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孰善孰惡

第945章 孰善孰惡

大頭說話的時候電話那邊同時伴隨有一陣紛雜的叫嚷聲,好像有人在毆鬥。

林羽聽到大頭這話頓時精神一振,急聲問道:「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我說,這什麼桓身邊的人太厲害了,我們打不過啊!」

大頭呼吸順暢了一些,說話也利落了許多。

「榮桓!你們堵住榮桓了?!」

林羽聞言瞬間興奮無比,噌的站了起來,迫不及待的問道,「在哪兒呢?你們現在在哪兒呢?!」

「你往西北角走,不出三公里就能看到我們!」

大頭急忙說道。

「好,好,大頭,你務必拖住他們!我馬上到!」

林羽興沖沖的沖大頭喊道,心頭說不出的振奮,老天有眼啊,沒想到這榮桓竟然被大頭他們給堵住了。

厲振生和百人屠等人見林羽如此興奮,不由有些意外,齊齊打起精神,滿臉期待的望著林羽,不知道林羽這是接到了什麼好消息,竟然會如此激動。

「哈哈,榮桓和他的手下被給我們引路的大頭帶人給截住了!」

林羽興沖沖的跟厲振生和百人屠交代一聲,接著一把將插在地上的純鈞劍拔了出來。

「真的?太好了!」

「先生,那你快去啊!」

「先生,務必擊殺掉這兔崽子啊!」

厲振生等人頓時大感振奮,七嘴八舌的沖林羽喊道,聲音中說不出的激動,本來以為榮桓這小子已經跑了,沒想到到頭來得來全不費工!

「放心,這次我絕對不會再讓他逃走,你們自己照顧好自己,我去去就回!」

林羽叮囑道,說話間精神抖擻,神氣十足。

「先生,我恢復的已經差不多了,能保護好他們!」

步承冷聲說道。

「呵!」

百人屠冷哼一聲,說道,「分明是我保護你!」

「剛才要不是我替你擋了一劍,你早死了!」

步承冷冰冰道。

林羽見他們又鬥起了嘴,不由搖頭苦笑,二話沒說,身子猛地一躍,跳上牆頭,朝著西北角的方向極速的追了過去。

他身形靈動飄逸,幾個縱躍之後就已經是數百米開外,隨後沿著牆頭狂奔了起來。

果然,按照大頭所說,在衝到兩公里開外之後,他便聽到遠處的小廣場上傳來了一陣嘈雜的叫嚷上,在跑了幾百米之後,就能憑藉廣場的燈光依稀看到廣場上有上百個人頭攢動,塵土四揚,嘶喊聲震天。

或許一百人光聽起來數量不多,但是親眼看到上百人圍戰在一起,場面仍舊十分的可觀。

林羽衝到廣場不遠處的屋頂之後,便看到小廣場中間其中一個身影利落的出拳、踢腿,招式凌厲,而且不遺餘力,每一招都帶著無盡的殺意,眨眼間已經放倒了三四個人。

不過這人招式看似剛猛,但是渾身的氣力也已經消耗的差不多,而且他的左腿有些滯緩,好似受了傷。

在這個人影抬頭的剎那,林羽眼神一亮,一眼便將他認了出來,正是玄醫門的上官誠!

果然是冤家路窄!

林羽眼睛一眯,掃視了周圍一番,沒有找到榮桓,心中不由有些憂慮,不過也沒來得及多想,一個空翻,迅速的掠了下去,手中長劍一抖,朝著人群中間的上官誠便狂奔了過去,同時厲聲喊道:「都閃開!」

他這一聲大喊暗暗加了內息,眾人聞言身子猛地一顫,下意識的轉頭一看,看到握劍而來的林羽滿身鮮血,宛如殺神臨世,心頭皆都一顫,慌忙四下躲避,同時給林羽讓出了一條路。

上官誠看到人群陡然散去,不由微微一怔,也下意識轉頭朝著林羽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等他看清楚來人是林羽之後,他面色霎時一白,神情間寫滿了驚恐!

