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探脈尋病因

第619章 探脈尋病因

「二叔!」

杜夫人看到輪椅上的枯瘦老人之後,面色一緊,急忙迎了上去,低聲喚了輪椅上的二叔一聲。

「嗚……」

輪椅上的枯瘦老人沒有睜眼,但是發出了一聲低沉的悶哼,聲音微弱無比。

見這老人不是死人,眾人的臉色這才稍微緩和了幾分,但是仍舊眉頭緊蹙,他們知道,看這老爺子的狀態,就算還活著,也是只剩一口氣了,離死也不遠了,估計都活不過今天晚上。

「大家也都看到了,這是我二叔,從氣色上來看,他身體狀況很不好!」

杜夫人抬著頭給大家介紹了下自己的二叔,接著搖頭苦笑道,「大家是不是都覺得我二叔可能都撐不過今天晚上了?!」

在坐的眾人互相望了一眼,都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其實我二叔昨天晚上也是這樣,而且不只是昨天晚上,前天晚上,大前天晚上,這一個月來,每天晚上,他都是這種狀態,給人感覺隨時會咽氣,也就是說,他這種狀態,已經持續一個多月了!」

杜夫人語氣頗有無奈,同時又蘊含著一絲心疼,轉頭望了輪椅上的二叔一眼,。

眾人聞言面色不由有些驚訝,也跟著望了輪椅上的杜家二老爺子一眼,皆都驚嘆這老爺子的生命力之頑強,這種狀態下,竟然撐了這麼久!

杜夫人搖頭嘆息了一句,隨後抬頭沖眾人說道,「我要是說他今天中午吃了半斤牛肉,喝了二兩燒酒,下午還在後院釣了一下午的魚,大家一定都不相信吧?!」

她這話話音一落,在坐的眾人頓時嘩然一片,目瞪口呆,皆都滿臉的不不可置信,這輪椅上的老頭子眼都睜不開,氣都喘不動了,竟然還能吃肉喝酒外加釣魚?!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我知道大傢伙兒都不相信,要不是我親眼所見,我也絕對不會相信!」

杜夫人笑著搖了搖頭,神色間頗有些無奈與哀傷,輕聲道,「但這就是事實,我二叔每到了白天,一切正常,身體硬朗,胃口好,神志清晰,與正常人無異,但是一到了晚上,他就會成為現在這樣,面上毫無生氣,身體冷如冰水,宛如一個將死之人!」

說話間她轉頭望向輪椅上的老人,白皙的手掌緊緊的攥著,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眉宇間閃過一絲痛苦,顯然十分擔心自己的這個二叔。

眾人聽到她這話頓時又是一片驚疑。

「這病也太怪了吧?!簡直是聞所未聞啊!」

「是啊,我活了大半輩子了,這種病連聽也沒聽過啊!」

「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這也太玄乎了吧!」

「人家大老遠請我們來,騙我們幹嘛,沒看這老爺子都快不行了嘛!」

「這也太奇怪了,這到底是什麼病啊!」

一幫人低聲議論著,絞盡腦汁回憶著自己平生的所學所見,實在想不出這到底是什麼病。

林羽聽到杜夫人闡述的病症之後也不由緊緊的蹙起了眉頭,這種病他也從沒聽說過,確實怪異的厲害!

他掃了眼輪椅上的杜家二老爺子,能夠看出來老爺子的情況確實比較嚴重,真的可能隨時都會咽氣。

壽小青和壽榮鑫看到這老爺子的身體狀況后,也沒了先前神態自若的模樣,爺倆鎖著眉頭低聲商量著什麼。

「這他娘的還真是怪了,怎麼可能會有這種病呢?!」

竇老、黃老和王老三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頗有些大眼瞪小眼,但是三人皆都不明所以。

「家榮,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王紹琴忍不住好奇的沖林羽問道。

「不知道,具體情況,得把過脈之後再說!」

林羽搖了搖頭,他剛才用望診的法子替杜家這二老爺子看過了,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不由面色凝重了起來,感覺這種病可能比他想象中的要複雜的多。

「因為我這個人平時看病都是用的西醫私人醫生,感覺西醫更直接高效一些,所以我二叔得病的這一個多月的時間,我帶著他在國內國外的各大知名醫院和西醫醫療組織跑了個遍,做了無數項檢查,但是卻沒有絲毫的作用,甚至連生病的原因都沒檢查出來,所有的醫院和醫療組織都說從各項指數來看,我二叔的身體十分健康,簡直是可笑至極!」

杜夫人嗤笑了一聲,眼神柔和的望著自己的二叔連連搖頭,輕聲道,「所以我才把希望寄托在了中醫身上,要是在坐的大家要是有辦法的話,請救救我二叔,我們杜家向老知恩圖報,到時候一定不會虧欠了大家的!」

