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層層揭穿

第621章 層層揭穿

他說話的時候整個人精神抖擻,眼中精芒極盛,帶著一絲迫切,顯然急切的想要把這天山冰蟾收入囊中。

「等你這方子見效了,再說不遲!」

林羽沖他淡淡的一笑,也沒有多說什麼。

眾人耐心等了一會兒,壽小青先前開的那個方子便煎制好了,旗袍美女用烏木托盤托著一碗黑乎乎的葯湯走了過來。

胖管家急忙迎上去,將托盤上的葯接過來,沖旗袍女冷聲問道,「每種藥材的劑量都精確吧?!」

「精確,孫醫師親自給稱的!」

旗袍女恭敬的說道,孫醫師是胖管家特地找來稱葯的一個醫師。

胖管家聞言這才點點頭,用托盤上的其中一個勺子舀出來一點葯湯,自己先嘗了嘗,接著把勺子放回去,將另一個乾淨的勺子放到碗里,將碗端了過來。

胖管家一邊舀著葯讓葯涼的更快,一邊耐心的等著,看自己吃了這葯,會不會有什麼不適。

見自己身體沒有任何異樣,胖管家這才將輪椅微微放躺,小心的舀著葯湯往老爺子的嘴裡喂去。

好在這杜家二老爺子雖然氣若遊絲,但是還能勉強咽的下這葯湯。

「家榮,你糊塗了啊,怎麼開一個這麼兒戲的藥方!」

竇老額頭上此時已經是滿頭大汗,沉著臉呵斥了林羽一句,實在想不通,林羽這是玩的哪一套。

他知道這個何家榮何小神醫喜歡不按套路錯出牌,但是這次偏的也太離譜了吧?!

熱水治病,簡直是荒謬!

「是啊,家榮,這麼貴重的天山冰蟾,你就這麼輕易地輸給了這老頑固,你……你不心疼嗎?!」

王紹琴說這話的時候感覺心都在滴血,雖然他號稱「魯北藥王」,手中珍貴的藥材數不勝數,但是卻沒有一樣能跟這「天山冰蟾」相比!

「倘若他真要是贏了,這冰蟾我給他就是!」

林羽淡淡的一笑,仍舊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

竇仲庸、黃新儒和王紹琴聽到林羽這話頓時精神一震,對啊,這壽小青雖然開了方子,但是這方子有沒有用還是另說!

他們幾個頓時來了精神,瞪著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坐在輪椅上看起來「奄奄一息」的杜家二老爺子。

但是讓他們極其意外的是,胖管家的葯湯還沒喂完,原本毫無生氣的杜家二老爺子竟然就已經睜開了眼睛,雖然面色還是有些虛弱,但是精神頭明顯好了許多!

在坐的一眾醫師見狀也不由面色一喜,躁動不已,顯然這一幕,著實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

等到胖管家將葯湯盡數餵給老爺子之後,趕緊命人拿了一塊錦布過來,悉心的替老爺子擦著嘴角。

「我來吧……」

這時一直精神懨懨的老爺子突然嘶聲說了一句,接著抬起手臂輕輕的接過了胖管家手裡的錦布。

「二老爺,您,您有力氣了了?!」

胖管家見狀頓時眼前一亮,驚聲喊了一句,接著轉頭沖杜夫人興奮道,「小姑奶奶,老爺子的病見好了!」

杜夫人面色大喜,急忙湊過來,伸手抓了把自己二叔的胳膊,接著眉眼堆笑,興沖沖的喊道:「見好了,見好了!二叔的胳膊都不那麼涼了!」

在坐的眾人聞言頓時也都激動不已,好多人都站起身往這邊走了走,見這剛才還是將死之人的二老爺子喝了一碗湯藥后竟然剎那間氣色就變得這麼好,個個都震驚萬分。

「壽大師這醫術也太高超了吧?!」

「真厲害啊,一劑就見效!這才是真正的神醫啊!」

「壽家的太素脈訣果然天下無雙,我們就是學個八輩子,也趕不上人家嘍!」

壽榮鑫聽著眾人的議論,高昂著頭,面色得意不已,無比為自己的父親和自己壽家長子的身份驕傲。

壽小青則面帶微笑的正襟危坐,擺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聽到眾人的恭維,十分的享受。

「家榮,這……人家的藥方見效了啊!」

竇仲庸、黃新儒和王紹琴三人則是面色一沉,臉色鐵青,無比詫異的沖林羽喊了一聲。

林羽的臉色也沒有好到哪裡去,緊蹙著眉頭,眯眼望著對面氣色好轉的杜家二老爺子,一言不發。

「何家榮,怎麼樣,現在你無話可說了吧!」

壽榮鑫冷笑一聲,大步走到林羽跟前,高聲說道,「事實證明,我爹醫術卓絕,醫好了杜家二老爺子的病,而你狗屁不是,庸醫一個,好了,願賭服輸,趕緊命人把你的天山冰蟾送過來吧!」