他似乎沒想到林羽竟然能追過來,畢竟院子中的可是金衛率領著的二十多個玄醫門的玄術高手在抵擋林羽他們啊!

就算金衛他們打不過何家榮,但是也不至於被何家榮這麼快追來吧?!

上官誠內心大駭無比,未等他做出任何的反應,林羽已經衝到了他跟前,同時一劍劈向了他的肩頭。

上官誠身子慌忙一轉,頭部微微一側,長劍幾乎貼著他的鼻尖瞬間斬過,以至於他都能感覺到劍尖劃過鼻尖所產生的氣流。

他身子噌的出了一層冷汗,本以為這個何家榮只是空手格鬥厲害,沒想到用劍也是如此的剛猛懾人!

不過林羽似乎早就料到他會躲,一個跨步衝到他跟前,狠狠的一腳踹在了他的腰部,一腳將他踹飛了出去。

上官誠在地上咕嚕嚕翻了幾個滾子,這才將身子穩住。

這時人群中突然竄出一個人,手中持著一把槍,對準上官誠,「砰」的一聲毫不猶豫的開了一槍。

林羽在這隻拿槍的手伸出來的時候便已經察覺,雙眼一睜,手中的純鈞劍猛地甩出,同時他整個人也快速的跟了出去。

「叮!」

一聲脆響,子彈砸到劍身上立馬彈開,而林羽的身子也已經沖了過來,一把將繼續前飛的純鈞劍抓住,回身一巴掌拍到人群中伸出的那把槍上。

「砰!」

林羽這一巴掌直接將整把鐵制的手槍擊打的四分五裂,一眾零件和槍中的子彈七零八落的飛濺到了地上。

眾人見狀頓時面色一驚,儼然沒想到林羽這一巴掌竟然具有如此大的威力!