杜夫人抬起頭望向了在坐的眾人,明亮的眸子中不由有淚光閃動,顯然是動了真情。

很顯然,她之所以請這麼多人過來,就是奔著「廣撒網,多斂魚」的目的,期望在坐的某一個恰好見過這種病症,能夠將她的二叔醫好。

不過在坐的眾人都十分的沉默,他們都知道自己要是醫好了杜家二老爺子,杜家一定虧欠不了他們,但是問題是,他們根本沒這個能力啊……

「杜夫人,說句實在話,我壽某人行醫數十年,見過的怪症奇病數不勝數,但是像你們家老爺子這麼古怪的病,我還是頭一次見!」

壽小青站起身,面色凝重的如實說道,「我雖然沒有把握能診斷出病因,但是卻願意一試,倘若有一絲希望,我一定竭盡全力替老爺子醫治!」

「多謝,多謝壽老!」

杜夫人急忙連連點頭,滿臉感激,接著做了個請的手勢,意思是請壽小青過來替自己的二叔把脈。

壽小青微一頷首,抬腿剛要走,似乎想起了什麼,轉頭瞥了眼一旁的林羽一眼,淡淡一笑,說道,「何會長,您貴為會長,還是您先請吧!」

「還是您來先請吧!」

林羽坦然的沖他笑了笑,客氣道。

「還是您先請吧!」

壽小青笑呵呵的說道,「我聽聞何會長聰慧過人,醫術精湛,要是我先診脈,被你看出什麼端倪,學去幾分,再依樣畫瓢的替老爺子把脈,我可就得不償失嘍!」

「老狐狸!」

一旁的竇老聽到他這話低聲冷哼了一句。

林羽見壽小青都這麼說了,笑了笑,也再沒推辭,直接起身朝著輪椅上的杜家二老爺子走去。

剛才離著遠,沒有看清這老爺子的面容,此時林羽一靠近,才發現怪不得大家剛才都如此驚詫,這杜家老爺子臉上竟然沒有絲毫的血色,蠟白蠟白的,像極了一個死人!

「何先生,請坐!」

胖管家趕緊親自給林羽搬了一把椅子過來。

林羽一點頭,坐到椅子上,伸手探向杜家二老爺子的脈搏,不過就在林羽碰到他手腕的剎那,林羽面色陡然一變,無比震驚的望了眼輪椅上的老爺子。

這老爺子的手竟然冰涼無比,宛如寒冰!

這種狀況下,還沒死,當真也是個奇迹!

「何先生,我剛才說過,我二叔每到晚上身上都會冰涼一片!」

杜夫人趕緊湊過來急聲說道,「但是在白天的時候,則沒有任何的異常!」

「白天他的體溫正常?!」

林羽皺著眉頭疑惑道。

「每天天一放亮,我都會親自給老爺子量體溫,基本都是三十六度五左右,十分正常!」

沒等杜夫人說話,胖管家趕緊走過來,低著頭,恭敬的跟林羽如實彙報。

林羽點點頭,接著再沒說話,靜下心來探著老爺子無比微弱的脈搏,眉頭不知不覺間已經擰成了一個疙瘩,滿臉狐疑的抬頭望著輪椅上的老爺子。

「何家榮,你到底行不行,這都十分鐘了,你探個脈,不會要探到天亮吧!」

壽榮鑫見林羽探脈探了這麼久都沒吭聲,不由滿是諷刺的喊了一聲。

眾人聽到他這話,不由跟著一陣嗤笑,從時間上來說,林羽把脈把的時間確實有些長了,跟人家「三秒定生死」的蘇家脈診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由此,眾人更加的不看好林羽了,這才剛開始,就輸在了起跑線上,何談取勝!

林羽倒是沒有受這壽榮鑫的干擾,耐著性子在杜家二老爺子的手腕上試了片刻,眉頭微微數盞,神色陡然間篤定下來,這才長出了口氣,接著起身,站到了一邊,示意壽小青過來診脈,隨後林羽接過胖管家的紙筆,在上面寫下了自己的診斷結果和方子,將紙疊了起來,交回給胖管家。

壽小青掃了林羽一眼,滿臉冷傲的走過來在杜家二老爺子跟前坐下,伸手在老爺子手腕上一探,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顯然也沒想到這老爺子的身子這麼涼。

不過他面色很快恢復正常,因為老爺子脈搏微弱的原因,他不由多號了一會兒脈,但是也沒超過半分鐘,接著眯起眼,自得的一笑,起身問胖管家要過紙筆,將自己的診斷結果和方子也寫了出來。

「何會長,你可以叫人把冰蟾送過來了!」

壽小青一掃先前的凝重,往了林羽一眼,昂著頭,十分得意的笑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9章 探脈尋病因

2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