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無限囂張

第979章 無限囂張

李千珝的臉上閃過一絲慌張,既然他此時已經回憶起了昨晚上的場景,自然也能夠記起,距離石坤浩下去,已經過了十多個小時了!

而石坤浩這麼久沒回來,極有可能出了什麼意外。

「該不會是出什麼意外了吧?!」

厲振生也跟李千珝有同樣的想法,擰著眉頭疑惑的問了一聲。

「在體育館這邊,能出什麼意外?」

郝寧遠搖搖頭,不以為意道,「有可能是去下面的房間睡覺去了吧,把手機丟在了這裡……」

說到這裡,他眉頭微蹙,他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在現在這種三步離不了手機的現代社會,石坤浩竟然會丟下手機去下面睡覺?!

「還是下去找找他吧,正好有關於這次中藥注射液的事情還要問他,畢竟是他推薦的,所以對這件事,他應該了解的最為清楚!」

林羽說著作勢要起身,江顏見狀趕緊扶了他一把,將他扶了起來。

「好,那就下去找找他!」

郝寧遠點了點頭,說道,「正好昨晚上他還跟我說過,這次要將功贖罪,把一些有關於玄醫門的不正當行為交代給我呢!」

說著他們一行人就一起去了樓下,厲振生還想上來幫著扶林羽,但是被林羽惱怒的推開了。

這個厲大哥,太沒眼力勁了,自己老婆在這呢,用的著他表現嗎?!

隨後林羽舒舒服服的緊貼在江顏身上,近乎都要癱到了江顏身上,感受著江顏身子的溫熱,心裡無比的滿足。

江顏反倒是被林羽擠的面色通紅,腳步踉蹌,知道林羽是故意的,下意識又要在林羽腰上掐上一把,但是手指剛碰到林羽的腰部,便撤了回來,實在是狠不下心來。

「對了,心潔還在樓上呢!」

江顏突然想起心潔還在樓上睡覺,有些不放心的說了一聲,作勢要回去。

「沒事,上面還有不少工作人員呢!」

林羽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示意她不用擔心。

到了樓下之後,郝寧遠沖幾個工作人員問詢了一遍,但是都沒有人見過郝寧遠,而且各個房間搜查過後,也沒有發現郝寧遠的影子。

「這就怪了,莫非真回家了?!」

郝寧遠頗有些意外的喃喃道,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林羽沒有說話,快步朝著門外走了出去,接著四下看了一眼,朝著右邊走去,一邊走一邊眼神凌厲的掃視著四周。

雖然他不是警察和軍人出身,但是在軍機處被熏陶了這麼久,倒也跟著韓冰等人學會了一些辦案的手段和法子,所以此時想通過周圍環境的異樣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在他走出去十幾步之後,突然眉頭一蹙,接著快步上前查看路邊的一叢冬青,只見冬青其中的一片葉子上沾染著一滴乾涸的血跡。

林羽立馬從這血跡乾涸的程度判斷出來,這滴血滴落的時間,應該也就十多個小時。

「不好!」

林羽頓時面色一沉,冷聲說道,「石副部極有可能有危險!」

郝寧遠等人聽到林羽這話,立馬快步走了過來,而此時林羽已經將整個冬青的枝丫折斷,只見冬青下面的草地上,同樣還有幾滴乾涸的血跡。

郝寧遠等人見狀頓時面色一變,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妙。

厲振生二話沒說,直接跳到了冬青的裡面,左右搜查了一眼,接著沖林羽搖了搖頭,顯然沒有什麼發現。

「快,去把上面的工作人員都給我叫下來!」

郝寧遠語氣驚慌的朝著遠處的一個手下高聲喊道,「立馬吩咐所有人都下來在周圍搜查,找尋石副部的下落,快!」

那個手下聞言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一點頭,接著立馬跑進體育館,將館里的大部分工作人員都給叫了出來,接著眾人便開始在四周搜尋起了石坤浩的蹤跡。

雖然不知道到底遭遇了什麼意外,但是對於郝寧遠而言,他現在能做的就是讓人在周圍找尋石坤浩。

「是什麼人要動他呢?」

郝寧遠沉著臉問道,「莫非是玄醫門的人?!」

「除了玄醫門,也想不出別人了吧?」

李千珝面色凝重的揣度道,「石坤浩既然能去回生堂門口給家榮下跪,求家榮來救治這些病人,那說明他極有可能已經跟玄醫門鬧翻了!而為了防止他泄露更多的秘密,所以玄醫門要殺他,也在情理之中!」

「不錯,目前也就只有這一種可能了!」

林羽點了點頭,十分肯定的說道,「如果石副部真的出個好歹,那多半是玄醫門或者楚雲璽乾的,不過他們兩人,誰做的都一樣!」

「先別急著下定論,說不定石副部逃過一劫呢!」

竇仲庸也忍不住插嘴道,他雖然也十分討厭這個石坤浩,但是此時卻希望石坤浩能夠躲過一劫,這樣一來,就有希望靠著石坤浩掌握的信息,把玄醫門這個中醫界的毒瘤給除掉!

「郝部長,找到了,找到了!」

這時一個工作人員急匆匆的跑了過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發……發現石副部了!」

「在哪兒呢?」

郝寧遠面色瞬間一變,急聲沖他問道。

「在……在那邊呢!」

工作人員累的話都說不清楚了,直接引著郝寧遠等人朝著體育館右側走去。

只見離著體院館不遠處,有一條小河,此時不少工作人員正圍在小河下游的岸邊,低聲議論著什麼。

郝寧遠等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面色一變,加快腳步朝著河邊走了過去。

河邊眾人看到郝寧遠后自覺地退到了一邊。

隨後郝寧遠和林羽等人便看到河邊躺著一具皮肉浮腫泛白的屍體!

