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一堂課

第93章 第一堂課

「Nonsense!你在吹牛!」

拜納姆臉色一變,罵林羽是在胡扯,這種程度的脫臼根本無法通過手法複位。

但是騎電動車男子聽到林羽的話后立馬跳了下來,說道:「何先生,您沒說話,我還以為您也認同這個老外呢,原來他在胡說八道糊弄我們呢。」

「我沒有胡說八道,我說的是實話!」拜納姆一聽急了,攤著雙手神情激動地跟騎電動車男子解釋道,「你知道他這種情況有多嚴重嗎?」

「確實很嚴重,但是我能把他醫好,他是被人用特殊手法拽脫臼的,去醫院,也不一定能複位,而且他受的痛苦可能要多的多。」林羽淡淡道。

「是嗎,何家榮先生,您的意思是說,您只靠一雙手,便能戰勝我們西醫精密的醫療器械?」安妮挑了挑眉頭,有些玩味的瞥了林羽一眼。

她對拜納姆的專業水平很了解,如果拜納姆說只能通過激光手術複位,那絕對錯不了,既然這個何家榮敢說這種大話,那自己就捧捧他,捧得越高,他摔得也就越慘。

「如果你特指這個病人的病情的話,倒是也可以這麼理解。」林羽面帶微笑道,神情自若,在他認為,在洋人面前,有時候確實需要自傲些。

「好,那我便看看你是怎麼徒手幫他把胳膊複位的!」安妮冷聲道,心裡氣憤不已,林羽竟敢口出狂言,說他一雙手能勝的過科學儀器,簡直是大言不慚!

