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第63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在蕭老心裡,中醫是一門無分年齡、無分資歷的職業,在他看來,他拜的不是林羽,拜的是中醫的希望,拜的是中醫未來的脊樑!

過了片刻,雷老便悠悠的醒了過來,感覺胸口的火辣敢和痛感全消,清清涼涼,舒暢無比。

看到周圍的眾人,他不由有些驚訝,隨後看了眼自己胸口的銀針,立馬反應過來怎麼回事,指定是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不由苦笑道:「我這把老骨頭,怕是撐不了幾日了。」

「雷老,您不只能撐下去,而且還能益壽延年。」林羽笑著說道。

「你是?」

雷老看到林羽不由有些詫異。

「爺爺,這位就是救您的何神醫。」雷俊聲音哽咽,看到爺爺醒了過來,情緒分外激動,說話都有些費力。

「原來你就是老宋說的小何,果然一表人才啊!」雷老笑道。

「何先生,我爺爺這個病現在算是治好了嗎?」雷俊忍不住急切的問道。

「還沒有,只能說是暫時控制了下來,不過只要雷爺爺按照我開的方子堅持服藥,不出十日便能將肺部纖維化徹底抑制住,至於舊疾,我每周來給雷爺爺施針一次,一個月便能徹底痊癒。」林羽說道。

「小何你這話當真?到時候我就能喝酒了?!」

雷老眼睛一亮,剛才他還沒明白過來,以為林羽只是這次救醒了他而已,現在聽林羽和雷俊的話,才得知原來林羽能把他的病治好,不由喜出望外。

「爺爺!」

雷俊有些無奈的搖頭苦笑了一下,這個老頭,真拿他沒轍。

因為有蕭老和療養院的護工在,接下來便沒林羽什麼事了,所以他便告辭了,雷俊親自將他送回了診所,千恩萬謝一番才離去。

晚上的時候,林羽剛要關門,衛功勛便給他打來了電話,語氣熱切道:「小何啊,忙完了沒,晚上來我家吃飯吧,你嫂子做了一大桌好吃的。」

「衛局,我就不去了,我……」

「小何,你是不是不給我面子啊,我第一次邀請你來家裡吃飯,你就拒絕我,合適嗎?」衛功勛語氣一沉,頗有些不高興道。

「那好吧。」

林羽只好無奈的答應了下來,給丈母娘說了聲,便去了衛功勛家。

一進門,林羽便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衛雪凝,不由吃了一驚,詫異道:「衛局,她跟您……」

「不錯,這是我女兒,雪凝。」衛功勛呵呵笑了笑,「我聽說你們下午就見過了,雪凝陪著你一起去給雷老治的病?」

林羽點點頭,苦笑了一下,心想果真不是冤家不聚頭。

衛雪凝似乎早就知道他回來,氣呼呼的白了他一眼,說道:「爸,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一定要叫這個臭流氓來!他下午還欺負我來著呢!」

「什麼?!」

衛功勛面色瞬間一變,詫異的看向林羽,說道:「家榮,你對我女兒做了什麼?」

「衛局,誤會,都是誤會啊。」

林羽頓時也慌了,想起那尷尬的一幕,不由有些心慌,下午的事他真不是故意的。

「小何,我告訴你,男人做了事,可要負責任啊!」衛功勛一把抓住了林羽的手,怒聲道:「既然你做了對不起我女兒的事,那你就得對她負責,你放心,我不嫌棄你結過婚,只要你跟你妻子離婚,我不反對你和雪凝在一起!」

「爸,你瞎說什麼呢,我倆就是下午打了一架,我沒打過他!」

衛雪凝被她爸這番話嚇到了,急忙改口,把林羽打她屁股的事隱瞞了過去,她才不要嫁給這個死流氓呢。

「奧,是這樣啊,小何還會打架啊,呵呵……」

衛功勛有些尷尬的笑笑,鬆開林羽的手,臉上竟然閃過一絲失落,心裡不停惋惜,要是真發生點什麼,該多好啊,唉!

他本來就對林羽喜愛有加,現在得知林羽治好了雷老的病,對林羽更是欽佩不已,迫不及待的想把林羽搶過來做女婿,甚至林羽結過婚,他也絲毫不在乎。

哪怕是林羽有孩子了,他也能接受。

不過這種事也不能急,得慢慢來,想起自己剛才的舉止,衛功勛覺得自己確實有點太心急了,女兒還沒說清什麼事呢,他就迫不及待的要讓林羽負責,差點打草驚蛇。

所以當下他笑呵呵說道:「本來我還想讓你帶著江顏過來的,讓你嫂子見見,但是怕她工作太忙。」

「沒關係,我給她打個電話,她這會兒應該下班了。」林羽立馬掏出手機給江顏打了個電話。

衛功勛臉上笑容一僵,暗罵自己太多嘴,這下弄巧成拙了,江顏一來,自己閨女和林羽還怎麼互動。

好在江顏這幾天忙著研討與仁愛醫院合作的醫學案例,沒有時間。

晚上吃飯的時候,鄭雲霞不停的給林羽夾菜,弄得林羽有些不好意思了。

吃完飯之後,鄭雲霞和衛雪凝便起身收拾碗筷,林羽的目光不由被衛雪凝吸引了,一直盯著她的屁股看。

現在衛雪凝換了一條藍色緊身牛仔褲,將她聳翹的屁股和兩條結實修長的大長腿勾勒的分外性感。

衛功勛注意到林羽的目光后不由有些尷尬,現在的小年輕,真大膽啊。

很快衛雪凝也注意到了林羽的目光,發現他在偷看自己的屁股后,立馬火冒三丈,怒聲道:「你個臭流氓,你看什麼呢?!」

「你叫我什麼?別忘了我們下午可是打過賭的,你要是不承認的話,那就是小狗。」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你!」