「背後放冷槍,是小人的行徑!」

林羽沉聲沖人群喝了一聲,看樣子上官誠那條微跛的腿也是被剛才這種冷槍打傷,要不然他也不至於如此狼狽。

接著林羽轉頭望了上官誠一眼,眼睛微眯,閃過一絲寒色,冷聲道,「大丈夫要勝,便要勝的堂堂正正!縱然,你的對手是一幫卑鄙小人!」

他這話顯然是在暗罵上官誠等一眾玄醫門的人。

「何家榮,你以為你自己就是什麼正人君子嗎?!」

上官誠咬了咬牙,冷聲道。

「起碼你們要磊落的多!我一直在救人,而你們一直在害人!」

林羽眯著眼冷聲道,「害的人多了,死後下了地獄也不會有好下場的!」

聽到他這話,上官誠面色微微一變,眉宇間不由閃過一絲驚恐,他是玄醫門內的管理層之一,自然知道玄醫門這幾年害死了多少人。

林羽手腕一轉,將手裡的劍扎到了地上,衝上官誠冷聲問道,「榮桓呢?!」

現在的上官誠已經不足為懼,別說上官誠現在廢了條腿,就是他身體完好,也壓根不會林羽的對手,所以林羽也不急著對付上官誠。

「我還想問你呢!」

上官誠冷聲說道,「你把我們副掌門弄去哪裡啦?!」

林羽聞言不由有些意外。

「何長官,人在這呢,在這呢!」

這時小廣場籃球架方向突然傳來一個欣喜的聲音,林羽轉頭一看,見大頭正站在路邊的一輛黑色商務車跟前沖他招手,同時高聲說道:「這個榮桓被我綁在裡面呢!」

剛才他的一眾手下跟上官誠打的難解難分之際,他便帶著人偷偷將榮桓綁起來扔在了車後面,防止被這老小子逃走。

而毫無縛雞之力的榮桓自然打不過這些人,被人三拳兩腳就放倒在了地上,他不由痛恨自己年輕的時候偷懶,只顧著學習醫術沒有學習玄術。

聽到大頭這話之後,上官誠眼神一亮,率先腳下用力的一蹬,朝著大頭所在的商務車狂奔了過去。

雖然他腿上有傷,但是在拼盡全力之後,速度仍舊快的驚人,似乎拼盡性命也要把榮桓給救出來。

不過可惜的是,他這點速度對於林羽而言不值一提,林羽身子也已經急速的竄出,雖然起步較晚,但是眨眼就已經衝到了他的跟前,同時出腿,狠狠的一腳踹在了他側腹上,上官誠頓時悶哼一聲,身子驟然間摔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幾滾,臉上閃過一絲極為痛苦的神色,捂著肚子半天沒能爬起來。

「你想把他放出來是吧?」

林羽望著上官誠冷聲說道,「好,我幫你就是!」

說著他直接伸手將車門拽開,便看到車子的后駕駛座上躺著一個手腳被綁的死死的男子,嘴上還拴著布條,身子一邊奮力的扭動著,一邊嗚嗚的叫著。

林羽直接伸手拽著這男子的衣領,將這男子拽了出來扔在地上,借著燈光才看清這人的臉。

榮桓!

確實是榮桓!

林羽心頭猛地一跳,激動不已,找了這麼久,他終於找到這個老小子了!

跟林羽臉上的欣喜不同的是,榮桓在看到林羽之後眼中陡然間閃過一絲莫大的驚恐,雙腳用力的蹬著地往後蹭,迫切的想遠離林羽。

但是他手腳被縛,所移動的距離十分的有限。

「何長官,怎麼樣,沒錯吧,是這什麼桓吧?!」

大頭湊過來興沖沖的說道。

「不錯,大頭,你這次真是立了大功了!」

林羽點頭讚賞的笑笑,詢問道,「你怎麼會帶著這麼多人堵住他的?!」

「哎呀,何長官,我不放心你啊,程隊長說你們不過才七八個人,就要對付人家二十多個,這肯定要吃虧啊,所以我和程隊長疏散完周圍的居民之後,就把自己的兄弟們都叫了過來!」

大頭嘿嘿的笑道,「誰知道這剛走到這裡的時候,就碰到了他們兩個,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個……這個榮桓,對,我一看這倆老小子狼狽的樣兒,就知道他們是趁亂逃出來的,所以就讓兄弟們截住了他們!」

上官誠聽到這話頓時懊惱不已,一手捂著肚子,一手用力的捶了下地,心裡悔恨不已,沒想到栽到了一幫小混混手裡,其實本來他還猶豫要不要往東北方向逃的,如果要是往東北方向逃,那他們決計不會碰上大頭他們,此時說不定已然安全!

他不由惱怒天意弄人!

但是誰又知道,是不是天理昭昭呢?!

畢竟他們一出手,就是害死了成千上萬條人命!

「這次當真多虧了你了!」

林羽用力的拍了拍大頭的肩膀,語氣中滿是讚賞,笑道,「我一定幫你跟程參多說幾句好話!」

沒想到這個大頭這麼講義氣,而正是因為大頭的義氣,才擒住了榮桓這小子。

有時候現實就是這麼戲謔,堂堂懸壺濟世的千年中醫門派竟然做著敲骨吸髓、草菅人命的營生,而大頭這種本應無惡不作的地痞混混,竟然幫著疏散百姓、擒抓惡人,到底誰是正誰是邪,誰是善誰是惡,又有誰能說的清呢?!

此時榮桓雙腿在地上蹭著,已經蹭出了數米,林羽直接就邁步跟了上去,走到自己的純鈞劍跟前,直接一把將純鈞劍拔了出來,眯眼望了眼掃了眼地上的榮桓,接著手腕一抖,手中的劍刃直掃榮桓的雙腿之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45章 孰善孰惡

4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