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你的手指,彷彿有靈魂一般

第753章 你的手指,彷彿有靈魂一般

安妮身為一名歐美女人,自然相比較華夏女人要豪放洒脫的多!

而且她本身也是一名醫生,知道西醫看病時,很多病情都是需要病人去掉衣物的,所以聽到林羽這話,她神情沒有絲毫的異樣,因為在她心裡,林羽只是個醫生,而她就是個患者。

其實要是換做別人安妮自然不會同意,但是林羽在她內心的地位不一樣,而且上次在深山老林里的時候,林羽又不是沒看過,所以她才會如此的坦然。

林羽見安妮答應的這麼痛快,不由有些意外,有些難為情的輕聲說道,「那個……要不,我打電話把我徒弟叫過來吧,讓她幫你做艾灸吧!」

這段時間林羽一直忙著給切布爾治療,因為切布爾身份比較敏感,所以林羽把閉館歇業的消息放了出去,讓病人去其他回生堂的分店看病,而竇辛夷也被他給發配出去了,所以此時竇辛夷不在店裡。

「讓你徒弟?!」

安妮眉頭一蹙,有些疑惑的說道,「你的徒弟醫術應該沒有你的好吧?!怎麼,何,你不願意為我做嗎?!」

「沒有沒有,只是你這種情況……是需要……是需要褪掉全部衣物的!」

林羽神情稍稍有些羞赧的說道,「既然你說大腿處有酸痛僵硬的感覺,那說明臀部肌肉也有一定的勞損,所以也需要用艾灸烤一烤的!」

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是安妮的這種情況需要不著片縷的全身艾灸,讓他一個男性來做著實有些不合適。

雖然都說醫患之間無男女之別,但是林羽內心相對保守,還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當初在清海的時候,他倒是也給薛沁做過,但是當時他只是需要幫薛沁熏烤背部,跟現在的情況截然不同!

「嗯,你是醫生,自然按你說的來!」

不過安妮倒是沒有聽出林羽話里的暗示,沖林羽點點頭,說道,「何,最好還是你來幫我吧,我信得過你,而且我過幾天就要回國了,到時候仍舊免不了加班熬夜,希望你能在我回國之前,幫我把身體調節到一個良好的狀態!」

安妮之所以能夠做到米國醫療協會副會長這個位子,靠的不只是她父親的關係,更是她自己的能力!

所以就算是貴為副會長,她每天也都要工作到深夜。公眾號:倒數呀倒數,江顏番外已更。

林羽聽到安妮這話,自然便再不好意思推脫,畢竟事關安妮的健康,點點頭,說道,「好,那我來幫你做,回國前只需要做兩次,包你回去精神百倍!」

其實要是普通的艾灸,只能起到一個緩解的作用,但是要是艾灸的過程中配合上他的靈力,那效果自然要被放大數倍,甚至是百倍,能夠有效去除安妮肌肉的酸痛感,促進血液循環。

「那就先多謝何先生了!」

安妮沖林羽笑著眨了眨眼。

「安妮會長客氣了!」

林羽也沖她開完笑道,接著讓安妮在自己跟前坐下,伸手在安妮肩膀和腰部捏了捏,確認肌肉勞損的程度,隨後他又同樣的在安妮的大腿上捏了捏,感受到他手上異樣的力道,弄的安妮也不由臉色微微一紅。

確認過後,林羽便起身寫了個方子,讓厲振生按照方子,幫自己卷幾條艾草條,接著他便示意安妮先進屋把衣服脫了。

「先生,你放心,今天誰都沒來,我什麼都不知道!」

厲振生一邊抓著藥材,一邊望著緊張的林羽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林羽聞言恨恨的瞪了厲振生一眼,板著臉故意沉聲呵斥道,「厲大哥,你怎麼回事,怎麼跟了我這麼久,思想怎麼還如此骯髒呢!我這是幫安妮小姐治病,治病!」

「對對,先生,是我說錯話了,是我錯了!」

厲振生急忙沖林羽連連點頭,「您這是給安妮小姐治病,治病,到時候我肯定會如實告訴江顏的!」

「你!」

林羽知道厲振生是故意的,面色變了變,想了想家裡那個醋罈子,急忙道,「你還是誰也沒來,什麼也不知道吧!」

說著林羽深呼吸一口氣,邁步進了屋。

厲振生望著林羽這樣,不由搖頭笑了笑,感慨著嘆道,「我們家先生啊,就是太正經!」

林羽進屋之後便看到安妮已經按照他說的脫掉衣物趴在了診床上,因為內間里有暖氣,所以並不冷,不過林羽怕安妮著涼,還是開開了空調,眼睛有些不敢往一旁的診床上看!

