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嚴重脫臼

第92章 嚴重脫臼

「你們中醫學院就這一個何教授嗎,沒有年輕點的?」安妮皺著眉頭不解道。

「沒有,我跟您保證,我們中醫藥學院就這一個何教授,何志輝何教授。」湯宗銳有些不明所以,他們學校就這一個何教授啊。

「何志輝?!」

安妮面色一沉,冷聲道:「不好意思,我要找的是何家榮先生,清海市人民醫院院長說他在您這裡任職,所以我才過來的。」

「啊?!」

湯宗銳面色猛地一變,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安妮要來找的竟然是何家榮。

莫非就是昨天他拒絕掉的那個何家榮?想想李浩明對他讚不絕口的樣子,應該就是。

一剎那,湯宗銳悔的腸子都要青了,滿臉苦色。

「我要見何家榮何先生,麻煩你讓他現在來給我上課!」安妮語氣十分不悅道。

「好,好,沒問題,何先生昨天還來學校來著,今天有事沒來,我這就去叫他,您稍等,您稍等。」

湯宗銳滿頭大汗的說道,急忙跟副校長使了個眼色,說道:「先帶幾位貴賓去接待室,嘗嘗咱清海的特色茶點。」

副校長連忙點點頭,招呼著安妮等人去接待室。

「我可以等,但是我時間寶貴,最多等你們一個小時。」安妮走前神情高傲的丟下一句話。

「明白,明白。」湯宗銳急忙點頭哈腰道。

安妮走後他才長出了口氣,翻出通訊錄想撥打李浩明的手機,但又覺得不妥,趕緊叫中醫藥學院的書記去開車,陪他親自去回生堂。

中醫藥學院書記一路上把車子開得飛快,個別路口紅綠燈也不管了,惹得身後一片罵聲。

此時回生堂門口排了長長的隊,都是來看病的病人。

「何先生,何先生啊。」

湯宗銳一下車便急急忙忙的衝進了醫館。

林羽此時正在給病人把脈,被他這一叫給打斷了,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頭。

「出去,沒看到我們先生在給人看病嗎?想看病排隊去!」

厲振生衝過來一把把湯宗銳推了個趔趄,差點坐地上。

湯宗銳面色變了變,沒敢發作,急忙道:「兄弟,我不是來看病的,我有急事找何先生啊,萬分火急啊。」

「再急的事也得等我們先生把病看完!」厲振生不悅道。

「就是,有沒有點公德心啊,沒見我們在這排隊嗎?」

「這禿子是不是想插隊啊,趕緊滾蛋!」

「穿的人模狗樣的,一點素質都沒有!」

一眾排隊的病人也有些不高興了,紛紛出言怒斥他。

湯宗銳一個堂堂的醫科大校長,還從沒受過這種辱罵呢,不禁面色通紅,很想轉身一走了之,但是又不敢,只能忍氣吞聲的站在一邊等待著。

林羽給眼前的病人看完病後,示意大家稍安勿躁,接著轉頭沖湯宗銳問道:「湯校長,不知您來我這小醫館有何貴幹?」

湯宗銳見林羽終於肯搭理他了,面色一喜,急忙走過來,恭敬道:「何先生,我是誠心誠意過來聘請您去我們學校擔任客座教師的。」

「哦?」林羽眉頭一挑,「可是我昨天去的時候,您不是說人員太擁擠了嗎?」

「對,確實太擁擠了,但是何先生您跟別人不同啊,就算再擁擠,我也得把時間給您安排出來。」湯宗銳臉上陪著笑說道,內心苦不堪言。

「那實在不好意思了,湯校長,昨天您拒絕我之後,清海市中醫藥大學的董校長便過來了,聘請我當他們學校的客座教師,我已經答應了,您請回吧。」林羽微微點頭示意,接著再沒搭理他,繼續看起了病人。

