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兩家人的中秋節

第71章 兩家人的中秋節

「大家靜一靜,你們先回去,這樣,我跟你們保證,一定能讓你們人手一份,就當做我送給大家的中秋禮物,好不好!」

薛沁趕緊跟幾個貴婦招呼了一聲,讓她們別著急。

「真的嗎?」

「真的。」

薛沁點點頭,幾個少婦這才安靜下來,從林羽身邊散開。

林羽這才長出了口氣,看了眼薛沁,無奈的笑了笑,既然她答應的,那就讓她自己去磨葯吧。

短短數個小時的時間,幾個貴婦對薛沁的態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不住的握著薛沁的手表示著感謝,有些戀戀不捨,同時不忘跟林羽交換聯繫方式。

「小帥哥,這是我的名片,以後多多聯繫呦。」

「小帥哥,這是我的,以後有空我多來看你。」

「還有我的,小帥哥,我們家是做月餅的,中秋節的月餅不要買了,我給你送過去。」

「這是我的,愛你,小帥哥,么么噠。」

……

林羽苦笑著把她們的名片一一收下,看到月餅那張名片,不由一愣,這張名片倒是挺有用的,因為馬上就是中秋節了。

如果是普通的月餅,林羽自然不會放在心上,但是這是桂花樓的月餅,號稱千金難買。

他們家月餅是清海老字號,在整個華夏都是出了名的,到了中秋,有錢也買不到,因為光是進貢給清海以及京城上層大人物的,他們家都做不出來,平常人自然連瞧都瞧不著。

前兩天老丈人還嚷嚷著桂花樓的月餅這麼多年都沒吃過一次,實在是遺憾,所以林羽便想讓這個貴婦幫忙弄一點,回頭給老丈人和丈母娘嘗嘗。

等送走這幫貴婦后,薛沁急忙湊到林羽跟前,有些興奮的說道:「你有沒有想過,把你這款葯泥做成一種護膚品,進行量產,然後上市銷售。」

「沒有。」

林羽搖搖頭,他著實沒有往這上面聯想過。

「你這款葯泥效果這麼好,如果我們批量生產,打出名氣后,銷量肯定會爆表的。」薛沁見林羽似乎沒有什麼興趣,立馬熱切道。

「嗯……你要是想量產的話也可以,我把藥方送給你吧,反正你從宋征那裡拿葯也方便。」林羽直接寫了個方子,遞給了薛沁,把研磨方法和調製比例告訴了她。

薛沁看著林羽遞過來的藥方一下便愣住了,心中震動不已,這可不是一張簡單的藥方,在她眼裡,這是千萬、上億甚至是百億的利潤啊。

可是林羽竟然就這麼輕輕鬆鬆的送給了她。

「怎麼了?拿去啊。」林羽笑著說道,「等賺到錢,記得請客。」

薛沁咬了咬嘴唇,接著還是把方子接了過來,說道:「那我就當你入股了,到時候你是大股東。」

「也行,你看著弄吧,要是遇到什麼困難的話,可以隨時找我。」林羽沖她笑笑,也沒有拒絕。

他壓根也沒怎麼當回事,因為他對化妝品這一塊市場一竅不通。

過了沒幾日,便是中秋節,本來按照江家的慣例,是一家四口自己在家做菜喝酒的,但是今年江敬仁不同意,說他在他們局旁邊的酒樓定了桌,今晚上去飯店吃。

江顏和李素琴也沒反對,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在哪吃都一樣。

中秋那晚林羽隨便穿了個運動裝就要出門,江顏一把把他攔了下來,隨後從柜子里找出一件嶄新的黑色風衣遞給他,說道:「換上這個。」

「呀,你特地給我買的啊?」林羽頗有些驚訝。

「我可不想你出去給我丟臉。」江顏冷哼了一聲,心裡不由跳了幾下,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她似乎開始在意起了林羽的形象,很想把他打扮的帥帥氣氣的,要擱在以前,她才懶得搭理這個廢物呢。

