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地下樂園

第575章 地下樂園

林羽見何瑾祺故意跟自己賣了個關子,也沒有多問,知道何瑾祺不會騙自己,隨後跟何瑾祺一起找地方吃了頓飯,敘了敘舊,林羽講到在津門深山勇斗那隻巨猴的情景,何瑾祺不由睜大了眼睛,聽的一愣一愣的,不停的沖林羽直豎大拇指,無比敬佩道:「二哥,你太牛了,都趕上我二爺年輕那會兒了!果然廢物各有各的廢,牛逼的人都是一樣的牛逼啊!有時候我都想,會不會,你真的就是我二哥!」

在他看來,林羽出眾的能力和身上的那股英雄氣概,跟他二爺簡直是太像了!

林羽聞言不由苦笑,他不知道家榮兄是不是何家的骨血,但他林羽一定不是……

想起何自臻上次走前跟自己提到的親子鑒定的事兒一直沒能實現,心裡頭不由感覺有些遺憾,沖何瑾祺問道:「瑾祺,何二爺這段時間沒有回來嗎?!」

「哪有時間回來啊!」

何瑾祺搖搖頭,嘆息道,「我都想我二爺了,上個月我還問他來著,中秋節回不回來,他說夠嗆,現在邊境不安生,一股勢力挑尖兒,另外幾股勢力也都跟著冒出來了,好像是要找什麼東西,尤其是我二爺上次還中過招兒,所以這幫逼崽子更囂張了!」

說著何瑾祺似乎想到了什麼,面色一變,低頭神秘兮兮的沖林羽說道:「二哥,你說,這世上真的有超乎常理的事情嗎?!聽我二爺的手下說,邊境的那幫人強的有些變態……力量和速度簡直他媽的非人類!」

林羽眉頭微微一蹙,想起倭國劍道宗師盟,再想到神木浩二,知道何瑾祺說的這些強變態的人,多半是出自劍道宗師盟,不過至於何瑾祺說的其他勢力,林羽倒是不怎麼了解了,有可能是其他國家的一些組織和勢力,畢竟當初神木組織從華夏盜走的那份關乎華夏命脈的文件至今下落不詳,很多國家肯定趨之若鶩,想要先行找到,藉以鉗制華夏。

而華夏邊境線作為最後可能藏有文件的地點之一,自然會紛爭不斷,估計這也是當初何自臻被派過去的原因。

何瑾祺說完之後沒等林羽答覆,嘆息著搖了搖頭,說道:「算了,問你也是白問,這些人對我而言雖然變態,但是對你而言應該不算什麼,因為你比他們還變態!」

何瑾祺想起當初林羽替自己報仇,單挑整個旭日精武武館的事情,就心頭不由暗暗咋舌,畢竟何瑾祺可是跟那幫人交過手的,自然清楚那幫倭國人的實力,而林羽能夠直接一個人碾壓他們,身手簡直是恐怖如斯!

不過這件事何家三爺何自珩出於保護林羽的目的,對外宣稱林羽只是打上了幾個武館的學徒,並不像外界謠傳的那麼誇張,而倭國方面為了保全自己的名聲,也同樣沒有聲張,所以知道真實情況的人都寥寥無幾。

要不是當時目睹全程的李千顥繪聲繪色的跟何瑾祺描述了當日的情形,何瑾祺恐怕也會難以相信。

兩人吃過飯之後,見已經七點多了,便沒再耽擱,動身朝著「地下樂園」出發。

何瑾祺開車足足開了有一個小時,帶著林羽來到了偏郊區的一家洗浴城。

只見這家洗浴城佔地面積很小,總共只有兩層,裝修也很簡陋,跟路邊擺著「大眾浴池」牌子的小店比強不到哪裡去。

而且這棟洗浴城方圓一公里之內,都再也沒有其他建築,只有它自己孤零零的立在這裡,顯得有些詭異。

林羽看到這副場景,直接愣住了,皺著眉頭驚訝的沖何瑾祺說道:「瑾祺,這……就是你說的地下樂園呢,還是說,你想在去地下樂園前先洗個澡……」

「想啥呢,二哥,這裡就是地下樂園!」

何瑾祺沖林羽笑道。

林羽聞言眉頭一蹙,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沉聲道:「莫非,這地方原先是一片樂園,現在被拆了?!怪不得這四周這麼空曠呢!」

