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重要信息

第672章 重要信息

「家榮,真……真的是雁草堂?!」

周辰滿臉震驚的望著林羽,臉上陡然間寫滿了愧疚與自責,顫聲道,「你……你跟我說的都……都是真的?!」

林羽望著他輕輕的點了點頭,笑道,「周大哥,我們相識也有好幾年了,我何家榮,從未跟你說過一句瞎話!」

周辰緊緊的抿著嘴,滿臉動容,眼中有淚光微微閃動,動了動喉頭,接著低下頭,用力的搖了搖頭,神情間滿是悔恨與懊惱,哽咽道,「家榮……哥哥我糊塗啊……」

想起剛才他對林羽那一番冷嘲熱諷的話語,周辰一時間有些無言面對林羽,恨不得找條地縫兒鑽進去!

「周大哥,自己兄弟,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林羽笑著拍了周辰的胳膊一眼,十分大度的沖周辰道,「其實這也不怪你,連我自己剛才都以為雁草堂出爾反爾了呢!」

方才林羽也以為雁草堂壓根就沒有出手,心頭還窩著一股火兒呢,打算好好的質問質問這個胡擎風,怎麼籍秘拿走了,就啥也不管了!

好在胡擎風沒有讓他失望,雁草堂也同樣沒有讓他失望。

周辰聽到林羽這話內心激蕩,抬起眼神情感激的望了林羽一眼,實在沒想到林羽的心胸竟然如此的寬廣。

林羽沖他溫和一笑,接著轉過頭望著台階下面站在雨幕里的田董和張董,眯著眼,沉聲問道,「田董、張董,你們現在終於知道這雁草堂到底存不存在了?!」

「知道了,知道了!」

田董和張董苦著臉連連點頭,幾乎都快要哭出來了,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雁草堂竟然真的存在!

「那你們倒是跟我說說,你們既然知道雁草堂還在世,為什麼今天才過來啊!」

林羽笑眯眯的望著田董和張董試探性的問道,「還有,你具體跟我講講,雁草堂是怎麼對付的你們啊?」

他雖然知道雁草堂要對付這幫人,但是他卻不知道胡擎風具體打算用什麼法子對付他們!

現在看這田董和張董嚇得驚慌失色的樣子,林羽知道胡擎風這子法肯定十分的犀利有效!

「何總,我們也是今天上午剛剛知道啊!」

張董哭喪著臉不敢有絲毫隱瞞的如實說道,「昨天晚上一夜之間,整個京城的古玩界突然竄出了大量的贗品,而且這些贗品,全都是……全都是我們幾家拍賣行這半年甚至是一年來拍賣出去的幾件重量級贗品……」

張董話越到最後,哭音越重,要不是極力剋制著,告訴自己要堅強,他可能都忍不住要哭出來了!

一旁的田董聽的也是椎心泣血,低著頭沉痛不已,不得不說,雁草堂這幫人真狠啊!

所謂的打蛇打七寸,雁草堂運用的可謂是爐火純青,雁草堂仿製出的幾這件以假亂真的贗品個個都是他們三家公司這幾年拍賣出去的重量級頭部作品!

現在頭部作品竟然出現了一件一模一樣的仿製品,那自然會讓人產生懷疑,分不清到底哪個才是真品,亦或者說兩件都是贗品,就如同當初長城拍賣行用這種法子整周氏拍賣行一般,影響的是自己公司多年來積攢出來的信譽!

但是相比較信譽更為嚴重的是,這些頭部作品,他們拍賣給的都是國內或者國際上的一些權貴重要,現在一模一樣的仿製品的出現,會讓這幫權貴產生一種被耍的感覺,自然會心生怨恨,變本加厲的報復他們!

雖然田董他們這些多少華夏數一數二的拍賣行,但是也經不住這幫名流權貴的報復啊!

不需要所有人同時報復,只要有一兩個心眼兒小的,就足夠他們的拍賣行喝一壺的!

