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眼比天高

第562章 眼比天高

林羽笑了笑,說道:「我方才雖然說對了您泡水喝的藥材,但是卻沒有說對您的病症!您根本就沒有體寒的癥狀,不只沒有,而且您的身體比絕大對說的人還要健康!」

「哦?這話是從何而來?!」

斗篷男聞言頓時展演而笑,饒有興緻的沖林羽問道,「你剛才說的每味葯,都是醫治體寒的葯啊!」

眾人聽到林羽這話也頓時大惑不解,雖然他們連同趙忠吉在內,對中醫都所知甚少,但是對於體寒之症這種常見的病他們也多少有些了解,而且見斗篷男里三層外三層這種怕冷的模樣,也能夠猜到是體寒的癥狀啊,這怎麼到了林羽口裡就是看錯了呢?!可

「不錯,您喝的那幾位葯確實是醫治體寒的,而且還醫治的十分齊全,溫中散寒、溫腎回陽、暖肝散寒、溫肺化飲的藥物您幾乎全部都開了!」

林羽望著他笑著說道,「試問,如果有人真的得了這麼多的體寒之症,哪裡還能活下去呢?!」

斗篷男聞言雙眼一眯,嘴角帶笑,兩隻細長的眼睛中迸發出精光,十分有興緻的問道:「那依何先生之言,我若是沒有體寒之症,又何必穿這麼多衣服,而且又要喝這些溫體進補的藥物呢?!」

「因為您手裡捧著的這個罐子!」

林羽沖他淡淡一笑,直中要害,眼神銳利的掃了斗篷男手裡捧著的這個其貌不揚的土罐。

斗篷男聽到林羽這話面色猛然一變,眼中滿是震驚,委實沒想到林羽的眼睛竟然這麼毒,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秘密!

他望著林羽一雙純澈明亮卻又帶著笑意的眸子,心裡頓時慌了,感覺自己在林羽面前就是個被剝光了的衣服的大姑娘,無處可躲,無秘密可言!

眾人聽到林羽這話頓時一陣狐疑,齊齊往斗篷男手裡的土罐子望去,聽到林羽這話,再看到手上厚重的手套,他們倒是都覺得林羽這話說的挺可信的,這斗篷男之所以會感覺如此寒冷,真有可能是因為手裡的這個土罐子,都十分好奇裡面裝著的到底是什麼。

不過他們也有些將信將疑,畢竟這麼大小的罐子,裡面就算裝滿了冰,也不至於讓這斗篷男感覺如此的寒冷啊。

「我剛才說的沒錯,何先生果然好眼力啊!」

斗篷男見眾人都望著自己手裡的這個土罐子,下意識側了側身子,用斗篷護住了手裡的土罐,似乎不想給人看。

「這位先生,那您手裡捧著的這個罐子,裡面到底裝的什麼啊?!」

趙忠吉無比好奇的問道。

「對不起,這個我不能告訴你!」

斗篷男淡然的一笑,接著便再沒搭理趙忠吉和林羽等人,抬頭沖袁赫說道,「袁處長,您侄子的傷我剛才看過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這傷是……」

說著他有些避諱的望了一旁的趙忠吉和林羽一眼。

「奧,沒事,您儘管說就是!」

袁赫示意斗篷男沒事,讓他繼續說就行。

其實作為醫院的二把手,趙忠吉對軍情處的大致情況也有一些了解,知道軍情處的人跟普通人之間有著一定的區別。

「他這傷應該是被玄術高手所為吧?!」

斗篷男面色凝重的沖袁赫說道,作為千年大派,玄醫門的人自然對玄術了解的十分透徹,他們中很多人也都修習玄術。

「對,對!先生,您真是好醫術啊!」

袁赫聞言連連點頭,事前他也沒來得及跟斗篷男提供這方面的信息,沒想到斗篷男一眼就看出來,不過轉念想想也是,如果玄醫門連這點都看不出來,還自稱什麼玄醫門啊!

「他這傷口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這位玄術高手所用的武器的緣故!」

斗篷男緊鎖著眉頭沖袁赫說道。

一旁的林羽也沒急著走,打算聽聽斗篷男的見解,說不定還能從他嘴裡聽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武器?!」

袁赫面色一變,凝著眉頭細細的想了想,接著沖斗篷男狐疑道:「先生,那您可知道是什麼武器傷的他?!」

「這個我暫時還不知道,需要回去查查資料,但肯定說一件十分厲害的玄靈寶器!」

斗篷男沉聲說道,其實他也對這個東西十分的好奇。

「那我侄子這傷,您能治嗎?!」

袁赫咕咚咽了口唾沫,顯得有些緊張,畢竟裡面躺著的可是他的親侄子啊!

