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人走茶涼

第601章 人走茶涼

「軍情處的人?!」

林羽和步承聞言都面色一變,顯然都有些意外。

「不錯,而且人來的還不少呢!」

厲振生聲音急切的說道。

「是沖我們來的嗎?!」

林羽急聲問道,說話間他抬頭望了眼門外,只見磨砂玻璃門上已經顯現出了幾個人影。

「快,把門帶上!」

林羽急忙喊了一聲,步承望了眼屋裡昏迷著的百人屠,迅速將內間的門帶上。

隨後林羽和厲振生快步閃身到了葯櫃旁邊,接著低頭裝模作樣的挑揀起了藥材,而步承在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敲著二郎腿,面無表情的把玩著手裡的匕首。

「呦呵,何家榮,今天怎麼沒接診呢!」

這時門砰的一聲門被人重重的推開,接著就見幾個身著黑色作戰服的男子從門外走了進來,領頭的一個正是袁赫的手下,叫褚凡,上次林羽去醫院給韓冰和袁赫的侄子治傷的時候見過他,當時也正是他要領著人打林羽。

厲振生那天去給林羽送針的時候見過這小子,所以方才一眼就認出了他。

林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低頭繼續挑揀著手裡的藥材。

「你他媽聾了嗎,老子跟你說話呢!」

褚凡將林羽沒有搭理自己,頓時勃然大怒,冷聲呵斥了一句。

上次在醫院的時候,他就看林羽十分的不順眼,而且林羽又抹了他們袁處長的面子,所以他這次過來,自然要順勢出一口惡氣!

「牌子上那不寫著嗎,今天不接診,我們需要處理處理藥材!」

林羽頭也沒抬,淡淡的說道。

「看病?老子身體好著呢!」

褚凡冷笑一聲,接著快步走到林羽跟前,啪的一巴掌拍到了櫃面上,語氣得意的呵斥道,「老子是奉命過來搜查抓人的!」

「抓人?!我們犯了哪門子法了?!」

厲振生聞言面色陡然大怒,沖褚凡厲聲喊道。

「犯了哪門子法你們自己不知道嗎?!」

褚凡冷笑一聲,抬頭望向林羽,意味深長的說道,「何家榮,昨晚上你讓這個厲振生送到軍區總院的人,是誰啊?!」

林羽和厲振生聞言心頭咯噔一下,委實沒有想到這個褚凡竟然知曉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不過他們倆心頭震驚歸震驚,臉上還是十分的平淡,做出一副十分鎮定的樣子。

「是我的一個朋友!」

厲振生立馬站出來搶著說道,「怎麼,我們看病,還需要跟你們軍情處彙報嗎?!」

「朋友?!」

褚凡斜眼望著厲振生,冷聲嗤笑道,「既然送你朋友去看病,為何大半夜的又帶著他回了醫館呢?!」

厲振生面色微微一變,沒想到褚凡竟然對一切都了如指掌!

但是竟然他們如此了解,為何昨晚上沒有直接過來抓人呢?!

所以厲振生猜測,多半是有人跟軍情處的人告了秘,要麼說趙忠吉,要麼就是昨天晚上給百人屠動手術的醫生和護士,他下意識的轉頭看了林羽一眼。

林羽陰沉著臉沒有說話,似乎在思考著對策。

「我們病看好了,自然要走了!」

厲振生一咬牙,甜頭怒沖沖的跟褚凡回道,「你們軍情處閑的吧,這個也管?!」

「行了,省省力氣吧,我什麼都知道了!」

褚凡冷笑一聲,眯眼望著林羽厲聲道,「何家榮,你好大的膽子啊,竟然敢私藏逃犯!而且還是個罪大惡極的逃犯,知道這是什麼罪名嗎?殺頭的罪名!」

「私藏逃犯?我私藏什麼逃犯了?!」

林羽抬起頭,面色坦然,毫不畏懼的跟他對視了一眼,語氣平淡的問道。

「我說了,我來之前什麼都調查清楚了,你就沒有必要做無謂的掙扎了!」

褚凡嗤笑一聲,掏出手機翻出一張照片,往林羽跟前一扔,冷聲道,「世界殺手排行榜排名第三的殺手,百人屠,在你這裡,沒錯吧?!」

林羽低頭一看,眉頭微微一蹙,見手機上的照片確實是百人屠!

不得不說,這軍情處果然厲害,簡直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竟然連百人屠的照片都弄得到!

一旁的步承聽到褚凡提到百人屠,面色陡然一寒,緊緊的握住了自己手裡的匕首,身子也陡然緊繃起來,準備隨時出擊。

林羽挑了挑眉頭,面色淡然的望向褚凡,疑惑道,「褚少校,我很好奇,這百人屠犯了我們華夏的哪條法?!據我所知,他並不是我們華夏所列的逃犯之中吧?!」

他剛才仔細的想了想,像百人屠這種在國際上有一定知名度的殺手,如果被通緝,那他一定聽說過,但他既然沒有聽說過,那極有可能,百人屠就不在華夏的通緝範圍之內!