所以這才是他們今天心甘情願跑過來跟林羽和周辰賠禮道歉的根本原因!

「不錯,不錯!」

林羽聽他們說明白雁草堂整他們的方法后,反而忍不住點著頭,滿是欣慰的笑了起來,怪不得胡擎風這麼多天都沒動靜呢,結果是在憋大招啊!

一夜之間,便整的這三個拍賣行哭爹喊娘!

坐在水窪中的徐董聽明白林羽和張董的話之後,面色白一陣青一陣,突然猛地竄起來,沖林羽和周辰叫喊道,「周總,何總,你們別聽他們兩個混蛋在這裡推卸責任,我發誓,我對天發誓,我就是他們兩個老狐狸手裡的槍,他們讓我打哪兒我就打哪兒,這主意根本不是我出的,是他們……他們倆一起出的,我就是個替罪羊啊!何總,我對這一切根本都不知情啊,我冤枉啊……是他們一直告訴我,說雁草堂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他們還罵雁草堂,說雁草堂就算在世,也是一幫廢物!」

作為一家知名拍賣行的老總,徐董自然也有兩把刷子,既然田董和張董這兩個混蛋隊友對他下了死手,他也沒有必要手下留情,對著田董和張董反打了一耙!

「放你媽屁!」

田董和張董聞言面色陡然一變,怒罵一聲,接著衝上來跟徐董打成了一團。

因為他們的保鏢那邊打的正激烈,而且徐董的另外兩個保鏢也跑過來幫忙,所以兩邊一時間勢均力敵、勝負難分,根本沒法顧及他們這三個老闆,所以他們三個身價幾十億、上百億的大老闆宛如菜市場潑婦般互相叫嚷著對打了起來。

「有意思哈,狗咬狗,一嘴毛!」

一旁的韓冰和譚鍇見狀不由搖頭笑了笑,見這裡也沒他們什麼事了,所以便跟林羽打了個招呼,先走了。

「要是京城一眾有頭有臉的人物看到了這一幕,肯定得笑掉大牙!」

周辰看著撕打在一起的眾人,不由嗤笑了一聲,眼神中帶著一種酣暢淋漓般的快感!

這近一個月來的憋屈與忍辱負重壓得他幾乎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現在,終於揚眉吐氣了一番!

一旁的方主管和一眾停手的員工也都躲在一旁捂嘴偷笑,甚至還有好幾個人偷偷的掏出手機錄下了田董三人打架的償命。

「行了,三位老闆,別打了,咱們談談正事兒吧!」

林羽見這仨人撕打的分外狼狽,忍不住笑了笑,見打的也差不多了,便喊了他們一聲。

田董、張董和徐董三人這才停下手,互相氣呼呼的冷冷對視著,眼中充滿了恨意,不久前他們這三個還好的跟一個人似得結盟兄弟,陡然間反目成仇了!

「何總,周總,真的是這小子使得壞!你得找他算賬!」

田董和張董指著徐董恨恨的說道。

「何總,是他們兩個老狐狸出的主意,你千萬別被他們騙了啊!」

徐董也滿臉恨意的指了指田董和張董。

「三位放心,我分不清你們誰說的是真,誰說的是假,所以我本著公平的原則,各打三十大板,我今天同時向三位,要個交代!」

林羽眯了眯眼,沉聲說道,他知道,這三個人沒一個好鳥兒!

