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皮膚疾病

第69章 皮膚疾病

「爺爺,誰啊?」雷俊好奇道,他沒想到京城來的這個人,爺爺竟然也認識。

「你不認識,是我以前上司的孫子。」雷老說道,「正好今天帶你們過去互相認識認識。」

說完雷老轉頭望向林羽,林羽知道這是雷老對自己的一種提攜,內心很感激,不過他並不喜歡這種場合,所以便婉言拒絕了。

雷老也沒有強求,讓雷俊親自把林羽送了回去,衛雪凝也跟著走了,她對所謂的什麼京城大人物,更加的不感興趣。

雷俊送完林羽回來后,便帶著爺爺去了新區的香格里拉大酒店。

香格里拉飯店幾乎整個都被清空了,周圍的路段也都嚴禁通行,有交警專門指揮。

「至於么,這麼大的排場?」雷俊翻了個白眼,覺得有些小題大做,就算身份再尊貴,也不用搞得這麼誇張吧。

「小俊,不得胡說!」雷老皺著眉頭呵斥了他一聲,雷俊順從的點點頭,再沒敢多言。

在服務員的引領下,雷老和雷俊一起來到了八樓的會議廳。

這是上次謝長風開交流會的地方,只不過跟那天不同的是,今天金碧輝煌的大會議廳里,只擺了一張大圓桌,此時桌子上已經坐了十餘人,謝長風和曾書傑等一眾清海的領導也在。

「哎呀,雷老,您來了。」謝長風和曾書傑早就到了,見到雷老后立馬迎了上來。

「雷爺爺!」

這時桌子上坐在主位的一個年輕人沖雷老笑了笑,親切的叫了一聲雷爺爺,但是叫歸叫,卻並沒有起身。

「雲璽,哎呀,幾年不見,長成大小夥子了,一表人才吶。」雷老沖楚雲璽笑了笑,接著注意到他身旁的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女生,詫異道:「雲薇也來了啊?」

「雷爺爺好。」楚雲薇也連忙沖雷老打了個招呼,聲音有些虛弱,說完忙起身要給雷老讓座。

「不用不用,我坐在這邊就行!」雷老趕緊在楚雲璽旁邊找了個位子坐下。

「我怕雲薇在家裡悶的慌,所以特地帶她來清海散散心。」楚雲璽道。

「沒想到啊,以前的小丫頭,出落的這麼漂亮了。」雷老笑呵呵道。

楚雲薇相貌十分出眾,繼承了她母親的良好基因,五官完美的彷彿畫出來的一般,只不過身子稍顯瘦弱,面色蒼白,但是卻給人一種林黛玉般的病態美。

「這位就是雷俊吧?果然英武不凡!」楚雲璽挺著胸膛看了雷俊一眼,眼帶笑意,神情間頗有些上位者的霸氣。

「你好。」

雷俊面無表情的回道,對楚雲璽這種年紀輕輕卻裝老成的舉動有些反感,心裡不禁有些後悔跟著爺爺過來,早知道還不如叫著林羽去地攤吃燒烤了。

「老將軍近來身體可好?」雷老笑眯眯的問道。

「爺爺的身體一直很硬朗,經常念叨您。」楚雲璽回道,「什麼時候有時間,您老一定要去京城住一些時日啊。」

「那是自然,等我這把老骨頭好的差不多了,我就去京城探望老將軍。」雷老笑道,接著轉頭看向一旁的楚雲薇,輕聲道:「雲薇,你這是怎麼了,臉色似乎不太好啊。」

「奧,沒什麼,她打小就這樣,體弱氣虛,可能秋天涼意重,加上清海空氣潮濕,所以今天一過來這邊,有些不舒服。」楚雲璽邊說邊疼愛的看了妹妹一眼。

「沒找個人看看嗎?」雷老問道。

「等安頓安頓,就找個人給她看看,小毛病,不礙事。」楚雲璽笑道。

「雲璽,這次來聽說你要談個大生意?」雷老詢問道。

「不錯,打算進軍汽車行業,來清海這邊考察考察。」楚雲璽如實回答道,「可惜中秋節就回不去了,只能在這邊過了,到時候雷爺爺要是方便,我們一起啊。」

「好啊!」雷老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過幾天便是中秋節,他病還沒好,自然也回不去。

