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傳道授業

第90章 傳道授業

晚上回家之後,林羽驚訝的發現江顏已經做好了一大桌子菜,十分豐盛,而且老丈人和丈母娘竟然都不在家。

「今天怎麼你下廚,爸媽呢?」林羽詫異道。

「去朋友家吃飯了。」江顏淡淡道。

「我們兩個吃這麼一大桌子菜,不合適吧?」林羽撓撓頭。

「那你別吃了。」江顏自顧自的坐下開始吃了起來。

林羽見她神情不對,趕緊洗手坐好,拿起碗筷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讚不絕口:「嗯,好吃,這個也好吃,這個更棒。」

但是任由他怎麼誇獎,江顏都沒有反應,默不作聲的吃著。

「奧,那什麼,薛沁今天來找我,是有事情要跟我談,真沒有別的,厲大哥當時也在。」林羽突然想起來什麼,急忙解釋道。

「我也沒說你們兩個有什麼。」江顏淡淡道。

「有什麼話就直說吧,都老夫老妻了。」林羽知道她這種狀態肯定是有事啊。

江顏的手一下停住了,頓了一下,語氣有些低沉的說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情緒低落,其實你幫史密斯治好了病,我是很開心的,可是,同時我也覺得你是那麼的陌生,有那麼多的事情瞞著我。」

「啊?你是說我的醫術嗎,我不是跟你解釋過嗎?」林羽心裡一慌,是啊,自己最近只顧著看病救人了,無形中也暴露了太多。

「包括現在,你還在騙我。」

江顏抬起頭,面色冰冷,眼神中卻透著一股悲傷,「中醫科的項老今天給我們講過,現在中醫界能將透天涼運用到爐火純青的人,除了你恐怕再無別人,你難道還想用天賦那一套騙我嗎?」

其實她一直都知道林羽在騙他,原本普普通通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變得如此厲害?

可是以前她懶得戳穿他,但是現在不一樣,她突然有些忍受不了林羽的欺騙。

或許,是因為在乎吧。

她不得不承認,自己對眼前的這個男人產生了感情,說喜歡也好,說依賴也罷,反正她已經願意跟他在一起了。

江顏的話低沉而落寞,林羽心裡彷彿被什麼東西猛地擊中了一般,說不出的難受,伸出手輕輕地握住江顏的手,柔聲道:「對不起,我確實一直在欺騙你,但是有些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因為連我自己都沒有弄明白。」

江顏抬頭看向林羽,眼中光亮閃動。

「我答應你,等以後時機合適了,我一定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你,到時候,不管你接受我也好,拒絕我也罷,我都坦然接受。」

說到這裡林羽手上的力道不由加大了幾分,想起日後可能會與她分離,心裡竟然湧起一股難以名狀的壓抑感。

這怎麼可能呢?

她是何家榮的老婆,自己怎麼會對她產生感情呢?

自己不過是在替何家榮履行義務罷了。

林羽極力的勸說自己。

「好,我等你。」

江顏遲疑片刻,緩緩道,聲音不大,卻分外堅定。

眼前的人怎麼會如此熟悉而又陌生,他還是何家榮嗎?

可是,他好端端的坐在自己面前,不是何家榮,還能是誰呢?

無論他是誰,自己都會接受他的,對吧?

