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但願長醉不復醒

第954章 但願長醉不復醒

難道你還聽沒明白過來嗎?!」

袁赫頗有些無奈的搖頭笑笑,「你豁出命去,為他們爭道義,爭公理的病人家屬,在拿到玄醫門的巨額賄賂之後,便一致改口,說他們的家人雖然買了那些蜂蜜,但是卻從未在服藥期間服用過!所以,既然連這些人證都這麼說,那所謂的鐵證,自然而然也就不存在了!也就意味著,這件事與玄醫門無關!不管是不是你們口服液的問題,都與玄醫門,與榮桓無關!」

林羽聽到這話心頭咯噔一下,彷彿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擊中了一般,睜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喃喃道,「不……不可能……」

袁赫的話幾乎徹底的顛覆了他的世界觀,他從沒奢求過在殺了榮桓之後,讓這幫病人的家屬感謝自己,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幫人竟然會顛倒黑白,為了金錢,將自己狠狠的踹進了萬丈深淵!

袁赫看著林羽失魂落魄的神情也忍不住搖頭嘆息,他也沒想到,這幫病人的家屬會做出這麼禽獸不如的事情,他們自己的家人有沒有喝蜂蜜他們自己最清楚,他們現在反過來誣陷林羽,分明是在吃蘸著他們家人鮮血的饅頭啊!

「起初只是京城方面的病人家屬被玄醫門給買通了,但是接著全國各地的病人家屬也都陸陸續續的被玄醫門給買通了!」

袁赫輕輕的嘆了口氣,頗有些無奈道,「你也知道,玄醫門不只是有錢,還有各種靈丹妙藥,所以他們買通這些人的手段也各異,可能有的人能抗住金錢的誘惑,但是卻扛不住『祛病消災』的誘惑……這也是這幾日我不願意來見你的原因,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把這件事告訴你!」

「哈哈哈哈……」

林羽聽到這話突然仰著頭放聲的大笑了起來,沒有說話,端起桌上的酒一飲而盡,接著再次倒上,再次一飲而盡,笑聲也跟著入口酒量的增加而愈發的高亢,最後他直接將桌上的酒瓶拿了起來,直接往嘴裡倒去,仰著頭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一邊喝一邊恣意大笑,說不出的放浪形骸。

袁赫聞言神情哀切,知道林羽心中的苦悶,這就好比你拼死拼活救下了一幫人,但是這幫人卻反過來揮舞著刀劍斧叉將你生生的砍死,並且眼中都不帶有絲毫的同情!

因為這一次林羽想結結實實的醉一次,所以他也沒有用事先解酒的法子,將桌上的兩瓶陳年佳釀喝光之後,林羽只感覺天旋地轉,最後衝到玻璃室內一頭栽到了床上,喃喃道,「但願長醉不復醒……」

可是,酒總有醒的時候,事情,也總有要去面對的那刻。

林羽足足花費了三天的時間,才從這種「背叛」的情緒中走了出來。

這三天對他而言簡直度日如年,因為閉塞的審訊室內沒有陽光、沒有聲音、沒有白晝,彷彿隔絕出來的另一個世界,亘古不變,林羽只能夠依靠守衛來送飯的時間來判斷早中晚。

袁赫倒也給他配過鐘錶,但是看著跳動的指針他感覺更加的難熬,索性便撤掉了。

等他將所接觸到的至剛純體和玄蹤步查缺補漏到爛熟於心之後,便跟袁赫申請,希望能看一看軍機處一號密倉的奇書秘典,畢竟這樣待著實在是太熬人了。

因為袁赫和水東偉兩人也沒權力直接做決定,所以便率先跟上面做了一番請示。

出人意料的是,一向扣扣搜搜的上面這次突然大度了起來,答應了可以讓林羽一周借閱兩本書。

這也就意味著,一號倉庫,自此也相當於成為了林羽的私人圖書館。

袁赫帶著林羽去一號密倉取書的時候林羽興奮不已,暗想雖然自己在這裡失去了自由,但是起碼倒也沒有浪費時間,換得了一個實力大漲的機會。

但是袁赫看著興高采烈的林羽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甚至搖頭嘆息,等到林羽挑好書之後,他才有些無奈的沖林羽說道,「家榮,你為何這麼開心,其實這並不是件好事!」

「不是件好事?為什麼啊?!」

林羽一時間有些大惑不解,他都如願進了自己夢寐以求的軍機處一號密倉,怎麼還不算好事呢?!

