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不得以的冒犯

第96章 不得以的冒犯

「安妮小姐,好久不見,沒想到您來華夏了,我正準備要去米國拜訪您呢。」西服男子恭敬的說道。

「何先生,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一位病人。」安妮興沖沖的跟林羽說道,「去年他得了一種奇怪的病,在你們華夏走訪了無數的醫院,看了無數的名醫,都沒有醫治好,最後找到我們米國去了,我給他試了一種我們協會研發的新葯,服用三個月便治癒了。」

她說話的時候眉飛色舞,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她終於也有一個能拿的出手的病例了。

「哦?不知道是什麼奇症?」

林羽一聽看遍全國都沒有看好的病,頓時來了興趣。

「龐先生,你可以跟他講講。」安妮沖西服男示意了一下。

龐先生趕緊點點頭,沖林羽說道:「您好,我前幾年突然出現了一個頭痛的毛病,是那種脹痛,頭一痛的時候,眼睛都睜不開,頭也抬不起來,清海、京城、港澳的大小醫院都跑遍了,CT、核磁、腦電圖也全都做過,愣是沒檢查出病因來,醫生說一切正常,可是我頭就是痛。」

看到林羽跟安妮小姐坐在一起,龐先生知道林羽身份絕對不一般,所以說話也格外的客氣。

「後來呢,就去了米國嗎?」林羽好奇道。

「不錯,後來經朋友介紹,我就去了米國醫療協會,又做了一遍檢查,也是沒問題,安妮會長便親自接診了我,給我試用了一款新葯,連續服用了三個月,頭便不痛了。」龐先生急忙回答道。

「龐先生,據我所知,您當時也去看過中醫了吧?」安妮神情間有些得意。

龐先生連連點頭,說道:「看過,看過,除了宋老這種難約的中醫和一些大國手,我全部都看過,但是沒有任何效果,而且喝湯藥喝的我頭更痛了。」

安妮沒說話,攤了攤手,沖了林羽露出一個宛如孩子勝利般得意的笑容。

「那龐先生現在是好了嗎?」林羽看到安妮這樣不禁笑了笑,她這種模樣,倒比她兇巴巴的樣子可愛多了。

「好是好了,但是停葯了半年多,最近好像又有點複發了。」龐先生急忙道,「所以我才準備再次去米國拜訪安妮會長。」

「歡迎。」安妮一聽自通道:「龐先生,我現在可以跟你保證,這一代的藥物比上一代的藥物效果還要顯著,這次你只吃一個月,便能見效。」

「真的?那太好了!」龐先生喜出望外。

林羽搖頭苦笑了一下。

「何先生,你什麼意思?」安妮注意到林羽臉上的表情,神情瞬間一變,有些不悅道:「你是在質疑我們的醫療技術嗎?」

「這個倒沒有,我只是覺得本來可以不吃藥便能馬上好的病,非要吃一兩個月的葯,這是何苦。」林羽搖頭笑道。

「你說什麼?!何先生,請你對我放尊重點!」

安妮面色猛然一變,內心怒火中燒,這個何家榮也太過分了,他這話簡直是赤裸裸的侮辱啊!

要知道自己的團隊為了研究這款葯,可是耗盡了兩年的心血。

「安妮小姐,我並沒有不尊重你們的意思,你們的藥物確實在西醫界達到了一個很先進的水平,但是中西有別,在我們中醫界,針對此症,有獨特的治療方法,簡單有效。」林羽不緊不慢的說道。

「不可能!」

安妮面色陰沉,林羽這話鋒一轉,確實不是在侮辱她們醫療協會了,但是卻是在侮辱她們西醫!

西醫界的頂端藥物才能抑制的病症,對中醫而言卻易如反掌?這不是藐視她們西醫是什麼!

「安妮小姐不信,我可以現場治給你看。」

林羽對這個安妮的脾氣也已經了解了,索性沒再跟她爭辯,轉頭沖龐先生道:「您現在頭還痛吧?」

「對,但是不是很嚴重,以前服藥前痛的很厲害,多虧了安妮小姐的特效藥。」龐先生說話很小心,不經意的捧了安妮一把,生怕她一生氣,不賣給自己葯了。

「我給你醫治一下,馬上就不痛了。」林羽笑了笑,讓服務員端來了一碗清水。

「您也是醫生嗎?」龐先生疑惑道。

「不錯,中醫。」

林羽說著一把拽過他的胳膊,將他的袖子擼上去,隨後用手蘸著水在他胳膊上用力的擊打,很快龐先生的手臂便泛紅了。

龐先生忍不住咬了咬牙,暗想林羽這打的不是自己,還真下得去手啊。

「現在感覺如何?」林羽停下來,用毛巾擦了擦手。

龐先生一愣,隨後擺了下頭,驚訝道:「不疼了!哎,真的不疼了!」

說著他接連晃了幾下頭,發現連日的頭痛確實消失了,頓時驚喜萬分,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先生,您真是高人啊,敢問您尊姓大名?」