褚凡被林羽問的微微一愣,他也發現了,華夏發布的通緝名單上確實沒有百人屠的名字。

不過他反應也算快,冷聲道:「沒有他的名字難道就能說明他沒有犯過罪嗎?!像他這種窮凶極惡的殺手,還不知道殺了多少華夏公民,只要我們略加調查,查出他的累累罪行,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嗎?!」

褚凡相信,像百人屠這種殺人無數的職業殺手,一定在華夏執行過任務,所以只要隨便一調查,就能查出他足以被槍斃十次的重大罪證,到時候林羽也得跟著遭殃!

「給我搜!」

褚凡懶得再跟林羽等人廢話,直接大手一揮,沖自己的手下冷聲吩咐一聲,「把百人屠找出來,看他何家榮還有什麼話說!」

話音一落,他的手下急忙作勢要往藥房和內間闖。

「誰敢?!」

步承身子猛地竄起,擋在了軍情處眾人的跟前,面如寒霜。

軍情處的眾人看到步承後面色微微一變,頓時停住了腳步,上次劍道宗師盟訪問軍情處的時候,他們見過步承,知道步承是戰神向南天的徒弟,雖然步承沒有展露過自己的實力,但是竟然是戰神的徒弟,那身手自然差不到哪裡去,他們內心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絲畏懼。

褚凡見步承出來阻攔,面色也是不由一變,冷聲道:「步承,你要做什麼?!告訴你,你這是阻撓公務,要是你敢動我們一絲一毫,便是跟軍情處作對,到時候,就是向老,也保不住你!別忘了,他早就不是軍情處的人了!」

說著他也同時冷冷掃了林羽一眼,顯然這句話也是說給林羽聽的,明確的將林羽、向老和軍情處劃清了界線,言下之意向老和林羽他們既然已經不是軍情處的人了,就別再擺原先的派頭了,如果他們敢跟軍情處作對,那軍情處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步承面色一寒,心中陡然間湧起一股悲戚,深深體會到了人走茶涼的現實感。

要知道,自己的師父,可是華夏的戰神啊,可是一手創辦軍情處的人啊,而十年前也差點為了維護軍情處的名譽,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但是現在,十年過後,軍情處一個區區的小少校,竟然都敢不把自己的師父放在眼裡了,多麼的諷刺!

「媽的,一群白眼狼,早知如此,我們家先生,就不應該給你們的人醫治!」

厲振生也憤怒的怒喝了一聲。

想起上次林羽在軍區總院費盡心力替袁赫的侄子以及其他軍情處的眾人醫治好奇傷的事情,他就氣不打一處來,這幫王八羔子,太忘恩負義了!

林羽又何嘗不感覺寒心呢,自己為軍情處付出了那麼多,就連昨天晚上,還在替軍情處追查線索,現在,人家反倒急於跟自己劃清界限,不講絲毫的情分……

不過他知道,這一切肯定與胡海帆和水東偉無關,多半是袁赫在背後搗的鬼!

畢竟上次林羽雖然救了袁赫的侄子,但是卻極大的抹殺了袁赫的面子,袁赫肯定懷恨在心,找到機會,自然會毫不留情的對付林羽!

「我再說一聲,請你讓開!」

褚凡壓根裝作沒聽到厲振生的話,見步承站著沒動,再次沖步承冷冷的呵斥了一聲。

「我要是不讓呢!」

步承眼神寒冷無比,手中的匕首轉個不停,顯然已經動了殺意。

「步大哥!」

林羽急忙喊了他一聲,林羽知道,此時與軍情處的人起衝突,是十分不明智的,轉頭沖褚凡沉聲道,「褚少校,你要想搜查我這裡,但是起碼得有搜查令吧?!就算警察辦案,都會出示證件,你們軍情處這麼正規的部門,難道沒有嗎?!」

褚凡聽到林羽這話面色不由微微一變,林羽這話,倒是著實抓住了他的把柄,他來的時候袁赫不在軍情處,沒法給他審批搜查令,而這件事袁赫吩咐過,是要瞞著胡海帆和水東偉的,所以他只能空著手來了,怕再耽擱下去,林羽再把百人屠給轉移走了。

「我們軍情處是特殊部門,不需要搜查令!」

褚凡硬著頭皮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道。

「哦?華夏還有這麼特殊的部門嗎?搜人家的家,都不需要證件?」

這時從門外突然傳來一個有些低沉的聲音,「我怎麼沒聽說過呢?!」

褚凡等人聞言不由一愣,回頭一看,發現一個身材高挑,長相極美的女人攙扶著一個老太太緩緩從門外走了進來,剛才的話,正是出自這個老太太之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1章 人走茶涼

2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