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引人發笑的藥方

第620章 引人發笑的藥方

壽小青的言下之意十分明顯,顯然覺得他已經贏定了,隨後沒等林羽接話,徑直走回了座位。

林羽眯著眼望了他一眼,一言未發,也邁步回了座位。

在坐的一眾中醫大家見兩邊的診斷結果都出來了,頓時興奮不已,皆都翹首以待,迫切的想知道結果如何。

「司馬管家,快點念診斷結果吧!」

壽小青和林羽屁股還未坐穩,人群中就有人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胖管家看了眼杜夫人,得到杜夫人點頭示意,他這才沖一左一右的兩個旗袍女招了招手,把她們叫到跟前。

方才為了避免林羽和壽小青的方子弄混,所以胖管家叫這倆旗袍女分別一人保管了一份藥方。

「既然壽大師是后把的脈,那我就先念壽大師的診斷結果吧!」

胖管家接過壽老的那份診斷結果,沒有急著拆開念,轉頭詢問似得望了林羽一眼。

「請!」

林羽淡然一笑,做了個請的手勢。

胖管家這才將壽小青的方子拆開,掃了一眼,眼前一亮,隨後朗聲念道,「壽老的診斷是,此乃邪氣入侵臟腑,引發陰陽不濟,從而導致的骨寒痹症!」

眾人聽完這診斷之後頓時騷動一片,議論紛紛,其實他們也就是跟著聽個熱鬧,至於杜家二老爺子的病症到底是不是這個原因,他們壓根不清楚。

胖管家掃了眼在坐的眾人,等議論之聲小了下來,這才繼續念道,「所開藥方為白僵蠶5g,補骨脂3g,蠶沙3g,鹿茸……」

「可以了!」

未等胖管家念完,杜夫人便輕聲打斷了他,顯然不想讓他把藥方公諸眾人。

胖管家一點頭,戛然而止。

「哈哈,杜夫人,無妨,你讓司馬管家念出來也無妨!」

壽小青站起來,十分爽朗的一笑,滿是周圍的臉上精神煥發,朗聲說道,「正好方子說出來,也可以讓在坐的同行鑒定鑒定,省的再讓老爺子吃出個好歹!」

「壽老說笑了,您專症專方,我們聽都聽不懂,何談鑒定啊!」

「是啊,我們連什麼病都不清楚,怎麼敢鑒定!」

「壽老既然連這麼奇怪的病都診出來了,那方子自然也差不了!」

「就是,華夏脈診大師,果然名不虛傳!」

在坐的一眾醫師立馬拍起了壽小青的馬屁,而且還把壽小青「蘇南脈診大師」的名頭擴大到了「華夏脈診大師」。

其實他們這話並不是純粹的拍馬屁,也是打心眼兒里佩服壽小青,畢竟這杜家二老爺子得的病實在是太怪異了,他們別說診斷了,就是杜夫人讓他們過去把脈,他們把完后,也不敢妄自斷言這老爺子是什麼病,更不用說開方子了!

要知道,越是奇怪的病,用藥就越謹慎,稍有差池,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所以壽小青這麼短的時間裡就診斷出了杜家二爺的病症,而且還開出了方子,他們怎能不敬佩?!

「壽大師開的方子我信得過!」

杜夫人也十分適時的捧場了壽小青一句,接著沖胖管家吩咐道,「去,命人按照壽大師的方子熬藥去!」

「已經吩咐下去了!」

胖管家一點頭,急忙說道,剛才杜夫人讓他停止念藥方的時候,他就把藥方給了下面的人,讓他們去準備了。

既然杜家在中秋之夜請了一眾中醫名家過來,自然也早就準備好了各種各樣的中醫藥材,不管在坐的開的是什麼方子,他們都能將藥材湊齊。

「管家,念念何會長的方子吧!」

這時王紹琴和竇老等人見大伙兒似乎把林羽給忘了,立馬沖杜夫人和胖管家喊了一聲,讓他們也念念林羽的方子。

說完之後他們三人都滿臉傲然的挺直了胸膛,心中無比自信,既然壽小青都能斷出杜家二老爺子的病,那家榮也絕對不在話下,甚至開出的方子比壽小青的還要好,就算是平局,林羽也絕對稍占上分!

