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可我們曾是第一

第796章 可我們曾是第一

福山此時也想不通,這個杜勝在抽到古川和也之後為何會如此高興。

要知道,在杜勝連續闖過米哈依爾和范岩之後,他可是仔細的研究過這個杜勝,知道打米哈依爾的時候,杜勝是投機取巧獲勝,打范岩,是因為范岩體力不支或者隱疾發作導致體力不支,杜勝才再次僥倖獲勝。

當然,杜勝的實力的確比他一開始獲得的資料中記載的要強!

但是遠遠沒有強到敢面對古川和也如此猖狂的地步啊!

「我覺得他既然敢如此張狂,肯定是有所依仗!」

德川沉著臉想了片刻,低聲說道,「那個何家榮一直在幫他,估計這次何家榮也跟他說了些什麼,所以他才敢如此狂傲!」

「不錯,這個何家榮詭計多端,我們一定得多加小心!」

福山也沉著臉點了點頭,轉頭望了眼林羽所在的方向,眼中閃過一絲寒色。

「詭計?!」

古川和也高昂著頭,顯然不以為意,冷哼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詭計都沒用,這個叫杜勝的傢伙跟范岩的比賽我看過,以他的實力,就算我讓他一隻手,他也打不過我!」

他這話確實不是吹牛,別說杜勝,就是對上范岩,他也能有足夠的把握取勝,而上午要不是因為范岩體力不支,杜勝早就被廢了!

台上的杜勝下意識的望了眼台下的古川和也,接著跳下檯子,快步走到林羽跟前,沖林羽和韓冰笑了笑,說道,「何先生,我也算是順利完成您交給我的任務了!」

林羽笑著沖他點了點頭,說道,「這樣一來,我們今晚上就可以喝慶功酒了!」

「喝慶功酒?!什麼慶功酒!」

韓冰轉過頭,有些狐疑的問道。

「慶祝杜大哥得到季軍啊!」

林羽笑著說道。

「這……這未免太早了吧?!」

韓冰皺著眉頭不解道,「就沖古川和也對我們的敵意,杜隊長能不能活著走下擂台,還是個問題!」

「不錯,所以,杜大哥不能上台!」

林羽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

不能上台?!

韓冰和杜勝聞言皆都面色一震,無比意外,轉過臉滿是狐疑的望向林羽,一時間有些不明所以,韓冰疑惑道,「不能上台,那不就意味著棄權嗎?!」

「不錯,就是棄權!」

林羽點點頭,神情肅然,似乎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成分,沉聲道,「本來我還以為杜大哥有勝過古川和也的可能,但是在看過古川和也的比賽之後,我發現,杜大哥無論如何,都打不過他,而且就連想傷他,都很難!」

「這個……我知道!我確實技不如人!」

杜勝聞言也面色難堪的點了點頭,其實他在觀看古川和也的比賽時,就跟林羽說過,覺得他自己確實沒有任何的勝算。

「打不過他倒不要緊,但問題是,他不只是會擊敗你,而且很有可能,會要了你的性命!」

林羽面色凝重,轉頭沖杜勝沉聲道,「所以,你不能上去,因為他絕對不會給你絲毫活著下來的機會!」

韓冰聽到這話眉頭緊促,臉色青一陣白一陣,雖然她心裡很不甘心,但是她知道林羽說的是實話,不管於公於私,古川和也都絕對不會讓杜勝活著走下擂台!