田董三人聞言面色微微一變,知道逃不過去了,陰沉著臉沖林羽低了低頭,田董低聲沖林羽說道,「只要何先生息怒,讓雁草堂把那些贗品收回去,放過我們這次,我們願意答應您的任……任何條件……」

其實他很不想說「任何」這兩個字的,但是為了表明自己的誠意,又不得不這麼說。

兩邊的張董和徐董聽到他這話面色也都變了變,知道這樣一來他們就要任由林羽宰割了,不過田董都這麼說了,他們也不敢出口反駁。

「周大哥!」

林羽沖周辰使了個眼色,示意周辰來提條件。

「家榮,還是你來吧!」

周辰有些難為情的沖林羽說道,顯然仍舊為自己剛才錯怪林羽的事感到自責。

「周大哥,你是這個拍賣行的老闆,你對這個行業精通,所以你來!」

林羽低聲沖周辰提醒了一句,顯然是想趁這個機會幫周辰立威。

周辰望了林羽一眼,似乎領悟了林羽的意思,點點頭,接著睥睨著台階下面的田董三人,沉聲說道,「三位老闆要想讓我們收手也可以,但是你們起碼得拿出點誠意來吧,不過你們放心,我也不會做的太過分,我就用你們剛才對我們提出的條件對你們吧,只要你們答應每家公司站讓給我們百分之二……」

「咳!」

周辰話未說完,一旁的林羽突然重重的咳嗽一句打斷了他,周辰不由有些狐疑的轉頭望了林羽一眼,只見林羽十分隱蔽的沖周辰伸了四個手指!

百分之四十?!

周辰面色微微一變,望著林羽咕咚咽了口唾沫,這個家榮,真狠啊!

隨後他轉過頭,沖田董等人繼續道,「只要你們每家公司答應給我們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們就可以考慮放過你們這次!」

「百分之四……四十?!」

台階下面的田董三人面色也是陡然一變,滿臉驚恐的望著周辰,心裡簡直都在滴血!

「怎麼,百分之四十很多嗎?!」

林羽掃了他們三人一眼,淡淡的說道,「這似乎比你們方才問我們要的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還要少百分之二十吧?!這是我們對你們最大的讓步,也是我們對你們最低的要求,你們要是覺得高了,那你們現在可以直接掉頭走人!」

林羽這話說的十分自信,因為他知道,這仨人絕對不會走,否則他們別說只是損失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了,就是整個公司都沒了!

田董三人心如刀割,但是也不敢拒絕,皆都點點頭答應了下來,很快便派自己的秘書把股份轉讓合同起草好送了過來,讓林羽和周辰簽上了名字!

自此,也宣告著周氏拍賣行僅用了半天的時間,就從一家初到京城的外地小拍賣行,一躍成為了京城第一大拍賣行!

合同簽好后,林羽便按照約定,給胡擎風打了電話,讓他把那數件在市場上還未流通開的贗品給收了回去。

中午周辰特地叫上沈玉軒,請林羽喝了一頓大酒,既是賠禮,也是道謝,最後三十年來,從未喝多過的周辰頭一次喝的爛醉如泥,是沈玉軒和林羽一起把他給扛回去的,因為他是真的高興!

「家榮,去我們玉器行看看?!」

從周辰家出來后,沈玉軒沖林羽神秘的一笑,說道,「我們跟黛芙爾搞了一個大合作,你過去看看!」

「行……」

林羽剛要點頭答應下來,自己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掏出來一看,發現是一條簡訊,簡訊上寫的是:落日時分,千渡山竹林見,離火道人行蹤已經有了下落,軍情處有內奸,切記告訴別人,一人前來即可!

簡訊的落款沒有名字,但是卻帶著一朵玫瑰花!

玫瑰?!

林羽見是玫瑰發來的簡訊,心中振奮不已,但是看到玫瑰簡訊上說的「軍情處有內奸」幾個大字,內心不由陡然一沉!沒想到時至今日,軍情處竟然還有內奸!怪不得軍情處查了這麼久,都沒有查到那個大魔頭的下落呢!

不過好在現在玫瑰已經有了這個大魔頭的下落,只要自己把胡擎風等人叫過來,再聯合上軍情處的人,林羽有把握將這大魔頭給除掉!

而且更令人感覺振奮的是,步承前幾天告訴他,戰神向南天身體恢復良好,已經開始重新練功,有望重新出山!

要是有了戰神相助,何愁這大魔頭不除!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2章 重要信息

3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