「哪有什麼樂園,這就是地下樂園!」

何瑾祺把車停在了娛樂城門口,指了指洗浴城,徑直帶著林羽進了洗浴城。

一進門,便有也一個年輕的服務員迎了上來,熱情的笑道:「兩位洗澡嗎?!」

何瑾祺沒接話,直接從懷裡掏出了一張黑色的卡片遞給他。

服務員看到卡片後面色突然一變,臉上的笑容陡然間收起,整個人臉色變得冷峻無比,跟先前的表情截然相反,沖林羽和何瑾祺一伸手,沉聲道:「兩位請跟我來!」

說完他帶著林羽和瑾祺徑直朝著裡面的澡堂子里走去。

林羽不由心頭狐疑,不知道這服務員怎麼轉變這麼大,但是也沒多問,跟著服務員快步往裡走去。

可能因為這家洗浴城地處偏僻的原因,澡堂里竟然一個人都沒有,不過池子里的水倒是燒的很熱,騰騰冒著熱氣。

服務員帶著林羽和何瑾祺穿過浴池,走到裡面的更衣室,腳步沒有任何的停滯,朝著更衣室內側的牆壁直接走了過去。

林羽不由心頭詫異,不知道這服務員到底要做什麼。

只見那服務員走到牆跟前之後,伸手在牆上摸了摸,只聽嘎啦一聲巨響,牆面突然出現一道門,緩緩的往裡面挪去。

接著一個富麗堂皇的通道便出現在了林羽和何瑾祺面前,只見那通道兩側都貼滿了高檔的瓷磚和花紋絨質牆紙,通道兩側是兩排做工精美的黃銅壁燈,跟外面整個浴場的裝修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林羽不由驚詫,實在沒想到,這看似不起眼的小破浴池裡面,竟然別有洞天!

也難怪他四處跟人打聽地下樂園,卻沒有一個人知道。

「兩位,請!」

服務員十分恭敬的沖林羽和何瑾祺做了個手勢。

「走吧,二哥!」

何瑾祺嘿嘿一笑,把車鑰匙扔給了服務員,接著拽著林羽直接往通道裡面走去。

他們一進通道,身後的石門再次嘎啦一響,砰的關緊。

林羽很想問問何瑾榮這到底是什麼地方,不過知道一會兒進去就什麼都知道了,也沒有多問,直接跟著何瑾祺快步往裡走去。

整個通道很短,往裡走沒多遠就得右拐,一拐進去,便看到裡面還有一扇厚實的大門,兩個身著黑色西裝的彪形大漢站在大門前,看到林羽和何瑾祺后沖他倆一伸手,接著要過何瑾祺手裡的那張黑卡,在自己手裡的儀器上照了一下,聽到儀器發出「滴」的一聲,這才趕緊把門推開,讓林羽和何瑾祺進去。

林羽和何瑾祺還未進門,便聽到裡面傳來了一陣極其熱鬧的喧囂之聲,等往裡走了幾步,穿過一個很短的黝黑通道,隨後眼前陡然一亮。

只見他們面前此時出現了一個螺紋狀的樓梯,而樓梯下面,是一個裝潢的富麗堂皇的大廳!