因為林羽滿腦子就是「白的耀眼」這幾個字,今天他終於見識到了白種人的膚色原來真的可以這麼白!

「那什麼,不冷了吧……」

林羽一邊翻找著毛巾,一邊沖安妮問道,以此緩解自己的局促。

「不冷,而且感覺有些熱!」

安妮趴在床上,瞥眼望了林羽一眼,似乎看出了林羽的羞赧,忍不住也偷偷笑了一聲,不過內心對林羽的好感有提升了不少。

她聽說過華夏有個柳下惠坐懷不亂,暗想林羽絕對跟這柳下惠有的一拼,她對自己的顏值和身材有著十足的自信,恐怕這世上很少有男人能夠抵擋的住這種誘惑,所以林羽能夠做到目不斜視,實屬難得,她心中對林羽不由多出几絲敬佩之情。

林羽找出長毛巾之後,便轉過身朝著診床上的安妮走來,不過他眼睛左右瞄著,避開視線,隨後走到安妮跟前之後將長毛巾撲在了安妮的身子上,遮住了她大片的肌膚,他這才不由長出了口氣。

說實話,他也不是聖人,面對安妮美好的胴體他難免也會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尤其是安妮相比較華夏女人,身材更加的豐滿,但是肌膚卻十分細嫩,沒有歐美女人那種毛髮重、皮膚糙的缺點,所以只要他不去看,那自然也就剋制住了內心的念想。

緊接著他伸手在安妮後背、肩頭和脖頸處按了按,發現安妮不只後背和肩頭有問題,而且頸椎也很有問題,應該是長期低頭的原因,導致她脖頸處的肌肉僵硬呆板,而且頸肩相連的頸椎處也微微有些外凸。

「以後別這麼拼了,再這樣下去,你的頸椎病會越來越嚴重的!」

林羽一邊替安妮按捏著頸椎,一邊輕聲說道,因為安妮是醫生,所以林羽也沒必要提醒她頸椎病嚴重會有什麼後果。

其實現在很多年輕人都多多少少患有頸椎問題,要是平時不注意,真的有可能導致腰背酸痛,甚至是癱瘓的風險!

而安妮這個顯然已經到了比較嚴重的地步。

「我知道……但是我每多拼一天,就是多救治一條生命啊……」

安妮輕輕笑了笑,有些無奈又有些欣慰的說道。

林羽聽到這話緊緊的抿了抿嘴唇,對於安妮這話,他感同身受,心中不由對安妮也生出几絲敬意,說道,「那這兩天我調製一些膏藥,你回去記得貼一下!」

接下來林羽便直接將心思的放在了幫助安妮治療病痛上面,就連出去拿了艾草條回來,將安妮身上的毛巾拿開,替她熏烤身上穴位的整個過程中,他神情間也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異樣,此時他才真的把自己和安妮之間的關係,明確為了醫患關係。

因為此時林羽體內的靈力已經相比較先前濃厚了許多,所以他這次的治療,效果自然也好了許多。

艾灸結束之後,安妮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而且毫不避諱的當著林羽的面兒傳起了衣服。

林羽看到眼前的景象還是有些不由自主的紅了紅臉,但是又不好意思開門出去,怕一開門被外面的厲振生或者來抓藥的人看到什麼不該看的。

安妮看到林羽害羞的樣子,不由咯咯的笑了起來,感覺十分的有意思,沖林羽揶揄道,「何先生,看你這麼害羞的樣子,是沒看過女人嗎?!你該不會和你妻子都沒同過房吧?!我聽說你們兩人還一直沒有小孩呢!」

「咳咳……」

林羽緊張的咳嗽兩聲,見她穿好了衣服,趕緊轉身拽開門跑了出去,後面立馬傳來安妮銀鈴般的笑聲。

果然啊,像他這種傳情的華夏小男生,確實不是國外這些大洋馬的對手!

