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葯浴

第80章 葯浴

「何家榮,我告訴你,你別以為我有求於你,你就敢這麼戲弄我!」

楚雲璽怒氣沖沖的瞪著林羽說道。

「楚大少,我何時戲弄你了?」林羽沉著臉,別過頭掃了他一眼。

「你方才說洗個澡就好了,我妹妹身上的又不是染料,怎麼可能洗個澡就會去掉!」楚雲璽握著拳頭,極力壓制著內心的憤怒。

「小兄弟,你說的可是葯浴?」

這時沙發上的瞎子突然站了起來,有些激動道。

他對葯浴倒也略知一二,但沒有深入研究,因為在他看來,葯浴只是一種養生的手段,最多能起到一些強身健體的作用,根本醫治不了疾病。

「不錯,還是老先生您有見識啊,不像某些人,自己聽不懂,還怪別人戲弄他。」林羽淡淡道。

楚雲璽聽的怒火中燒,但為了妹妹,還是隱忍了下來,只要林羽治好了他妹妹,一切都好說,如果治不好,他一定會讓林羽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瞎子我這次真是不虛此行啊,希望小兄弟能不吝賜教,一會兒藥方也分享給老瞎子看看。」瞎子語氣有些懇求道。

「沒問題。」林羽笑了笑,接著開了一個方子,寫了十數味藥材,交給曾林,讓他去購買齊全,就近購買即可,順便讓店家幫忙熬成藥液再帶回來。

因為中醫講究對症下藥,所以林羽在不了解楚雲薇病情之前,不能隨便從藥店帶葯過來。

「吃飯了嗎,沒吃的話先吃點東西。」林羽沖楚雲薇囑咐道。

吃飯前後半個小時是不適合葯浴的,否則會造成胃腸或內臟血液減少,血液趨向體表,不利消化,引起胃腸不適,甚至噁心嘔吐。

「吃不下。」楚雲薇輕聲道,搖搖頭。

任由誰現在這種狀況,也吃不下飯啊。

「放心,聽我的,吃一點,我肯定能把你醫好的。」林羽沖楚雲薇展顏一笑,笑容明亮無比。

哥哥這麼討厭,妹妹倒是挺討人喜歡的,他很喜歡這種安靜沉穩的女生,而且難能可貴的是,楚雲薇身上沒有一點大小姐的架子。

林羽的笑容讓楚雲薇看的不由一怔,那種心安的感覺再次襲來,縱然她現在一點不餓,但還是很聽話的點了點頭。

「雲薇,想吃什麼,我這就讓他們送上來。」楚雲璽急忙說道。

「陽春麵吧。」楚雲薇說道。

「加個蛋。」林羽笑著跟了一句,一會兒葯浴會消耗一定的體力,所以營養得跟上。

讓他感覺意外的是,楚雲薇竟然這麼好打發,要知道一般這種家境的大小姐,吃頓飯要求可是極高的。

不一會兒服務員便送了一碗湯麵上來,楚雲薇堅持著把面吃了個精光。

「小神醫,這是我的名片,我叫石耀陽。」

眾人等藥液的間隙,石耀陽主動過來巴結起了林羽。

想起上午石耀陽揶揄他的話,林羽才懶得搭理他呢,直接擺擺手說道:「對不起,石總,我對汽車行業不感興趣。」

這是石耀陽第一次遞名片被拒,不由面色泛紅,尷尬不已。

一旁的鄭世帆反倒看的心裡暢快無比,不動神色的看了眼林羽,心裡暗想,看來自己以後要跟這個小兄弟打好關係了。

過了片刻,曾林便急匆匆的趕了回來,手裡提著兩個封閉的小罐,沖林羽恭敬道:「先生,藥液好了。」

相比較今天中午,曾林對林羽的態度發生了極大的轉變,不只是因為自己的主子要請林羽來治病,還因為厲振生,暗刺營的人都恭敬的尊稱他一聲先生,他曾林又有什麼資格在林羽跟前放肆?

