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 他們都死了

第732章 他們都死了

「憑藉著這塊腰牌,你可以號令除了三位處長以外的所有軍情處成員!」

胡海帆氣勢威嚴的補充了一句。

林羽聞言不由一震,望著手裡的銅牌不由眼前一亮,內心頗有些激動!

照胡海帆所說的「三人之下,千人之上」這個概念,也就是說,這個影靈的地位在軍情處那就是僅次於一到三號處長的存在啊!

就連韓冰這種上校級別的隊長,都得歸他所管!

而之所以說是千人之上,是因為除了軍情處正統成員在內的上百人,還包括軍情處下面直屬的三個負責警備和站崗的營隊。

「這影靈竟然有這麼大的權力?!」

林羽望著手裡的銅牌,十分驚詫的說道,「可是我以前怎麼從來沒聽任何人說過呢,就連韓冰……她也不知道……」

要知道,韓冰可是胡海帆手底下的嫡系親屬啊,他從韓冰的嘴中也從來沒聽到過有關於這影靈的絲毫信息。

「因為這是軍情處的一條鐵律,任何人都不能提起與『影靈』有關的任何信息,否則被直接逐出軍情處不說,還要被送上軍事法庭的!」

胡海帆沉聲說道,「你也知道,軍情處每個人的資料都是絕密,而這個影靈的身份,則是絕密中的絕密!」

「這麼嚴重?!」

林羽不由微微一驚,頗有些詫異,用力的摩挲了摩挲手裡的銅牌,暗想這影靈的地位著實非同凡響!竟然在堂堂的軍情處都能受到如此重視!

「按照軍情處的規矩,就算他們在執行任務時接觸過影靈,那麼一切關於影靈的信息也必須止於個人,就好比哪怕韓冰知道影靈是誰,她也絕不能故意透露給任何人,包括我!否則一經查實,是要被軍事法庭重判的!」

胡海帆面色威嚴的說道,「之所以這麼做,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想要保護影靈的安全,由此也可以看出影靈在軍情處的地位之重,所以,不是誰都能夠有資格成為影靈的!」

說到這裡,胡海帆臉上突然顯出一絲傲色,昂著頭朗聲補充道,「成為影靈的人首先是要品德沒有任何的問題,其次能力必須要出眾,甚至在整個軍情處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就好比說向老當時在的時候,手下的影靈身手卓絕,除了向老之外,偌大的軍情處找不出任何一個對手!所以,這兩個條件,你都符合,但是至於第三條要求嘛……為了民族大義,可以隨時付出生命,你恐怕做不到……」

胡海帆說到這裡臉上不由顯現出一絲尷尬的神情,上次林羽在進入一號密倉之前,被水東偉審訊的時候,可是不過關的……

「我沒說做不到,我只是說看情況!」

林羽沖胡海帆狡黠的笑了笑,在他這種死了一次的人看來,生命是無比寶貴的,可不能隨隨便的談論生死,而且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不會讓自己走到這一步,就算真的走到了,只要值得,他也能坦然赴死!

「嗯……所以說按照嚴格的標準來說,你是不符合這影靈標準的,但是我沒有時間了,只能賭一把了!」

胡海帆嘆了口氣說道,「因為這影靈的身份,只有軍情處第一處長有權利賦予,所以我趁著在職的這段時間,抓緊幫你把這個身份落實了!就是希望你能在關鍵時刻幫上軍情處一把!」

「只有處長才有權利賦予?!」

林羽捏著手裡的銅牌詫異的問道。

「不錯,影靈直接隸屬於第一處長,直接對第一處長負責,是處長最信任,最親密的手下,執行一些第一處長交代的特殊任務,並且暗中履行保護軍情處的職責,像袁赫、水東偉作為副處長,都無權過問的,如果不是情況需要,按照規定,我也是不能主動把影靈的身份告訴他們的!」

胡海帆沉聲說道,「所以他們現在還不知道你是我離任前確定的影靈,不過就算被他們知道了也無妨,我雖然已經退位,但是軍情處第一處長位子只不過是由袁赫代理而已,他暫時還無權任免我任職過的人,你也不用擔心,而且他作為代理處長的日子還很長,更何況,難說他什麼時候有個閃失,就被軍委給免了,畢竟這個位子可是沒那麼好坐的!」

林羽面色沉重的點了點頭,胡海帆的意思他已經聽明白了,意思是他現在影靈的身份雖然隱秘,但是並不怕被自己人知道,畢竟都是軍情處成員人,說不定任務需要,影靈就要拿出這個銅牌,證明自己的身份!不過出於安全起見,還是不要被人知道的好!

「胡叔叔,這麼重要的職位,我……我擔當不起吧……」

林羽皺著眉頭說道。

「不管你但不但的起,我都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胡海帆沉聲嘆了口氣,唏噓道,「每一任軍情處處長,任職期間,只能任命三個影靈,你是我任命的第三個影靈!所以,我希望你能履行好這個責任,也算是我為軍情處所做的最後一絲貢獻了!」

要知道,自從十多年前向老被刺傷之後,他就一直代理這個軍情處處長的職位到現在,這十多年任期中,他只能任命三個影靈,而現在他把最後一次機會,賦予了林羽!

林羽聞言面色一動,不由好奇的問道,「您的意思是說,除了我之外,您還任命過兩個影靈?他們都是誰啊?!」

說著他似乎突然間想起胡海帆剛才說的鐵律,眉頭一蹙,自顧自道,「奧,按照規定,您不能透露是吧?!」

胡海帆沒有說話,面色肅然的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包,身子有些佝僂的緩步往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停住,望了眼外麵灰蒙蒙的天空,低聲說道,「他們都死了……」

說完他快步離去,林羽獃獃的望了眼他的背影,欲言又止。

林羽低頭望了眼手裡的腰牌,面色一凜,重重的捏在了手心,知道自己得到了一個如此尊貴的身份,以後辦起事來會方便的多,但是他同時也知道,自己承擔的責任也更大了!

自此,他便要把這腰牌時刻不離身的帶在身上了。

因為先前林羽托薛沁買下的那個大平層早就已經裝修好了,現在傢具的味道也散的差不多了,所以林羽他們便準備搬過去了。

不過有些地毯、沙發套之類的小東西還沒買齊,江顏和葉清眉周末便叫上薛沁,陪著她們一起去家居廣場置辦置辦。

這件事林羽事先不知情,早上薛沁來接江顏和葉清眉的時候他不由有些意外,沒想到她們三個竟然能夠走到一起。

其實江顏和薛沁的關係早就處的不錯了,雖然不如江顏與葉清眉、李千影親近,但是倒也不差。

送走她們仨之後,林羽便趕回了醫館,想起切布爾託付自己的事情,便忙著給竇老、王老等一種老中醫打起了電話,詢問他們知不知道這個馬來西亞的神醫劉,但是讓人失望的是,他問了一圈兒了,也沒個人知道。

就在打電話的間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薛沁打來的,他直接接了起來,笑道,「怎麼樣,逛完了?!」

「家榮,不好了,我們這裡出事了!」

電話那頭的薛沁語氣焦急的說道,「家居廣場里好像出了人命,警察和軍方的人都來了,不讓隨意進出,把我們困在裡面了!」

「什麼?!」

林羽聞言心頭猛地一顫,噌的站起來,急聲問道,「你們現在在哪裡,我這就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2章 他們都死了

3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