「你應該知道,這一號密倉的東西是何等機密,要是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學去了,那可是疑惑無窮啊!上次交流會的時候,上面批准你進過這一號密倉,已經是極大的恩賜,而且只允許你拿了那一本書而已,這次為何這麼大方了起來?讓你隨便借閱?!」

袁赫沉著臉說道。

「為何?因為覺得虧欠我唄,因為知道我在這裡太無聊了唄!」

林羽不以為然的說道,興沖沖的翻閱著手裡剛借來的兩本書,內心說不出的滿足。

「既然上面的人敢如此肆無忌憚的讓你看這裡面的書,那就是打定了讓你一輩子都出不去的主意!」

袁赫嘆了口氣,說道,「倘若一輩子都出不去,你就算將這密倉中的書籍盡數爛熟於心,又有什麼意義?!」

林羽聽到袁赫這話先前的興奮勁兒也頓時一掃而光,袁赫這話說的對,上面的人這一次突然這麼大方,指定是打定了讓自己在這裡待一輩子的主意。

那自己就是看再多的書也無濟於事,根本毫無施展的機會。

可是,因為一輩子都出不去了,就要自暴自棄嗎?!

林羽神色一凜,沖袁赫說道,「袁處長,難道因為等不來黎明,我們就不掌燈了嗎?我不去想將來,只想要走好這腳下的每一步即可!」

說著他拿著書,昂首闊步的離開。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林羽瀏覽了一號密倉里不下十本書,包括各種高階玄術和功法,其中還有一些刀法劍法之類的玄術。

他一邊背著,一邊習練著,雖然時間短,但是因為他天賦非凡,所以每種玄術他倒也都練的不錯,很快便能有所小成。

因為知道出去無望,所以他也沒想著將這些玄術練到多麼精深,只是貪圖著了解個新鮮,畢竟很多玄術招數是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

其實在這裡的日子也不錯,沒了自由,但是同樣也沒了那些勾心鬥角和打打殺殺,經歷過那些病人家屬的背叛之後,他也頗有些寒心,只不過覺得自己唯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家人和中醫了,本來他所幻想的將中醫做大做強的美好格局,也徹底因為榮桓的死而夭折,不過時至此刻,他仍不後悔!

他心裡盤算著等時間再久一些,榮鶴舒的注意力轉移之後,他就跟上面的人申請申請,讓他家裡人多來探視探視他,要是江顏能在這裡時不時的留宿上一夜,那就太好了!

不過到時候得事先讓袁赫把攝像頭撤走!

到了周末的時候,又到了林羽借書換書的日子,但是這一次兩個守衛進來后竟然端著一個籃子,籃子中放著的是一些雜物。

林羽仔細一看,發現竟然是他來軍機處的時候,被扣下的東西,其中還有他的手機!

林羽見狀頓時面色一驚,有些不可置通道,「這是做什麼?」

「何長官,這是你的東西,你現在可以走了!」

兩個守衛恭敬的說道。

「可以走了?!」

林羽睜大了眼睛,不敢置通道,「為……為什麼可以走了?!」

兩個守衛面面相覷,搖了搖頭,說不知道,他們內心有些無語,讓你走就走唄,還問為什麼幹嘛……

殊不知林羽抱定了在這裡終老的心理準備,驟然被放出去,心裡自然有些驚詫,甚至隱隱覺得,這背後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4章 但願長醉不復醒

4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