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競爭對手

第86章 競爭對手

「厲大哥,你這是做什麼?」

林羽看到后急忙過來將厲振生和佳佳扶了起來。

「砰砰砰!」

這時對面突然傳來幾聲震耳欲聾的禮炮聲,佳佳嚇得打了個抖擻,趕緊縮到了爸爸的懷裡。

眾人不由抬頭朝著對面看去,只見街對面的西醫診所正好開業,門前擺放著三個禮炮和十數串鞭炮。

一個身著白大褂的醫生和小護士正站在門口的台階上,台階下一個身子壯實,戴著黑墨鏡金鏈子的男子正叼著煙點著鞭炮,點完一串就往地上一扔,點完一串就往地上一扔。

一時間禮炮、鞭炮霹靂啪嗒,熱鬧不已,周圍的行人也都紛紛駐足圍看。

「大家有興趣的都過來看看啊,今天店裡的東西一律六折!可以刷醫保卡!」站在台階上的白大褂男子跟大家大聲的吆喝道。

只見他店裡除了藥品,還有一些洗衣液、保健品、大米、食用油等物品。

這是現在絕大多數藥店的風格,賣葯的同時也賣一些其他物品,實現利潤最大化。

「先生,我說的沒錯吧,他們哪是開診所,簡直是在開商店!」厲振生冷聲道。

「算了,厲大哥,我們進屋喝茶吧。」林羽笑笑。

他話音剛落,就見一串鞭炮突然飛了過來,在空中噼里啪啦的炸裂,隨後落到地上,摔散后四崩而飛,火光夾著炮紙和泥底亂沖亂撞。

厲振生趕緊將佳佳整個護在身後,生怕她被崩傷。

等鞭炮都放完之後,衛雪凝怒氣沖沖的沖放鞭炮的大金鏈子怒聲道:「你眼瞎啊,沒見到這裡有人嗎,往這扔什麼啊?」

「哎呦,是位美女警官啊。」大金鏈子看到衛雪凝后眼前一亮,貪婪的在她兩條大長腿上掃了一眼,說道:「對不住,一不小心使大了勁兒。」

「放屁,隔著一條馬路,你就是再怎麼使大了勁兒也不可能扔到這裡來吧?除非你是傻逼!」衛雪凝冷聲道。

她看的明白,大金鏈子是故意把鞭炮往他們這邊扔的。

「哎呦卧槽,小妞,給你臉了是吧?」

大金鏈子在後面兩條街混的也算有些名氣,局長所長也認識幾個,所以有些張狂,聽到衛雪凝這麼罵他,十分不爽。

在他以為,衛雪凝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小片警而已。

「你剛才叫我什麼?!」衛雪凝皺著眉頭冷聲道。

「小妞啊,套了身警服你還是個小妞,脫乾淨了,照樣得給男人玩。」大金鏈子笑的頗有些猥瑣,眼光放肆的在衛雪凝身上打量。

「找死!」

衛雪凝冷哼一聲,已經快速的朝他沖了過去,眨眼便到了跟前,一巴掌扇向大金鏈子的臉上。

大金鏈子冷哼一聲,根本沒把衛雪凝放在眼裡,伸手要去抓衛雪凝的手腕,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反倒被衛雪凝一把攥住了手腕。

衛雪凝一咬牙,用力一扭,大金鏈子立馬感覺一股劇痛傳來,不禁慘叫一聲,與此同時,衛雪凝已經一腳踢在了他的腿彎處。

大金鏈子噗通一聲半跪到地上,只感覺厚重的警用皮鞋幾乎要把他的腿踢斷了。

衛雪凝把他的手往背後一扭,一邊掏出手銬,一邊厲聲道:「我現在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你!」

