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小人永遠是小人

第972章 小人永遠是小人

他說這話的時候滿腔悲憤,一直以來,他秉承祖上濟世救人的囑託,治病救人無數,甚至為了救人,甘願消耗自己的生命力和靈力,可是又有誰感激過他的付出?!又有誰在乎過他的悲喜?!

從軍機處出來的這些時日,他看似面色平淡不喜不悲,但是其實內心一直承受著巨大的苦痛。

外界的那些辱罵、詆毀、仇視彷彿一把把無形卻鋒利的箭矢,根根洞穿他的血肉、他的心房!

所以一向悲天憫人的林羽此時才會如此「鐵石心腸」。

牛峰聽到林羽這話哭的更厲害了,往後退了一步,開始不停的給林羽磕起了頭,哀聲哭喊道,「何先生,牛峰不是個東西啊,我該死,我該死,可我老婆是無辜的啊,求求您救救她吧……」

「我說過了,我無能為力,你還是儘快把她送去好一些的醫院吧!」

林羽語氣平淡的說道,接著轉過身,不再搭理牛峰,其實他是有些於心不忍,擔心自己心一軟,答應了下來。

「何先生!求求您了!」

牛峰高聲呼喝一聲,再次重重的在地上磕了幾下,直磕的皮肉糜爛,鮮血從額頭上順著鼻子緩緩的流了下來,看起來有些可怖。

「聽不懂人話嗎,我們家先生說了,無能為力!」

厲振生瞪著眼沖牛峰怒聲喝道,「你就是把頭磕碎了,也沒用,因為這裡再也不是回生堂,是糖果店!糖果店!知道嗎?!」

厲振生說話間指了指一旁的幾個玻璃櫃,內心不由有些顫動,只感覺心頭沉悶,是啊,這裡再也不是曾經烜赫一時的回生堂了!

不正是被這幫混蛋給逼的嗎?!

林羽緊緊的攥了攥拳頭,生怕自己動了惻隱之心,直接進了裡面的內間。

「何先生!」

牛峰見狀頓時急了,伸著脖子急切的喊了林羽一聲,但是此時林羽已經掩上了內間的房門。

他面色一變,猛地起身,作勢要往內間沖,但是這時厲振生突然一個箭步竄到他跟前,擋住了他的去路,冷聲道,「你沒完沒了了是吧,我們先生向來說一不二,說不治便不治,你要是再拖下去,那你老婆真就沒命了!」

聽到厲振生這話,牛峰神色霎時一慌,沉著臉想了想,接著往後退了幾步,眼神一寒,滿臉怒色,指著林羽所在的內間怒聲喊道,「何家榮,你真是個混蛋!一點同情心都沒有,你這種人根本就不配當醫生,活該你當不成醫生!活該那麼多人罵你!」

此時他見讓林羽幫忙無望,於是便惱羞成怒,對著林羽怒聲辱罵了起來,藉以宣洩內心的怨怒。

「你他媽說什麼?!」

厲振生頓時怒喝一聲,一個箭步衝上來,伸手作勢要抓他。

但是牛峰似乎早有準備,在厲振生衝上來之前,他已經快步跑出了醫館,不過他並沒有離去,而是繼續指著林羽所在的內間高聲罵道:「狗日的何家榮,老子咒你全家都死翹翹!」

「我操你媽!」

厲振生怒罵一聲,再也隱忍不住,腳下一蹬,立馬衝出了醫館。

在看到他衝出來的剎那,牛峰轉頭就跑,朝著東邊的街道迅速跑去。

厲振生甩開步子極速追了上去。

以牛峰的速度,哪兒能跑的過厲振生,他剛跑幾步,便感覺到背後猛地多了一股巨大的壓迫感,緊接著一個大巴掌就扇到了他的後腦勺上。

牛峰只感覺自己的後腦勺好似被鐵鎚掄中了一般,腳下猛地打了個趔趄,頭重腳輕的朝著地上一頭搶去,噗通一身栽到了地上,直磕的口鼻冒血。

「兔崽子,真是狼心狗肺的東西,我們先生不答應給你治就對了!」

厲振生怒罵一聲,接著一把撕住牛峰的領子把牛峰拽起來,又是狠狠的一耳刮子扇到了牛峰的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牛峰噗的吐了一大口血水,原本已然紅腫的雙臉腫的更厲害了,只感覺自己的左耳嗡嗡作響。

