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醫鬧

第54章 醫鬧

「你只要確認下這個方子是不是你開的就行了,好好看看字跡。」

林羽把方子遞給宋征。

宋征領會過林羽的意思,立馬認真的看了一眼,接著點頭道:「這就是我開的那張方子,錯不了。」

林羽對照了一下抓藥單據,這才轉頭沖黃衣男說道:「方子沒有任何問題,不可能會吃死人,你們煎藥的時候,自己有沒有錯放什麼其他藥材?」

「不會!絕對不會!」黃衣男十分果斷的說道。

「這麼多味葯,如果你們不懂中藥,很有可能會放錯。」林羽皺著眉頭說道,不明白為什麼黃衣男會如此自信。

「我嫂子也害怕會抓錯葯,所以特地請隔壁中藥鋪的鄰居給煎的。」黃衣男鎮定道,接著回頭看了眼紅衣服的女子。

紅衣女立馬點點頭,說:「我就知道你們會賴賬,所以把我們鄰居也請來了,他也是個醫生。」

她話一說完,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從人群中站了出來,穿著一身中山裝,留著一個山羊鬍,看起來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模樣。

「不錯,這幾日的葯都是我幫他們煎的,我可以確保,葯和藥量絕對都沒有錯,早料到你們會抵賴,我們特地把煎藥的藥渣也帶來了。」

山羊鬍從容的說道,接著沖紅衣女使了個眼色,紅衣女立馬從輪椅後面的袋子里掏出一個盛有藥渣的煎鍋,遞給林羽。

「我丈夫就是喝完這鍋葯后中毒的。」紅衣女氣憤道。

「以前呢,以前喝的時候沒事嗎?」

林羽看了眼煎鍋里的藥渣,內心苦笑,看來對方這次是有備而來啊。

「以前喝倒是沒事,就是這次,喝完后整個人神情立馬變得很痛苦,氣都喘不上來。」紅衣女回憶道。

「既然以前喝都沒事,那為什麼這次喝就偏偏有事了呢?」

林羽皺眉在煎鍋中聞了一下,隨後挑著眉頭掃了山羊鬍一眼。

「你什麼意思?!是說我這次把葯弄錯了嗎?不信你辨辨裡面的藥渣,看對不對,實在不行,咱拿去衛生局化驗!」山羊鬍臉氣的通紅,底氣十足道。

「藥渣確實沒有問題。」

林羽仔細的在煎鍋里翻弄了翻弄,發現二十餘味藥材,不管從種類還是劑量上來說,確實都很對。

「那就是你們的方子和葯有問題!」山羊鬍聽完臉上滿是得色,隨後拿手一指林羽,冷聲道:「你這麼維護濟世堂,恐怕他們沒少給你好處吧?一丘之貉!」

「對,物以類聚,他肯定也不是什麼好玩意!」

「就是,一群人渣!既然承認了,那就趕緊賠錢吧!」

「要我說就告他們!告到他們破產為止!」

「以前我還老來濟世堂抓藥,看來回頭我得去醫院做個體檢了!」

「這種垃圾店就應該倒閉,狗屁的中醫!」

人群見林羽承認方子和藥渣都沒問題,立馬紛紛叫嚷了起來,大聲喊著讓濟世堂還一個公道。

黃衣男更是情緒激動,從路邊摸起一塊石頭就朝濟世堂店裡扔了進去,砰的一聲,大門玻璃立馬出現了一個蜘蛛網裂紋。

圍觀的眾人也學著樣子拿著紛紛拿出手裡的雜物要往濟世堂扔。

「何大哥!」宋征臉都嚇白了,他還從未見過這種場面呢,現在爺爺不在,他徹底六神無主了,只能寄希望於林羽。

「都給我住手!」

林羽暗暗加了內息,一聲清喝分外高亢清冷,圍觀的眾人只感覺被震的身子一哆嗦,立馬安靜了下來,看向林羽的眼神不由帶著一絲懼意。

人們發現,原本平平無奇的林羽,此時身上竟然散發著一股攝人心魄的王者之氣。

「我只是說這煎鍋裡面的藥渣沒有問題,可沒說病人喝的葯沒問題!」林羽冷冷掃了山羊鬍一眼,「恐怕有些藥渣,在來之前,你就已經剔除掉了吧。」

「你什麼意思?!」

山羊鬍怒目而視,怒聲道:「不信我們現在去衛生局化驗,看看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成分!」

