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自己玩死自己

第606章 自己玩死自己

胡海帆和袁赫兩人見狀面色同時一變,知道袁老這是故意為難他倆呢,頓時都驚慌不已。

尤其是袁赫,此時臉色慘白一片,額頭上冷汗涔涔,畢竟袁老是他這個蠢逼手下抓來的,這國委要是調查下來,追究責任,他絕對首當其衝,這樣一來,等胡海帆退位後晉升處長的事兒也就徹底黃了!

「袁老,我再次跟您老賠罪,都是底下的人辦事魯莽,衝撞了您老,您老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過他們這一回吧,您放心,回頭我一定會嚴懲他們!」

袁赫趕緊弓著身子滿臉討好的說道,心裡悔的腸子都青了,早知道是這種結果,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會派人去何家榮的醫館抓那個百人屠啊!

這下可好,何家榮沒整著,反倒自己快把自己玩死了!

「是啊,袁老,是我沒領導好下面的人,這次主要責任在我,我們接下來一定會對下面的人進行整頓,您先跟我上樓好不好,這裡不是說話的地兒啊!」

胡海帆也趕緊滿臉討好的沖袁老勸道。

雖然禍是袁赫闖的,但是袁赫代表的是軍情處,所以胡海帆就是心裡對袁赫再有意見,這個忙也得幫。

袁赫聽到這話,有些感激的望了胡海帆一眼。

「小胡啊,你們別因為我的身份就徇私,你們還是公事公辦吧,來,讓你們的人繼續審我吧!」

袁槿淑沉著臉低聲說道。

「哎呦,袁老,我們哪敢呢,您就饒了我們吧!」

袁赫幾乎都快要哭出來了,這袁老要是硬賴著不出去,那簡直就是要了他的命啊!

袁槿淑壓根沒有搭理他,轉頭沖坐在地上嚇得面色慘白的褚凡喊道:「這位少校,你還坐在這裡幹嘛,還不快去審問小何去,你既然把人抓來了,不審出點什麼,怎麼能行呢!快去吧!」

她語氣中的諷刺意味顯而易見,既然這幫人能夠無憑無據的把林羽給抓來,那自然也能無憑無據的給林羽頭上隨便扣上一個莫須有罪名的帽子。

褚凡嚇得身子猛地打了個哆嗦,張了張嘴,幾乎都快要哭出來了,有些無助的望了袁赫一眼。

袁赫聽到袁老這話,面色也是陡然一變,此時他才意識到,袁老好像跟這個何家榮的關係不一般啊!

他反應倒也快,眼珠一轉,急忙沖褚凡怒聲道:「沒聽到袁老的話嗎?!還愣著幹嘛!還不快去把何先生給放了!」

「啊?!好,好!」

褚凡一邊連聲答應,一邊慌慌張張的從地上爬起來。

「小袁,你這是做什麼,你們好容易把人抓來了,幹嘛又要放啊!怎麼,你們就拿老百姓這麼溜著玩兒嗎?!」

袁槿淑頗有些惱怒的沖袁赫冷聲喝道,「我告訴你,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個合理的解釋,我絕對不走!」

袁赫聽到這話差點一膝蓋跪在地上,欲哭無淚,要了親命啊!

這事要是鬧大了,被國委和軍委的一眾大人物給知道,那他可就徹底玩完了!

袁赫趕緊求救似得的沖胡海帆使了個眼神,眼中帶著滿滿的懇求。

胡海帆沉著臉緊蹙著眉頭,略一思考,急忙沖袁赫招招手,示意袁赫出去,袁赫沒敢有絲毫的耽擱,急忙跟了出去。

「老胡,你這次可得救救我啊!」

袁赫一把抓住了胡海帆的手,一雙飽經風霜的眼中都隱隱有了淚水,一掃先前不把胡海帆放在眼裡的狂傲神態,語氣懇切無比道。

「老袁啊,不是我說你,你這是辦的什麼事啊,你就不能提前跟我說一聲嗎?!這下可好,這不捅了天大的簍子嘛!」

胡海帆抓住機會也狠狠的數落了袁赫一番。

「是是,這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你快幫我想想辦法吧!」

袁赫聲音無比急切的說道,「當務之急是要想辦法把袁老給請出來啊,要不然我們軍情處也得跟著受牽連啊,老胡,你就幫幫我吧!」

饒是這種時候,袁赫都不忘把胡海帆也給扯進來。

胡海帆沉聲道:「要不請袁老的愛人過來吧……」

「你瘋了!」

袁赫面色大變,一把攥住了胡海帆的手,急聲道:「那你還不如直接宰了我!」

他知道,既然剛才國委打電話給胡海帆,說是袁老被軍情處「請」了過來,那要麼是不知道實情,要麼是故意給軍情處留面子,或者兩者都有!