而這具屍體臉上口鼻部位血肉潰爛,顯然是被人用刀口生生給划爛的!

「啊!」

江顏看到這一幕頓時面色慘白,猛地一縮身子,躲到了林羽的身後,雖然身為內科醫生的她以前也接觸過外科手術,見過皮肉被划爛的情形,但是她可沒見過被河水浸泡了十個小時的屍體,畢竟她又不是法醫。

郝寧遠、李千珝兩人看到這一幕也不由有些心慌,臉色顯得有些難看,不過厲振生和竇仲庸倒是面色坦然,他們兩人一個軍人,一個醫生,對這種場景,並不陌生。

林羽神色也沒有任何的變化,掃了眼屍體的額頭、眉毛和眼窩,依稀能夠判斷出來死去的正是石坤浩,沉著臉冷聲說道,「應該是石副部!」

竇仲庸沒有說話,急忙一個箭步衝到屍體跟前,仔細在屍體的手掌、腳掌以及眉眼間檢查了一番,轉頭十分肯定的沖郝寧遠點了點頭,他也能夠斷定,死的人確實是石坤浩!

話說昨天晚上石坤浩將那白衣醫生踹開之後,便撒腿朝著體育館前門的方向快速的跑去,同時張口大聲喊著救命。

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剛張開口的剎那,這白衣醫生就閃電般衝到了他的身後,同時他感覺后腰上頓時傳來了一股冰涼的觸感,緊接著一隻大手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巴。

石坤浩眼睛猛地一睜,身子不由打了個哆嗦,作勢要掙扎,但是緊接著他腰上再次一涼,一股巨大的痛感襲來,他只感覺自己的身子宛如泄了氣的氣球一般,瞬間被掏空了氣力,隨後他睜大了眼睛,漸漸沒了氣息。

白衣醫生左右觀察一眼,見沒人發現,這才背起石坤浩的屍體,飛速的衝到了小河邊,將石坤浩的口嘴划爛,直接扔到了小河裡。

其實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將石坤浩的屍體運送到誰也找不到的深山野林,但是他接到的指令就是要扔在這裡,就是要如此囂張!

其目的是為了起到震懾作用,畢竟石坤浩手底下還有不少親信,為了防止這些親信亂說話,所以必須讓這些親信看到石坤浩死亡的慘狀!

「豈有此理,簡直是豈有此理!」

郝寧遠此時氣的渾身顫抖,石坤浩此等身份的人物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被人殺害,實在是太無法無天了!

「他除了口鼻被划爛之外,只有后腰有兩處致命刀傷,看來兇手是嫌石坤浩話說多了!」

竇仲庸手上裹著毛巾,檢查了檢查石坤浩的后腰,沉聲說道,至於後面的話,他並沒有說出口。

不過此時李千珝有些忍不住了,立馬跳出來急聲說道,「事已至此,毫無疑問,是玄醫門乾的,他們嫌石副部話說的太多,所以便對他痛下殺手!我們現在應該立馬派人去玄醫門抓人!」

「李大哥,口說無憑啊!」

林羽沉著臉掃了眼石坤浩的身上,沉聲說道,「以我對玄醫門的了解,他們的人身手專業,是絕對不會留下證據的,這兩處刀傷肯定是高手所為,但是實則看起來卻像是被小流氓刺中的一般,這就是他們手法的高明之處,就算查到底,也不過是找到一隻替罪羊罷了,更何況,有楚家幫忙,查的動嗎?!」

「家榮,照你說該怎麼辦,就這麼把這口氣忍下來嗎?!」

郝寧遠沉著臉,怒聲說道,「雖然石坤浩犯了不少錯,但是也罪不至死,更何況他們是在我眼皮子底下殺的人,簡直是囂張至極!我一定要上報上面,將玄醫門這幫混蛋繩之以法!」

郝寧遠氣的面色通紅,身子顫抖,其實他之所以這麼生氣,除了因為石坤浩在他眼皮子底下遇害,還因為他覺得,這幫人這次殺了石坤浩,或許下一次,就能把他給殺掉!

「就算您上報上面,也不太可能讓玄醫門傷筋動骨,我剛才說了,您別忘了,有楚家這棵大樹罩著他們,而且玄醫門自身人脈關係也極廣,尤其是跟一些境外勢力,關係甚好!」

林羽沉聲沖郝寧遠說道,面容嚴肅,他被軍機處關押過一段時間,自然知道玄醫門的能耐,雖然石坤浩的身份不一般,但是比他這個軍機處的影靈還差一截,所以就算找上面,也無濟於事。

「家榮,那你說該怎麼辦?!」

郝寧遠沉著臉說道,「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

「我的法子就是立馬放出消息,宣稱石坤浩是死在了某個病人家屬的手裡,就說這個病人家屬的家人因為注射中藥注射液丟了性命,所以懷恨在心,來找石坤浩報仇,惡意捅死了石坤浩!」

林羽沉聲說道。

「你……你說什麼?!」

郝寧遠聽到林羽這話頓時驚訝的張大了嘴,這是什麼法子啊,這不只沒有追究玄醫門,反而是在故意替玄醫門開脫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79章 無限囂張

4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