「不用查,查不出來的,因為你不過是在法半夏里摻雜了一些生半夏而已,它倆是一種藥材,只不過加工方法不同而已,自然化驗不出來。」

林羽望著山羊鬍冷聲道,要不是他對各項中藥的氣味分外敏銳,還真就被這個山羊鬍糊弄過去了。

「你……你血口噴人!」山羊鬍身子一顫,極力用憤怒掩飾臉上的慌張。

圍觀的眾人聽林羽這麼一說,不由詫異起來,稍微懂點中藥常識或者生過病的人,都知道生半夏服用不當,確實會引起中毒。

而現在這個病人的中毒癥狀,確實跟生半夏中毒的癥狀一樣。

「血口噴人?」林羽冷哼一聲,接著道:「只要帶這個病人去醫院抽血化驗一下,自然會真相大白!到時候,你犯的可就是蓄意殺人罪!」

「啊?!」

山羊鬍面色慘然一變,身子抖了幾抖,突然噗通一聲跪在林羽面前,哭喊道:「大哥,我一時糊塗,求求你饒了我吧!我並不想害人,我就是想搞砸濟世堂的招牌……」

山羊鬍的藥店就在臨街,收費昂貴,自從濟世堂開張之後,他那裡便漸漸沒了生意,所以才想了這麼一出「妙計」抹黑濟世堂。

本來他完全可以成功的,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林羽會從天而降。

人群頓時一片嘩然,黃衣男和他的嫂子妹妹也是大為吃驚,竟然是山羊鬍暗中做了手腳,虧他們那麼信任他。

眾人也是嘩然一片,調轉矛頭,開始攻擊山羊鬍。

「人渣!視人命如草芥,就你也配稱中醫?!」

「就是因為有你這種黑心醫生,我們才看不起病!」

「這種人就該千刀萬剮!」

人群一邊叫嚷,一邊把剛才準備扔濟世堂的雜物係數扔到了山羊鬍身上。

「你這個人渣,枉我們這麼多年鄰居!」黃衣男怒喝一聲,衝上去對山羊鬍拳打腳踢。

「哎呦,饒命啊……」山羊鬍抱著頭慘叫。

剛才他還無比風光的領著眾人斥責林羽和濟世堂,眨眼的功夫就被打成了豬頭。

「你這個黑心的敗類,我非告到你傾家蕩產不可!」宋征惡狠狠的沖山羊鬍說道,心中不由長鬆了口氣,看向林羽的眼神中滿是感激。

林羽冷眼瞥了山羊鬍一眼,沒有出手阻止,對於這種毫無醫德的敗類同行,他沒有絲毫同情。

「宋征,借你針袋用一下,我幫這位大哥把毒解了。」

林羽沖宋征說了一聲,宋征急忙小跑著去把針袋取了過來,恭敬的遞給林羽。

林羽把病人身上的針管拔掉,隨後在他尺澤、魚際、陽陵泉、太沖等幾個穴位扎了幾針,順著銀針暗暗灌入自己體內的靈力,快速幫病人排解掉肺熱以及肝臟里的毒素。

不到幾分鐘,輪椅上的病人眼瞅著臉色漸漸紅潤起來,呼吸也平穩了下來,整個人瞬間來了精神。

「小神醫,謝謝您!」病人激動地說道,神態已如常人。

「神醫,神醫啊!」

「太不可思議了,這麼會兒的功夫竟然就好了?」

「看到沒,這才是真正的中醫!」

圍觀的眾人看到眼前的這一幕,不由紛紛驚嘆。

「小神醫,你在哪裡坐診啊,我們也去找你看病啊。」

「是啊,小神醫,以後我們看病就找你了!」

「這種醫術,就是收費再貴,我也願意!」