「好,放好水把藥液摻進去即可,記住,水溫要保持在五十度左右。」林羽沖雙兒吩咐了一聲。

像楚雲薇這種情況,溫浴不管用,需要用熱浴,水溫必須要達標。

「對了,藥用玫瑰買了嗎?」林羽沖曾林詢問道。

「買了買了。」曾林急忙點頭,小心的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小盒遞給林羽。

「不用給我,給這個小丫頭就行,讓她把藥液摻好后,撒進去。」林羽說道。

一聽林羽叫自己小丫頭,葉雙氣的跺了跺腳,畢竟林羽比她也大不了幾歲。

「何先生,這味藥用玫瑰的功效是?」瞎子聽到不由納悶道。

「奧,這味藥用玫瑰雖然可以理血化瘀,但是在我這個方子里其實沒什麼必要,不過女生愛美,加一些玫瑰,浴水會顯得美觀一些。」林羽笑道。

「哈哈,小兄弟想的果真周到啊。」瞎子不禁搖頭笑道,暗自佩服林羽真是無微不至。

楚雲薇被他說得也是心頭一暖,嘴角不禁勾起一絲微笑,內心對林羽的好感急速飆升。

儀式感,對於任何一個女生而言都意義非凡。

等浴水兌好之後,葉雙便拿著一些必要用品跟楚雲薇進了浴室。

看著楚雲薇寬衣解帶,露出潔白勻稱的身子,葉雙不由的感嘆道:「小姐,你皮膚真白啊,我要是能跟你一樣就好了。」

「好什麼啊,都成金錢豹了。」楚雲薇自嘲道。

「沒關係,一會兒泡完澡就好了。」葉雙急忙說道。

「雙兒,你也相信他啊?泡個澡就把病泡好了?」楚雲薇眨著水靈的大眼睛,滿含深意的望著葉雙說道。

「哼,雖然他叫我小丫頭挺令人討厭的,但我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的時候,心裡感覺很踏實,覺得小姐這次有救了。」葉雙點點頭說道。

楚雲薇笑了笑,沒想到雙兒會跟她有一樣的感覺。

「雙兒,你覺不覺得他有些面熟?」楚雲薇好奇道。

「眼熟?不覺得啊,你以前見過他嗎?不可能啊,你都沒來過幾次清海。」葉雙想了想說道。

「我也想不起在哪裡見過他了,反正就是覺得眼熟。」楚雲薇側頭想了下,剛才她盯著林羽看了那麼久,還是沒想起來他長得像誰。

「管他呢,過兩天咱就回京城了,這輩子能不能再見到,還難說呢。」葉雙撅著嘴說道。

「石老闆,麻煩你幫我把這個方子念念。」

此時外面的瞎子接過藥方,有些迫不及待的沖石耀陽說道。

石耀陽有些嫌棄的看了他一眼,連個泡澡就能治好的病都看不了,還有臉讓他念藥方。

不過他知道這個瞎子確實有些本事,也不敢得罪,尤其是林羽沒有接他的名片,以後有病還得找瞎子看,所以他忍著不爽念道:「鬼箭羽15g,晚蠶沙15g,五加皮30g……」

「何先生,你確定你這方子沒問題吧,我妹妹別泡完后更厲害了。」楚雲璽十分不放心道,吃一塹長一智,看到瞎子治療的後遺症,他難免會擔心。

「既然你這麼不放心,那就把你妹妹喊出來吧。」林羽淡淡道。

楚雲璽沉著臉沒吭聲,感覺五臟六腑都憋的生疼。

他今上午讓林羽受的氣,現在已經千百倍的返還了回來。

「少爺,少爺,小姐身上的紅斑好了!」

過了有半個小時,葉雙興沖沖的從浴間里跑出來說道。

「真的?!」

楚雲璽噌的站了起來,面色大喜。

楚雲薇此時也沖完澡,換好衣服出來了,為了方便眾人觀看,她又特地換了一身清爽的衣服,露著肩頭和半個後背,只見她身上的紅斑已經毫無蹤影,渾身的肌膚白皙亮澤,甚至比之前看起來還要粉嫩。

「太好了,太好了!」楚雲璽興奮無比,「放心,何先生,你治好了我妹妹的病,我一定不會虧待你。」

「心領了。」林羽淡淡道:「只要你簽合同的時候,考慮考慮鄭總就可以了,還有,記得明后兩天繼續按方子葯浴,小姐的病症自然痊癒。」

「當然,我本來也是要考慮跟鄭總……」

楚雲璽話還未說完,便發現林羽已經起身走了,不由心頭暗怒,好你個何家榮,有朝一日,我非讓你吃點苦頭不可!

