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寧死不屈

第584章 寧死不屈

何瑾祺似乎察覺到了林羽神色的異樣,掃了那個老人一眼,沖林羽問道:「怎麼,二哥,這老頭你認識?!」

「不認識。」

林羽沉聲搖了搖頭,盯著此時已經上場的白鬢老頭眯了眯眼,定聲道,「不過他這套衣服我倒是認識?!」

「衣服?!」

何瑾祺微微一笑,說道,「這沒什麼大驚小怪的吧,倭國人不都是這麼一副打扮嗎?!」

他還以為是大不了的事呢,倭國人不都是喜歡穿這種肥大的衣服嘛,只不過這老頭在華夏也穿成這樣,著實有些惹眼。

「他穿的不是普通的和服!」

林羽眯了眯眼,掃了眼那白鬢老人身上的衣服,跟何瑾祺解釋道,「普通的和服羽織肩膀都比較寬鬆,你沒發現,這老頭身上的羽織肩膀和臂圍都很小嗎?而且他身上的肌襦袢也是用特殊材料製成的,應該具有很好的彈性和硬度!」

其實林羽一開始之所以會驚訝,是因為這身裝扮他在德川的身上見過!

當初劍道宗師盟拜訪軍情處的時候,德川身上穿的正是這種特製的和服!

本來林羽還不確定那個三浦友輝是劍道宗師盟的人,但是現在看到穿著相似制服的白鬢老人,林羽基本能夠斷定,這倆倭國人都是劍道宗師盟的人!

而且看這白鬢老人身上跟德川相似的穿著以及他由內而外所散發出的那股威嚴的氣勢,能夠判斷出來這個老人在劍道宗師盟的地位不一般,而且在這家場子里的地位也不一般,從剛才解說員對他分外尊敬的態度也能看出這一點。

不過林羽想不通,堂堂劍道宗師盟的人,為何會來華夏這種場子里打黑拳?!

林羽抬頭望了眼上方的電子大屏,眉頭微微一蹙,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轉頭沖何瑾祺問道:「瑾祺,你說這個老闆的身份沒有人知道是吧?!還是說,只是你接觸到的人裡面,沒人知道?!」

「我認識的圈子裡的人都不知道,而且我還出於好奇,托我大伯的手下打聽過這個老闆,也沒打聽到!」

何瑾祺搖了搖頭說道。

林羽聞言面色不由變得有些凝重起來,如果說何瑾祺接觸到的圈子不知道也就罷了,但是何自欽的手下隸屬於國安局,接觸到的都是一些高層,如果也不知道這大老闆身份的話,要麼是何自欽的手下欺騙了何瑾祺,要麼就是這大老闆的身份實在太過隱秘。

「那你有沒有打聽到這大老闆是哪國人?!」

林羽繼續沖何瑾祺問道。

「哪國人?」

何瑾祺微微一怔,搖頭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到現在被林羽這麼一問,何瑾祺才發現,他何止是不知道這大老闆的身份,他連這大老闆一絲一毫的信息都不知道!

林羽點點頭再沒多問,望著鐵籠中已經脫去羽織的白鬢老人暗自出神。

此時工作人員正在加緊清理鐵籠,經過剛才百人屠與三浦友輝那一番打鬥,整個鐵籠子里狼藉不堪,鮮血幾乎已經將墊子染透,而且鐵籠的圍欄也被衝擊的凹凸不平,有些地方還裂出了幾道大口子。

