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詭異的景象

第754章 詭異的景象

林羽似乎聽出了她話中的驚恐,心頭一沉,一邊抓過外套,一邊沖她低聲安撫道,「你別害怕,是不是你出什麼事了?!」

「我沒事,是……是厲大哥他……他……」

竇辛夷聲音顫抖的小聲說道。≦看最新≧≦章節≧≦百度≧≦搜索≧≦品≧≦書≧≦網≧

「厲大哥出事了?!」

林羽眉頭一挑,顯然有些意外,說話間已經將衣服穿好,快步往外走去。

「沒,他沒事,但是……」

竇辛夷說話間含糊不清,似乎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表達,索性直接沖林羽說道,「我沒法說,師父,你快過來吧,等你來了之後就知道了……」

「好,沒事就好,別怕,我現在就過來!」

林羽說著就把電話掛了,匆匆拿上鑰匙,跟江顏說了一聲,朝著門外走去。

「出什麼事了,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江顏見林羽如此著急,不由關切的問了一句。

「不用,我去趟醫館,很快就回來!」

林羽說了一聲便迅速的出了門,因為太過著急,他也不能自己開車,畢竟速度太慢,本來想讓步承送自己的,但是又怕影響步承休息,便自己打了輛車,急匆匆的朝著醫館趕去。

快到醫館的時候,林羽老遠就看到竇辛夷縮身躲在醫館門前一棵大樹的後面,有些惶恐的四下張望著,似乎在等待著自己的到來。

林羽見狀趕緊讓司機師傅停下了車,接著他衝下車,快步的朝著竇辛夷跑過去,急聲問道,「到底怎麼了?!」

竇辛夷看到林羽過來,面色一喜,迅速的沖了過來,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急聲說道,「師父,你終於來了,你快去看看厲大哥吧!」

林羽見她慌張的樣子,面色一沉,心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一邊往醫館走,一邊沉聲說道,「你怎麼這麼晚了還來醫館,這幾天不是在分館坐診的嗎?!」

「那邊的銀針我用的不太習慣,就想著過來取我自己那套銀針,但是沒想到一過來就……就看到了……」

竇辛夷聲音微微顫抖,說話間身子竟然還不由打了個寒顫。

林羽聞言面色一沉,疑惑道,「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您……您還是自己進去看吧……」

竇辛夷小心翼翼的說道,指了指虛掩著的醫館大門,「我來的時候厲大哥沒有把防盜門拉下來,所以我就直接開門進去了……」

林羽瞥了眼虛掩的玻璃門,見醫館大廳里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清,接著面色凝重的快步朝著醫館走去。

他知道不是厲振生刻意不拉捲簾門,而是這捲簾門有些生鏽,不太好用了,厲振生就懶得拉下來,反正醫館的玻璃門結實,而且厲振生藝高人膽大,所以也沒有拉的必要。

「哎,哎……師父,您小心點,別發出聲音!」

竇辛夷趕緊伸手拽了林羽一把,示意他別發出響動。

林羽不由納悶的望了她一眼,不過還是按照她的話,跟著她躡手躡腳的往醫館里走去。

進了醫館之後林羽突然就聽到厲振生的房間里傳來了一陣十分奇怪的聲音,咿咿呀呀的,有些像在唱京劇,又有些像是在哼小曲。

當初厲振生為了方便,特地在大廳這面牆上開了一扇豎窗,此時豎窗里射出一絲微弱的燈光,好像是檯燈的燈光,可見厲振生還沒有睡。

竇辛夷突然有些緊張的抱緊了林羽的胳膊,有些膽怯的朝著屋子裡伸手指了指。

林羽輕步上前,看到屋裡的一幕之後面色瞬間一變,眼中甚至都閃過一絲大駭,終於知道竇辛夷為何會如此驚恐了。

竇辛夷朝著裡面望了一眼之後身子也猛地打了個哆嗦,用力的抱緊了林羽的胳膊。

只見此時屋裡的厲振生背對著窗子坐著,不知道從哪裡搞來了一套十分鮮艷的衣服套在身上,有些類似舞台上唱花旦的那種戲子,而且更讓人感到驚悚的是,此時他頭上戴著一叢茂密厚重的女人假髮,正對著桌子上的鏡子,一邊哼著曲子一邊塗著粉霜、口紅之類的東西,似乎十分樂在其中。

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竟然打扮的如此妖艷,給誰看到也會感覺毛骨悚然,也難怪竇辛夷會嚇成那個樣子了,尤其現在又是夜晚,屋裡的檯燈光線也十分的幽暗。

林羽不由驚訝的睜大了眼睛,心中的震撼之情無以言表,雖然他知道這世上很多人有些特殊的癖好,甚至可以說是病態的心理嗜好,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厲振生竟然會有這種奇怪的癖好!

