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欠你一條命

第600章 欠你一條命

林羽俯下身,將地上的銀白色東西撿起來。

只見這是一個做工十分精細的照片扣,裡面嵌著的是一個小女孩的獨照。

照片上的小女孩看起來也就只有十多歲,黃皮膚黑眼睛,應該是華夏人,一臉天真無邪的笑容宛如陽光般溫暖。

林羽望了眼手裡燦爛的笑著的小女孩,又抬頭望了眼百人屠,實在感覺有些詫異,一個頂級殺手身上帶著的不是刀槍,竟然是一張照片!

或許對於百人屠而言,這張照片所帶給他的助力,絲毫不亞於刀槍吧。

林羽輕輕地將就手裡的照片扣塞回到了百人屠的口袋裡,心頭疑惑不已,莫非,照片上的這個小女孩是百人屠的女兒?!

但是既然他有了自己的女兒,為什麼不跟自己的女兒在一起呢?何必拿命出來拼呢!

林羽知道,百人屠殺人的要價並不低,這麼多年,他肯定也掙了很多錢,既然不缺錢了,那為什麼還要過這種朝不保夕的日子呢?!

莫非,這個小女孩已經死了?!

林羽輕輕的嘆息搖了搖頭,望著面容瘦削的百人屠,感慨誰活著都不容易。

等葯漿磨好之後,厲振生快步走了進來,坐到百人屠的身旁,一邊扶起百人屠給百人屠灌藥漿,一邊沖林羽說道,「先生,你一晚上沒休息了,快去睡會兒吧,我在這裡看著他,要是有什麼情況的話,我會及時告訴你的!」

「那好,辛苦你了,厲大哥!」

林羽也沒拒絕,熬了近一晚上,他著實有些困了,反正百人屠身上的傷口也都在醫院的時候經過了大致的處理,所以沒什麼可擔心的,他便直接起身,去厲振生那屋倒頭睡了。

因為林羽忙了一晚上,加上百人屠一個世界級殺手在這裡,不方便讓人過來看病,所以厲振生在天蒙蒙亮的時候就在門口打出了今日「閉關休息」的牌子,同時給竇辛夷發了個簡訊,告訴她今天不用來上班了。

因為沒有人打擾,林羽這一覺睡的特別踏實,不覺間便睡到了中午,迷迷糊糊中聽到外面傳來一陣爭執和騷亂,他猛地起身,聽到隔壁百人屠所在的內間里傳來幾句呼喝聲,他趕緊抹了把臉,整個人頓時清醒了不少,急忙起身衝進了內間,隨後林羽頓時愣在了原地。

只見昨晚上身負重傷的百人屠此時竟然醒了!

而且還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林羽望了眼百人屠略顯瘦弱單薄的身體,內心震驚不已,受了那麼重的傷,休息一夜竟然就能蘇醒過來,甚至是站起來,這是什麼變態的體質啊!

只不過百人屠雖然醒了過來,臉上蠟白一片,顯得有些虛弱,腳步有些踉蹌,勉強能站住,似乎一陣風吹過來,動能將他吹倒,但是這種狀態下,他卻在試探著往外走。

「你要做什麼,上廁所嗎?!」

林羽急忙沖他喊了一句,作勢要上來攙扶他,「我帶你去吧!」

「不是,先生,他要走!」

厲振生蹙眉急聲道,剛才他之所以喊叫,就是為了勸住百人屠。

「要走?!」

林羽有些驚詫的望了百人屠一眼,有些不明所以。

「是你?!」

百人屠望了眼一旁的林羽,語氣虛弱的說了一聲,顯得有些意外,隨後他才想起來,昨晚上是林羽派人將他送去醫院的。

「不錯,是我。」

林羽沖他淡淡的一笑,說道,「你不用擔心,這裡是我的醫館,你不會受到任何的生命威脅!而且你就算要走,也不急在這一時,你現在身負重傷,而且傷口的毒素還沒有完全逼出來,需要我幫你針灸幾日,同時卧床休息幾日!」