楚雲薇看到林羽起身心裡也不由一緊,剛要出聲,可惜林羽已經消失在了門口,她心裡不禁閃過一絲失落之感。

林羽走後楚雲璽便與鄭世帆簽訂了合同,石耀陽在旁邊滿臉苦色,但是屁都沒敢放一個。

林羽回到醫館后,便帶著厲振生去傢具城買了一張床,回來后把診所后間的雜物房收拾了一下,當做他的安身之處。

厲振生很滿意,他當兵吃苦吃慣了,這已經是他住過的最好的地方了。

晚上的時候,林羽突然接到了鄭世帆的電話,電話那頭的鄭世帆開心不已,大笑道:「家榮啊,你這次可幫了我大忙了,你走之後,楚雲璽立馬就跟我簽訂了合同,我們整個鄭家,都得感激你啊。」

「鄭大哥,您客氣了。」林羽說道。

「那什麼,家榮,你把你身份號發給我,我讓我們旗下的地產商給你準備了一套別墅,一點小心意,希望你能笑納。」鄭世帆呵呵笑道,害怕林羽拒絕,立馬補充道:「不許拒絕,你要是拒絕的話,那就說明沒拿我當大哥。」

這筆合同讓他們家不知道賺了多少個億,區區一棟別墅,真的不值一提。

「那好吧,那就多謝鄭大哥了。」林羽聞言也不好在拒絕。

「好,那你一會兒把資料發給我,我明天讓人給你送鑰匙去。」鄭世帆心滿意足的說道。

第二天一早,林羽剛開門,就見以前的老鄰居跑了過來,語氣焦急道:「家榮,不好了,你乾媽跟人吵起來了,你快去看看吧!」

「怎麼了,阿姨?」林羽心裡一緊,趕緊叫了個車,跟她往家裡趕去。

「你媽家衛生間水管破了也不知道,水把地面都泡壞了,樓下衛生間被泡的水泥層陷落,把洗澡的老劉給砸傷了。」老鄰居慌慌張張的說道。

秦秀嵐和林羽住的這棟老樓是林羽外公留下來的,距今年歲久遠,小區是開放式的,連個物業都沒有,整棟樓本來建築質量就落後,防水極差,又沒有人檢修,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倒也正常。

好多住戶都買了新房搬走了,前段時間林羽還勸母親把房子賣了,換個新的,結果母親不捨得,因為這是她和兒子生活過的地方,是她唯一的念想。

沒想到今天就發生了這種意外。

「我告訴你,這事沒完!什麼玩意兒!」

剛進樓道,就聽到樓上傳來了激烈的叫罵聲,周圍圍著不少街坊鄰居。

說話的是老劉家媳婦,嗓門奇大,因為她身子胖,配上猙獰的表情,標準的悍婦樣,這一塊的鄰居都怕她。

「你放心,我肯定會賠償的。」秦秀嵐跟悍婦保證道。

「賠?!你賠個屁!你以為賠點藥費和補牆錢就可以了?這個地方一破,我們家,甚至整個樓都不穩固了,你知道嗎?」悍婦得理不饒人,顯然是想訛一筆。

「麻煩你說話放尊敬點!」林羽冷聲道,撥開人群走到母親身邊,沖母親點點頭,示意她別擔心。

「你是個什麼東西?!」悍婦掃了林羽一眼,冷聲道。

「我是他兒子。」林羽挺直了身子說道。

「他兒子?他那個短命鬼兒子早他媽……」

「啪!」

悍婦還未說完,林羽已經一巴掌落到了她的臉上,悍婦被打的原地轉了半圈,頭暈眼花,左邊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鼓的老高。

「小逼崽……」

「啪!」

悍婦剛開口,林羽又是一巴掌,她右臉也迅速的腫了起來,整張臉看起來已經跟豬頭差不多了。

周圍的眾人不由被她的模樣逗樂了,捂著嘴偷笑。

「小兔崽子,你敢打人?老子這就報警,告訴你,老子姐夫是這片警察局局長!」老劉見自己媳婦被打了,也顧不上頭上的傷了,急忙掏出手機撥通了他姐夫的電話。

「媽,沒事吧?」林羽轉身關切的沖秦秀嵐問道,他不介意老劉報警,警察介入,這事反倒好辦了。

「你等著吧,小崽子,看我一會兒不玩死你!」

老劉打完電話后怒氣沖沖的說道。

不出十分鐘,就見幾個穿著警服的男子從下面走了過來,領頭的一個微胖男子冷聲道:「吵什麼呢?!」

「姐夫,他打我!」悍婦看到自己姐夫后,宛如看到了救星,急切的嘟囔道。

「誰?啊?何……何先生!」

微胖男子看到林羽后渾身打了個冷顫,嚇得整張臉瞬間白了。

林羽微微皺眉,對這個人沒有任何印象,詢問道:「我們見過?」

「何先生,何止是見過啊,您忘了,當初我手下錯抓了您,衛局直接帶武警隊去分局救的您,我就是那所分局的局長。」微胖男子滿臉苦澀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章 葯浴

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