林羽他們一家剛才出門,周辰就給他打來了電話,問道:「家榮,你在哪呢,在家不,我和玉軒一起過去一趟。」

林羽一聽周辰的語氣比較匆忙,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急忙道:「好,那你們過來吧。」

「爸、媽,你們先過去吧,我一會兒自己打車過去。」

掛了電話,林羽跟江顏他們交代了一聲,便獨自在小區門口等周明和沈玉軒。

沒一會兒,就看到一輛跑車轟鳴的沖了過來,到了小區門口猛地一個急剎車側身停住,沈玉軒下車后笑道:「怎麼樣,家榮,我車技咋樣?」

「進步了不少。」林羽笑道,內心感慨,自己要是練到這種車技,估計還得十年八年吧。

「家榮,你怎麼在這呢?」周明也下了車,手裡拎著一個長條狀的錦盒。

「我們一家正要出去吃飯呢,你們要來,我就讓他們先過去了。」林羽回道。

「奧,我們也沒什麼大事,就是專程給江伯伯送個中秋節禮物。」周辰說著把手裡的錦盒遞給林羽,笑眯眯道:「打開看看裡面是什麼。」

林羽打開錦盒一看,發現裡面是一張捲起的水墨畫,周身散發著青翠的靈氣,顯然價值不菲。

他急忙將字畫展開,只見是一副八大山人的墨梅圖。

「周辰,這個我可不能要,太貴重了。」林羽急忙把畫裝起來,遞還給周辰。

要知道八大山人畫作中的精品可是拍出過上億的天價。

這幅畫水平雖然稍欠,但市場價至少也在兩千萬左右,過個中秋節周辰就送這麼貴重的禮物,林羽自然不能收。

「這是我和玉軒的一點心意,我們倆合夥買的,知道江伯伯好這一口,特地過來送給他的,你要是不收下,那就是看不起我們倆。」周辰埋怨道。

「就是啊,家榮,你跟我倆客氣啥,我告訴你,上次你那兩根奇楠木讓這小子沒少掙,區區一幅字畫算什麼啊。」沈玉軒也急忙說道。

「對了,玉軒不說我還忘了,家榮,上次那兩根奇楠木我已經全部出手了,利潤十分可觀,答應付給伯父的兩成利潤已經轉過去了,但是銀行會有延遲,可能晚上才能到賬。」周辰急忙說道。

「你們兩個啊。」林羽無奈的搖頭笑了笑,接著說道:「行,那我就暫且收下了,我替我岳父謝謝你們倆了。」

「咱們誰跟誰啊。」

「就是,行了,你快去過節去吧,我們倆先走了。」

周辰和沈玉軒說著又上了車,眨眼就跑的沒影了。

林羽嫌麻煩,也沒有把字畫送上樓,直接拎著打車去了老丈人定的酒樓。

路上的時候,林羽又接到了一電話,是桂花樓的員工,說他們老闆娘特地給林羽留了幾盒貢品月餅,問他地址在哪,這就給送過來。

「我們在外面吃飯,直接送到飯店吧。」林羽便把酒樓的位置告訴了他。

雖然是中秋節,但是酒樓的生意非常好,簡直是爆滿,看來越來越多的人喜歡過節出來吃飯了。

按照江顏說的位置,林羽找到了他們所在的開放式包間,不過讓林羽驚訝的是,大圓桌上此時還有另外一家子人。

一對比江敬仁和李素琴稍微年長一些的老夫婦,一對三十五六歲的年輕夫婦,還有一對七八歲的龍鳳胎,看樣子是一家三輩。

「這位是爸的同事張伯伯,這是嚴阿姨,還有他們的兒子兒媳,張哥,劉姐。」江顏趕緊起身給林羽介紹了一下,說道:「爸定的位子沒有了,正好張叔叔他們也在這定的桌,就叫我們一起過來了。」