厲振生手下沒停,揚手作勢又要往他臉上扇,牛峰連忙雙手作揖,沖厲振生嘶聲求饒道,「我錯了,我知錯了,求求你別打了!」

厲振生的手猛地頓住,略一遲疑,接著把手一甩,冷哼道,「告訴你,要不是看你老婆病重,我今天非扇死你不可!滾吧,趕緊滾!」

牛峰如臨大赦,急忙爬起身,一瘸一拐的快步離去。

「什麼東西!」

厲振生冷哼一聲,接著返身回了醫館。

此時林羽已經從內間走了出來,李千珝沖林羽低聲勸道,「家榮,別跟這種小人一般見識!」

「就是,先生,別跟這種人面獸心的東西置氣!」

厲振生拍了拍手。

林羽坦然一笑,不以為意的說道,「有什麼可生氣的,習慣了!」

李千珝聽到林羽這話輕輕的搖搖頭嘆了口氣,接著便隨著林羽去內間喝茶。

因為厲振生已經將整個大廳收拾一空,所以茶具和桌椅等一應物品全都被林羽收拾進了內間。

「何,何先生在嗎?!」

這時門外突然響起一個聲音,接著就見一個六十左右的老頭領著一個小孩走了進來,老頭另一隻手裡拎著一個布兜,緊緊的抿著嘴,佝僂著身子,顯得有些拘謹,左右張望了一眼。

「呦呵,老張頭,來幹嘛啊?!」

厲振生顯然認識這個老頭兒,立馬轉過身挑了挑眉頭,上下打量了老張頭一眼,神情間帶著一絲敵意。

「呵呵,小厲,我……我找何先生幫忙……」

老頭子看到厲振生之後,臉上也不由閃過一絲慌張,強擠出了一絲笑容。

「請我們家先生幫忙?!」

厲振生嗤笑一聲,昂著頭輕蔑道,「我們家先生能幫你什麼啊?再說,你前段時間剛跟人一起砸了我們回生堂的分堂,現在怎麼有臉就來找我們先生幫忙呢!」

厲振生認得這個老張頭,是醫館附近小區的鄰居,以前也經常來醫館看病,但是在林羽被誣陷、辱罵的時候,老張頭也跟著去砸過回生堂的分堂。

老張頭兒聽到厲振生這話身子猛地一顫,顯然沒想到厲振生竟然知道這事兒,他剛才說話拘謹,也是因為心虛。

「小厲,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人老了,糊塗了,也是受了那幫人的煽動啊……」

老張頭兒頓時神色慌張的哀聲沖厲振生解釋道。

「是嗎?!」

厲振生冷笑一聲,問道,「那你說,你找我們先生到底要幹什麼?」

「我聽說何先生那天治好了一個中藥注射液過敏的小女孩,所以想請何先生幫我醫治我的兒子!」

老張頭兒哭喪著臉,聲音低沉的說道。

「呦,你兒子也中藥注射液過敏了啊?」

厲振生哼笑一聲,只覺心裡暢快無比,果然啊,天道好輪迴!

「小厲,我知道我錯了,我特地來給何先生賠不是來了!」

老張頭兒說著將手裡的布袋遞給了厲振生,說道,「這是我從老家帶來的一點特產,算是一點心意!」

「別,我們可不敢要!」

厲振生立馬擺了擺手,十分果斷的拒絕道,剛要說話,突然看到門外又走進來了十幾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進門之後立馬笑著沖厲振生打起了招呼,都是附近的街坊鄰居,以前經常在這裡看病,所以都認識厲振生。

但是厲振生沉著臉壓根沒回應他們,眯了眯眼,冷聲笑道,「諸位可真是稀客啊,當初不是跟著一眾街坊鄰居放言,說再也不買我們家的葯嗎?今天這怎麼又屈尊光臨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72章 小人永遠是小人

4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