「是啊,何會長,既然切磋已經出了結果,麻煩你趕緊叫人把冰蟾送來吧,我們一會兒還得趕回蘇南!」

壽小青站起身笑眯眯的望向了林羽,神情得意的宛如一個網到了大魚的漁夫。

「是啊,願賭服輸,趕緊把冰蟾交出來吧!」

「好東西就得給好醫生,這冰蟾跟壽老,簡直是絕搭!」

「趕緊叫人送來,我們也好跟著開開眼界!」

眾人見勝負已分,自然也跟著催促著林羽趕緊履行先前的承諾。

「對不起,壽老,這冰蟾,我不能給你!」

林羽淡淡的瞥了一旁的壽小青一眼,站起身,挺直了腰板,不卑不亢的說道。

眾人聞言面色瞬間一變。

「我靠,這死無賴,竟然不認賬了!」

「太他媽不要臉了吧?這麼快就食言了?!」

「這種人竟然是華夏中醫協會的會長,簡直是中醫界的恥辱!」

「老子強烈要求他退位!」

「就是,麻痹的,不給冰蟾就退位!」

未定壽小青和壽榮鑫說話,一幫人瞬間不幹了,對著林羽破口大罵,不過大多都是海外來的那一幫醫師。

「何先生,你這麼賴賬,未免有些為人所不齒吧?!」

杜夫人也站了出來,冷冷的望著林羽,沉聲喝道,「這裡可是有這麼多眼睛盯著呢,而且這是在我們杜家,既然我給你們做了擔保人,那這賬,不是你想賴賬就能賴掉的!」

她話音一落,整個院子里頓時湧出來十幾個身著黑色西服的男子,散開在院子四周,手皆都插到了懷中,顯然身上都帶著槍之類的武器。

「誰先動,誰先死!」

步承冷喝一聲,一把抽出藏在小腿間的匕首,冷冷的掃視了周圍的黑衣男子等人一眼,他自信,以他和林羽的能力,對付這些普通人,絕對不在話下!

一眾醫師看到這架勢臉上都不由一慌,急忙湊到了一邊,離著林羽他們遠遠地。

「大家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

竇老等人急忙站起來勸說了一句,頗有些無奈的望著林羽,不知道這向來正直仁義的小何,怎麼突然間就變成無賴了,沖林羽說道,「家榮,願賭服輸,既然輸了,你……你理應得把東西給人家!」

林羽沒接話,展顏一笑,轉頭望向杜夫人,背手問道,「杜夫人,我輸了嗎?!」

「當然,在坐的都看到了,我二叔喝了壽大師開的藥方之後,整個人的精神氣色好轉了許多!」

杜夫人皺著眉頭,沉聲沖林羽說道。

「壽老那方子管用,我這方子也同樣管用,而且我這方子還更好!」

林羽笑著道。

「你是說,熱水比這葯湯更有效?!」

杜夫人嗤笑一聲,覺得林羽腦子才進了熱水。

「不錯!」

林羽很肯定的點點頭,淡然一笑,昂著頭,自信無比,「我沒猜錯的話,壽老所開的方子,除了胖管家剛才念的白僵蠶,補骨脂,蠶沙和鹿茸外,剩下的幾味葯,不過是蟾酥、附子、石燕、晚蠶蛾和五味子等這五味益氣補腎藥材中的幾種,不信您可以把藥方展示給大家看看,我打包票,絕對沒有絲毫的差錯!」

杜夫人聞言,眉頭陡然間一蹙,面色一沉,沒有說話,並沒有讓胖管家展示藥方。

而一旁的壽小青聽到林羽這話身子卻猛地打了個寒顫,滿臉驚詫的望了林羽一眼,委實沒想到林羽竟然猜的如此精準!

沒錯,他的藥方里胖管家沒說出來的三味葯正是林羽所說的那五味中的三種。

「既然您不展示,那就說明我猜對了!」

林羽面帶微笑,接著說道:「這幾味藥材全部都是補腎的葯,跟治療臟腑邪氣沒有絲毫的關係,也就是說,與壽老所診斷的結果壓根不搭邊,所以這不得不讓人疑惑,這葯不對症,怎麼就把老爺子的病給醫好了呢?!」

在場的一眾醫師聽到林羽這話面色都不由一變,經林羽這麼一提醒,他們才反應過來,是啊,剛才胖管家一開始念的那幾味藥材的主要藥效,就是滋陰補腎啊!跟壽老所診斷的寒骨痹症,著實有些不太搭啊!

「我聽不懂你說的這些!」

杜夫人冷冷的打斷了林羽,沉聲道,「我只知道,我二叔在喝了壽老的葯之後,身體已經有了明顯好轉,這是事實!只要能把病治好,就是好葯!」

「對,老爺子中的這個毒,用壽老這個方子來解,確實快一些,但是對身體傷害也大,不如枸杞泡水來的溫和!」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毒?!

眾人聞言頓時面色一變,皆都一頭霧水,大惑不解的望向林羽。

「中毒?你說我二叔是中毒?!你瘋了吧?!」

杜夫人面色也是猛然一變,厲聲沖林羽喝道。

林羽背著手,面帶笑意的望著杜夫人,眼中帶著一絲玩味,淡淡道:「杜夫人,事到如今,我看你就沒有演下去的必要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1章 層層揭穿

2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