「太氣人了!我明明早就定好的!」江敬仁氣的拍了下桌子。

他不只是氣在桌沒了,而是氣在憑什麼老闆把他的桌弄沒了,卻給老張留了位子,這讓他顏面盡失,畢竟在單位里,他和老張一直在明爭暗鬥,老是想要較個高下。

「行了行了,這樣不也挺好嗎,兩家人在一起,多熱鬧。」張伯伯笑呵呵的說道,心裡頗有些自豪。

「這位是家榮吧,聽說你開了個醫館?」嚴阿姨笑著問道。

「是的,阿姨。」林羽老實道。

「當醫生有前途嗎?收入怎麼樣啊?」張伯伯也笑呵呵的問道,頗有點皮笑肉不笑的味道。

「還行吧,剛開業,人不是特別多,一個月能有七八千的收入。」林羽老老實實的回復道。

因為收費不高,所以他的收入並不是很可觀,但起碼自給自足。

「奧,那還行啊,能趕上我們家志輝一天的收入了,是吧,志輝。」張伯伯特地轉頭沖兒子張志輝問了一句。

「不止呢爸,我現在加上績效,算一下,日入超過一萬了。」張志輝笑道,語氣中的自豪感顯而易見。

他是海歸博士,回來後進了一家特大國企,憑藉著姑姑的關係,年紀輕輕就已經爬到了大區經理的位置,待遇十分優渥。

他說這話的時候不經意的瞥了眼江顏,心裡帶著一絲快感,因為以前他爸跟江敬仁提過想要兩家結親,但是江顏以他年齡太大拒絕了,所以他一直帶有一絲怨念。

畢竟像江顏這種大美人,得不到的話,換做誰都會心有不甘。

「我女婿是收入不高,但是上次古董拍賣會……」

「行了,老江,都陳芝麻爛穀子的事了,你就別提了,那麼幾千萬,都是死錢,越花越少!」

江敬仁剛要開口,張伯伯直接打斷了他,江敬仁的話一下咽了回去,氣的不行,一時間竟然都忘了林羽還有珠寶公司兼職這一說。

林羽無奈的搖頭笑了笑,想起上次江敬仁回家怒氣沖沖的樣子,猜測他說的老張應該就是這個張伯伯,也難怪老丈人生氣,這個張伯伯說話確實挺難聽的。

「行了,來,吃飯,吃飯。」嚴阿姨見氣氛不太對,趕緊招呼著一起吃飯。

江敬仁和這個老張脾氣十分不對付,兩個人席間聊著聊著動不動就嗆起來。

林羽覺得有些好笑又好氣,感覺這倆人跟老小孩似得。

「對了,爸、江叔叔,我特地託人從長盛齋定的月餅,你們品嘗品嘗。」

張志輝好像突然想起來什麼,急忙回身拎出了一個錦盒,打開后拿出幾個包裝精細的月餅,分發給眾人。

「老江啊,這個長盛齋的月餅可是很難買啊,尤其是中秋節,沒點關係根本買不到,我們家志輝還是託了好多人才買到的呢。」張伯伯笑呵呵的說道,「你們家不知道今年買的什麼月餅啊。」

長盛齋也是清海的一個老招牌月餅,名氣僅次於桂花樓,一到中秋節,也是十分難買。

「哼,誰吃長盛齋啊,要吃我們就吃桂花樓!」江敬仁知道老張故意拿話氣他呢,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哈哈,是嗎,桂花樓的月餅那可是市長書記級別的人物才能吃到的,你級別都提這麼高了啊?那這麼說你是訂到了?能不能也分我們一個嘗嘗啊。」

老張哈哈的笑道,語氣里的譏諷意味分外濃重。

江敬仁氣的握著拳頭,身子直打哆嗦,說不出話來。

「張伯伯想吃好說,一會兒桂花樓的夥計送來,我分您一盒就是。」

這時林羽不緊不慢的笑著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章 兩家人的中秋節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