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脫就脫唄

第752章 脫就脫唄

雖然神醫劉遠在馬來西亞,但是終歸從事的是中醫行業,與華夏中醫之間也免不了往來,所以自然聽說過林羽出任中醫醫療協會會長的事情,對於林羽被傳的神乎其神的醫術他不以為然,覺得不過是華夏中醫為了拍馬屁,故意誇大罷了!

得知切布爾去找過林羽,他也不以為意,先不說仇視華夏人的切布爾會不會讓林羽幫他治,就是切布爾讓林羽幫他治,林羽也治不了!

像這種艾滋病之類的絕症,豈是說治就能治的?!

要不是多虧了他老祖宗傳下來的秘方,他也釣不到切布爾這棵搖錢樹!

切布爾聽到神醫劉這話不由停下手裡的球杆,轉頭望了神醫劉一眼,淡淡道,「劉先生,依照你的意思,是覺得何先生沒法醫治的好我的病?!」

「那是自然!」

神醫劉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挺著胸膛,滿臉傲然,信心十足。品書網手機端

「那可能要讓你失望了,何先生不只看出了我的病症,給我開了葯,而且他的葯吃起來,比你的還要有效果!」

切布爾冷冷的掃了神醫劉一眼,語氣淡漠的說道。

「什麼?!」

神醫劉聞言身子猛地一顫,睜大了眼睛,滿是驚詫的急聲道,「不……不可能!您的病,只有我能治!您應該被那小子給騙了!現在很多醫生雖然都說能治,但是他們開的葯,很多都只是止葯,療效奇短,只能暫時消除您身體的疼痛和乏力感,但實際上是起不到什麼太大治療作用的!」

「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感覺的出來!」

切布爾淡淡的沖神醫劉一笑,眯著眼說道,「我可以十分認真的告訴你,喝完這幾天何先生開的葯之後,我的身體狀況,是我近三十年來感覺最好的一次!」

他這話並沒有誇大,喝了林羽的葯之後,他晚上能夠睡的踏實了不說,而且還不用忌口了,身體補充的能量自然也比以前要多,所以身體狀況可以說達到了自患病以來的最佳!

神醫劉驚訝的張了張嘴,看切布爾篤定的神色,似乎能夠判斷出來切布爾沒有撒謊,而且他仔細的打量了切布爾一眼,發現切布爾的臉色和精神狀態確實比以前要好的多!

他後背噌的出了一層冷汗,心頭怦怦直跳,突然感覺到一股無盡的恐懼,宛如巨獸的血盆大口般,瞬間將他吞沒!

一直以來他都知道,跟切布爾這種人打交道,那就是在與虎謀皮啊,他之所以敢對這隻老虎為所欲為,是因為他把這隻老虎的命門牢牢掌握在了自己的手裡,而且他也一直以為這種狀態會永遠持續下去,直到切布爾死為止!

但是現在憑空冒出來一個何家榮,直接打亂了這一切!

如果真如切布爾所說,何家榮開的葯有奇效,也就意味著他對切布爾就沒用了,那切布爾以前有多尊敬他,現在就會有多恨他!

神醫劉想到這點猛地打了個冷戰,二話沒說,轉身就跑,他知道,要是自己留在這裡,那接下來等待他的,極有可能就是死亡!

見他撒腿就跑,切布爾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一句話也沒說,轉過身繼續打起了高爾夫,每擊飛一個球,球童都會趕緊俯身補一個球。

切布爾身邊的保鏢也壓根沒動,但是卻對準對講機喊了一句。

神醫劉一邊跑一邊轉頭往回看,見沒人追上來,內心陡然間鬆了口氣,但是他一轉頭,突然發現內場的兩個保安駕駛著白色的高爾夫車迅速的朝他沖了過來,而且到跟前之後,也絲毫沒有減速的跡象!

「哎哎停車……哎呦……卧槽……」

神醫劉剛要拿手去喊他們,但是車子已經衝到了跟前,絲毫沒有剎車的跡象,巨大的衝擊力狠狠的把他撞了出去。

神醫劉在地上翻了幾個滾,用力的捂著自己的胸口,感覺自己的肋骨似乎都被撞斷了,忍不住哀嚎不已。

開車的兩個保安立馬跳下車,朝著神醫劉快步走來,伸手挽住他的腋窩,將他拽起來,拖向遠處的切布爾。

「切布爾先生饒命啊!切布爾先生!」

神醫劉痛哭哀嚎,身子直哆嗦,嚇得褲子都要尿了,不停的喊道,「您吃的葯其實沒用啊,那個何家榮是騙你的啊!您想想,我的葯……您可是吃了幾十年啊……」

他知道,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抹黑林羽,讓切布爾相信自己,同時他內心也恨死了這個年紀輕輕的華夏中醫協會會長了!