「吹牛皮!」

「用你們華夏人的話來講,你這叫信口開河!」

「我要親眼看看他一會兒是怎麼羞愧到無地自容的!」

幾個洋老外紛紛出聲鄙夷道,因為長期跟華夏人打交道的原因,他們的中文都說的有模有樣。

林羽笑了笑,沒有起身,走到了平頭男子的身邊,剛要動手,誰知安妮突然攔住了他。

「何先生,先別著急,要不我們打個賭吧?」

「哦?怎麼賭?」林羽也沒有拒絕。

「這樣吧,如果我輸了的話,我在華夏待的這幾天,你要隨叫隨到,而且不管我問你什麼,你都要知無不言,言無……言無……」安妮皺了皺眉頭,有些想不起接下來的話了。

「言無不盡。」林羽替她補充道,「不過那你要是輸了呢?」

「我輸了,我就給你轉一百萬,當給你這小醫館裝修了,怎麼樣?其實這個賭對你而言更有利。」安妮極力勸說道,生怕林羽不答應。

在她看來她肯定會贏,林羽連檢查都沒檢查,就一口咬定病人是被特殊手法拽脫臼的,根本是無稽之談,除非他是神仙。

「好,成交。」林羽一口答應了下來。

「何先生加油,讓大洋馬看看我們華夏醫術的厲害!」

「就是,何醫生,洋人了不起啊,我們華夏人不比他們差!」

「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中醫!」

圍觀的一幫病人看到洋人囂張的態度,也有些看不過去了,極大的激發了他們的民族自尊心,迫切的想讓林羽在這幫洋人面前露一手,把他們囂張的氣焰打壓下去。

「什麼感覺?」林羽一手摸住平頭男的肩頭,另一隻手扶著他的小臂,輕輕地活動了一下。

「啊啊,疼!疼!」

平頭男臉色猛地一變,額頭上頓時汗如雨下。

「這樣呢?」林羽再次輕輕一轉。

「疼死了!啊啊啊!疼!」平頭男張著嘴,緊閉著眼,神情猙獰。

「住手,你這樣會讓他的傷情變得更加嚴重!」

拜納姆看不過去了,伸手想過來阻止林羽,誰知還沒到跟前,便被厲振生撕著脖領子拎小雞般拎了回去。

「這樣呢?」林羽接著問道,同時手上暗暗加了勁,猛地往上一推,平頭男肩頭立馬發出咔吧一聲脆響。

「啊啊啊……不疼了?!」

平頭男剛叫喚兩聲,突然猛地一怔,感覺肩頭的劇痛猛地消失,換上了一種很輕微的酸痛感。

「稍微活動下,試試。」林羽笑道。

平頭男趕緊活動了一下手臂,發現手臂已經活動自如,滿臉驚喜道:「好……好了,好了!」

「哈哈,何先生果然是神醫啊!」

「怎麼樣,厲害吧!看你們這些洋人還敢不敢質疑我們中醫!」

「西醫就是狗屁啊,又讓人上醫院又讓人檢查的,得花多少錢啊,人家何醫生一下就給推好了!」

「怎麼樣,現在蔫兒了吧,願賭服輸,拿錢吧!」

一幫病人頓時歡欣不已,這一刻,他們全都為華夏中醫感到驕傲,也為自己身為一個華夏人而感到無比的自豪!

「Impossible!Impossible!」

幾個洋人紛紛色變,驚呼連連,不停的說不可能,滿臉的不可置信。

安妮的臉色一瞬間也變得十分難看,沒想到林羽只是輕輕一推,竟然就把這麼嚴重的脫臼治好了。

要不是今天親眼所見,她絕對不會相信。

「安妮小姐,你現在相信了吧?你要是後悔的話,那一百萬我可以不要。」林羽面帶微笑道。

「放心,我願賭服輸,你把賬號給我,我這就讓人把錢轉給你。」安妮趁著臉說道,看向林羽的眼神,已經沒有了先前的輕蔑,換而是滿滿的好奇與疑惑。

「厲大哥,你銀行卡呢,拿過來。」林羽也沒跟她客氣,像她這種身份的人,一百萬對她而言就是毛毛雨。

「啊?幹什麼啊?」厲振生愣了下。

「我用一下,給我。」

厲振生有些不解的把銀行卡遞給林羽,林羽轉手交給安妮,說道:「打吧。」

安妮拿著卡走到一邊打起了電話。

「先生,你這是做什麼啊,你不是自己有卡嗎?」厲振生心頭一緊,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急忙問道。

「厲大哥,佳佳現在還小,以後用錢的地方多著呢,就當我這個做叔叔的為她盡的一點心意吧。」林羽笑著說道。

「先生,這怎麼可以!」厲振生心頭顫動不已,睜大了眼望著林羽,只感覺眼球發澀。

「這有什麼不可以,當我是兄弟就收下,否則你就退給我,我絕不回絕。」林羽淡淡一笑,說道。

「多謝先生。」厲振生猛地一低頭,不由紅了眼眶,一百萬對他而言已然是巨款,以前只顧著死當兵,何時在乎過錢,退役這兩年,他才知道錢的重要性。

他最近確實十分拮据,林羽預支的工資,他全都還債了,現在身上連給佳佳買一件衣服的錢都沒有。

毫無疑問,林羽已經知道了他的難處,所以才把這筆錢以送給佳佳的名義轉給了他。

「好了,一會兒就到賬了。」安妮走過來把卡還給林羽,「不知道你晚上有沒有時間,我想請你吃……」

「沒有。」

未等安妮說完,林羽便一口打斷了她。

「你……」

安妮氣的胸口一起一伏,使得本就傲然的胸膛顯得格外的壯觀,「何先生,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一定是單身吧。」

「不是,我有老婆,而且非常漂亮。」林羽很自信的回答道。

安妮咬了咬牙,氣的都要吐血了,這種人怎麼可能找得到老婆!

