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硃砂筆治病

第8章 硃砂筆治病

「年輕人,最好還是不要把話說得太滿。」衛功勛眉頭微皺,顯然十分不滿。

「好,既然姐夫發話了,那就讓這位何醫生留下來一起看看吧,想必對他而言也是個寶貴的學習機會。」

鄭世帆見姐夫不高興了,也沒有再堅持,趕緊圓場。

林羽搖頭苦笑了一下,自己只聽說濟世堂妙手仁心,卻沒聽過濟世堂眼高過人,今天算是見識了。

眾人等了片刻,鄭家成便從內間走了出來,只見他穿著一身白色綢緞唐裝,步履穩健,鶴髮童顏,精神飽滿,一點都不像有病的樣子。

「功勛,你也來了啊,坐,快坐。」

鄭家成態度很是隨和,但那種長期發號施令的王者之氣卻自然流露而出。

「哪位是濟世堂宋老爺子的孫子?」

眾人坐下后,鄭家成掃了林羽和宋征一眼,手裡不停的搓著兩個黑紅色的文玩核桃。

「鄭老您好,我是濟世堂的宋征,我爺爺讓我來替您瞧病,臨走前吩咐過我了,雖然您出千萬診金治病,但我們濟世堂給您打八折。」

宋征笑道,神色間頗有些自豪,兩百萬,說讓就讓出去了,濟世堂就是這麼大氣。

「好,果然英雄出少年,既然宋老爺子肯讓你來,必定有過人之處,你放心,只要幫我把病治好了,錢一分都少不了。」

鄭家成朗聲道,這點小錢,對他而言不值一提。

「爸,我也給您請了一位醫生,是位小神醫,醫術同樣十分精湛。」衛功勛急忙替林羽毛遂自薦。

「好,長江後浪推前浪,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了,那一會就麻煩兩位小友了。」鄭家成笑道,接著吩咐管家上茶。

「鄭老,不是現在開始診治嗎?」宋征見鄭家成沒有要看病的意思,忍不住疑惑道。

「呵呵,現在看的話,恐怕看不出什麼來。」鄭家成有些無奈的笑道,「以前也找醫生看過,檢查后各項特徵都正常,絲毫診斷不出問題,只有我頭疼的時候,才能看出病症。」

「哦?這麼奇怪?」宋征有些疑惑,接著走到鄭家成身旁,示意他能不能把把脈。

鄭家成也沒拒絕,亮出手腕讓宋征試了下,宋征面色不由一變,脈象上果然沒有問題,並且脈象反而顯示,鄭老的身體十分健康。

「宋兄弟不必著急,再等一個小時,鄭老的病應該就會發作了。」林羽看了眼牆上的表說道。

「哦?小友,你怎麼知道還有一個小時我就會發病的?」鄭家成神色微微一驚。

「衛局跟我說過您是偏頭疼,還有一個小時就到中午了,溫度升高,虛火上升,導致氣血灌頂,容易引發偏頭疼。」林羽笑著解釋道,眼神不經意掃了眼鄭家成手中的那對文玩核桃。

鄭家成笑眯眯的跟林羽點了點頭,表示讚許,一旁的宋征冷哼了一聲,有些不爽。

正如林羽所言,臨近中午的時候,原本談笑自如的鄭家成臉色突然一變,神情陡然間變得異常痛苦,雙手抱住頭,臉上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鄭老,您堅持一下,我這就給您施針。」宋征伸手試了下鄭家成的脈搏,接著從醫療箱里拿出一個針袋,取出數根銀針,顯示對準鄭家成手肘三焦經上的清冷淵穴和天井穴扎了下去,隨後又在頭部和肩部幾個穴位扎了幾針。

「索神針?」林羽微微一驚,怪不得這個宋征如此傲慢,原來果真有真才實學。

聽林羽叫出自己的針法,宋征也有些意外,神色倨傲道:「不錯,有點見識。」

宋征這一套針法扎完,鄭家成的臉上的痛苦之色明顯緩和了下來。

「哈哈,濟世堂果然名不虛傳!」

看到父親臉上的痛苦之色漸淡,鄭世帆不由鬆了口氣。

「舉手之勞。」宋征淡然笑道。

他話音未落,原本神色緩和的鄭家成,身子突然一震,雙手再次抱住頭,發出了痛苦的低吼,而且比先前還要嚴重。

滿屋子的人臉色瞬間變了,宋征也不由一怔,自言自語道:「不可能啊!」

說著他趕緊上前試探鄭家成的脈搏,臉色瞬間慘白一片,脈搏竟然上躥下跳,時有時無,異常古怪。

「宋老弟,你還愣著幹嘛,快想辦法啊。」鄭世帆急道。

宋征此時也慌作一團,壓根不知道該怎麼辦。

林羽眼見情況危急,一個箭步竄上去,迅速的把鄭家成身上的銀針取下,接著取了六根銀針,在他脖頸肩膀處六個穴位分別紮下。

「問……問命針法?」

宋征不驚訝的張大了嘴。

「不錯,有點見識。」林羽不動聲色的把宋征的話拋還給了他。

只見林羽這幾針紮下,鄭家成整個人瞬間放鬆了下來,頭上的疼痛感陡然間消失,臉色也漸漸紅潤起來。

「爸,您感覺怎麼樣?」衛功勛面色大喜,沒想到,這個何家榮當真是個高人。

「好多了。」

鄭家成擠出一個虛弱的笑容,呼吸漸趨平穩,管家急忙過來幫他把臉上的汗擦凈。

鄭世帆沒急著高興,害怕還會出現剛才複發的情形,但是等了一會兒,也沒見父親有絲毫的異樣。

他這才放下心來,沖林羽問道:「小兄弟,我父親這病是止住了還是根治了?」

「止住了。」

「可有辦法根治?」

一旁的宋征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很顯然他已經失去了鄭世帆的信任,不過剛才他失手了,現在已然沒了話語權。

