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魚質龍文降

第715章 魚質龍文降

林羽見這甄國經一聽到「命不久矣」就嚇成這樣,不禁搖頭苦笑,鄭重的沖他說道,「我說出來,你不要緊張,也不要害怕,雖然你的情況嚴重,但是還不至於到了無法挽回的餘地,所以我應該有辦法救你!」

甄國經聽到林羽這話精神猛地一振,雙腿頓時有勁兒了,立馬挺身站好,頭也不暈了,腳也不軟了,雙手一把抓住了林羽的手腕,激動道,「何先生,多謝您,多謝您啊!只要您能救我,我可以把我的家產分……分你一半!」

像他這種有錢人,最害怕的就是死亡了,畢竟自己辛辛苦苦打拚了大半輩子,好容易積攢下財富了,還沒怎麼好好享受呢,結果「咯嘣」死了,那就太憋屈了!

所以只要林羽能夠救活他,他真的願意將自己一半的財富分給林羽!

「這個就不必了!」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語氣有些自謙的說道,「我只是說有辦法,但是也不敢保證百分之百的能夠起效,只能說試試看吧!」

其實他不敢保證百分之百,但是也絕對敢保證百分之九十九,只不過他這人謙虛慣了,不願意把話說的太滿而已!

說著林羽叫過厲振生,低聲在厲振生耳旁說了幾句什麼,厲振生一點頭,急忙可抓過外套套在身上,快速的朝著店外走了出去。

「甄老闆,把衣服穿上吧!」

林羽示意甄國經現在可以把衣服穿上了。

「何先生,您還沒說清楚呢,老甄這到底是怎麼了啊?!」

郭兆宗小心翼翼的問道,抹了把頭上的汗,嘴唇仍舊微微泛白,顯然還未從剛才驚詫的情緒中緩過神來。

「兩位是上港人,應該接觸過降頭術這種東西吧?!」

林羽知道上港人對這些東西不陌生,索性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一邊說一邊引著他們去會客區那,給他們兩人一人倒了一杯茶,示意他們倆喝口水平復下心情。

一旁吃漢堡的浩浩非常有眼力的拎著自己的薯條和漢堡坐到了一旁的小桌子上,趕緊給他們騰出了地方。

「降頭?!您的意思是我被人下了降?!」

甄國經面色陡然一變,顯得極為驚訝,疑惑道,「可是何先生,我在來之前找過很多上港的風水大師啊,他們都沒看出來我這是被人下了降頭啊……」

要知道,上港的風水大師也不是吃素的,怎麼可能連降頭這種東西都看不出來呢?!

「老甄,上港的大師雖然能力不俗,但是跟何先生比還是差了一些!」

郭兆宗沉聲呵斥了甄國經一聲,給他使了個眼色,這個老甄,怎麼還這麼不懂事啊!

「對,對,上港的大師哪能跟何先生比啊,何先生,您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

甄國經此時也學乖了,急忙連連點頭附和,神色恭敬無比,現在就是林羽告訴他他是因為吃撐了才得的這個病,他也絕對不敢再有絲毫的懷疑!生怕林羽一生氣,再不管他了!

林羽有些無奈的笑了笑,耐心解釋道,「其實上港的風水大師看不出來也正常,因為你中的這降頭術,跟那些常見的降頭術還有著非常大的差別,不得不說,給你下降頭這個人,能力極其的不一般!」

林羽說著眯了眯眼,語氣中竟然帶著一絲稱讚,內心對這個給甄國經下降頭的人十分感興趣。

「何先生,到底有何不同啊?!我以前有個朋友倒是也被人下過降,但是情況跟老甄截然不同!」

郭兆宗搖了搖頭,說道,「他也是各種身體不舒服,但是一眼就能夠看出來精神狀態不佳!後來才知道,是被人下了毒蠱,當時肚子里都生有毒蟲了……幸虧大師救了他……」

上港風水文化興盛,就算是普通人對降頭和蠱術這些東西也略之一二,所以他對此倒是也頗有了解。

「不錯,一般中了降頭的人,會出現噁心、胸悶、頭暈或者渾身奇癢的癥狀,而且精神恍惚、抑鬱也都是常態,逐漸身形消瘦最後腸穿肚爛或者暴斃!」

林羽點頭道,「但是甄老闆中的這個降頭跟他們的相同但是又不盡相同!」

「此話怎講?!」

郭兆宗滿臉狐疑的問道。

「甄老闆中的這個降頭其實是南洋降頭術里最常用也是最歹毒的五毒降頭!但是這個降頭師將這種五毒降頭依照古書上記載的一種方法進行了改進!」

林羽仔細的跟他們兩個解釋道,「至於這五毒降頭,你們應該了解,五毒指的就是自然界的五大毒蟲,蛇、蜈蚣、蠍子、蜘蛛、蟾蜍或者是壁虎,將這五種毒物放到一個器皿中,任由它們纏鬥廝殺,等它們全部都死後,再用糜爛后變乾燥的屍體研磨成粉,製作成蠱毒,然後趁受害人不備,對受害人進行下毒!」

「這個我……我知道……」

甄國經有些膽戰心驚的點點頭,顫聲道,「我以前有個親戚,就是死……死在這五毒降頭下的……何先生,我……我沒中這五毒降吧?他當時的癥狀跟我不一樣,他的癥狀我當時見過的……」

「對,你跟他的不一樣!」

林羽笑了笑,說道,「我沒猜錯的話,給你下降的這個降頭師應該在這蠱毒里加入了龜殼粉之類的東西,所以製成了一種死降,也叫魚質龍文降!」

「魚質龍文降?!」

郭兆宗滿臉狐疑,他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降頭呢!