「我叫何家榮。」林羽笑道。

「何家榮?」

龐先生皺了皺眉頭,想了半天也沒有想起來華夏還有位叫何家榮的神醫。

「無名小輩,龐先生不知道也正常。」林羽笑道。

「您放心,從今天以後我就記住了。」龐先生擔保道,「不過先生,我想問一下,我這個毛病會不會再犯啊?」

「肯定會!」

沒等林羽說話,安妮怒氣沖沖道:「他這種手法應該只是起到了暫時的止痛作用,根本無法鞏固療效。」

「安妮小姐說的沒錯。」

林羽點點頭,看向龐先生道:「不管是吃藥,還是我這擊打的手法,都只是暫時性的,要想根治,需要從主因上解決。」

「先生,您是說您看出我這病的病因了?!」

龐先生大為吃驚,再次握住了林羽的手,激動不已。

「不錯,你是……」

「不可能!」

沒等林羽說完,安妮噌的站了起來,有些近乎抓狂的說道:「我們醫療機構的精密儀器都檢查不出來的病因,你怎麼可能一眼就看出來?!」

她的胸口一起一伏,很是壯觀,一種濃重的恐懼感將她包圍,她突然很害怕林羽把病因說出來,一旦說對,他們醫療協會,甚至整個西醫就算徹徹底底的敗給中醫了。

「安妮小姐,你們西醫查不出病因,不代表我們華夏的中醫就查不出來。」龐先生的語氣不覺中也變了,隱約有種自豪感,當初低三下四去米國求醫的過程他可仍舊曆歷在目。

「那你倒說說,他這是什麼病因。」安妮強忍著胸口的憤怒說道。

「他這種癥狀確切來說,倒不是什麼病,只是他體質比較特別,屬於血瘀質,血行不暢,畏濕畏寒,結果他又偏偏居住在水邊,自然就得了這麼個毛病。」林羽分析的頭頭是道。

「他說的是真的嗎?」安妮急切道,她不信林羽單靠病人的病症,就能看出他居住的環境。

誰知龐先生連連點頭,神色興奮道:「先生,您說的沒錯,我們家確實居住在水邊,我這頭疼的毛病就是我們搬家后不久得的,我妻子以為跟風水有關,還找風水大師給我們看過呢。」

安妮神色一滯,一屁股坐回到了椅子上,面色慘白,失神的望著前方,喃喃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林羽看了安妮一眼,有些無奈的笑笑,這個安妮好勝心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啊。

「先生,那我是不是搬了家,這個病就好了。」龐先生急忙問道。

「不錯,還有,根據你的體質,你最好戒煙戒酒,少吃肥豬肉,多吃黑豆、香菇、茄子、芒果、黃酒等活血解郁的食物。」林羽囑咐道。

「多謝先生,多謝先生。」龐先生連連道謝,掏出錢包就要給林羽付診金,林羽擺擺手拒絕了,龐先生便告訴服務員,一會兒林羽這桌他買單。

送走龐先生后,林羽回頭一看,臉色猛地一變。

只見椅子上的安妮眼睛微閉,面色蒼白,口唇發紺,呼吸喘促,四肢微微抽搐,顯然是極度悲憤下引發的心悸癥狀。

林羽一個箭步竄到她身邊,伸手一試,發現是心悸危症,情況嚴重,必須急救。

「對不起,安妮小姐,得罪了。」

林羽一咬牙,隨後脫下外套蓋到安妮蔚為壯觀的胸口,接著俯下身子,將手探到了外套下面,伸手解起了她胸口衣服的扣子。

因為解此急症需要以特殊手法用力按壓膻中穴,所以林羽只能出此下策。

不過林羽是第一次做這種事,難免有些緊張,摸索了半天也沒把衣服扣子解開,倒是碰到了許多不該碰的地方。

扣子解開后,他顧不上享受溫熱軟滑之感,急忙將體內的靈力凝聚到手指上,用力的在安妮膻中穴按壓了幾下。

原本喘不上氣的安妮身子猛地一起一伏,長出一口氣,呼吸立即恢復了正常,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意識也漸漸恢復。

「你做什麼!」

等她看到林羽的手所放的地方后,一把將他的胳膊打開,猛地站起來,連忙護住胸口,同時一個側踢凌厲的踢向林羽。

林羽沒想到她身手這麼好,等到反應過來已經晚了,被她這一腳狠狠的踢在了左臂上。

「啊呀。」

林羽摸著左臂痛苦的跳了起來,這一腳下去,自己這左臂絕對是青了。

「流氓!」安妮狠狠的罵道,慌忙把自己胸前的扣子扣好。

「安妮小姐,你誤會了,你剛才產生了心悸危症,我是為了救你啊。」林羽滿臉苦色的說道。

「小姐,我剛才都看到了,這位先生確實是在救您。」將一切看在眼裡的服務員急忙出面替林羽解釋。

安妮此時也回想起昏迷前身體的不適,不由紅了紅臉,有些不好意思道:「對不起,何,我向你道歉。」

「我也得跟你道歉,我也是迫不得已,所以才……才……」林羽臉上發燙,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他還是第一次碰女生那裡,沒想到竟然這麼舒服,而且令人震撼,這大洋馬果然名不虛傳啊。

「何先生,你是第一個碰我身體的男人,所以你得付出代價。」

安妮眼珠一轉,立馬計上心來,反正自己已經吃虧了,必須得想辦法賺回來。

「啊,你說。」林羽有些意外,急忙說道。

他話音一落,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是厲振生打來的。

「不好意思,我先接個電話。」林羽歉意道,這種時間段厲振生來電,多半是有急事。

「喂,先生,你在哪兒,咱醫館里來了幾個洋人,說是找你的。」厲振生急忙說道。

「洋人?找我?」

林羽納悶的看了安妮一眼,安妮也有些意外,急忙搖搖頭,意思是與她無關。

「是啊,看語氣挺著急的,要不您回來一趟?」厲振生說道。

「行,你稍等,我這就回去。」林羽點頭答應道,內心卻疑惑不解,不知道這幫洋人是來幹嘛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章 不得以的冒犯

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