「諸位稍等!」

胖管家趕緊將林羽的方子也拿了過來,連忙展開,接著面色不由一變,顯然有些詫異,轉頭望了眼杜夫人。

「怎麼了?」

杜夫人面帶微笑的掃了他一眼,頗有些疑惑,開玩笑道,「不認字兒嗎?」

在坐的眾人聽到這話頓時一陣哄聲大小。

胖管家面帶苦色,沒有說話,急忙走到杜夫人跟前,將方子遞給了杜夫人。

杜夫人接過來看清方子上的字之後,面色也是不由一變,眉頭微蹙,抬頭望向林羽疑惑問道:「何先生,你確認你這方子沒寫錯?!」

眾人見狀不由有些狐疑,頓時都好奇不已,這杜夫人不是不懂方子嗎,這怎麼還問人家何家榮寫錯了沒啊?!

「沒有寫錯,這就是我的診斷結果!」

林羽淡然的沖杜夫人一笑,沖她一伸手,示意她但念無妨。

杜夫人神情詫異的再次看了林羽一眼,見林羽不像開玩笑,這才有些遲疑的念道:「何先生的診斷結果和藥方是寫在一起的,寫的是……啥事沒有,多喝熱水!」

杜夫人這話念的頗有些沒有底氣,所以聲音不大,不過吐字倒算清晰,眾人聽到這話后也頓時一愣,隨後陡然間爆發出了一陣極大的鬨笑聲。

「哈哈哈……多喝熱水,這他媽要笑死我嗎!」

「厲害啊,這何會長當真是醫術精湛啊,竟然看出個『啥事沒有』!」

「我看何會長倒是把『睜眼說瞎話』這幾個字給發揮到了極致!」

「這方子沒錯啊,熱水好東西啊,可治百病,哈哈哈……」

在坐的眾人一邊大笑,一邊毫不保留的恥笑著林羽,好多人笑的肚子都疼了,不由捂著腹部彎起了腰。

「何家榮啊,你真他媽的是神醫啊,老子敬你一杯,我服了,徹底服了!」

壽榮鑫哈哈大笑著站起身,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壽小青也是搖頭嘆息的笑個不停,望著林羽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深入骨子裡的蔑視之意,他聽傳言,還以為這何家榮何神醫多麼厲害呢,原來也不過是故弄玄虛的飯桶一個!

與林羽坐在一起的竇老、黃老、王老三人也是一臉懵逼,大惑不解的望著林羽,不知道林羽這到底是何用意。

要知道,就算任何不懂醫的人,看到輪椅上杜家二老爺子的情形,都能看出來他病的不輕,這怎麼到林羽這裡,就成了啥事沒有了!

而且這個方子也太草率了吧?!

多喝熱水?!

這他么什麼狗屁方子啊……

「家榮,你看不出來就看不出來,為何自暴自棄啊!」

黃新儒頗有些無奈的說道,「你……你這不是自取其辱,任人恥笑嗎?!」

「黃老,我看出來了啊,而且看的還沒錯!」

林羽笑著對黃新儒理所當然的說道,接著似乎陡然間想起了什麼,急忙轉身沖杜夫人說道,「對了,杜夫人,我剛才寫的急,那藥方寫的有些欠缺,其實還可以再完善一下,效果更好!」

「何先生請說!」

杜夫人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見林羽要改藥方,仍舊還是點頭應了一聲,算是重新給林羽一個機會。

「你把白開水裡加一些枸杞,給二老爺子喝,效果會更好!」

林羽急忙補充道。

「哈哈哈哈哈……」

在坐的眾人緊接著又是一陣更為激烈的鬨笑聲,好多人笑的眼淚都出來了,他們感覺林羽不是來看病的,而是他媽的來搞笑的!

「何先生,你沒開玩笑吧?!」

杜夫人沉著臉質問了林羽一句,眾人雖然覺得很可笑,但是她卻覺得林羽這是在侮辱她和她們杜家!

「沒開玩笑啊!」

林羽倒是面色坦然的回望著杜夫人,鎮定自若,自信十足的說道,「照我的方子,枸杞泡水,不停的喝,多喝快喝,用不了兩個小時,就能痊癒!」

「那不必了!」

杜夫人見林羽仍舊如此敷衍,臉上浮起一絲寒霜,顯然已經動怒,冷聲道,「何先生開的這個方子,我二叔每天都再服用,沒有絲毫的效果!」

別說是病人,就是普通人,白天也需要飲用大量的開水啊,她二叔這不都喝了一個多月的開水了,也沒見好啊!

「行了,杜夫人,你就別聽他胡攪蠻纏了,您就照著我的方子來,只需一劑,立馬見效!」

壽小青站起身,昂首沖杜夫人笑了笑,接著轉頭沖林羽說道,「何先生,我讓你輸的心服口服,等會兒老爺子要是有所好轉,你這冰蟾,可就是我的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0章 引人發笑的藥方

2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