百人屠冷冷的望著面前的白鬢老人,呼吸些微有些急促,顯然還未從剛才那場打鬥中恢復過來。

「行了,差不多得了,滾下去吧!」

白鬢老人似乎有些等不及了,顯然不想讓百人屠獲得太多的喘息機會,沖一旁的幾個忙碌的工作人員冷冷呵斥了一聲。

幾個工作人員聞言不敢有絲毫的耽擱,急忙收拾起東西,快步沖了下去。

「刀!」

白鬢老人望了眼百人屠手中的匕首,突然高聲喊了一聲。

不多時,一個工作人員急急忙忙的捧著一把倭刀快速的走了過來,鑽進籠子,恭敬的交給白鬢老人,隨後快步離去。

白鬢老人抓過刀,冷冷的掃了百人屠一眼,沉聲道就:「你叫百人屠?!世界殺手榜上排名第三的百人屠?!」

「是!」

百人屠的臉上仍舊沒有絲毫的表情,淡淡的回應道。

「你知道嗎,你們所謂的這個世界殺手排行榜,在我眼裡,等同於一個廢物排行榜!」

白鬢老人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態,嗤笑一聲,隨後雙眼猛地一寒,一把攥住手中的刀柄,疾踏兩步,猝不及防的沖向了百人屠的跟前,手中的倭刀橫著一拉,直斬百人屠的側腰。

這白鬢老人的動作看上去似乎並不快,以至於在場的眾人都能很清晰的看清楚他的腳步,也能夠看清楚他揮刀的動作,但是讓人驚訝的是,他動作看似慢,但實際上,他這幾個動作一氣呵成,從竄出到揮刀,也不過是眨眼的功夫!

百人屠看到白鬢老人迅猛紮實的動作,眼中不由一動,手腕一轉,急忙用手中的匕首去格擋白鬢老人砍來的倭刀。

「叮!」

一聲結結實實的脆響,百人屠只感覺虎口陣陣發麻,手中的匕首幾乎都差點脫掉。

而白鬢老人沒有絲毫的停滯,腳步一邁,手掌順著刀背一抓一擦,滑步衝到百人屠跟前,一腳朝著百人屠受傷的腿上掃去!

百人屠早就料到了白鬢老人會有這一招,所以慌忙抬腿躲避,但是讓他意外的是,白鬢老人的腳掃來的竟然正是他小腿的上方!

所以他這一提腿,倒正好著了白鬢老人的道兒!

「砰」的一聲皮肉相撞的悶響,百人屠眉頭一皺,猛地咬緊了壓根,一股鑽心的劇痛瞬間傳遍了全身,身子忍不住劇烈的一抖。

雖然他已經下意識的將腿往裡收,但白鬢老人這一腳巨大的力道還是衝擊的他差點撲倒在地上。

其實如果百人屠小腿不受傷的話,完全可以躲開白鬢老人的攻勢,但是這腿上的傷口極大的拖累了他,被白鬢老人這一踢,傷口恐怕要裂的更深!

白鬢老人嘴角冷笑,手中的刀刃猛地一收,刀尖驟然朝著百人屠身上扎去,知道百人屠受了他這一腳,指定兩腿發麻,使不上力道,所以他這一刀刺的極快,力道也極大。

百人屠雙眼一瞪,知道自己現在這種身體狀態躲不過,慌忙用匕首一擋,同時另一隻手一把拽住鐵網,猛地往後一翻,狼狽的在地上打了個滾兒,手一撐地,這才將身子穩住,不過受傷的腿肚宛如觸電般抖個不停,鮮血直流。

「好!」

眾人不由為白鬢老人大聲叫好,因為他們中很多人都已經在前兩輪把帶來的現金輸光了,所以這一輪也沒往上押注,按理說勝負與他們無關,但是他們之所以替白鬢老人叫好,完全是出於前兩輪的怨氣,也恨不得白鬢老人將這百人屠剝皮碎骨!

白鬢老人望著體力不支的百人屠眼中浮現出一絲蔑視的神色,再次身形凌厲的朝著百人屠攻去。

不過他並沒有使出全力,既讓百人屠疲於招架,又不讓百人屠徹底失去機會,時不時的瞅准機會往百人屠身上劃上一兩刀。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自然也已經越拉越大,到了最後,百人屠幾乎是在用意念支撐了。

周圍人的叫好聲也越來越大,他們先前因為百人屠積攢的怨氣此時已經盡數釋放了出來!

很顯然,家國情懷,民族尊嚴,在這些人眼裡,根本敵不過看得見摸的著的金錢!