現在像林羽這種負責任又有能力的醫生實在是少之又少,大多數的醫院都是以盈利為主,花了冤枉錢卻沒治好病的例子不勝枚舉。

「大家客氣了,我確實想要自己開一個中醫診所,到時候歡迎大家來我這裡看病!」

林羽沖大家笑了笑,沒想到自己來幫濟世堂解決麻煩,還順道替自己未來的醫館做了下宣傳。

「小神醫,那你到時候記得通知我們啊,請問您高姓大名啊?」

「奧,我叫何家榮。」林羽笑道。

「何家榮!他就是何家榮,跟宋老斗醫的那個何神醫!」

人群中頓時有人記起了他的名字,圍觀的眾人也不由亢奮了起來,雖然沒見過林羽,但好多人對「何家榮」這個名字可是聞名已久。

當下眾人齊聲表態,如果林語開醫館,他們一定會去大力支持。

「何大哥,你要開醫館?」宋征詫異道,「地方選好了嗎?」

「沒呢,我正為這事發愁呢。」林羽搖頭苦笑了下,隨後想起了什麼,笑道,「我開醫館,濟世堂不會不高興吧?」

「何大哥,你話說到哪裡去了,你剛幫了我們這麼大忙,我感謝你還來不及呢,再說,那麼多病人,我們根本看不過來,巴不得有個醫館出來幫我們分擔分擔呢。」

宋征說話言辭懇切恭敬,再也沒有了當初眼高於頂的氣勢。

「你要還沒選好地方的話,我倒是有個地方推薦。」

這時薛沁突然從人群中走了過來。

其實她早就到了,比林羽晚不了多少,方才林羽揭穿山羊鬍的全程都被她看在了眼裡。

林羽身上那股從容自信的神情令她看的著迷,所以便在人群中一直沒出來。

薛沁把中醫館的位置跟林羽大致一說,林羽點點頭,滿意道:「這個位置倒還真是不錯,不知道價位怎麼樣?」

「那是我朋友的店,你租的話,不用租金,就當我入股了。」薛沁說道。

「這個,容我想想吧。」

林羽遲疑了一下,沒急著答應,畢竟家裡還有個醋罈子。

等警察來了之後山羊鬍便被帶走了,黃衣男和宋征等人也被叫去一塊兒做筆錄,林羽便直接回了家。

晚上他把自己的想法跟江顏說了說,也沒說開中醫館,只是說做點小生意,打算先把門頭租下來,江顏直接冷冷的回了句不行。

林羽無奈的嘆了口氣,畢竟錢在江顏手裡攥著,江顏不答應,他這中醫館還真開不起來。

想起下午薛沁的話,林羽小聲嘀咕道:「你要是不給我錢的話,那我可就答應讓薛沁入股了,她說門店免費給我用……」

江顏猛地轉過身,咬了咬嘴唇,隨後氣呼呼說道:「那個門店多少錢?」

「按地段和面積,一個月租金大概十萬!」林羽一看有戲,立馬興奮道。

「我是說買下來,多少錢!」江顏狠了狠心,只要林羽不和薛沁扯上關係,她願意出這筆錢。

噗!

林羽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其實他的想法也是最好能把那門頭買下來,不過就是怕江顏不答應。

林羽立馬沖江顏豎了個大拇指,感動道:「顏姐,從今以後,你就是我親姐!」

「不要臉!」

江顏面色一紅,心裡暗罵,親姐你個頭,你跟你親姐住一間屋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章 醫鬧

2.7%