但是切布爾聽著他的哀嚎絲毫不為所動,抬眼望了望被擊飛的高爾夫球,就在球童要把另一顆球放上來的時候,切布爾突然制止住了球童,示意他把球拿走,接著轉頭沖神醫劉笑道,「劉先生,我覺得你這話說的在理,畢竟何先生的葯,我也才只是服用了幾天而已!」

神醫劉聽到切布爾這話陡然間長出了一口氣,面色大喜,急忙沖切布爾連連點頭說道,「切布爾先生明智啊,這樣,您……您繼續喝我的葯,我包您長命百歲,而且我按以前的價格給您打五折,五折!」

「價格好說,您先幫我看看我這身體恢復的如何吧!」

切布爾笑著說道,「我感覺身上比以前更有力氣了!」

「好嘞,好嘞!」

神醫劉連連點頭擼了擼袖子,作勢要給切布爾把脈。

「哎,這樣試怎麼試的出來?!」

切布爾沖神醫劉搖了搖頭,接著用球杆指了指高爾夫球座所在的位置,說道,「來,把劉先生的頭按在這裡,讓他仔細的體會體會,看看我是不是比以前更有力氣了!」

「啊?!」

神醫劉嚇得渾身猛地打了個哆嗦,頓時面無血色,顫聲道,「切布爾先生,我錯了,我知道錯了,饒命啊,饒命啊……嗚嗚……」

說話間他便被兩個保鏢強行壓著脖子按在了地上,搶了滿口的泥土,他趕緊將頭轉過來,吐了兩口泥沙,繼續說道,「切布爾先生,我真的……」

「砰!」

未等他說完,切布爾手裡的球杆便狠狠的落下,神醫劉立馬發出了一陣慘叫,嘴裡溢滿了鮮血。

「砰!砰!砰!……」

不過聽著神醫劉的哀嚎,切布爾沒有絲毫的停滯,面無表情,仍舊揮舞著球杆一下一下認真的打著,每一次揚桿都動作標準,每一次發力都力道十足,彷彿真的是在打高爾夫球一般!

而神醫劉臉上也已經糊爛不看,布滿了鮮血混合的泥垢和血肉,再也分辨不出本來的面目,隨著切布爾球杆的揮打,他的氣息也變得越累月微弱……

其實神醫劉早就應該料定今天這種下場的,身為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老管家,切布爾雖然面色溫和,帶人禮貌周到,凡事不動聲色,但是他骨子裡,是具有嗜血的狼性的!

否則,又怎麼可能做到今天的地位?!

話說切布爾從醫館前腳剛走,安妮便過來了,這幾日她之所以留在華夏,並不全是為了陪同切布爾,主要任務是跟李氏集團這邊進行對接,了解長生口服液在國內的銷售情況,以及探討在米國推廣的方式。

「何先生,你可真是本領通天啊,連切布爾這種對華夏人沒有好感的患者您都能搞得定!」

安妮眯眼笑著沖林羽說道,金黃柔順的頭髮側散在一旁,性感嫵媚,燦爛的笑容給人感覺宛如好萊塢的明星一般,眼中對林羽的欣賞之情彷彿要溢出來了一般。

對於這幾日林羽幫切布爾看病的事情,她自然知道。

「搞定他的是華夏醫術!」

林羽笑著說道,「不知安妮小姐這位貴客上門,是有什麼事啊?!」

「長生口服液在米國的推廣方案我們已經初步制定了出來,需要請你幫忙過目過目!」

安妮笑著將手裡的文件夾放在了桌子上,接著眨眨眼沖了林羽說道,「另外,我私人有一點小忙需要你幫一下!」

「請說,能為安妮小姐效勞,是我的榮幸!」

林羽也沖她眨眨眼,調笑道。

安妮見狀不由儼然一笑,眼中閃過一絲溫柔之意,立馬挺直身子如實說道,「是這樣的,我這段時間老是熬夜做實驗,感覺頸背、腰部和大腿都十分的酸痛僵硬,聽說你們華夏有種艾……艾……」

「艾草?!」

林羽接話道,「怎麼,你是想讓我幫你艾灸一番?!」

「對,正是!」

安妮急忙點點頭,有些疑惑的問道,「用這個治療,管用嗎?!」

「管用倒是管用,不過……艾灸可是要脫衣服的!」

林羽笑了笑,有些難為情的說道。

「脫就脫唄,這有什麼的!」

安妮十分豪爽的笑了笑,不以為意道。

本書來自品書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2章 脫就脫唄

3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