單從佔地面積來看,這大廳的面積可能要大於華夏任何一家酒店的宴會大廳,足以容納數千人,而這大廳的層高奇高,足足有三層樓的高度,這也是林羽和沈玉軒需要從樓梯下去的原因。

只見整座大廳里兩側擺滿了酒水、茶歇和冷餐,而一群穿著華貴的富人正站在下面聚在一起,端著酒互相交流著什麼,有說有笑的交談著,儼然好像一個富人的聚會。

在大廳的另一側,有專門的休息區、高端撞球區、高爾夫模擬區,以及擺滿了賭桌的賭博區。

「怎麼樣?二哥,還行吧?!」

何瑾祺見林羽有些吃驚的樣子,沖他笑道,「這就是一直苦苦尋找的地下樂園,以前我沒事經常過來玩兒,但是被我二爺知道了,教訓了幾次之後,我就再也不敢過來了!」

說著他嘿嘿一笑,說道:「但是這次不一樣,這不是幫你辦事嘛!」

「你二爺為什麼不讓你來?!」

林羽眉頭微微一蹙,這地方看起來也沒什麼不對頭的嘛,不就是一個比較秘密的高端人氏的聚會場所嘛,唯一不太好的一點,可能就是那個賭博區吧。

何瑾祺壓根沒有回答他,興奮的沖著樓下大吼了一聲,「小爺回來了!」

說著他便拽著林羽往下面走去,神情間興奮不已,顯然再次回到這裡,他顯得有些迫不及待。

「哎呦,這不是何大少嗎?!不是發誓再也不來這種地方了嗎,今兒怎麼又過來了?!」

林羽和何瑾祺剛到樓下,便聽到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略帶一絲譏諷的聲音,而且聽來還極其的耳熟。

林羽和何瑾祺回身一看,發現說話的竟然是張奕堂!

而此時張奕堂身旁還依附著一個身著粉色短裙,圍著鵝毛披肩,長相十分漂亮的艷麗女人,胸口毫無顧忌的狠狠擠在張奕堂胳膊上,顯得親密無比。

何瑾祺看到張奕堂的剎那沒有感到驚訝,但是在看到這女人的時候,反而感覺無比的震驚,隨後臉上陡然間浮起一絲怒氣,沖粉衣女子怒聲罵道:「賤人!」

「何瑾祺,你他媽的對我女朋友說話客氣點!」

張奕堂面色一寒,沖何瑾祺怒聲呵斥道,「芊芊甩了你,說明你自己沒用!」

「放你娘的狗臭屁!」

何瑾祺怒聲道罵道,「這賤人老子早玩膩了,是老子穿剩下的破鞋,張奕堂,沒想到你還好這口呢!」

「何瑾祺,你當老子不敢揍你是不是?!」

張奕堂上眼一瞪,握著拳頭作勢要動手。

「就你這廢物,也配?!」

何瑾祺冷哼一聲,面上沒有絲毫的懼意。

「奕堂!」

這時張奕堂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呵斥,接著便看到一個四方臉,面色白凈的男子緩步走了過來,正是張奕堂的堂哥,張奕庭。

林羽看到他微微一怔,顯然沒想到他也會在這裡。

「何先生,別來無恙啊!」

張奕庭沖林羽打了個招呼,說話間雙眼微眯,寒光四射,想起上次拍賣會上被林羽出盡風頭,搶走那尊神王鼎的事情,張奕庭仍舊恨得牙痒痒。

而且就算沒有這件事,雙方積怨已深,張家與林羽一見面自然也是水火不容!

「你好!」

林羽沖他淡淡的一笑,算是打了個招呼,接著再沒搭理他們兩人,拽著何瑾祺往一旁走去,低聲問道,「瑾祺,那女的是你前女友?!」

「什麼前女友,就是個賤貨!」

何瑾祺氣沖沖的說道,牙齒咬得咯咯作響,眼中直冒火。

林羽還是頭一次看到向來不把女人放在心上的何瑾祺為一個女人發這麼大的脾氣,知道瑾祺應該是對這女人真動了感情。

林羽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沒說多什麼,見已經八點半了,掃了大廳一眼,沒有看到玫瑰的身影,倒是注意到場地中間垂下來一個巨大的紅色幕布,整個紅色幕布圍成了一個圓形,將場地中間圍出了一個數米見方的圓柱體。

不過因為這紅色幕布是不透明的,而且厚實無比,所以根本看不清紅色幕布裡面圍的到底是什麼。

「瑾祺,這裡面是什麼東西啊?!」

林羽勾過一旁的何瑾祺,疑惑的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5章 地下樂園

2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