杜勝聽到這話面色也變了變,緊緊的抿了抿嘴,有些不舍氣的說道,「可是我要是棄權的話,不就跟袁江一樣不戰而退了嗎?!向老剛才不也說,跟劍道宗師盟認輸,無異於……」

「杜大哥,你跟袁江不一樣!」

林羽沉聲打斷了他,沒讓他說出後面的話,面色凝重的說道,「你已經衝進了四強,已經證明了一切,就算你棄權,也沒人能說你什麼,大家仍會對你肅然起敬,畢竟上午跟范岩一戰,你也受了傷,這麼做也情有可原,而且最重要的是,你這麼做,第三就能夠是囊中之物,你沒必要再去冒更大的風險!」

「棄權了,第三還是囊中之物?!什麼意思?!」

韓冰聽到林羽這話頓時疑惑起來,忍不住沉聲問道。

「只要杜大哥棄權,那他接下來,只需要等古川和也、索羅格和米國特情處的傑米森三人中落敗的一方誕生,進行季軍的對決就可以!」

林羽連忙解釋道,「但是如果這個對手喪失了戰鬥力,那季軍自然而然就是杜大哥的了!」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傑米森一定會輸,而且,也極有可能下不了擂台,就算他僥倖不死,起碼也會丟半條命!」

林羽挺著腰板,十分自信的接著韓冰的話說道,「要知道,這可是半決賽,索羅格面對的是米國特情處的頭號種子選手,他肯定會下死手,而且從他對付譚鍇、亞瑟夫的時候可以看出來,這個人十分殘暴!古川和也跟索羅格也差不多,所以不管傑米森碰到誰,都絕不會全身而退!」

這也是林羽為什麼要杜勝盡量抽到古川和也和索羅格的原因。

韓冰沉著臉點了點頭,經林羽這麼一點撥,她此時才恍然大悟,讓杜勝棄權,看似是很沒尊嚴的舉動,但是卻能夠保證讓華夏在這次交流會中奪得第三!

「那要是這個傑米森也棄權呢?!」

百人屠此時沉聲問道,既然他們想到了這個策略,那米國肯定也能夠想到這個策略啊。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會的,我打聽過,米國這次的目標可是冠軍!而且,這個傑米森一路披荊斬棘,殺到四強,自視甚高,壓根就沒把索羅格和古川和也放在眼裡,所以他絕對不可能棄權!」

百人屠聞言這才點點頭,暗暗佩服林羽的心思縝密。

「所以,杜大哥,不管是為了你自己的安危考慮,還是為了這個季軍的名次考慮,你都應該棄權!」

林羽再次沖杜勝勸道。

「杜隊長,家榮這話確實很有道理!」

韓冰也點點頭,沖杜勝說道,「只有你棄權,這個第三,我們才能有把握拿到!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

「可是我們曾是第一!」

杜勝未等韓冰說話,突然面色嚴肅的打斷了韓冰,神情堅定無比。

韓冰微微一怔,望著神情肅穆的杜勝一時間無言以對,是啊,他們曾經是第一,但是現在,竟然為了一個第三,委屈求全……

「韓隊長,我仔細想了想,無論勝負,無論生死,我還是想上台一戰!」

杜勝一字一頓的鄭重說道,「我們已經丟了第一的實力,不能再丟掉第一的氣魄了!」

想起義無反顧上台挑戰索羅格的譚鍇,他杜勝,又豈能苟且逃避?!

韓冰張了張嘴,有些欲言又止,望著杜勝的眼中陡然間寫滿了敬重。

「何先生,我希望您能夠尊重我的決定,也希望您能助我一臂之力,起碼讓我輸的不那麼難堪!」

杜勝轉過頭,十分誠懇的沖林羽低了低頭,「倘若需要通過棄權獲得這個季軍,我寧願把命丟在擂台上!我是個軍人,華夏的軍人,對於我而言,擂台,就是戰場!所以就算死在擂台上,我杜勝,也死得其所!」

林羽聽到杜勝這話神情怔然,心虛翻湧,滿懷感慨,其實他之所以讓杜勝棄權,還是因為他還可以替華夏爭這個第一,但是現在既然杜勝說出了這番話,他便再也無法多加勸阻了。

林羽喉頭動了動,將手搭在杜勝的肩頭,鄭重道,「好,杜大哥,我何家榮,願傾力相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6章 可我們曾是第一

3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