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留下來好不好

第650章 留下來好不好

葉清眉這猝不及防的舉動,徹底的打亂了林羽原本的計劃,因為葉清眉擋在他面前,所以他壓根無法出手,不過此時葉瑞寬戴著拳刺的拳頭兇狠的朝著葉清眉的脖頸擊打了過來,林羽來不及思考,一把抱住葉清眉,身子猛地一轉,將自己的後背呈現給葉瑞寬,與此同時,他體內的靈力陡然間迅速運轉,迅速的涌到了他的後背。

"砰!"

葉瑞寬這一拳結結實實的砸到了林羽的後背,原本面露喜色的葉瑞寬卻突然間面色一變,頓時"嗷嗚"的慘叫了一聲。噔噔往後退了幾步,捂著自己的右手凄厲的慘叫了起來,只感覺從右手到小臂都傳來了一股劇烈的痛感,他知道自己的手掌就算不骨折,起碼也會骨裂,而且右手關節處的皮肉被拳刺硌的血肉模糊,滲著殷紅的鮮血。

"學姐,你沒事吧?!"

林羽攬著葉清眉的腰,將她緊緊的抱在懷裡,關切的問道。

"啊,我沒事!"

葉清眉望著林羽的眼睛,撲閃了撲閃長長的睫毛,接著猛地起身,拽著林羽的身子往後一轉。急忙去檢查林羽的後背,同時急聲道,"家榮,你沒事吧?傷到哪兒了?疼不疼?!"

"我沒事,學姐,我皮糙肉厚,不疼!"

林羽轉過身沖她笑了笑,絲毫不以為意的說道。

他現在是至剛純體的小成階段,葉瑞寬這麼一個普通人的一拳,對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葉清眉見林羽確實沒事,這才陡然鬆了口氣,滿臉歉意的說道,"家榮。對不起啊,我……我忘了你身手那麼厲害了,我……我當時腦子都空了,突然間就不受控制的擋在了你的面前……"

她說話的時候滿臉愧疚,她知道,自己剛才哪是在幫"家榮"啊,分明是在給"家榮"添亂啊。但是她說的確實是實話,她剛才不是有意要衝過去妨礙"家榮"的,她只是潛意識中,早就把"家榮"當成了那個需要呵護,需要她隨時為他挺身而出的小羽了。

林羽又怎麼會體會不到這點呢,望著驚慌失措又滿臉自責的葉清眉,輕聲說道,"學姐,我又怎麼會責怪你呢,要不是你保護我,上次中彈的,可就是我了!我謝你還來不及呢!"

林羽想起上次珠寶展覽會結束后從商場出來,葉清眉幫自己擋子彈的情形,內心說不出的溫柔愧疚,上次要不是葉清眉跟今天這樣的下意識替自己擋住子彈,他很有可能又要"死"一次了。

"都過去的事了,還提它做什麼!"

葉清眉輕輕的搖了搖頭,有些嬌羞的低下了頭。

"賤人!"

高子珊看到林羽和葉清眉打情罵俏的樣子,氣的臉都歪了,不過她腿上仍舊沒有知覺,跪在地上動也動不了,回過身看到自己兒子手上的鮮血,臉都白了,急聲喊道,"寬兒,寬兒你怎麼樣啊!"

"我沒事,媽!"

葉瑞寬咬了咬牙,隨後面色驚慌的抬頭望了林羽一眼,惡狠狠的說道,"臭小子,你竟然耍詐,你衣服里穿的什麼?!"

他剛才一拳打到林羽身上的時候感覺宛如打在了一塊鐵板上一般。

"什麼也沒穿啊,是你菜而已!"

林羽望著他淡淡的說道。

"媽的,你等著!"

葉瑞寬沖林羽罵了一聲,接著轉身快速的朝著屋裡跑了進去。

沒一會兒。葉瑞寬就又跑了出來,同時手裡多了一把銀灰色的左輪手槍。

像他這種富二代,搞把國外的左輪手槍簡直跟玩兒一眼,並不稀奇。

"操你媽的,你們兩個現在就給老子跪下,要不然我廢了你們!"