其實要是單純的刀傷,林羽早就可以用自己研製的止血生肌膏讓他的傷口快速癒合,但是百人屠中了神木組織的毒,需要先把毒全部逼出來,才能進行用藥。

而逼出毒素最好的辦法,就是用針灸,但這是個慢工活,就算百人屠中毒時間不長,也需要一些時日。

「不必了,我必須現在離開這裡!」

百人屠沉著臉搖搖頭,冷聲道,「我欠你一條命,以後你想要誰的命,都可以直接告訴我,哪怕是我自己的!」

厲振生聽到這話面色不由微微一變,聽到百人屠最後一句話,有些驚詫的望了百人屠一眼,沒想到這傢伙對自己都這麼狠。

這話說完,百人屠沒有絲毫的遲疑,踉蹌著腳步往外走去。

「哎,你,你這樣能去哪裡?!」

厲振生頓時急了,連忙走過來要拽百人屠,但是林羽反倒把厲振生的手給抓住了,淡淡道,「不用管他,讓他走,他連醫館的門口都走不出去!」

百人屠沒有理會林羽的話,仍舊挪著步子朝外面緩緩的走去,每一步步子都很小,也就挪動個十幾公分,但他還是咬著牙努力的往外走著,不過他倒是能夠感覺到,自己平日里動如脫兔的身子,此時卻是無比的沉重,兩條腿宛如灌了鉛一般,越走越吃力,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額頭上出了一層細細的冷汗,傷口也隱隱作痛。

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身子微微一晃,再也撐不住,眼前一黑,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

「哎!」

厲振生見狀搖頭嘆息一聲,急忙要衝出去扶百人屠。

但是巧的是此時步承剛好也來到了醫館,看到地上的百人屠之後眉頭微微一蹙,接著一把把百人屠拎起來,背在身上,快步走到內間,一把將百人屠扔到了床上。

「小步,人就是沒事,也被你摔出事來了!」

厲振生見步承把人摔得這麼重,急忙走到百人屠身旁,替百人屠整理了整理衣服,檢查了檢查傷口,跟林羽待了這麼久,厲振生原先那種銳利的性格也磨平了許多,變得越來越像半個醫生,也越來越為病人考慮。

步承面色冰冷,望著床上的百人屠冷聲道,「先生,這小子就是你昨天晚上救的那個世界殺手排行榜排名第三的百人屠?!」

今天早上厲振生跟他通過電話,所以步承對這事倒也了解。

「對。」

林羽輕輕點了點頭。

「世界殺手組織排名第三的人,竟然被打成這個熊樣子?!」

步承冷笑一聲,譏諷道,「果然是徒有虛名!」

「步大哥,打傷他的,是神木組織的人!」

林羽面色凝重的說道。

「神……神木組織?!」

步承面色陡然大變,對於「神木組織」這四個字,他可是十分的敏感,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差點將自己害死的那個神木浩二,不由恨得牙根痒痒。

一旁的厲振生聞言也不由一震,好奇的轉過頭來。

林羽便將昨晚上的事情大致的講了講。

步承和厲振生聽到百人屠為了維護華夏的尊嚴才被打成重傷,不由對百人屠的態度有了一些轉變。

「先生,雖然這小子殺了一個神木組織的人,聽來確實讓人十分痛快,但是,他終究是個世界知名的殺手,讓他留在我們醫館,我們冒的風險會很大啊!」

厲振生面色凝重的說道,「所以,我建議您還是抓緊把他治好,將他送走吧!」

「嗯……」

林羽望了眼床上的百人屠,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他也知道,百人屠如果留在自己這裡時間長了,確實不是什麼好事,尤其是在自己已經被軍情處除名的情況下。

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見是李千影打來了,林羽急忙接了起來。

「喂,家榮,你在醫館嗎,我和袁奶奶一會兒過去看看你,袁奶奶正好這幾日頸椎有些不適,想讓你幫她調理調理!」

電話那頭的李千影語氣中顯得十分開心。

她所說的袁奶奶,就是上次在飛機上,林羽幫忙醫治好心臟病的那個老太太,袁槿淑袁奶奶。

袁槿淑礙於身份的特殊性,雖然很少來林羽這裡,但是總是會時不時的給林羽打電話,邀請林羽去她們家吃飯,但是林羽都婉言拒絕了,不是不想去,是實在不敢去!

因為袁奶奶的老伴兒身份實在是太過特殊,林羽生怕自己過去之後說話有個什麼閃失,得罪了人家,那就不好了。

「行,那你們來吧,我在醫館呢!」

林羽一聽袁奶奶不舒服,也沒有任何的推辭,一口答應了下來。

「一會兒袁奶奶來了之後你們看好他!」

林羽指了指床上的百人屠,沖步承和厲振生囑咐道,「要是他突然醒過來,跑出去嚇到袁奶奶就不好了!」

「放心吧,他就是醒過來,我也會讓他再暈過去!」

步承語氣中不帶絲毫感情的說道。

「……」林羽。

「……」厲振生。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騷亂,夾雜著「砰砰」幾聲摔車門的聲音,聽動靜,外面似乎來了不少人。

林羽三人眉頭微微一蹙,有些好奇的往門口望了一眼。

「我出去看看!」

厲振生趕緊抬腿往外走去,透過玻璃門往外看了一眼,頓時面色猛然一變,快步朝著內間跑回來,急聲道,「先生,不好了,是軍情處的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0章 欠你一條命

2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