「袁處長,說實話,你侄子這個傷,普天之下,沒有一個醫師能治!」

斗篷男雙眉緊蹙,沉聲說道。

「什……什麼?!」

袁赫聽到這話臉色猛然大變,面色泛白,顯得極為震驚,那這意思豈不是說他侄子死定了?!

林羽和趙忠吉等人聞言也是面色一變,沒想到這麼厲害的一個門派竟然也對這種傷勢無可奈何。

但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斗篷男話音一轉,悠悠的說道:「袁處長,您別緊張,我說的沒有一個醫師能治,指的是華夏大地那些普通的醫師,要知道,我們玄醫門跟這種普通的醫師,根本不是一個概念!」

眾人聽到他這話不由嘩然一聲,趙忠吉頓時臉上一沉,沒想到這斗篷男繞了一圈,在這等著呢,他這話無異於是在諷刺玄醫門以外的所有中西醫醫師,似乎在說,你們都是狗屁,唯我玄醫門獨尊!

林羽聽到這話也是眉頭緊蹙,十分的不悅,沒想到這斗篷男看起來和緩,但是骨子裡卻是如此倨傲的一個人,雖然剛才嘴上叫著自己「何神醫」,但是骨子裡他可能壓根就沒看起自己吧!

這種表裡不一的人,才是最可怕,最令人厭惡的!

不過袁赫聞言卻是面色大喜,急忙點頭道:「那是,那是,上官先生,那依您的意思是說,您有辦法醫治我侄子?!」

「可以一試!問題應該不大!」

被稱作上官的斗篷男胸膛一挺,眉眼間頗有些傲然的說道。

「切,說了半天,我還以為是什麼高人呢,原來也是自以為是的江湖騙子罷了!」

譚鍇聽到斗篷男這話心裡非常的不爽,嗤笑一聲,毫不避諱的奚落了斗篷男一句。

「譚鍇,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袁赫眉頭一皺,冷聲沖譚鍇呵斥了一句。

「袁處長,我這是為了您好,何先生這個堂堂的神醫您不相信,您竟然相信這種不知從哪兒冒出來,口出狂言的江湖郎中,您就不怕他把袁隊長醫治出個好歹來么?!」

譚鍇望了斗篷男一眼,怒氣沖沖的說道。

袁赫見譚鍇如此無禮,雙眼一瞪,剛要發作,沒想到斗篷男突然站出來沖譚鍇笑道:「這位小兄弟,雖然何家榮先生在你們面前擔的上神醫這兩個字,但是在我們玄醫門面前,他不過是個剛接觸了些許中醫門道的平平醫師罷了!」

他確實有底氣說這句話,玄醫門悠悠千載,收藏的古書經典無數,掌握的奇門秘方堪稱海量,別說林羽這種年紀輕輕的小年輕了,就是七八十歲的老中醫,在玄醫門面前,仍舊都只能算是個中醫界的學生。

林羽雖然知道玄醫門的厲害,但是聽到斗篷男這話也是十分的不悅,本來他以為玄醫門的掌門跟他祖上拜把子兄弟,玄醫門人的素質也不會差到哪裡去,但是沒想到發展到現在,這玄醫門的人竟然會如此的狂妄自大!

不過未等林羽說話,譚鍇便怒氣沖沖的跟斗篷男說道:「你當真是大言不慚,何先生的醫術在京城早就人盡皆知,而你們這個所謂的玄醫門,我們壓根就沒聽過!」

「小兄弟,既然你這麼信服何神醫,那我今天就跟何神醫現場比試比試如何?也好讓我見識見識京城神醫的風采!」

斗篷男面色坦然的一笑,不過說話的時候轉頭望向了林羽,似乎是在詢問林羽的意思。

「比就比,你說,怎麼比?!」

未等林羽說話,譚鍇率先沖斗篷男叫囂道。

「很簡單,既然這次軍情處這麼多人受了這種奇怪的外傷,那我們就比誰能把這傷治好!」

斗篷男淡然一笑,自信從容地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2章 眼比天高

2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