林羽內心恨恨的想到。

「先生,您怎麼了,怎麼頭上這麼多汗啊?!」

厲振生見林羽面色通紅,急忙問道。

「屋裡太熱了,誰讓你把暖氣燒的那麼熱的!」

林羽氣呼呼的沖厲振生呵斥了一句,接著轉身去後面洗臉去了。

厲振生微微一愣,喃喃道,「這暖氣也不是我燒的啊……」

隨後安妮就長生口服液在米國的推廣方案跟林羽商談了商談,整個過程中林羽還是多少顯得有些難為情,尤其是瞥到安妮脖頸處的大片雪白肌膚,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她方才趴在診床上的一幕。

商談結束,好容易要送走安妮,林羽終於忍不住長舒了一口氣。

不過他和李振生送安妮到門口的時候,安妮突然轉過身沖林羽擠擠眼笑道,「何先生,多謝你的治療,你的手指在我身上跳動的時候,彷彿有靈魂一般!」

說著她咯咯笑著沖林羽擺了擺手,鑽進了車裡。

林羽聞言面色不由一變。

「跳……您的手指在她身上跳動?!」

一旁的厲振生有些驚詫的望了林羽一眼,見林羽轉頭望過來要做解釋,他立馬一搖頭,便往屋裡走著,邊嘟囔道,「誰都沒有來,我什麼都不知道,誰也沒有來,我什麼都不知道……」

「厲大哥……」

林羽見厲振生徑直進了屋,不由泄氣的嘆了口氣,恨恨的朝著安妮離去的方向瞪了一眼,內心頗有些無奈,被這個安妮找到了自己的軟肋,日後肯定有他受的了!

林羽進屋之後便將自己挑選出的幾樣人生、靈芝之類的珍貴藥材取了出來,用包裝盒包好,接著往外走去,同時沖厲振生說道,「厲大哥,現在切布爾先生的病也治好了,我明天就跟牛大哥出門去請那位玄術前輩了,你自己在家看店的時候,多注意點啊!」

「您就放心吧,先生!」

厲振生在屋裡沖林羽喊了聲,也沒出來,不知道在屋裡做什麼。

「那我,走了啊!」

林羽昂著頭喊了一聲。

「好,您慢走!」

厲振生答應了一聲,還是沒出來,林羽心頭不由有些疑惑,這厲大哥怎麼回事,自己以前回趟家,他都要送親自送自己出醫館門的,這自己要出兩天遠門,他怎麼還不出來了呢。

不過林羽正納悶著,厲振生突然從屋裡跑了出來,一邊抓著一大把東西往嘴裡填著,一邊沖林羽含糊道,「中午沒吃飽,餓死我了!」

林羽沖他搖頭笑笑,說,「行,那你吃吧,我走了,用不了兩三天,我們就回來了!」

「注意安全啊,先生!」

厲振生點點頭,有些不放心的沖林羽囑咐了一句。

晚上吃過晚飯,江顏便幫著林羽收拾起了外出的衣物,同時一個勁兒的囑咐著林羽一定要注意安全,早去早回,因為她知道林羽這次去的是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所以自然有些不放心。

「行了,顏姐,你就放心吧!」

林羽沖她搖頭笑了笑,接著突然想起來什麼,問道,「對了,我讓你幫我跟薛沁說租公寓的事兒,你說過了沒有?!」

「說過了,她已經幫你租好了!按照你的要求,地點離著我們的新家和醫館也都不遠!」

江顏點點頭,說道,「榮沁美顏有個大客戶就是做公寓開發的,據說給留了一整棟呢!」

「嗯,果然薛沁辦事靠譜!」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十分滿意,這棟公寓就是他特地留出來給招募到的這些玄術高手居住的,也算是一個據點了。

「那我辦事就不靠譜啊?!」

江顏哼了聲,噘著嘴有些嬌嗔的說道。

林羽看著她少有的撒嬌的樣子,心裡溫柔的感覺都要化了,輕輕的在她鼻頭上捏了捏,柔聲道,「當然誰都比不過你,只有你最好!」

「這還差不多!」

江顏冷哼了一聲,轉過頭俯下身子繼續整理衣服。

因為江顏此時正彎腰背對著林羽,所以這個自然不由讓林羽有些氣血翻湧,尤其是受到白天安妮那一幕的刺激,林羽一把從背後抱住了江顏,手有些不老實了起來,說道,「哎呀,顏姐,別收拾了,我困的睜不開眼了,我們還是睡覺吧!」

「求你的,才幾點就困了!」

江顏說著抬頭看了眼時間,也不過才不到十點而已。

就在這時,林羽扔在床上的手機突然響了,林羽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是竇辛夷打來的,心頭不由有些納悶,要知道,辛夷很少晚上給他打電話的。

「喂,辛夷,你怎麼了?!」

林羽接起電話疑惑的問道。

「師父,你……你在哪呢?!」

電話那頭的竇辛夷聲音微微發顫的說道,聲音壓得極低,似乎生怕被人聽到。

林羽眉頭一蹙,急忙道,「我在家呢,怎麼了?!」

「你……你能來醫館一趟嗎?!」

竇辛夷語氣驚恐的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3章 你的手指,彷彿有靈魂一般

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