畢竟厲振生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了,他先前一點徵兆都沒有看出來!

林羽覺得這種時候進去打擾厲振生也不對,怕厲振生尷尬,畢竟這是人家自己的愛好,他們也不能說人家這樣不對。

林羽剛想拽著竇辛夷離開,同時想好好的開解開解她的思想,但是突然間林羽意識到了不對,他感覺厲振生穿著女裝戴著假髮也就罷了,可是……這動作怎麼也娘里娘氣的啊,給人感覺彷彿就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

他知道,練過搏鬥技的厲振生絕對不可能做的出這種動作!

所以他不由站在窗外仔細觀察起了厲振生。

就在這時,讓他震驚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厲振生塗完口紅粉霜之類的東西之後,竟然拉開抽屜,從中拿出來了一個做工精緻的小木盒子,接著把木盒子打開,從裡面拿出一把做工精細的鎏金鳳頭簪,對著鏡子緩緩的往自己頭上的假髮上戴去!

暗八仙鎏金鳳頭簪?!

林羽看清楚厲振生手裡的鳳頭簪之後,面色陡然大變。

不錯,厲振生手裡的這把鎏金鳳頭簪,就是當初曉艾姐送給江顏的那把暗八仙鎏金鳳頭簪!

林羽記得十分清楚,當時明明千叮嚀萬囑咐過厲振生,讓他千萬把這件原品拿到郊外埋起來的,埋的越遠越好,這怎麼又出現在厲振生的手裡了呢?!

想起當初這把鳳頭簪致使江顏表現出的那種奇怪的神情,林羽心頭猛地一沉,莫非,這鳳頭簪上的邪門東西,也把厲振生的心智給蠱惑了?!

竇辛夷看到厲振生把簪子戴到頭上之後,神情變得愈發的難看,尤其是看到此時厲振生從凳子上站了起來,一邊看著鏡子欣賞起了自己鏡子里的姿態,一邊哼起了曲子,走來走去,給人感覺十分的詭異。

「誰?!」

就在這時,厲振生突然從鏡子里注意到了身後窗口處的兩張面孔,臉色瞬間一變,猛地回身朝後面的窗子望去。

林羽看到厲振生生滿胡茬的臉上塗滿了口紅和粉霜,心頭也不由驚駭的一顫,急忙說道,「厲大哥,是我!」

「先生?!」

厲振生看到林羽之後面色猛然一變,接著眼中閃過一絲莫大的惶恐,眼神下意識的有些躲閃。

林羽沒顧上跟他多說什麼,趕緊一把把窗子拉開,猛地跳了進去,伸手一把將厲振生頭上的鳳頭簪給拽了過來。

但是就在林羽把這簪子拽下來的剎那,厲振生面色陡然大變,一雙眼睛中迸發出了一股兇惡的光芒,神情猙獰的沖林羽說道,「先生,還給我!」

林羽看到他這猙獰的神情,心中猛地一顫,感覺無比的熟悉,因為當初他從江顏手裡拿走這把簪子的時候,江顏也同樣流露出了這種極其兇惡的神情,彷彿被林羽從手裡搶走了多麼珍貴的寶貝一般。

而此時厲振生的表情跟江顏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見厲振生的雙眼中帶著嗜血般的猩紅色的光芒,彷彿要將林羽生吞活剝了一般,拳頭捏的咯叭作響,很顯然,如果林羽不把這簪子還給他的話,他似乎就要對林羽動手。

窗外的竇辛夷看到這一幕嚇得渾身一顫,急忙沖厲振生喊道,「厲大哥,你要做什麼,你怎麼了啊?!這是何先生啊?!你要對何先生動手嗎?!」

她感覺從現在厲振生兇惡的眼神來看,厲振生似乎已經認不出林羽了,所以她不由心急的沖厲振生喊了一聲。

不過厲振生聽到她這話之後不為所動,仍舊眼神冰冷的瞪著林羽,聲音無比冰冷的一字一句說道,「還給我!」

林羽面色一沉,發現厲振生的眼睛越來越紅,知道厲振生受這簪子的影響極深,可見當初他把這鳳頭簪交給厲振生之後,厲振生就一直把它留在身邊,甚至有可能每日都拿出來把玩,所以心智才會迷失的這麼厲害,怪不得當初竇辛夷特地跟他說過,說厲大哥怪怪的呢!