這要是讓國委的人來了,看到袁老竟然在審訊室里,那不就相當於直接把臉給撕破了嗎,到時候國委饒了他才怪!

「那除了國委,還有一個人估計能把袁老請出來!」

胡海帆沉聲說道。

「誰?!」

袁赫眼前一亮,急聲問道,「人在哪,我這就去請!」

「就在咱這軍情處里!」

胡海帆指了指地面,意味深長的遞給了袁赫一個眼神。

袁赫反應倒也機敏,面色瞬間一變,急忙道:「你……你是說何家榮?!」

「不錯,從袁老的話里能聽出來,何家榮和袁老的關係不一般啊!他應該能把袁老請出來……」

胡海帆點頭道,「不過,是你派人把何家榮抓了進來,他肯不肯幫你,這就不一定了……」

袁赫面色不由一變,頓時苦不堪言,略一遲疑,急忙道:「老胡,你替我再勸勸袁老,我這就去請何家榮!」

話音一落,他趕緊快步朝著林羽所在的審訊室走去。

胡海帆望著袁赫的背影不由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頗有些無奈的搖搖頭,早知現在,何必當初呢!

袁赫風風火火的衝到了林羽所在的審訊室,到了門口之後,急忙停住,深呼吸一口氣,趕緊調整下情緒,隨後臉上擠出一絲自以為和善的笑容,這才開門進去。

「呵呵,何先生,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袁赫一進門,就換上了一副無比恭敬的模樣,跟剛才審訊林羽時耀武揚威的樣子判若兩人!

林羽不由嚇了一跳,他還是頭一次見眼高於頂的袁赫擺出這種謙恭的神態呢。

就連上次袁赫請林羽救他侄子的時候,都沒有表現出過這麼恭敬的態度!

「袁處長,你……吃錯藥了吧?!」

林羽有些狐疑的打量袁赫一眼,不知道袁赫這態度為何變得這麼快,就算袁赫見到了袁奶奶,也沒必要對自己這麼恭敬吧,畢竟自己跟袁奶奶之間又沒什麼裙帶關係,袁赫壓根不必這樣對自己。

「……」袁赫頓時一陣無語。

袁赫趕緊調整下情緒,擺出一副討好的樣子笑道:「何先生,怎麼,還生我氣呢?這一切都是誤會,誤會啊!」

說著他急忙走進來,拿起桌上的鑰匙,親自蹲下身子幫林羽把腳上的鐐銬打開。

林羽見狀不由有些意外,似乎也看出了這個袁赫有求於自己,不由揶揄著笑道:「多謝袁處長了,能讓高高在上的軍情處副處長親自給我開鎖,我面子還真是大啊!怎麼,這是不打算審我了?!」

袁赫親自給林羽開鎖,雖然心頭十分不爽,但是卻不敢表露出絲毫的不滿,笑呵呵的說道,「說了誤會嘛,都是誤會,家榮啊,你千萬別和你袁叔一般見識!」

為了消解林羽的怨氣,他主動與林羽攀上了關係。

「別,袁處長,您還是有事說事吧,你這樣我受不了,怎麼出去了一趟還神神叨叨的,我可不敢有你這麼個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叔!」

林羽趕緊沖他擺擺手,藉機暗諷了袁赫兩句。

「……」袁赫。

袁赫被一個小兔崽子這麼罵,恨得牙根直痒痒,真想宰了林羽,但是他又有求於林羽,只能強忍著內心的怒意,裝出一副笑臉懇求道:「家榮啊,我確實有事求你,只要你幫了我這個忙,我就把百人屠毫髮無損的給你送回去!」

「你威脅我?!」

林羽眉頭一挑,淡淡的瞥了袁赫一眼,似乎從袁赫的語氣中聽出了一絲異樣,立馬冷哼一聲,淡淡道,「袁處長,你想多了,我跟百人屠素不相識,救人只是出於醫生的職責罷了,你想怎麼處置他,請便!」

說完他又緩緩的坐回到了審訊椅上。

「哎呦,家榮啊,你從哪裡聽出來我是威脅你啊,我是真心實意的啊!」

袁赫見狀頓時面色一急,心裡委屈的要死,眼淚都快要滾出來了,自己表露個誠意,怎麼就被理解成威脅了?!

這一老一小,簡直是要折磨死他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6章 自己玩死自己

2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