法下意識的抗住突然的打擊。

「至剛純體?!」

蝰蛇雖然中文不標準,但是說到「至剛純體」這四個字的時候,發音分外的標準,似乎他以前沒少說「至剛純體」這四個字!

而且從他的反應也可以看出來,他對這個至剛純體並不陌生,甚至還十分熟識!

「你知道至剛純體?!」

林羽眯著眼問道。

蝰蛇沒有搭理林羽,嘴裡嘰里咕嚕的說著一些林羽聽不懂的話,自然是他們自己當地的母語。

聽他的語氣似乎十分的興奮,而且說著說著,他突然仰著頭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同時他突然抓過跌落在地上的彎刀,用左手手掌握住刀刃,接著用力的將手中的刀刃往外一扯,鮮血瞬間從他手掌中汩汩而落。

他昂著頭,語氣激動的大聲的說了幾句什麼,接著十分虔誠的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然後又用手指指了指天,似乎在做著什麼禱告!

「我不想耽誤你禱告,但是能不能麻煩你快一點!」

林羽蹙了蹙眉頭,冷聲說道,「既然你輸了,那就請把你知道的隱修會的機密告訴我!」

「好!」

蝰蛇十分痛快的點了點頭,用手肘撐在地上,將身體支起,接著沖林羽招了招手,示意道,「你往前一些說吧,我起不來……」

林羽也沒多疑,直接邁步朝著蝰蛇走了過去。

但是就在他離著蝰蛇有十多米遠的剎那,地上原本虛弱的蝰蛇突然猛地彈起,宛如一隻出籠的猛獸,以極快的速度超著林羽衝去,大聲喊道,「去死吧!」

說話的同時,只見他往嘴裡拋了一個閃爍著紅燈的小物體,「叭」的一口用力咬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5章 驚駭萬分

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