林羽把簪子往身後一藏,不讓厲振生看到,沉聲說道,「厲大哥,你聽我說,這東西……」

「還!給!我!」

厲振生沒等林羽說完,立馬咬著牙從牙縫裡冷聲擠出了幾個字。

話音一落,他猛地一個箭步欺身上來,伸手去奪林羽手裡的簪子,林羽急忙一個閃身躲開。

厲振生被林羽這個舉動徹底給激怒了,嗓子中發出一聲低沉的悶吼,拳頭緊緊一握,猛地朝著林羽攻了起來。

林羽身形靈巧的躲著厲振生的攻擊,對於他而言,躲開厲振生的攻擊,簡直是輕而易舉。

不過林羽倒是突然間發現,厲振生的攻勢似乎十分的迅猛,每一拳極大出的力道都非常足,速度也相比較平常要快的多,讓他內心不由有些納悶,似乎感覺眼前的厲振生有些被鬼上身了一般。

「厲大哥,你瘋了嗎?!」

門外的竇辛夷看到這一幕自然驚慌不已,急忙沖厲振生喊了一聲,拽開門就要衝進來。

林羽趕緊一把閃身到門旁,將門推和竇辛夷推回去,沉聲對竇辛夷說道,「別進來!他傷不到我的!」

「呀!」

厲振生嘶吼一聲,神情愈發的猙獰,卯足力氣沖林羽沖了過來,林羽閃身一躲。

厲振生沉重的身子砰的一聲將自己屋子裡的門撞開,整個人直接摔了出去。

林羽生怕他傷害竇辛夷,也趕緊跟著沖了出去,厲振生猛地回身,朝著林羽怒吼一聲,再次撲了上來。

就在這時,從門外迅速的衝進來兩個人影,飛速的掠到厲振生跟前,猛地將厲振生撲倒在了地上,同時一人擒住厲振生的一條胳膊,將他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不過厲振生仍舊劇烈的掙扎著,額頭上青筋暴起,不停的嘶聲怒吼,宛如一頭受了傷的野獸。

林羽定睛一看,借著微弱的燈光能夠看出來來的這兩個人正是百人屠和步承!

「步大哥,牛大哥,你們兩個怎麼來了?!」

林羽看到他們兩人之後有些驚訝。

竇辛夷見到步承和百人屠兩人後也陡然鬆了口氣,急忙跑過去將燈打開。

「你出門之後江顏就給我打了電話,讓我跟過來看看,怕你出事,我就把老牛也叫上了!」

步承冷冷的說道,等他看清楚地上的人是厲振生之後,顯然有些驚詫,因為他怎麼也沒想到,對林羽動手的人,竟然是厲振生!

要知道,厲振生可是少有的幾個能為林羽豁出命去的人啊!

等步承看清厲振生此時的打扮之後,先是明顯一愣,接著突然眼中閃過一絲古怪的神情,嘴角有些似笑非笑,很顯然,他在震驚之餘,不由有些被厲振生的打扮給逗笑了。

一旁面無表情的百人屠眉頭也不由跳了跳,意味深長的瞥了厲振生一眼,輕聲道,「沒想到,他竟然還有這種嗜好……」

「他這不是嗜好,是被人奪了心智!」

林羽沉聲說道,雖然此時的厲振生看起來十分的滑稽,但是他卻實在笑不出來,因為此時從厲振生近乎有些癲狂的舉動和神情來看,他的心智被迷惑的十分厲害,幸虧今天被竇辛夷及時發現了,把他叫了過來,要是他這麼走了,再過幾天回來,厲振生可能命都要沒了!

步承和百人屠此時也看出了厲振生神情和眼神的異樣,不由眉頭一皺,滿臉疑惑的問道,「被奪了心智,被什麼奪了心智?!」

「被這鳳頭簪!」

林羽雙眉緊蹙,指尖捻著手裡的鳳頭簪轉著打量了一眼,眼中突然閃過一絲寒芒,沉聲說道,「亦或者說,是被一個叫曉艾的女人!」

林羽說到「曉艾」這兩個字的時候,語氣中竟然不由多了一絲殺氣,要知道,這簪子,本來是曉艾送給江顏的,也意味著,曉艾,本來是想要了江顏的命的!

本書來自品書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4章 詭異的景象

3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