衛雪凝氣的咬了咬牙,狠狠的從牙縫裡擠出三個字,「大!哥!哥!」

「現在可以了吧,我問你你剛才看什麼呢!」衛雪凝氣的胸口一起一伏,心裡不禁有些害怕,這個混蛋,不會是對自己的屁股產生了什麼變態的情結了吧?

「你平日里應該喜歡健身吧?我建議你請一個專業點的健身教練,因為長期不正確的健身姿勢,你的骨盆已經發生了輕微的移位,這也是你為什麼最近月事不調的原因。」林羽緩緩道。

「放屁!我的教練可是拿過省賽冠軍的!」衛雪凝皺著眉頭不悅道。

「那你更應該換了,這種人徒有虛名,你要是長期跟他練下去,骨盆移位後會引發嚴重後果,輕則不孕不育,重則危及生命。」林羽說的很認真,不像在開玩笑。

衛功勛一聽嚇了一跳,這還了得,急忙問道:「小何,真有那麼嚴重嗎,那該怎麼調治啊?」

「她現在情況並不嚴重,只要稍加推拿,一個月之後,便能好了。」林羽說道。

「那太好了,從明天開始,我就讓她去你那座推拿。」衛功勛心裡樂開了花,他正絞盡腦汁的想法子讓林羽跟女兒接觸呢,沒想到天賜良機。

「爸,我不去!」衛雪凝想想下午林羽在她屁股上的舉動,頓時有些害怕,自己要是去了,那還不是任由他為所欲為嘛,畢竟她又打不過他。

「不去那我就把你從清海調回去!」衛功勛臉一沉,冷聲道。

他覺得這一年多女兒已經鍛煉的差不多了,所以便同意了把她調回來。

衛雪凝一聽這話,立馬咬了咬嘴唇,哼了聲,摔門進了屋。

「這丫頭被我慣壞了,別見怪。」衛功勛笑呵呵的說道。

在衛功勛家坐了一會兒,林羽便起身告辭了,江顏應該快下班了,他打算去接她。

因為衛功勛家離著仁愛醫院不遠,林羽便步行著往仁愛醫院走去。

快到醫院門口的時候,他老遠便看到一個高挑的身影正低頭撥弄著手機,往這邊走著,正是江顏。

江顏的車壞了,這兩天正在4S店修呢,所以都是打車上下班。

林羽正要過去,突然發現她身邊跟著一輛香檳色的寶馬七系,緩緩開著,跟她保持著一樣的速度,駕駛室的男子不停的扭頭跟江顏說著什麼。

江顏自顧自低頭看著手機,理都沒理他。

林羽以為江顏遇到什麼小混混之流的了,趕緊迎了上去,喊道:「江顏,沒事吧?」

江顏一抬頭,看到林羽後有些意外,隨後撥了撥烏黑的頭髮,搖頭道:「沒事。」

「這人幹嘛的?」林羽瞥了眼寶馬車裡的男子。

「他是仁愛醫院的醫生,非要送我回家。」江顏有些無奈的撇了撇嘴。

「哥們,我是她老公,過來接她了,不用麻煩你了,謝謝。」

林羽俯身沖寶馬車裡的男子打了個招呼。

寶馬男面色變了變,冷笑道:「你這老公當得可真好,這麼個大美女,你竟然步行著來接她,要是她是我老婆,我可不捨得讓她走一步路!」

「可不是嘛,我早就說了,我沒車沒房,她還死纏著非要嫁給我,怎麼甩都甩不掉,無奈啊。」林羽裝模作樣的感慨道。

寶馬男一聽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去你的!」

江顏暗罵了一聲,氣的拿腳踢了林羽的小腿一下,說誰不值錢呢。

接著林羽牽起江顏的手一起往前走,江顏也沒拒絕,任由他牽著。

但是寶馬男根本沒離開,依舊在後面慢慢的跟著,伸著頭說道:「江顏,明早上我去接你吧,華教授過來給我們講解案例,我們得早點過去。」

「不用了,我老公會送我。」江顏皺著眉頭,神情有些厭惡,其實本來她對這人印象還可以,現在才發現他臉皮這麼厚。

「怎麼送,用腳送嗎?」寶馬男譏笑道。

「法拉利,用我的法拉利送。」林羽也白了他一眼,這人真煩人,好像誰沒輛破車似得。

「哈哈,是嗎,那你今天為什麼不開著你的法拉利來啊?」寶馬男一時間忍俊不禁,這人剛才還說自己沒房沒車,現在突然搞出來輛法拉利了,「你要是有法拉利,老子明天就倒過頭來走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