「何先生,你可以同時在兩所學校任職嘛,我給您開正規編製的待遇……」

湯顯祖急了,他還沒說完,厲振生便一把把他推了出去,冷聲道:「行了,我們先生還忙著看病呢,快走吧!」

「你少動手動腳的!」

同來的書記趕緊扶住湯宗銳,滿臉不悅的嘟囔了一句。

「我就動手動腳怎麼了?」厲振生往前一跨,把手指捏的嘎巴作響,氣勢逼人。

「野蠻。」

書記嚇得面色一變,急忙帶著書記退到了一邊。

就在這時,先前去往醫科大的兩輛林肯轎車緩緩的駛了過來,車子停好后,安妮等人便從車上下來了。

「安妮小姐,您怎麼來了,我正在請何先生呢。」湯宗銳一見急了,慌忙跑過來說道。

「湯校長,不必了,我打聽過了,何先生根本不在你們學校任職,他是被清海中醫藥大學聘請了,所以就不麻煩您了。」安妮瞥了他一眼,沒搭理他,徑直朝回生堂走去。

「安妮會長,我們學校其他教授水平也很厲害的!」

湯宗銳心頭猛地一痛,好端端的榮耀就這麼被中醫藥大學給搶走了,十分不死心,一邊說一邊想上前去追安妮,但是被兩個健壯的黑西服保鏢毫不客氣的擋了下來。

「回生堂?好大的口氣!」

安妮摘下墨鏡,看了眼醫館門口上方懸挂的黑底金字的牌匾,頗有些不服氣。

她在華夏生活過一段時間,對華夏文化也有過很深入的研究,自然看得懂牌匾上的意思。

對於突然出現的一群洋人,病人們紛紛好奇不已。

「連外國人都來找何先生看病啊,何先生真厲害。」

「當然,何先生可是神醫,早晚有一天名聲會響徹全世界。」

「這外國人高高壯壯的,骨架就是大啊。」

「何止骨架大啊,我看哪都大,看那個金髮大洋馬,身材真火辣。」

安妮聽到后皺了皺眉頭,狠狠瞪了旁邊兩個輕浮的年輕人一眼。

兩個年輕人被她眼神看的一愣,沒想到這個大洋馬竟然聽得懂中文。

「何先生你好,我是米國醫療學會的副會長,我叫安妮。」

見林羽瞥了眼自己沒有說話,安妮眉頭緊蹙,有些不悅的自我介紹道。

但凡對醫療界有認知的人,都知道米國醫療學會在醫學界的地位,世界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擠破頭的想跟她這個集美貌與智慧於一身的副會長扯上關係。

但是聽到她自報家門后,林羽依舊沒有反應,一臉的淡然,只是沖厲振生說道:「厲大哥,給他們準備幾個座位。」

厲振生趕緊點頭答應一聲,從屋子裡搬出來幾個塑料凳擺在地上,說道:「幾位稍微一等,我們先生正在給人看病。」

安妮看到這種地攤上的塑料凳,臉色一沉,十分不悅,她何時坐過這麼低劣的凳子。

「麻煩幫我們找幾把椅子,謝謝。」安妮忍著怒氣說道,在她看來,林羽對她實在是太不尊重了。

「不好意思,我們這裡沒有椅子,只有這個。」厲振生撓撓頭說道。

「那算了。」安妮冷聲道,「何先生,你這裡環境實在是太簡陋了,我們一起去旁邊的咖啡廳坐坐吧。」

她的話聽起來像是在邀請,但是卻是在下命令,如果換做其他醫療界的人,恐怕會因為她這一句話激動不已。

但是林羽臉上古井不波,看完眼前的病人後,才對安妮禮貌道:「安妮小姐,我現在這裡有病人,如果您有急事的話,煩請您在這裡等等,或者您一會兒再來也行。」

「你!」

安妮面色一紅,勃然大怒,這個何家榮,實在是太給臉不要臉了。

「何先生,你把自己位置擺的也太高了吧!」

「就是,你知道我們安妮會長是什麼身份嗎?」

「多少人做夢都想跟安妮小姐喝一杯咖啡,你知道嗎?」

另外的四男一女也極其不悅,他們也是醫療協會的成員,還從沒見人敢這麼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何醫生,救命啊,何醫生!」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個慌張的聲音,只見一個三十左右的男子騎著電動車吱嘎一聲急剎在了醫館門口。

而他電動車的後座上還坐著一個年齡相仿的平頭男子,左手用力捂著右臂,臉色通紅,滿頭大汗,痛苦不已,但是身上卻沒有絲毫的傷口和血跡。

不過他痛苦的神情是騙不了人的,周圍的人一看急忙都讓開,示意他先進去看病。

平頭男子小心的從車子上下來,痛苦的說道:「何先生,我這胳膊脫臼了,麻煩您給接上。」

「我來。」

未等林羽說話,安妮身後的一個洋人主動站了出來,他叫拜納姆,是位骨科醫生,見到林羽傲慢的態度,忍不住想在他和眾人面前露一手。

在同一批骨科專家裡,他治療脫臼用時是最短的,只要不是十分嚴重的脫臼,他都能以極快的速度精準的幫病人恢復骨位。

「你,你行嗎?」騎電動車的男子瞥了他一眼,有些信不過他。

「給你看看我的證件。」

拜納姆將自己的證件給騎電動車男子看了一眼,騎電動車男子見林羽也沒有阻止,這才閃身走開。

拜納姆走到平頭男子跟前,伸手碰了下他的右肩,男子立馬疼的啊啊大叫。

「忍一忍。」

拜納姆在他肩上摸了摸,隨後臉色陡然一變,驚訝道:「你這脫臼怎麼會如此厲害?!是被人打的嗎?」

「對!」

騎電動車男子一聽拜納姆這話眼前那一亮,看來這洋老外還真有兩下子,急忙道:「打我哥們的也是洋人,就因為走路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他們,他們就罵我哥們,我哥們回了兩句,他們就把他胳膊拽脫臼了。」

「他這個情況十分嚴重,必須馬上送去醫院,光靠手法矯正根本不行,我懷疑可能需要激光手術進行複位。」

拜納姆面色嚴峻道,他以前也碰到過許多脫臼嚴重的患者,但一般都是些職業格鬥運動員,普通人這麼嚴重,他還是第一次見。

「還愣著幹嘛,快送醫院啊,具體情況需要拍片后才能診斷出來。」

拜納姆見騎電動車男子愣在一旁,急切催促道。

「奧,好。」騎電動車男子這才反應過來,急忙要去騎車。

「不用那麼麻煩,我給推一把就好。」這時林羽突然開口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2章 嚴重脫臼

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