大金鏈子急忙撇頭沖台階上的白大褂使了個眼色,白大褂這才回過神來,慌忙跑進屋裡打了個電話,「郭二,快帶人過來,你大哥被人打了!」

大金鏈子的地盤就在後街,不出兩分鐘,郭二便帶著十幾個小混混沖了過來,手裡都拎著棍棒。

「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白大褂突然大聲的叫嚷了起來,替大金鏈子開脫。

「放開我大哥!」

郭二大喊一聲,率先沖了上來,一棍子往衛雪凝的胳膊上打來,衛雪凝慌忙躲避,趕緊把大金鏈子鬆開。

大金鏈子立馬竄了出去,背著被銬住的手大聲喊道:「兄弟們,給我扒了這小娘們兒!沒事,派出所所長是我哥們!」

一幫小混混一聽這話更加的肆無忌憚了,掄著棍子一邊嚇唬著衛雪凝,一邊伸手過來撕她身上的衣服。

衛雪凝慌忙的格擋著伸過來的胳膊,但是畢竟她能力有限,面對這麼多餓狼般的混混,有些難以招架,警服上被人撕出了一條口子。

「何家榮,你再不過來,我就殺了你!」

衛雪凝帶著哭腔大喊了一聲。

她話音一落,只見一個健壯的身影飛速的沖了過來,速度與體型正好成反比。

他一到跟前,一群小混混瞬間被衝散開去,宛如球瓶被保齡球撞飛一般。

「衛小姐,這點小毛賊,哪用的著我們先生出手!」

厲振生一邊哈哈笑著,一邊抓著身邊的小混混嘁哩喀嚓的一頓掰,要麼折斷手腕,要麼掰斷手指,宛如砍瓜切菜一般,面色平淡,眼睛眨都不帶眨的。

轉眼的功夫,一幫小混混已經慘叫著四散而逃。

雖然那天厲振生跟曾林單挑的時候,衛雪凝已經見識過他的身手,但是看到今天這一幕,還是震驚不已,這種碾壓程度就好似一個成年男人對戰一幫幼兒園孩子一般。

大金鏈子也嚇壞了,轉身就往後跑,但是沒跑兩步一頭搶到了地上,因為腿軟了。

「跑,我讓你跑!」

衛雪凝衝過來對著大金鏈子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給他疼的嗷嗷直叫。

隨後衛雪凝跟林羽說了一聲,便帶著大金鏈子回了局裡,這個混蛋竟然敢如此褻瀆她,她非讓他嘗嘗姑奶奶的厲害不可!

林羽搖頭苦笑了一下,深深的替大金鏈子感到悲哀。

西醫診所的白大褂也沒敢出聲,畏懼的抿了抿嘴唇,轉頭眼神陰狠的看了林羽一眼。

跟佳佳的養父養母喝了會兒茶,林羽便了解了他們的大致情況,男人叫史政,女人叫閆菲菲,兩口子開了家飯店,生活還算優渥,但是一直沒有孩子,後來經人介紹,收養了當時剛成為孤兒的佳佳。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們,以後有事吩咐一聲,我厲振生絕不推辭。」厲振生有些感激道。

「什麼感謝不感謝,在我們眼裡,佳佳就是我們的親女兒。」史政滿是疼愛的看了佳佳一眼。

「佳佳,你什麼時候在這裡住夠了,就回媽媽那裡住兩天。」閆菲菲紅著眼說道。

「媽媽,我一定會經常回去看你們的。」佳佳很懂事的點頭道。

「史大哥,閆姐,你們現在還想要孩子嗎?」林羽詢問道。

「想啊,做夢都想啊。」史政趕緊點點頭,嘆口氣道:「就算有了佳佳,也還是想要,一個孩子,家裡顯得空落了些。」

「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替兩位把把脈。」林羽微笑道。

「何兄弟,不是我們信不過你,可是我們去很多大醫院看過了,都沒有什麼效果,可能這就是命吧。」史政推了下眼睛,嘆氣道。

「我才不認命呢,兄弟,麻煩你幫我看看。」閆菲菲瞅了他一眼,隨後把手伸了出來。

林羽探手試了試,又讓閆菲菲張口看了下她的舌苔,接著笑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每次去醫院都只檢查生殖系統吧?」

「對啊。」史政急忙點點頭說道,有些不明所以,那生不出孩子,不檢查生殖系統,還能檢查哪裡。

「我剛才試過,嫂子脈弦細,而且舌黯紅,舌邊有瘀點,這種癥狀與中醫上的肝氣鬱結證相符,之所以不孕,主要問題出在肝臟上。」林羽笑著說道。

史政和閆菲菲面色大驚,這個他們以前還真沒聽說過,不孕不育竟然跟肝臟也有關係?

「嫂子,你每月月事之前,是不是總會感到煩躁易怒,精神抑鬱,老是唉聲嘆氣?而且每次來月事的日期不定,量多少不一,小腹急迫或脹痛。」林羽問道。

「對!對!兄弟,你說的太對了!」閆菲菲激動地連連點頭,林羽說的癥狀竟然一點不差。

「我給你開個方子調理調理就好了。」林羽接著低頭開了個開郁種玉湯,抓好葯,將葯和藥方一起遞給了閆菲菲。

「兄弟,你要是能讓我懷上,那你就是我們家的恩人啊!」閆菲菲激動道。

「哪裡話,我們都是一家人,你們幫我們收養了佳佳,應當是我們感謝你。」林羽笑道。

「救命!救……命!」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急切的呼救聲,林羽等人急忙起身趕往醫館外面。

只見從東面跑過來一個年紀不大但卻有些禿頭的男子,滿頭大汗,懷中抱著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昏迷不醒。

「救命,救我兒子……煤……煤氣中毒……」禿頭男子帶著哭腔喊道,上氣不接下氣。

跟在後面跑過來的還有一個婦女和一對老夫婦,應該是孩子的母親和爺爺奶奶。

男子看到左右兩邊各有一家醫館,頓時遲疑了起來,不知道該往哪家醫館送。

「去哪家都可以,快點!別耽誤時間!」林羽急忙說道,看小男孩的癥狀應該是中型煤氣中毒,耽誤不得。

禿頭男子立馬轉身要往林羽這裡跑,此時後面西醫診所的白大褂立馬跑了出來,大聲喊道:「你傻嗎,那是個中醫館,煤氣中毒中醫管個屁用!」

禿頭男子一聽腳步一頓,接著抱著孩子掉頭往西醫診所跑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6章 競爭對手

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