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處處針對

第616章 處處針對

「您老也不知道?」

林羽微微一怔,「您不是早就過來了嗎?」

「是早就過來了,但是這不一直坐在這裡喝茶嘛!」

黃新儒笑了笑,搖頭道,「這肚子都喝飽了,還沒見到杜夫人呢!」

「其實問都不用問,這麼費盡心力的把華夏中醫圈子裡一眾有頭有臉的人請來,肯定是為了看病唄!」

王紹琴此時也湊過來議論道,「只不過我想不到,是什麼病,非得請這麼多人一起過來,好多海外的中醫名師竟然也被請了回來!」

「看來這杜夫人對我們這些老頭子還是不放心啊!」

竇仲庸也笑呵呵的說道。

「這麼多人竟然心甘情願的中秋節跑過來赴宴,看來這杜家勢力不小啊!」

林羽笑了笑說道。

「何止是勢力不小啊,簡直是大的很!」

竇仲庸低聲說道,「家榮,你別看這杜家在京城不怎麼出名,但是京城上流社會都知道,這杜家在京城乃至整個華夏的地位和勢力,比那何、楚、張三大世家,差不了多少!」

「是啊,我也聽說過,這杜家祖上出身不凡,而且據稱他們家非常有錢,號稱『富可敵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王紹琴也蹙著眉頭低聲疑惑道,哪怕他常居魯北,也仍舊聽過這杜家的大名。

「這個就沒人知道了,反正不管如何,這杜家都絕對不一般,光看那些與他們來往的權貴就夠讓人吃驚的了,所以一會兒我們看病的時候都小心一些,寧可不治,也千萬不要出差錯!」

竇仲庸小聲的提醒著眾人,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不好意思,讓諸位久等了!」

這時胖管家從外面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滿臉歉意的笑道,「杜夫人出去有事剛回來,馬上就出來跟大家見面,她讓我先請諸位去中院,酒菜都已經準備好了,如此中秋佳節,我們適合邊喝酒邊賞月,請!」

眾人這才起身,齊步穿過長廊,往後院走去。

上次來的時候林羽想跟著玫瑰去這中院瞧瞧,但是被這裡的保鏢給攔了下來,所以現在他是第一次來到這莊園的中院,讓他意外的是,這莊園的中院極大,四周幾盞亮著的圓燈將整個院子照的宛如白晝,院子中間用灰磚鋪地,擺放著幾張石桌,而院子四周,靠牆處栽種的是一叢叢的慈孝竹,再往內,種的則是一簇簇的蘭花,顯然是一些適合秋季開花的花寒蘭之類,此時花開的正艷,幽香襲人。