她不能再跟林羽聊下去了,否則真的會氣的吐血,索性直接問道:「何先生,你什麼時候去中醫藥學院教課,記得通知我一聲,我想聽聽你的高見!」

「可以呀。」林羽點點頭,說道:「你說的很對,中醫在很多方面,於你們西醫而言,確實是高見。」

安妮氣的身子都有些發抖了,見自己在語言上賺不到便宜,索性便不說話了,塞給林羽一張名片便轉身走了。

「快走吧,大洋馬,以後有病歡迎隨時來看!」

「就是,你身體發育那麼好,可能不正常,有什麼異常記得回來讓何醫生幫你檢查檢查啊!」

「以後別吹噓西醫了,不還是輸給了我們中醫!」

圍觀的眾人不忘對著安妮等人的背影一陣奚落。

兩天後,林羽吃完早飯特地換了一身西裝,因為今天他將以老師的身份去中醫藥大學給學生們上課。

「看你扣子扣得,這麼大人了,連扣子都扣不好。」

江顏剛要出門,看到林羽皺巴巴的衣服后,趕緊過來替他把扣子扣好,幫他把衣領順好。

「謝謝。」

林羽看著眼前的江顏,突然感覺內心溫柔無比,一股久違的溫馨感湧上心頭。

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倒也挺好。

「好好教,別誤人子弟。」臨走時江顏囑咐了一句。

明媚的陽光灑在樹頭上,灑在寬闊的水泥路上,灑在色彩斑斕的教學樓上,灑在笑意盈盈的學生臉上,使整個學校顯得生機盎然、活力無比。

林羽一邊走一邊看著來往的同學,感覺心頭暢快無比,彷彿回到了自己的學生時代。

他教的是一門公開課,在《中藥基本理論知識》和《中醫診斷學》之間,他最終選擇了《中醫診斷學》,相比較前者,後者更好入門,更具實踐性,也更容易激發同學們學習的興趣。

「哎,聽說這次公開課來的可是個名醫啊。」

「我也聽說了,還是我們學校校長親自過去請的他呢。」

「真的假的,能有那麼厲害嗎?我醫科大同學前幾天還嘲笑過我呢,說我學中醫沒前途。」

「真的,我聽說他看過不少病人,還幫洋人看過病呢。」

「那指定得是個老教授吧,可能得比咱董校長年紀都大。」

「你這不廢話嘛,當然是個老教授,據可靠消息,比董校長年紀還大呢,董校長去請他的時候,都得恭恭敬敬的。」

「那太好了,咱們說不定能跟著這個老教授學出點名堂。」

此時大階梯教室里已經坐滿了人,足足有一百多人,都是選了這門公開課的學生,互相交頭接耳的議論著,興奮不已。

這時安妮帶著另外幾個醫療協會的成員也進來了,不動聲色的坐到了教室後面的角落裡。

「看,有洋人來了。」

「噓,小點聲,這可不是一般的洋人,是米國醫療協會的。」

「真的假的,醫療協會的都來聽他講課?」

「可見這個教授得多厲害啊。」

後面一幫同學低聲議論道。

「同學們好。」

這時林羽對了下門牌號,接著邁步走了進來,看到有這麼多人,頗有些意外。

「同學你哪個班的?走錯了吧?」

一個學生會紀檢部的負責人打量林羽一眼,站起來沖他喊道。

剛才他已經點過名了,人員已經到齊了,怎麼又過來了一個。

「是啊,我們這是公開課,走錯屋了吧?」

「你哪個班的啊,哎,你幹嘛上講台!」

「一會兒我們老師可來了啊。」

一幫學生紛紛說道,因為林羽長得太年輕了,面容又清秀,所以他們自然而然的便把林羽當成了本校的學生。

畢竟剛才他們中有得到「可靠消息」的人說過了,今天來的會是一個滿頭白髮的老教授,所以誰都沒有往林羽就是老師那方面想。

安妮和其他幾個成員忍不住捂嘴偷笑了起來。

安妮心裡頭幸災樂禍,迫不及待的想看林羽出醜,連年齡都不能服眾,看你一會兒怎麼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章 第一堂課

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