「雲璽,近來何家怎麼樣啊?我跟何老先生也是許久未見了。」

酒過三巡后,雷老突然裝作不經意的提到了何家。

「何家現在可是厲害啊,能人輩出,他們家老大何自欽剛剛升任國安局一把手,風頭甚至已經壓過我們家了。」楚雲璽面帶笑容的說道,但是眼神中卻帶著一絲寒意。

「你們兩家有聯姻,何家強大,對你們家也是好事。」雷老笑呵呵的說道,接著好想然想起來什麼,詢問道:「對了,我記得何家曾在清海走失了一個孩子對不對?」

「嗯,這都多少年前的事,您老還記得呢。」楚雲璽笑道。

「如果那個孩子還健在的話,今年恐怕也得二十有餘了吧?」雷老目光灼灼的感嘆道。

「不錯,如果活著的話,歲數應該跟我不相上下,不過可惜他已經死了。」楚雲璽點頭道。

「死了?!」

雷老面色一變,急忙道:「怎麼知道的他死了?」

「後來找到了啊,屍體都被打撈上來了,據說是不慎卷進海里淹死的。」楚雲璽有些驚訝的看著雷老,不明白雷老為何這麼激動。

「奧,這個我倒是還真是頭一次聽說。」雷老搖頭苦笑了一下,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此時江顏剛從醫院下班回家,見只有林羽在家,有些納悶,說道:「爸媽呢?」

「我給打了個電話,說是在外面吃飯呢。」林羽說道,「餓不餓,我下面給你吃吧?不,我煮麵給你吃吧。」

林羽反應倒也迅速,見意思不對,急忙改了個詞。

「好。」

江顏應了一聲便換好鞋坐到沙發上,絲襪都沒顧上脫,便俯身按揉起了自己的小腿。

今天醫院忙,走了不少路,把她累壞了。

不一會兒林羽就把面做好了,遞給她之後坐到她身邊,拽過她的小腿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你做什麼?」

江顏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你不是腿疼嗎,給你捏腿啊。」林羽笑道,隨後雙手在江顏的小腿上輕輕捏了起來。

江顏只感覺一股暖洋洋的舒適感傳來,腿上的疲勞全消,一邊端著面吃著,一邊望著林羽,竟然感覺有些幸福。

「以後不要穿那麼高的高跟鞋了,對身體不好。」林羽低著頭說道,「如果實在想穿的話,每天回來讓我給你按按腳,當然……如果你不嫌棄我的話……」

「有免費的按摩,我為什麼要嫌棄?」江顏哼聲道。

林羽嘴角笑了笑,接著稍微加了加力道,隔著絲襪按摩起了江顏的腳掌。

哪怕是走了一天路了,江顏的腳上也沒有絲毫的異味,甚至隱隱透著一絲香氣,看著她精緻完美的腳趾,林羽竟然也不由心噗噗直跳。

「太氣人了這個老張,跟我裝什麼嘛裝!」

這時江敬仁和李素琴兩人回來了,還沒進門,就聽到江敬仁怒氣沖沖的喊叫聲。

「爸,怎麼了啊?」

江顏見父親面色不悅,急忙問道。

「沒事,沒事。」李素琴趕緊沖江顏和林羽擺擺手。

江敬仁話也沒說,直接進了卧室,砰的把門關上了。

「媽,我爸這是怎麼了?」林羽好奇道。

「能怎麼了,在單位不舒心了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李素琴無奈的說道。

「媽,你勸勸我爸,放寬心點,別什麼事都往心裡去。」江顏趕緊勸了一句。

李素琴趕緊點點頭,進了屋。

林羽忍不住偷偷笑了聲,覺得自己這老丈人跟小孩似得,一把年紀了,還動不動就生氣。

「你笑誰呢,不許笑!」江顏氣的拿腳踢了林羽一下。

林羽趕緊板起臉。

第二天一早,林羽剛起床,薛沁便打來了電話,語氣十分驚慌道:「你在醫館嗎,我這裡出事了,需要你幫我看個病人。」

林羽聽她語氣不對,知道情況可能比較嚴重,急忙道:「你現在就帶她去醫館,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林羽顧不上吃早飯,便匆忙趕去了醫館。

他前腳剛到,後腳薛沁就來了,跟她一起來的還有兩輛豪車,車上下來五六個衣裝奢華的貴婦,有兩個嘴上戴著厚厚的口罩和墨鏡。

一下車,其中一個貴婦就扯著嗓子沖薛沁嚷嚷道:「你帶我們來這個破醫館幹什麼,我告訴你,我姐的臉要是留下一個疤,我就告到你們公司破產!」

薛沁臉色蠟黃,沒有理她,趕緊跑進了醫館,看到林羽后急忙平復了下情緒,問道:「皮膚的問題你能治嗎?」

「病人來了嗎,我看看再說。」林羽不緊不慢道。

「回生堂?什麼破玩意?中醫嗎?呸!我姐夫說了,中醫就是些糊弄人的雜耍!」

一個身著黃裙的少婦抬頭看了眼林羽醫館的門頭,尖聲譏諷道。

從這幫貴婦的話里,能聽出來她們十分生氣,可見薛沁把她們得罪的不輕。

林羽皺了皺眉頭,感覺這群少婦聒噪的厲害,有種進了養雞場的感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章 皮膚疾病

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