縱然……他不是何家榮。

江顏也極力勸說著自己。

第二天一早,林羽剛到醫館,發現門外竟然站滿了排隊的人,見到他后都客氣的打招呼,「何先生早!」

「大家早!」林羽笑道。

「先生,上次跟那個西醫診所一鬧,咱現在名氣可大了。」厲振生笑呵呵的說道,「附近的街坊都知道你醫術高超,天還沒亮呢,就過來排隊了。」

現在已經進入了初冬,晝短夜長,他這話倒還真不是誇張。

「您這是血虛發熱,西醫叫再生不良性貧血,我給您開個方子益氣養血,服七劑發熱便止。」

「阿姨,您這是感冒引發的肺炎,應該解肌祛風,溫肺理氣,我給您開個方子,您服七劑便會緩解,然後加上我標註的這幾味葯,再煎服七劑,癥狀全消。」

「你這肌肉抽搐是缺鈣,回去吃點鈣片和維生素D就行了。」

「呦,忙著呢。」

林羽正給病人看病,宋老和李浩明兩人說笑著走了進來。

林羽可是有些日子沒見宋老了,趕緊起身跟他打了個招呼。

「你忙,你忙,忙完再說。」宋老趕緊招手道。

等林羽忙完已經是中午了,四個人一起去旁邊的小飯店叫了幾個菜和兩瓶白酒。

「小何啊,我一回來浩明就給我講了你的事迹,你這次真是給中醫爭光了。」宋老笑呵呵的說道,臉上的寵溺之情溢於言表,內心惋惜不已,年紀輕輕為什麼要想不開結婚?為什麼呢?

「何老過獎了。」林羽笑道。

「中醫的興盛就看你們這幫年輕人了,我們都老嘍。」宋老笑呵呵的說了一聲,接著興緻勃勃的問道:「小何,我跟你商量個事,不知你願不願意?」

「您老請說。」林羽急忙道。

「既然你醫術這麼厲害,有沒有想過傳道授業啊?」宋老笑眯眯的說道。

「宋老的意思是說讓我收徒,教授醫術?」林羽不解道。

「收徒才教幾個人啊。」宋老趕緊擺擺手。

「何老弟,我和宋老商量過了,希望你能去大學裡面,把中醫的知識傳授給更多的人,為振興我華夏中醫盡一份力。」李浩明跟他解釋道。

「那當然好啊,只要是真心想學的,我就願意教。」林羽笑著說道,「不過不知道人家大學那邊答不答應啊,也不知道該去哪所大學教。」

「這個我早幫你想好了。」李浩明急忙道,「現在清海市最好的就是清海市醫科大,你就去這裡教學吧,他們校長跟我是老同學,我跟他打個招呼就行。」

「那感情好啊,以後我每周都可以抽出一天去學校上課。」林羽笑道,能夠將中醫傳授給更多的人,也是他的願望之一。

更何況自己將要去教學的,還是自己的母校,從一個學生轉變為一個老師,想想就覺得興奮。

「那得了,回頭我跟他說一聲。」李浩明笑著說道。

「小何啊,辛苦你了,我為中醫能有你這樣的人才感到驕傲,來,我敬你一杯!」宋老跟林羽一碰杯,立馬一飲而盡。

三天後,兩輛豪華的林肯轎車駛向清海市人民醫院,看到車牌后,早就接到通知的保安立馬把攔車桿升起,啪的打了個敬禮。

「這來的是誰啊,排場這麼大。」一個保安好奇的問道。

「幹啥的不知道,但是聽說是個外國娘們。」另一個保安吸了吸鼻子說道。

車子在門診大樓前停下,隨後下來六個洋人,四男兩女,其中一個身材高挑,前凸后翹,比例勻稱的女子格外引人注目。

女子皮膚白皙,滿頭金髮隨意的披散在背後,身著一件長款風衣,讓模特般的身材盡顯無遺。

雖然她臉上一副碩大的黑色墨鏡將容顏遮了個嚴實,但是從她緊翹的鼻子和紅潤性感的嘴唇來看,任誰都覺得她是個大美人,尤其是她身上那種孤清的氣質,鮮有人及。

「安妮,你終於來了。」傑森滿臉笑意的跑出來跟安妮擁抱了一下。

「這就是清海最好的醫院嗎?還不錯。」安妮環視了四周一眼說道。

「哎呀,安妮會長,歡迎您啊。」這時祁院長帶著一幫主任迎了出來,要知道米國醫療協會在世界醫學界可是北斗泰山般的存在啊,他自然怠慢不得。

兩撥人進行了簡單的介紹后,安妮便直入正題,「麻煩你們帶我去見一見史密斯先生吧,我聽說他已經站起來了?」

安妮語氣冷淡,頗有一些嗤笑,因為她根本就不相信史密斯能站起來。

覺得不過是傑森聯合華夏人騙她的把戲罷了,她這次來,就是要揭穿這個把戲。

「這不,來了嘛。」祁院長笑呵呵的往遠處一指。

只見史密斯正在莉亞的陪同下在醫院裡面散著步。

「這不可能!」

安妮大吃一驚,一把把墨鏡摘下來,露出一張五官分明、標準歐美范美女的面容。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是這就是事實,安妮。」傑森攤了攤手,甚至有些得意,為自己尋得了這樣的神醫而沾沾自喜。

