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落井下石

第962章 落井下石

電話那頭的榮鶴舒此時正站在一個碩大的魚缸前面,拿著一根細長的木簽不緊不慢的撥弄著魚缸里的水草,聽到石坤浩這話並沒有絲毫的吃驚,語氣平淡的說道,「當然知道,不知道的話,我怎麼派人去攪鬧他的醫館啊!」

「啊?」

石坤浩聞言頓時一驚,有些意外道,「光頭那幫人是你派去的啊!」

說著他面色一變,疑惑道,「那你怎麼讓這小子給放出來了,你不是在國際上認識很多勢力嗎?不是一直都通過這些勢力給上面的人施壓嗎?!」

「上面的人,也是我能施壓的住的?!」

榮鶴舒眯了眯眼,沉聲道,「上面要是能被施壓的住的話,何家榮早就已經死了!我這次動用了全部的關係和人脈,都沒能把這小子弄死,就是因為上面的人不想他死!」

「原來是這樣啊!」

石坤浩眯了眯眼,點點頭,沉聲道,「那就算弄不死他,不是也能關他一輩子嗎?!這怎麼還把他給放出來了!」

「這次有人替他求情,而且是一位身份極高的人替他求的情!」

榮鶴舒沉聲說道,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甚至握著木簽的手也因為氣憤,而加大了一些力道,攪擾的魚缸里的魚兒快速的遊動了起來。

「身份極高的人?!」

石坤浩不由一怔,疑惑道,「是誰啊?!」

「這個我也不知道,反正上面的人這次根本不顧忌任何勢力,直接便把何家榮給放了,至於求情的人是誰,你自己猜吧!」

榮鶴舒沉聲說道,咬了咬牙根,顯然極為憤恨,不過話鋒一轉,冷聲道,「但是我不管是誰幫他求情,我都會讓他死,他這次出來了,對我而言也是好事,如果他在軍機處,我就是到死,也殺不了他!」

他自知自己年歲已高,時日無多,雖然玄醫門內有很多保健類的藥物能夠幫助他延長壽命,但是跟林羽這種生命力蓬勃的年輕人比,還是不行。

而他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能夠在死之前解決掉林羽,這樣死後,見到自己的兒子,也能給自己的兒子一個交代。

「這個……榮老,京城畢竟是軍機處成員重守之地,恐怕沒那麼好得手吧!」

石坤浩蹙著眉頭沉聲道,「據我所知何家榮的仇人一大把,但是一直以來對他下手的人卻並不多,就是因為忌憚京城的軍機處,就連張二爺這種身份的人都被軍機處給抓了,這軍機處可不是吃素的,所以您也要千萬小心!」

「放心吧,我不著急,我老頭子剩下的日子就只干這一件事,我早晚能殺死他,而且,不只要殺了他,還要連同他的家人一起殺掉,讓他親身體會體會那種自己的親人在自己眼前死掉,卻無能為力的感覺!」

榮鶴舒說到這裡的時候已然氣血翻湧,面色通紅,手臂上青筋暴起,握著木簽的手突然閃電般刺出,狠狠的扎到魚缸裡面的一條小魚身上。

雖然他兒子已經死去了兩個多月,但是時至今日他想起來,仍舊錐心刺骨般疼痛。

「榮老,您自己也多注意身體!」

石坤浩關切的說道,接著想到了什麼,疑惑道,「對了,您讓我推的那個中藥注射液,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啊?聽說好多人注射之後出現了不良反應?這東西真容易出人命嗎?!」

他先前替玄醫門推這個葯的時候並不知道這中藥注射液有這麼嚴重的副作用。

「石副部,你太緊張了,自古至今,哪種葯不會出人命?!」

榮鶴舒沉聲說道,「再說,只有死幾個人,我們才能發現葯中的不足,從而加以改正嘛,然後避免讓更多的病人因此而死去,所以這些人的死也是有意義的!」

這種相當於拿著活人試藥的行為,在他嘴裡說來,反倒是成為了一件有意義的好事。

石坤浩聽到他這話之後神色變了變,低聲說道,「要是死個把人,確實不是什麼大事,畢竟這些年來醫療事故也不少,但是不能引發大面積的死傷啊,到時候你和我都難以交代……」

「放心吧,我們這些藥物都是經過臨床試驗的!」

榮鶴舒將被扎中的金魚從魚缸里拿出來,眯著眼說道,「我只要錢,也並不想要害人!」

他說到這裡戛然而止,剩下的半句話只在心裡默默念道:但是只要能賺到錢,他也並不介意害人!