葉瑞寬強忍著右手的疼痛,一邊往手槍里裝填著子彈,一邊惡狠狠的沖林羽和葉清眉怒聲呵道,話語中底氣十足。

高子珊見自己兒子把槍拿了出來,頓時臉上也浮起一絲倨傲,沖林羽和葉清眉罵道,"你們兩個野種給我聽好了,你們要是不想把事鬧大的話,趕緊讓我起來。並且給我磕三個響頭,我就讓我兒子放過你們!"

葉清眉看到葉瑞寬手裡的手槍,面色頓時一變,一隻手緊緊的攥住了林羽的胳膊,顯得緊張不已,她知道這手槍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家榮"就是再厲害,可能也躲不過這手槍。

林羽輕輕的拍了拍葉清眉的手,示意她別緊張,接著冷冷掃了葉瑞寬一眼,滿臉的不在乎,用腳尖從一旁的土地上挑起了一塊乒乓球大小的小石頭,沖葉瑞寬淡淡的說道,"你要想終身殘疾的話,儘管開槍就是!"

"你他媽腦子有病吧?槍在我手裡,可能終身殘疾的人是你!"

葉瑞寬臉上的肌肉一跳,接著猛地舉起了手裡的槍對準了林羽,食指扣在了扳機上,作勢要開槍。

而此時林羽的雙眼也陡然一寒,緊緊的捏住了手裡的石頭,手腕一轉,就準備要把石頭甩出去。

"住手!"

只聽此時院門外突然傳來一聲怒喝,接著就見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的葉尚忠從門外急沖沖的跑了進來,一把將葉瑞寬手裡的手槍奪了下來,接著甩手朝著自己兒子臉上就是一耳光,怒聲罵道,"混賬,誰讓你對何先生如此無禮的!"

葉尚忠雙眼通紅。瞪的溜圓,顯然是真的動了怒氣,回頭望了林羽和葉清眉一眼,接著急忙補充道,"還有你姐姐,你拿槍對著自己的姐姐,不怕天大五雷轟啊!"

說著葉尚忠狠狠的在自己兒子頭上扇了兩巴掌。

葉瑞寬機縮著頭咬著牙沒敢吭聲。可見他對自己的這個父親還是有所畏懼的。

"住手!你這個沒用的東西,不許打我兒子!"

高子珊見葉尚忠這麼大自己的兒子,立馬扯著嗓子嘶聲喊了一聲,下意識的就要起身,她的腿現在雖然恢復了一些知覺,但是仍舊用不上力氣,這一起身。馬上又一屁股栽坐到了地上。

"你個賤貨,給我閉嘴!"

葉尚忠高子珊當著林羽和葉清眉的面兒這麼罵自己,頓時面色一沉,厲聲沖高子珊罵了一句。

"你罵誰賤貨呢?!"

高子珊聽到葉尚忠竟然用她罵葉清眉母親的話罵自己,頓時氣的臉都綠了,踉蹌著從地上爬起來,揮舞著兩隻手,跌跌撞撞的沖葉尚忠沖了過去,作勢要用指甲撓葉尚忠的臉,同時嘴裡罵道,"你這個沒用的窩囊廢……"

葉尚忠聞言便勃然大怒,見這個死娘們兒當真無法無天了,二話沒說,猛地衝上來,掄圓了胳膊,狠狠的一耳光扇到了高子珊的臉上。

"啪!"

一聲清脆響亮的耳光聲,高子珊身子幾乎是在地上轉了一圈兒才摔在了地上,接著整個左臉宛如吹氣球一般迅速脹了起來,而且赤紅一片,甚至連帶著嘴角都滲出了一絲鮮血。

葉清眉望著這一幕緊緊的抿住了嘴唇,心頭感覺有些暢快。當年自己母親受過的打罵,如今也終於落到了這個狐狸精的身上!

"媽!"

葉瑞寬見狀急忙撲到了自己的母親跟前。

高子珊似乎被這一耳光扇的有些暈乎,兩眼迷離,過了片刻才緩過勁兒來,接著捂著自己脹疼的臉滿臉驚駭的望著葉尚忠,嘶聲吼道:"你……你竟然為了這個賤人的女兒,再次打我!"

她跟葉尚忠好了這麼多年,葉尚忠只打過她兩次,這是第二次,上一次,還是去清海給葉清眉母親磕頭的時候!