「祁院長,這個何家榮是你們醫院的醫生嗎,他什麼時候方便,我想聽他給我做一場報告。」安妮有些迫切的沖祁明青詢問道。

「這個,不瞞你說,安妮會長,他不是我們醫院的醫生。」祁明青有些無奈道,隨後突然想起來什麼,急忙道:「不過他現在經人介紹去了我們清海市醫科大任教,你們倒是可以跟清海醫科大聯繫聯繫。」

這時清海醫科大校長辦公室里,校長湯宗銳正低頭忙著寫一個文件。

此時他手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接起來慵懶的餵了聲,得知對方是米國醫療協會後,他噌的站了起來,興奮不已,急忙道:「對對,我們中醫藥學院是有位何老師,你們想聽他的課?沒問題,沒問題,明天?好,沒問題,沒問題,我安排,我安排。」

掛了電話后湯宗銳激動不已,有些喜出望外,不知道米國醫療學會為什麼會突然要來他們學校聽課,這可是莫大的榮耀啊。

要知道,就連京城的醫學院都請不動他們,這次卻主動要來這裡。

讓湯宗銳很費解的是,他們為什麼一定要點名聽何老頭的課,畢竟何老頭中醫水平也就那麼回事。

不過管他的,人家願意聽,那自己就安排唄。

湯宗銳正喜滋滋的準備打電話呢,結果這時門外不合時宜的響起了敲門聲,他把電話放下,沉聲道:「進來!」

隨後門外進來一個面容清秀的年輕人,正是林羽,面帶微笑道:「湯校長,您好。」

林羽在這裡上了五年學,這還是第二次見校長,第一次是在畢業典禮上。

「你好,請問你是?」湯宗銳顯然不認識林羽。

「我叫何家榮,是李浩明主任介紹過來的。」林羽急忙說道。

「奧,是你啊。」湯宗銳面無表情的打量了林羽一眼,不怎麼熱情。

林羽有些意外,倒也沒怎麼在乎,點點頭笑道:「不知李浩明主任跟沒跟您說我過來教學的事。」

「說過,說過。」湯宗銳急忙點頭,接著眉頭一皺,說道:「不過啊,小何,我們學校現在崗位都滿了,要想塞你這麼個人,不太容易啊。」

「您的意思是?」林羽不由有些詫異,李浩明跟他說的是湯校長答應的很痛快啊,而且熱烈歡迎,自己今天過來,怎麼就這麼冷淡了?

「你別誤會,我不是不歡迎你來,不過我們這裡崗位確實都滿了,李教授跟我說的時候吧,我沒好意思跟他直說,這不就等著你來跟你說一聲嘛,希望你別見怪,回頭有了空位,我再通知你。」湯顯祖笑呵呵的說道。

他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意思就是他不好得罪李浩明,所以才沒當面拒絕李浩明。

雖然李浩明跟他說過林羽醫術多麼高超,但是他這裡又不是醫院,醫術高超不高超沒什麼用。

況且現在中醫衰微,他們學校基本全是西醫專業的學生,中醫的根本沒有幾個,好多還是調劑過去的,資源浪費嚴重,入不敷出,他甚至都考慮要不要把中醫藥學院關了,所以自然對林羽不買賬。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您不用通知我了,我以後也不想再叨擾貴校了。」

林羽淡然道,對自己的母校心寒到極點,他的醫術沒有那麼廉價,還不至於求著別人讓他來教學。

他也是在宋老和李浩明的鼓勵下懷著一腔熱血,想為中醫出一番力才來的,既然人家不歡迎,那便沒有必要了。

「那什麼,你就不用跟李主任說了,回頭我跟他解釋吧。」湯宗銳急忙道。

「沒問題。」林羽笑笑,接著轉過身出去,順手把門帶上。

「中醫?!老掉牙的東西。」湯宗銳看著林羽出去的方向冷笑了一聲,不屑一顧,低頭繼續寫起了文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0章 傳道授業

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