他們早已忘卻了白鬢老人是個倭國人,也早已忘卻了百人屠方才誓死護衛「華夏」的尊嚴!

林羽眉頭緊蹙,望著百人屠已經滿是鮮血的身影,心中不由生出了一絲敬佩,知道百人屠是那種寧可把命豁上,也不會主動認輸的人!

既然現在勝負已經十分明顯了,林羽覺得沒有必要讓百人屠把命搭進去,回身沖張奕庭喊道:「張大少,此時場上的局面已經很明顯了,我覺得沒有必要再比下去了,你們主動認輸吧!」

「認輸?!何家榮,你哪隻眼看到我的人輸了的?!」

張奕庭狠狠的瞪了林羽一眼,見百人屠沒了勝算,他本來心中就窩火,沒想到林羽此時竟然還火上澆油,顯然是想藉機譏諷他,怒聲道,「再說,老子的人起碼挑戰到了第三輪,有能耐的你也站出來挑戰啊!聽說你的身手不是很牛逼嗎?!怎麼,慫包了!」

「你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如果你不認輸的話,憑藉百人屠的性格,他會戰鬥到死的!」

林羽見張奕庭這麼大的敵意,有些無奈的苦笑著解釋了解釋。

「何家榮,他就是死,也與你無關,他是我們張家請來的!」

張奕堂怒聲沖林羽喊道,「再說,我們張家為他花了票費,他贏不了,死也是活該!」

其實他何止是為百人屠花了票費,還把剩下的錢全部都投了進去,這下錢沒了,他和他二哥倆回去指定沒有好果子吃,所以他自然恨不得百人屠去死!

林羽聽到張奕堂這番惡毒的話眉頭一皺,看了眼同樣沒有說話的張奕庭,看出張奕庭也同樣認同弟弟說的話,林羽不由心中暗暗驚詫,實在沒想到這張家兄弟的心腸竟然如此的黑暗歹毒!

百人屠沒收他們家一分錢,到頭來竟然還要為他們家墜上一條命!

「二哥,人家的事,咱就別管了!」

何瑾祺急忙拽了林羽一把,望著鐵籠中狼狽的百人屠,面色大喜道,「這百人屠輸了,對我們而言也是好事!」

說話間,百人屠已經再次被白鬢老人砍來的一刀震翻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喉嚨間已經發出了沙沙的嘶啞之音,是一種極度力竭的表現。

他手撐著地,拚命的想爬起來,但是無論他怎麼努力,身子宛如千斤墜一般死死的貼在地上,絲毫動彈不了。

「小子,你是我見過的最有種的人!」

白鬢老人眯著眼走到百人屠的跟前,手中的倭刀慢慢壓到了百人屠的脖子上,淡淡道,「但是可惜,我仍舊要殺你!因為你剛才殺死的是我的徒弟,最有出息的徒弟!」

白鬢老人說話間臉上的肌肉抖個不停,眼中怒火中燒。

「殺了他!」

「殺了他!」

……

此時整個大廳也陡然響起了巨大的高呼聲,幾乎絕大部分人都站了起來,面色赤紅的揮著手大聲疾呼,迫不及待的想看到百人屠身首異處的樣子,以解他們的心頭之恨。

白鬢老人聽到整個大廳山呼海嘯般的喊叫聲,嘴角浮起一絲笑意,望著躺在地上的百人屠淡淡道,「我沒記錯的話,你是華夏人是吧?!你剛才為了維護華夏不惜殺死我的徒弟,但是你看看,這些人是如何對你的,你覺得,值嗎?!」

「要殺……快……殺……別廢……話……」

百人屠呼呼喘著粗氣,話語說的十分的吃力,臉上仍舊沒有絲毫的表情,更無絲毫的懼色,不過他的眼中卻突然浮現出一絲凄然與愧疚。

「好,有種,那我就送你個痛快!」

白鬢老人面色一寒,手中的倭刀猛地高高揚起,狠狠的朝著百人屠的脖頸處砍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4章 寧死不屈

2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