所以她此時心裡恨透了葉清眉和她母親。

"打你?!打你都是輕的!"

葉尚忠指著高子珊怒聲吼道,"你他媽再敢對老子和老子女兒不敬,老子立馬跟你離婚,你他娘的愛上哪兒上哪兒,你不是一直拿這個混賬要挾我嗎,這敗家子我給你了,老子不要了,你們娘倆兒要是想滾,就趕緊滾!"

高子珊聽到葉尚忠這話,面色瞬間一變,見葉尚忠連兒子都不要了,顯然是真的動怒了,她氣勢頓時萎靡了許多,坐在地上把剩下的話都咽了下去,不過還是眼神憎恨的掃了葉清眉一眼。

"你看什麼看!"

葉尚忠見高子珊服軟了,頓時更來勁了,沖高子珊繼續怒聲吼道,"這是老子的家。也是老子女兒的家,清眉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輪不到你在這裡指手畫腳!"

葉清眉聞言掃了葉尚忠一眼,雖然明知道葉尚忠這話是在故意討好自己,但是她心裡還是感覺很舒暢,起碼把高子珊這個女人囂張的氣焰給打壓了下去。

林羽挑著眉頭掃了葉尚忠一眼,頗有些詫異,心想莫非這個葉尚忠當真是幡然悔悟了?!竟然也知道替自己的女兒說話了!

高子珊沉著臉沒有說話,任由葉尚忠裝逼,因為她害怕葉尚忠一怒之下跟她離婚,要知道,他們家的全部財產,幾乎都登記在葉尚忠的名下。一旦離婚,她可能什麼都得不到,而且還有可能便宜葉清眉這個小賤人!

"還有你,剛才對你姐姐什麼態度!"

葉尚忠沉著臉呵斥了自己的兒子一聲,"還不快給你姐姐賠禮道歉!"

葉瑞寬緊緊的咬著牙,低著頭沒有說話。

"老子跟你說話呢,你聾嗎?!"

葉尚忠提高了音量。怒聲吼了一句。

葉瑞寬被吼的身子猛地一哆嗦,見自己的母親也沒說話,這才極其不情願的站起身,低著頭,沖葉清眉說道,"對……對不起……"

"跟誰說話呢!"

葉尚忠快走兩步衝過來,一腳踢在了葉瑞寬的腿上,呵斥道,"叫姐!這是你姐姐!"

葉瑞寬晃了晃腦袋,小聲的說道,"姐……"

"算了!"

葉清眉冷冷的打斷了他,沉聲道,"我在這世上,只有我媽一個親人!"

葉尚忠聽到這話面色瞬間一變,知道葉清眉這話是故意說給他聽的,他頓時面色青一陣白一陣,有些難為情的小聲道,"清眉,爸知道錯了,爸對不起你和你媽,這兩年。我也一直在反思,你……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呵!"

葉清眉冷笑一聲,沖葉尚忠冷聲道,"我和我媽受了十多年的苦,你一句知道錯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怎麼,我和我媽在你眼裡。就真的這麼的不值錢嗎?!"

"是,是,你說的是,我不是人,是我虧欠了你們母女倆!"

葉尚忠垂著頭,滿臉自責的說道,"所以,我這不才給你打電話,想聯繫你把你母親的骨灰送過來,讓她落葉歸根嘛!"

葉清眉緊緊的抿了抿嘴,沒有說話,要不是她母親臨死前都記掛著這個負心的人渣,她絕對不會把母親的骨灰送回來!

"清眉,這次回來,你也別走了,就留在家裡,爸一定好好的補償你!"

葉尚忠抬起頭,言辭懇切的沖葉清眉說道,"我知道,我欠你媽的,這輩子都再也沒法彌補了,所以,我希望你能給爸一個機會,讓我能夠替你媽好好的照顧照顧你,就當爸求你了,留下來,好不好?"

見到葉尚忠跟葉清眉低頭認錯,林羽心裡確實替葉清眉和她母親感到高興,但是聽到葉尚忠要讓葉清眉留下來,他心裡咯噔一下,宛如被針扎了一般,刺痛無比,滿臉緊張的望向了葉清眉,不知她會如何作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0章 留下來好不好

3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