「有,而且很簡單。」林羽笑了笑,接著把目光放到了鄭家成手上的文玩核桃上,「其實主要的問題出現在這對和核桃上。」

「問題在這對核桃上?」眾人面面相覷,十分不解。

「鄭老,可否把這對核桃給我看看?」

林羽伸手把核桃接過來,仔細看了一眼,在他眼中,這對核桃散發著翠綠色的光芒,顯然價值不菲,但是在其中一個核桃的邊縫中,夾雜著一股濃重的黑氣,跟自己在那個小女孩身上看到的黑氣有些相似。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對文玩核桃應該是麒麟紋獅子頭,而且年代較為久遠,是從清乾隆時期流傳下來的。」林羽說道。

「不錯,小友好眼力!」鄭家成臉色一亮,有些意外的驚喜,能一眼看透他這對獅子頭來歷的人並不多見。

「它就是再不凡,也不過是對文玩啊,跟我爸的頭疼有什麼關係,何老弟,你說笑呢吧。」衛功勛有些不解。

林羽沒急著回答,轉頭向鄭家成問道:「鄭老,這對核桃您是從哪得來的,帶在身邊有多長時間了?」

「這是我偶然從一個古玩市場淘來的,買來后就一直帶在身邊,大概有半年多了吧。」鄭家成回憶道。

「那您想想,您這個偏頭疼的毛病有多久了。」林羽笑道。

鄭家成皺著眉頭細細一想,隨後面色一變,看了眼林羽手中的核桃,驚道:「好像是自從我買了這對核桃,就有了這個毛病!」

鄭家成向來不信鬼神,自然沒有往這上頭想,只以為自己是多年工作勞累得下的後遺症。

「不瞞您說,這個核桃是從死人身上得來的,所以沾染了一些煞氣,因為您隨身攜帶,所以對您的氣運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想必這半年多來,您的事業也不太順利吧。」林羽說道。

「不錯,我這半年投了兩個項目,都嚴重虧損,我還以為是自己上了年紀,老糊塗了,正準備把公司的事務交接給世帆呢。」鄭家成搖頭苦笑。

「何老弟,你說的這些什麼煞氣,好像是迷信的說法吧……」衛功勛皺眉道,從事他這個行業的人,向來不相信牛鬼蛇神這一套。

「很多事不儘是迷信,有些是我們老祖宗從天地運轉、自然法則中提煉出的規律,具有很大的可信度,要不然周易八卦怎麼能流傳至今?」林羽耐心解釋道。

衛功勛無言以對,林羽確實說的在理,現在很大大學都設置了周易的公開課。

「小兄弟,那我把這核桃砸了扔了,我爸的病是不就能好了?」鄭世帆急切道。

「這麼好的文物,砸了多可惜。」林羽笑道,「我有辦法既能治好鄭老的病,還能讓鄭老留下這對核桃。」

「那就勞煩小友了。」鄭家成語氣里難掩興奮,他對這對核桃著實喜愛,要真砸了,起碼要心疼上幾日。

「鄭老,您這有硃砂筆嗎?」

「有,有。」鄭家成連忙吩咐老管家去書房取。

等硃砂筆取來后,林羽念起清明訣,往硃砂筆筆尖吐了口氣,隨後分別在兩粒核桃尾部輕輕一點,那抹濃重的黑氣頓時煙消雲散,一對獅子頭散發出的靈氣愈發翠綠明凈。

林羽將核桃交還給鄭家成,鄭家成接過去后只感覺一股清涼的觸感從核桃上傳來,貫穿全身,渾身的經脈都似在一剎那打開了,整個人清明無比。

一旁的宋征面色陰沉,十分的不服氣,覺得林羽純粹是在故弄玄虛,但奈何林羽確實幫鄭老把病治好了,他不服也不行。

「小兄弟,我爸這病當真不會再犯?」鄭世帆還有些不放心。

「當真,以後如果有什麼問題,衛大哥可以隨時去抓我,他知道我家。」林羽打趣道。

「何老弟說笑了,我們全家感謝你還來不及呢。」衛功勛笑道,接著沖鄭世帆使了個眼色。

鄭世帆立馬領會,連忙道:「何兄弟,請把你的銀行卡號給我,我先讓人給你打五百萬,過兩天我爸病情如果沒有反覆的話,我再把剩下的五百萬打給你。」

「世帆!你怎麼能這麼說呢,一千萬一次性給小友打過去。」鄭家成有些不悅道。

「好,那就按爸的意思辦,一千萬,一次性給你打過去。」

「一千萬?」林羽摸著鼻子笑了笑,說:「診金能讓我來定價嗎?」

眾人面色微微一變,一千萬還不夠?這是要獅子大開口啊。

「好,就讓小友來定價,你說多少,就是多少。」鄭家成倒也大氣,畢竟人家救了自己半條命,多要一些,也無可厚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硃砂筆治病

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