這時一眾身著淺色旗袍的女子手中端著碗筷、酒盅等用具躡步走了過來,小心的在石桌上擺好綢緞桌布,隨後才將碗筷等用具擺放整齊。

碗是青釉金邊瓷碗,盅是透明翡翠高腳盅,筷子則是紫檀鑲金頭瑪瑙嵌金銀箸。

一眾中醫大家身價不凡,所以大多也都識貨,看到這些造價不菲的餐桌用具,不由面帶詫異,暗暗心驚。

「這大戶人家就是不一樣,吃個飯都這麼講究啊!」

黃新儒笑了笑,他家世優渥,對吃的也向來挑剔,但是還從沒有過這麼大的排場,可見這杜家當真是財大氣粗啊。

「諸位快請坐,快請坐!」

胖管家趕緊招呼著大家落座,隨後吩咐下面的人把做工精緻的月餅先端了上來,同時給每個人配備了一杯漱口清茶。

林羽、竇老等人坐在了一起,同時還有幾個中醫協會的人,至於壽小青他們和其外海外來的醫師,都坐到了隔壁的兩張桌子上。

此時天已經徹底的黑了下來,天空片雲不沾,圓月當空,月華如水般傾瀉在屋頂,與院子中一派古香古色的情景相映成趣,倒著實加深了這中秋佳節的節日韻味。

「別說,頭一次這麼過中秋節,別有一番風味!」

黃新儒笑呵呵的說道。

「不好意思,讓諸位久等了!」

此時一個清麗的聲音傳來,接著便看到一身紅衣的杜夫人從內間方向緩緩的走了過來,還是那麼一副青春靚麗的模樣,任誰都無法將她與「五六十歲」這種字眼兒聯繫在一起。

她的身後跟著的仍舊是她經常帶著的那兩個保鏢。

「姑奶奶,您來了!」

胖管家趕緊迎了上去,主動去頭桌替杜夫人把椅子搬開,隨後給杜夫人倒了一杯酒。

杜夫人沒急著坐下,把酒端起來,沖眾人笑道,「我敬在坐的各位中醫名家一杯,大家能在中秋節這種本該與家人團聚的日子應約光臨寒舍,我不勝感激,先干為敬!」

說著杜夫人一仰頭,直接將杯里的就一飲而盡。

「夫人客氣了!」

一眾中醫名師也趕緊齊齊舉杯,跟著啜了一口。

「杜夫人,您這次叫我們過來,恐怕不只是吃飯這麼簡單吧?!」

壽小青喝完酒之後,率先開口道,「既然請的都是醫生,那多半是請我們過來看病的,我見夫人眼睛明亮,氣色紅潤,不像染病之色,多半是府上有人身體抱恙吧?」

「壽老的眼神真是老辣精準啊,單單看上一眼,就能看出我身體無恙,不愧是名聲響徹蘇南的脈診大師!」

杜夫人恭維著笑道,接著掃了林羽一眼,感激道:「這還得感謝何先生,上次給我開的葯我吃過之後,失眠的癥狀也沒了,身體也感覺好多了!」

林羽微微一笑,沒有說話,沖她輕輕頷首。

「呵呵,看來何會長果然名不虛傳啊!」

壽小青笑呵呵的說道,「其實我也有所耳聞,說何會長醫術超群,既然杜夫人已經把何會長請了過來,其實就足夠了,不應該再請我們這些老頭子的,何會長鶴立雞群,這不是羞辱我們這些老頭子嘛!」

他這話一落,在坐的眾人面色再次不由一變,尤其是那些中醫協會的成員,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雖然壽小青這話聽來刺耳,但對他們幾人而言,卻是實話,他們自知,自己的醫術跟林羽比起來,確實相去甚遠,完全沒有被請過來的必要,所以他們見到林羽后,心裡也納悶,不知杜夫人既然請了他們的會長了,為何還要請他們?

至於那幾個海外過來的中醫名家,聽到壽老這話,則是嗤之以鼻,望向林羽的眼中帶著一股濃重的不屑於敵意,他們始終認為,這麼年輕的後生,醫術再高也高不到哪裡去,這個會長,也多半是走關係得來的!

林羽見這個壽大師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自己,往自己身上拉仇恨,頗有些無奈,他本以為像壽小青這種中醫大師,心懷也足夠寬廣呢,沒想到也是容不下他這種中醫圈裡少年成名的年輕後輩。

竇老和黃老等人聽到壽小青這話也不由沉下了臉,顯然有些不悅,感覺這壽小青有些倚老賣老。

「我早就聽說這壽大師恃才傲物,仗著自己的家底和資歷,在中醫圈子裡擺出一副唯我獨尊的樣子,今日一見,果然派子夠大!」

王紹琴冷哼了一聲,有些不悅的說道。

「沒辦法,誰讓人家有真才實學呢,壽家的太素脈訣可是脈學之巔,流傳數千年,經久不衰啊!」

黃新儒聲音低沉的說道,雖然他也看不慣壽小青對年輕人的排擠,但是不得不說這壽小青當真有些本事。

「家榮,一會兒你給這老頑固亮亮自己的實力,叫他看看什麼叫真正的後起之秀!」

竇仲庸也有些氣極,低聲慫恿著林羽一會給這個高高在上、目無餘子的壽小青露上一手,徹底挫挫他的銳氣。

林羽則是搖頭苦笑,沒有應聲。

對與他而言,醫術是用來治病救人的,不是拿來攀比慪氣的。

所以,到時候這病他能治就治,不能治也不會強出頭。

「壽老,您這話可真是過謙了,誰不知道您老是華夏中醫界泰山北斗級別的人物!」

杜夫人笑語盈盈,十分捧場的沖壽小青說道,「在場的,不說醫術,單論脈診,能與您一較高低的,恐怕絕無僅有吧!」

說著她不經意的瞥了林羽一眼,十分隱蔽的沖林羽使了個眼色,示意林羽別往心裡去。

「不敢當,不敢當,杜夫人過譽了,真是折煞我老頭子了!」

壽小青笑呵呵的連連擺手,但是心裡卻樂開了花。

「別說是診脈,就是論醫術,他們一個個也根本無法跟我爹相提並論,要不是我爹早已收山,還輪不到某些小崽子出來亂蹦躂!」

壽榮鑫嗤笑一聲,傲然的掃了一旁的林羽一眼。

其實這個華夏中醫會長的位子他想坐來著,當初也打算赴京,但是因為醫術不濟,他爸怕他給壽家丟臉,壞了壽家的名聲,就沒讓他來,所以他看到林羽如此年輕就坐上了他一直想坐的位子,心中自然怨恨不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6章 處處針對

2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