「那就好,那就好!」

石坤浩聽到這話之後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看了眼街對面的回生堂,不屑的冷哼一聲,一低頭,鑽到了車子里。

等石坤浩走後,林羽便拿上東西,繼續跟李千珝出門,去探望何老爺子。

路上的時候林羽給何瑾祺打了個電話,得知何老爺子在家之後,林羽和李千珝便直接趕往了何老爺子的家裡。

此時院子門口停著好幾輛轎車和越野車,看來何老爺子家來了幾不少人。

林羽和李千珝下車便直接朝著院子中走去,因為林羽來過了數次,所以倒也輕車熟路。

此時堂屋中突然走出來幾個身著黑色西裝的男子,其中一個正是何家大爺何自欽,他似乎是出來送客,看到林羽的剎那,他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閃過一絲憎惡,話都沒跟林羽說一句。

林羽也沒跟他打招呼,直接進了堂屋。

「呦,何大庸醫來了!」

這時堂屋沙發上的何妍妍看到林羽之後頓時譏諷的嗤笑了一句,很顯然,她對林羽的事也有所耳聞,所以趁機奚落起來,早已將林羽對她的救命之恩忘到了九霄雲外。

不過早已見慣人心險惡的林羽,倒也已經習以為常,看都沒看她一眼。

「你還有臉來!」

何瑾瑜看到林羽後面色一沉,怒聲喝道,「要不是你,我爺爺怎麼可能會病倒!」

「大哥,你說什麼呢!」

屋裡的何瑾祺聽到動靜跑了出來,冷聲喝道,「爺爺做的這件事,二哥也不知道!」

「你少一口一個二哥的叫著!別說他現在是不是何家的子孫還是未知數,就算他是,也不值得爺爺這麼做!」

何瑾瑜冷聲說道,眼中泛著一股濃重的妒色,他長這麼大,還從沒被爺爺這麼寵愛過呢!

何瑾祺似乎也看出來自己的大哥是妒忌林羽,頓時冷笑一聲,譏諷道:「大哥,爺爺對一個外人都比對你好,你說在爺爺眼裡,你得沒用到什麼程度啊!」

「何瑾祺!」

何瑾瑜聽到這話頓時氣的渾身打顫,怒瞪著何瑾祺。

何瑾祺再沒搭理他,直接拽著林羽的手進了裡間的卧室。

只見此時何老爺子正面色虛白的躺在床上,閉著眼沉睡,而屋子中則站著幾名何家的人,除了何老夫人,還有何自臻夫婦和何自珩夫婦,以及何老爺子的兩個女兒,何珊和何妙。

「何先生,你來了?!」

何自珩看到林羽之後面色一喜,急忙說道,「你來的正好,幫我父親看看吧!」

「三哥,你是想害死咱爸嗎?!」

何妙這時翻了個白眼,抱著雙手冷聲道,「現在他可是京城鼎鼎有名的大庸醫!」

「可不是,還有臉來,真是臉皮厚,要不是因為他,老爺子能成這樣?!」

何珊也跟著冷聲附和道。

她們兩姐妹跟林羽可以說有著「深仇大恨」,所以此時逮住機會自然落井下石。

「瑾榮,別聽她們的,來,到奶奶這來!」

何老夫人看到林羽之後反倒立馬慈眉善眼的笑了起來,招呼著林羽去她身邊坐。

隨著年齡的增長,她的精神狀態也有所衰退,林羽看的不由心裡一酸,不過這樣也好,人活的糊塗一些,反倒會開心的多。

「媽,我帶他出去坐坐吧!」

何自臻此時起身攬著林羽走了出去,低聲說道,「家榮,你別擔心,醫生給看過了,我爸沒事,就是累著了,靜養幾天就好了!」

說著何自臻跟李千珝也打了個招呼。

林羽點了點頭,方才他也看出來了,何老爺子情況並不嚴重,確實休養幾天就好了。

「對了,你來的正好,我有件事要跟你說!」

何自臻神色突然凝重了起來,笑著讓何瑾祺先招呼李千珝,接著勾著林羽的脖子走到了院子中去。

林羽看到何自臻神情如此肅穆,頓時有些擔憂,沉聲道,「何二爺,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2章 落井下石

4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