「嗯,所謂的魚質龍文降,顧名思義,就是人中了這種將頭后,外表愈發的強健紅潤,宛如龍的外表一般,而內里卻漸漸中空,宛如嫩軟的魚肉一般,正如甄老闆這個癥狀一般,看外在十分的健康,但是外強中乾!」

林羽說著掃了甄國經一眼,甄國經現在就好比一個吹足了氣的氣球,看著圓潤飽滿,但是內在衰竭,宛如氣球般不堪一擊!

甄國經和郭兆宗兩人聽的連連點頭,但是神情間有些似懂非懂,不過兩人也沒敢多問,畢竟這些確實涉及到了他們的盲區。

「何先生,那如何破解呢?!」

郭兆宗急不可耐的問道。

「我剛才已經讓厲大哥出去購買破解用的東西去了,等他回來再說!」

林羽說道,「不過甄老闆受毒素的影響,器官衰竭,需要配合一些中藥進行治療!」

「多謝何先生,多謝何先生!」

甄國經連聲感激道。

「甄老闆,你仔細想想,你這降頭是怎麼中的?!」

林羽好奇的問道,說實話,現在這個社會,會降頭的人已經不多了,而且會這種強化后的魚質龍文降的,更是少之又少!他自然想弄清楚這個下降頭是什麼人。

「這個……我……我也想不起來了啊……」

甄國經眉頭一蹙,有些狐疑的喃喃道,想了片刻,也想不出自己到底是怎麼中的招。

「那這樣吧,你仔細的想想,你身體出現不適之前,曾見過什麼人?!」

林羽提醒他道,「說的準確一點,就是有沒有接觸到過什麼嶺南那邊的人?!或者說,東南亞那邊的人?!」

現在流行蠱術的地方就是華夏嶺南那邊的苗族少數民族居住區以及東南亞地帶,所以施降頭的,也多半是這些人。

甄國經聞言面色凝重的想了片刻,接著眼前一亮,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說道,「何先生,我想起來了,我好像是見過這個人之後,隔天回家就不舒服了!」

甄國經說著將自己的手機掏了出來,開始翻找起了照片,接著趕緊將一張合影遞給了林羽,同時疑惑道,「這個人普通話十分流利啊,看起來不像是外國人,不過他的長相倒是有些像東南亞人,我問過他,他說自己是上港人!」

林羽趕緊將甄國經手裡的手機接過來,低頭在照片上看了一眼。

只見照片上的背景是在一處高端會所里,甄國經和一個膚色發黑的男子並排坐在椅子上牌照,而拍照的手勢也都一模一樣,皆是土到掉渣的剪刀手。

「怎麼樣,何先生,認識他嗎?!」

甄國經急忙小心的問道,「他自稱叫胡生,是做建材生意的!」

「不認識!」

林羽端詳了照片上這個黑臉男子,確認自己不認識他,遲疑道,「可能不是他,你再想想……」

說著林羽就要把手機還給甄國經,不過他雙眼的餘光突然瞥見了照片上黑臉男子手腕上戴的一節黃色的錦繩之後,臉色不由一變,猛地把手機收回來,雙手一劃屏,將照片放大,驚訝道,「他手上竟然也有這種錦繩!」

郭兆宗和甄國經看到林羽這樣面色不由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何先生,什……什麼繩啊?!」

甄國經滿臉狐疑的說道。

「甄老闆,這個你不知道,但是我現在基本可以斷定,這個人是東南亞人,就算他不是東南亞人,也肯定與那邊來往密切,你這降頭,多數就是他下的!」

林羽言語間不由有些興奮,語氣自信的說道。

剛才他放大照片后發現,這個黑臉男子手上戴著的錦繩上面竟然帶有一種十分奇怪的符號,跟何自臻從邊境繳獲的那把玄鋼匕首刀柄上纏著的錦繩一模一樣!

這個錦繩經過向南天向老鑒定過,上面的符號可是東南亞那邊常用的符號,極有可能是與劍道宗師盟存有合作關係的隱修會!

雖然現在還不敢確定這男子是不是隱修會的人,但是林羽猜測既然這男子手上既然有這種錦繩,那多半與那幫偷襲邊境的人有著一定的聯繫!

也就是說,找到這個男子,就能順騰摸瓜,找到這個覬覦華夏命脈文件組織的老巢,將其一舉剿滅!

這樣一來,也算是為何二爺,為華夏去除一個潛在的威脅了!

所以,得到這麼重要的線索,林羽怎麼能夠不興奮!

「甄老闆,這照片你不介意發我一份吧?!」

林羽問道,想要將照片發給自己一份。

「不介意,不介意!」

甄國經連連搖頭,示意林羽儘管發。

「您現在還能聯繫到這人嗎?!」

林羽一邊問,一邊將照片發給了自己,準備改天交給何二爺。

「能……不對,不一定!」

甄國經剛要點頭,立馬沉著臉否定道,「要真是這小子給我下的降頭,他估計不敢見我了!媽的,現在想來我就覺得奇怪,怪不得這小子那天突然給我讓利那麼大呢,要不然我絕對不會去見他的!」

「那你盡量聯繫聯繫他,不要打草驚蛇!」

林羽把手機交還給甄國經,笑道,「至於你跟他之間的仇,國家會幫你報的!」

「國家幫我報?!」

甄國經一臉懵逼,疑惑不已。

「對!」

林羽十分肯定的笑了笑,鄭重道,「國家幫你報!」

「先生,您要的東西我找來了!」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厲振生的聲音,接著他拎著一個黑色的袋子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5章 魚質龍文降

3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